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47 你犯法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吳燁是坐楚良的車回到公寓樓下的,兩人簡單聊了兩句,汽車在代駕小哥一腳油門里離開。

  光聽聲音,起碼也是三千轉。

  突然覺得,開人家的車就是好。

  暴力加速,直線加速,緊急制動,關鍵是駕駛體驗感拉滿,可能還是豪車。

  揉了揉肚子,吳燁還有饑餓感:“先填飽肚子再說。”

  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一直在談事情,最好飯都沒有吃好,不是吳燁拘謹不好意思,實在是要聊的東西太多了。

  事情聊完了,就吃了一塊牛排,吳燁都沒有吃飽。

  楚良經驗多,什么公司申請,章程,管理,部門結構,運營方式。

  吳燁屬于是門外漢,有一種我雖然不懂,但是大受震撼的感覺。

  全職業都是一樣,不懂就感覺專業,懂了就感覺也就那樣。

  所以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吳燁準備找個律師,交給律師處理就好了。

  這個時間點,回家做飯太麻煩,吳燁有點懶!,索性直接找了家炒菜館,準備對付一頓。

  富力這邊,商鋪很多,衣食住行都有,找個炒菜館很容易。

  點了個一菜一湯,等著上菜。

  懶得時候,什么都不想做,不知道以后結婚了,會不會飯經常做飯,做家務?

  吳燁突然想到這個,應該很遙遠的問題,他還是個戀愛都沒有談過的家伙。

  結婚這種問題,似乎遠了點。

  女朋友都沒有,就杞人憂天的考慮柴米油鹽,吳燁感覺自己有些過度焦慮。

  別人都是焦慮錢,他是焦慮感情,還是洛白活的最輕松,什么都不焦慮。

  吳燁今天花了幾百萬,他都沒有考慮虧了怎么辦,歸根結底是因為有底氣,他不怕虧。

  大不了,三天的收入。

  情感上,他和所有人一樣,都是在一個位置,不知道自己以后能不能對抗柴米油鹽。

  也不知道柴米油鹽,會不會把感情磨的涓滴不剩。

  父母是孩子最好的榜樣,吳燁這里也不例外,老吳和吳太太一直都很幸福。

  但是和他們一樣幸福的人,其實很少。吳燁在小區里也有朋友,有很多家庭是重組的,還記得不少人說羨慕老吳。

  人往往是做不到的,才會羨慕。

  就像是成功一樣,感情也是同理,少部分人才能幸福圓滿。

  想起老媽,吳燁記得好幾天沒有給她打電話了,拿出手機,給吳太太打了個電話。

  其實也就是想她了。

  電話接通,吳太太就問他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開心的事情,受委屈了是不是?

  全是濃濃的關心,吳燁倒是愈發想她了。

  吳燁回答了一句:“媽,我想你了!”

  吳太太也說了一句:“媽媽也想你。”

  她還和吳燁說了很多,語氣里都是關心,事無巨細的問了他很多東西。

  一直以來,吳燁都覺得媽媽就像是坐標一樣,她在哪里,那里就是家。

  偏偏她很容易忽略,每次想起來還沒有打電話,心里還有那么一絲絲愧疚,好久沒有聯系她了。

  孝心不應該只是說說。

  和她說好了改天回去吃飯,吳燁和她聊了好一會兒,才掛了電話。

  看了看眼前的菜,耽擱了不少時間,菜多少有點涼了,吳燁端起碗,開始大快朵頤。

  餓了的時候,吃什么都香,飽的時候,才挑三揀四的。

  吃了兩大碗,吃完飯,吳燁準備結賬走人。

  柜臺后,是一個年輕姑娘,大概是老板閨女,正在低頭在寫寫畫畫。

  “小姐姐你好,買單。”吳燁說道。

  姑娘抬起頭,一臉微笑:“小哥哥,現在加上我們家訂餐群的話,首單可以打七折哦!”

  “不定時還會送一些小吃。”

  “每個月還會選幸運顧客,進行一百元免單。”

  “特色菜和拿手菜,也會第一時間通知的哦。”

  吳燁考慮一下,她們家菜的味道還不錯,以后不想做飯的時候,訂餐也方便。

  “那我加一個吧!”吳燁拿著手機答應。

  小姐姐點開自己的二維碼,加了吳燁微信,然后把他拉進群里。

  吳燁付款以后,就離開了。

  廚房門打開。

  穿著白色圍裙的中年男人看著閨女,揶揄的笑了笑:“丫頭,我們家什么時候開始有活動了?”

  姑娘笑嘻嘻的晃了晃手機,手機畫面是吳燁的微信。

  “您不是說,遇到有好感的男生,要我勇敢嘛,我勇敢吧?”她還年輕,老爹可愁她對象問題了。

  總是給她灌輸要勇敢,要機智,要當機立斷。

  剛才那個小哥哥進門,她就注意到了,這么晚才下班,應該很努力。

  她就鐘意這種努力奮斗的。

  中年人拿著保溫杯喝了一口水,點點頭:“對愛情,就應該主動點,不能等著,等來的都不是最好的。”

  “還不知道人家有沒有對象呢?”

  中年人很自信:“有對象,就不會這么晚來吃飯了!一看就是單身狗,和你一樣。”

  吳燁已經到電梯門口了,他可不知道現在的女孩子,套路那么多。

  “阿秋!”

  吳燁揉了揉鼻子,回去得來杯熱茶,去去寒。

  剛打開門回到家,吳燁就聽到八爺的叫聲:“救命啊!”

  中氣十足,喊什么救命?

  吳燁很疑惑,打開燈,蹬掉鞋子就走過去,才發現茶幾上都是星星點點的血跡。

  擦!這是怎么了?

  看著一動不動的八爺,讓吳燁都感覺它是不是快不行。

  早上還好好的。

  “你別動,我檢查一下!”吳燁說道。

  八爺一動不動:“我沒動!”

  順嘴了,它確實是沒有動,吳燁把它拿起來,檢查了一下。

  才發現它只是翅膀受傷了,也不知道被什么東西傷到的,有一個不大的傷口。

  還能活動,撲騰,應該沒有骨折。

  “我可能不行了!”八爺悲傷。

  大概是作為鳥,它沒辦法判斷自己傷的嚴不嚴重。

  聽到它嗶嗶,吳燁有些無語,就這么個傷口,現在送到寵物醫院,估計都快愈合了。

  傷口都已經沒有流血了,不過位置在翅膀上,可能會影響飛行。

  最近沒辦法自由飛翔了,落地的鳳凰不如雞,更不要說它只是八哥。

  “死不了!小傷而已,上點消炎藥就行了,你別一驚一乍,大呼小叫的。”吳燁忍不住笑。

  從旁邊找到洛白留下的醫藥箱,無視掉里面的開*塞露和塑料氣球,找了點藥,給八爺消毒,上藥。

  “我不會死了?”

  “死不了!”翅膀上,吳燁沒辦法包扎,只能等它自然治愈。

  弄好這些以后,吳燁才擦了擦茶幾,把上面的血跡清理干凈。

  還有地上,陽臺上都有,吳燁又拿了拖把清理。

  “早上我出去你都好好的,晚上怎么就受傷了?”收拾好家里,吳燁才問它是什么情況。

  如果小區里有熊孩子,就要讓八爺注意一下了,免得被人打下去了。

  提起受傷這個事情,八爺就氣的很:“樓上女的。”

  吳燁:???

  怎么還扯到凌晨身上了?那么治愈的人,也會打鳥?

  “是養黑狗那個?”吳燁不知道它說的是不是真的,樓上還有十多層呢。

  也不一定就是凌晨。

  “是她,傻黑狗,就樓上。”八爺氣急敗壞。

  它都不知道是什么情況,就差點被人打下來了。

  吳燁大概明白了,應該是凌晨打的,雖然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東西打的,還好傷口不大。

  起碼不是貫穿傷,不然都得去寵物醫院治療。

  只是……凌晨居然還會這個?

  吳燁不太了解凌晨,現在的信息庫,關于她的資料很少。

  “吳燁,弄*她!”八爺很記仇,八哥報仇,刻不容緩。

  它一只鳥,勢單力薄,吳燁拿上劍,立馬亂殺。打鳥還得看主人,你忍的下這口氣嗎?

  吳燁點點頭:“行,沒問題!我支持你,我幫你!你說怎么弄?”

  八爺:??

  總不可能又偷衣服,現在它連陽臺都不敢靠近,明明就是在天上飛,突然翅膀一疼,差點掉下去了。

  前幾天還后悔,想去樓上,現在才知道,樓上婆娘太殘暴了,還是吳燁好。

  “那我們從長計議,找個好辦法,你先養好傷!”吳燁把棉簽丟在垃圾桶里:“放心,我一定會幫你報仇的。”

  “我早就想*弄*她了。”吳燁真真假假的說道。

  八爺感動。

  老頭說,出來混,最重要的就是講義氣,說的就是吳燁這種人。

  “你好好休息,我來想辦法,我給你報仇。”吳燁安撫了一下八爺的情緒。

  哄好了受傷的八哥,吳燁拿出手機,發了個朋友圈。

  選好了一張鳥類的照片,然后配上文字,選擇發送。

  呼吁保護動物。

  在禁獵區,禁獵期或者使用禁用的方法進行狩獵,破壞野生動物資源,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其實他這是發給凌晨看的,目的是告訴她:你犯法了。

  吳燁發完消息,又安撫了一下八爺,然后才去畫畫。哪怕是多了八爺在家,他的習慣還是一樣沒有變化。

  它一般不會打擾吳燁,和百科說的鬧騰完全不沾邊,也可能是它年紀大了。

  八爺養生嘛。

  樓上。

  此時此刻。

  凌晨正窩在吊床里,吊床下就是趴著的狗子,搖晃的吊床還會擦到狗子的皮毛。

  凌晨正在愜意的聽著歌,拿著手機,剛巧翻到吳燁發的朋友圈。

  呼吁保護動物?

  三年以下?

  拿下耳機的凌晨:??

  迅速打開手機。

  八哥是保護動物嗎?

  查了以后,她才發現……八哥,原來是保護動物。

  哦豁,她*干了!

  “完了完了,這回要遭了!”

  一口完全不同于普通話的方言,從凌晨嘴里吐出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