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50 死鴨子嘴硬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晚上的時候沒睡好,白天的時候起得早,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吳燁晚上又做夢了。

  “瑪德,一回生二回熟,我居然沒有那么不好意思了。”

  習慣真是個強大的東西,順手換好僅剩的一條海綿寶寶,吳燁起床洗漱,鍛煉。

  剛換好衣服,楚良就打電話給他了,說可以出發了。

  時間才八點不到。

  下樓以后,吳燁看到了戴著墨鏡,靠在車蓋上的楚良,一剎那,有種偶像劇和現實重合的視力沖擊。

  吳燁覺得自己找不到女朋友的主要原因,大概…還是不夠裝。

  只是,這不尷尬嗎?

  “早餐,車上吃,今天時間緊,邊吃邊說!”

  看到吳燁走近,楚良晃了晃手上的塑料袋,丟給吳燁。

  “謝謝。”

  早餐是幾個大肉包子,現在的銷售一部,誰不知道吳燁喜歡吃肉包?連楚良都知道了。

  開車出發。

  吳燁才知道為什么他吃不下去了,楚良還叫他把包子吃完。

  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吃了早餐以后,午餐都沒有空吃。

  簽辦公室,談廣告,去拿營業執照,看辦公用品,看辦公家具,確定數量種類,順便還去看了綠植。

  下午的時候,吳燁摸了摸饑餓的肚子,看著和老板侃侃而談的楚良,兩人已經拉扯價格,拉扯了一個多小時。

  最后,還是楚良說服了老板,老板嗓子都干了,說話都有點沙啞。

  楚良和他握握手,說著老板很不錯,下次還來找他。

  付完定金,兩人才開車回到寫字樓,在樓下停好車,從停車場上18樓。

  吳燁第一時間就點了個外賣,實在是餓著了,楚良就好像完全不餓一樣。

  “吃什么?”吳燁問他。

  楚良想了想:“什么都行!”

  楚良去整理合同去了。

  現在租的寫字樓,面積大概三百平左右,辦公室數量完全足夠使用,最開始還會顯得空曠,畢竟人少。

  一個月租金兩萬多,一年二十多萬,不到三十萬的樣子。

  現在整個辦公室,還是空空蕩蕩的,墻上都是其他公司的logo,還得做自己的。

  各種燈光和金屬鏤空,再加上玻璃和金屬包邊,裝修出來的感覺,有些像科幻電影的感覺。

  所以今天選桌椅找了好多地方,差點準備去定制,好在最后找到了和辦公室相得益彰的桌椅。

  吳燁喜歡這種風格,因為視覺感很滿意,楚良也喜歡,因為酷。男人在這方面的審美,好像出奇的一致。

  聽著楚良說著安排,哪個辦公室接下來怎么用,哪個辦公室接下來是什么部門用。

  以后如何擴大團隊,如何把市場做的更大,做屬于自己公司的APP,做魔都最大的精品物業銷售公司等等。

  他好像畫了一副巨大的藍圖,不過吳燁是務實派,對于結果更看重。

  這是老吳潛移默化影響他的結果,考試,比賽,老吳往往都是說:結果就能很直接證明,過程你努力與否。

  努力可以假裝,結果不會陪你演戲。

  “只要人手到齊了,找個時間我們就可以開業了!”楚良自信滿滿,信誓旦旦。

  吳燁估計也就這幾天了,家具這些進場布置好,人手確定好,再選個好日子,開業大吉。

  吳燁和楚良站在落地窗前,兩人碰了碰拳頭。

  “加油!”

  “加油!”

  激動這種心情,楚良有,吳燁也有。這種奮斗感,讓人渾身充滿干勁,讓人樂在其中。

  在簡易的桌子上,兩人吃著外賣,完成了細節上的再一次討論。

  吳燁都感覺今天有些累了,楚良卻精神的很。三人行必有我師,吳燁覺得楚良身上有很多東西,值得他學習。

  優點和人格魅力這種東西,往往閃閃發光,想不注意都難。

  “楚哥,我覺得你能成大事。”吳燁說了句心里話。

  楚良:“……”

  現在的投資人,都是這樣鼓勵被投資者?

  他也希望是這樣。

  吃了一口飯,楚良看了看吳燁:“吳燁,你去過那種很窮很窮的山村嗎?”

  吳燁搖搖頭。

  他沒有去過,從小到大,基本上都在魔都多,旅游也是去景點。

  很少出去魔都,才想出去看看。

  “我上小學的時候,還記得家里的玉米,就這么巴掌大!我們家一年的收成就不到兩千斤,種的稻米,都不夠一家人吃的。”

  “都是玉米面和米飯一起蒸,一年到頭難得見到肉。”

  “我爸那時候上工修路,一天好像是10幾塊錢,你知道么,就十幾塊錢的工資,他要背整整兩百多袋泥巴,每一袋都是一百七八十斤。”

  “吃的就是土豆,我爸現在都不吃土豆的,那時候吃怕了。”

  “現在我都記得很清楚,那年家里兩頭小豬死了一頭,我媽哭了一整天,眼睛都是腫的。”

  “我爹說,我一定要好好讀書,要出人頭地,要混出個人樣,不然我的孩子,也會和我一樣飯都吃不飽。”

  “大學的學費,都是我爹挨家挨戶借的,你可能不知道,農村里,大家都是沾親帶故,很難說你是求人家,大部分時間是互相幫助。”

  “那一次,他回來的時候,拿著一大堆零零碎碎的錢,在我面前晃了晃,說讓我放心去讀大學,他卻沒有注意到自己膝蓋上的灰。”

  “最終,他為了我的未來,他去求人了,好在,現在我還算是他們的驕傲。”

  楚良和吳燁說了很多,這些話,其實他都沒有和其他人說過。

  大概因為吳燁和他就像是兩極,他深埋在內心的,還是有那么一絲絲對階層,對吳燁這個群體的抱怨。

  他是從無到有,一點點慢慢做到現在這個經理的,從無到有賺了自己的第一個,第二個,第三個一百萬。

  全靠自己。

  楚良是有傲骨的人,這一點吳燁早就知道,人的傲骨,其實多半來自于自己的成就。

  聽他說了這么多,吳燁沉默了一下,他也知道生活其實并不公平,只是人沒有那么多選擇的權利。

  無論是楚良的父親,還是吳燁的父親,都背負著家庭,背負著很多責任。

  老吳不累嗎?其實他也累。

  沒有透支性的體力勞動,但是腦力勞動并不是很多人理解的,坐辦公室那么簡單。

  吳燁也很多次發現他挺累的,只是他從來不在吳燁面前說,不在家里說。

  進門的時候,總是臉色平靜,或者有一些笑容。

  楚良的父母,在努力給他應該更好的條件,老吳何嘗不是這樣?

  楚良是父母的驕傲,自己呢?好像不是!

  只是通過楚良說的話,吳燁好像更理解老吳了。

  當家方知鹽米貴,養兒才報父母恩,年輕的好處很多,壞處大概就是很多東西只能模糊理解。

  “楚哥你已經很優秀了。”吳燁說道。

  一個人的優秀,其實是很多方面,錢只是一方面而已。

  楚良只是笑了笑,優秀都是一點點堆砌起來的,用汗水,努力,拼命,還有執念。

  那些苦累,其實別人都只是當故事,只有他自己,才最清楚,當時是什么感受。

  吃過飯,把合同,營業執照收到保險柜里,他們一人拿了一把鑰匙。

  楚良把吳燁送回到公寓樓下,然后才開車離開。

  車開出去沒多遠,靠著抽煙提神的楚良,最終還是把車停在了路邊的停車位里。

  有些疲勞駕駛的感覺,不安全。

  楚良坐在車上,揉了揉眉心,搓了搓頭發,一只手夾著煙,搭在車窗上。

  他也累。

  但是他和吳燁不一樣,吳燁可以輕輕松松,他不行,這是他的希望。

  吳燁可以有很多希望,他沒有,他得抓住每一個機會。全力以赴,就是他能做的最大努力,哪怕很累。

  累不怕,就怕沒有結果。

  “真羨慕隨隨便便就能拿出幾百萬。”楚良喃喃自語。

  這話,有羨慕,更多的是心酸。

  吳燁并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超市,家里的食材快沒有了,他得補充一些。

  哪怕是現在挺累的,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不然明天還是得來一趟,培養什么習慣都別培養拖延癥。

  推著手推車,吳燁慢悠悠走在超市里,雖然來一次要花好幾百,但是偶爾逛一下,還挺放松的。

  這個泳裝不錯,以后有女朋友一定要多送幾套才行。

  巧克力品種現在居然這么多了?女生喜歡那種?

  居然還有鳥飼料,八爺有福了,恩,五十八,的加個零報價。

  可惜沒有鳥架。

  東看看,西看看,吳燁手推車里的商品也開始多了起來,還買了個家用燒烤機,一箱小果啤。

  要過精致獨居生活。

  路過一個貨架以后,吳燁又倒著退回來,看…他發現了什么!一只野生的凌晨。

  我們只需要悄悄的靠過去,然后就能捕捉到她,當然得悄悄的。

  靠近了,吳燁才發現,人家在挑選大號創可貼,而吳燁自己,已經靠的很近了。

  凌晨也發現了吳燁,此刻,她手上正拿著一包夜用,兩人面面相覷。

  同一時間,兩人不一樣的思維跳出來。

  吳燁:她居然來親戚了?

  凌晨:我居然被他知道親戚來了。

  尷尬蔓延。

  “工作人員說濕巾在這里,過來看看,沒想到碰到你了。”吳燁余光看到濕巾以后,立馬編了一個理由。

  凌晨則是悄悄的,把創可貼壓在零食底下,裝作無事發生。

  吳燁也把四角海綿寶寶壓了壓。

  默契的當剛才什么都沒有發生,然后互相略帶尷尬的笑了笑。

  “一起逛逛?”

  “行!”凌晨才不會害羞的逃避,特別是吳燁還比她小兩歲。

  兩人一起逛超市,這還是頭一次。

  吳燁要去生鮮區買肉,凌晨才知道吳燁原來是自己做飯。

  她都懶,平時很少做飯。現在會做飯的女孩子都沒有男孩子多了。

  凌晨以前聽一個阿姨說:她最開始也是喜歡長得帥的,后來才發現,會生活,懂生活其實更重要。

  凌晨理解了會生活,還不明白什么是懂生活。

  “你好像特別喜歡吃蝦和螃蟹。”

  凌晨看到吳燁又買了螃蟹和蝦,上一次王哥家,也是他一個人吃了一大半螃蟹。

  吳燁點點頭:“你喜歡吃什么?”

  “最喜歡的應該是火鍋!”凌晨回答道。

  “微辣?”

  凌晨笑了笑:“變態辣!”

  吳燁:“……”

  這,好像克服不了啊!

  “你不會不能吃辣吧?”凌晨忍不住笑了笑。

  吳燁搖搖頭:“我,吃辣超強的。”

  旁邊的死鴨子被工作人員晃晃,鴨嘴正對吳燁。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