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44 尷尬輪流轉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在樓下買禮物的時候,吳燁買了禮盒,他也不知道王哥喝不喝酒,就沒有送酒。

  不知道別人喜歡什么,那就送點萬能的,他們不喜歡還能送人。

  每年老爺子收的拜年禮物,就是這樣處理的。

  買好禮物,回到樓上,換了身衣服,喂了鳥,吳燁才去王哥家。

  隔壁王哥。

  全名叫王凱,王嫂,名字叫竇梵,不過吳燁都是喊王哥王嫂。

  有時候,總會和一部分人,有一種我和他很熟的錯覺,大概是說話多了,見面多了。

  吳燁拿著禮盒敲開門的時候,還有點忐忑,不知道他們家現在有多少陌生人。

  腦子里全是,進門就被一群坐在沙發上的陌生人,轉頭圍觀的畫面。

  和給陌生人打電話一樣,也是心理障礙之一。

  吳燁突然發現自己有點內向,單純的不喜歡陌生人扎堆的環境,還沒有進門,就有些預判性的尷尬。

  有時候,往往不得不和陌生人打交道。

  門打開,入眼就是王哥的笑臉。

  “小燁來了!快進來!”王哥打開門,讓開位置:“鞋子換不換都可以的。”

  不知道吳燁有沒有腳氣的王凱,說了一句讓吳燁跟根據情況有選擇的話。

  鞋換不換,看腳氣不氣。

  吳燁把禮盒遞給他:“我還是換一下,免得打掃麻煩。”

  吳燁家里,有客人來的時候,吳太太也是這樣說,但是最后拖地的都是吳燁。

  王嫂懷孕了,這種事情估計是王哥干的。

  吳燁沒有腳氣,隨媽。

  “人來就行了,還帶禮物,也太客氣了。”王凱還有點不好意思。

  他們本意可不是收禮物,只是努力了這么久,終于當爸爸了。

  慶祝一下好事,也分享一下喜悅。

  吳燁微笑,上門做客,不能空手,這是規矩。

  換好一次性拖鞋,吳燁說道:“王哥,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幫忙的,就說一聲。”

  王凱立刻搖搖頭,哪有叫客人幫忙的道理,引著吳燁進屋。

  吳燁是第一次來老王家里。

  才發現王哥這套公寓,要比他住的大很多,令吳燁羨慕的,大概是那處處都有的生活氣息。

  很多別出心裁的小收納架子,可愛的小玩偶,卡哇伊的沙發墊,墻上的晴天娃娃和雨天娃娃,還有各種相片。

  藍白色的裝修風格,吳燁覺得很喜歡,有一種很清新的感覺,家里干干凈凈,一塵不染。

  沙發旁邊,還有各種顏色的小動物馬扎,王哥他們的幾個朋友,已經坐在那里聊天了。

  茶幾上,放著水果,堅果,零食,還有飲料,那些盤子,造型都挺可愛。

  有個家,夫妻兩個人,可以一起商量買喜歡的小件,大件的感覺,真好。

  羨慕。

  已經有人先到了,吳燁坐在小馬扎上,對他們友好的笑了笑。王哥介紹了一圈,吳燁和他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主要是不知道聊啥!吳燁屬于那種,熟人面前口若懸河,陌生人面前保持微笑。

  有時候,還挺羨慕那些老頭的,他們和陌生老頭,老太太都能聊的起勁,共同話題密集得不行。

  一直到敲門聲響,王哥去開門,吳燁才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瓜妹來了,凌晨居然也來了,吳燁沒想到她也會來。

  好久不見她了,腦子里都是她那個治愈笑容,讓人印象深刻,難以忘懷。

  計上心頭。

  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凌晨,吳燁旁邊的小馬扎拿過來放好,另一個慢慢悠悠拿起來,想等她坐下再遞給。

  果然……凌晨坐在吳燁旁邊了。

  “這個凳子給田甜!”吳燁把小馬扎遞給凌晨。

  坐在那里,她沒考慮這么多。

  就是見到吳燁還有點不好意思,上次的事情,讓她很尷尬,不過吳燁很自然,讓她情緒淡定不少。

  “凌晨,也認識王哥他們?”吳燁好奇的問了一句。

  她住樓上,吳燁以為她不認識王哥他們兩口子。

  凌晨笑了笑:“是梵姐邀請我的,和田甜在電梯遇到她了。”

  吳燁懂了。

  客不帶客,要是沒有邀請她,她肯定不會來,瓜妹也沒有那么瓜。

  今天的凌晨,依然是那么漂亮,剛進門,注意力就轉到她身上去了。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穿著牛仔褲,白T恤的凌晨,扎了個簡單的馬尾,都沒有化妝,就是看起來格外好看。

  有些人,長的就像是一道風景,穿著不同的時候,風景就不一樣。今天就沒有山,但是景兒一樣好。

  衣服寬松的時候,她身材還顯不出來,吳燁是知道顯出來的狀態。

  見過兩次。

  “小吳哥最近在忙什么?”瓜妹探頭問,隔著凌晨,她還特意側著身子。

  “忙著都市求生!”吳燁回答。

  瓜妹一愣:“玩游戲?”

  “日子。”

  凌晨忍不住笑了笑,吳燁顯然是在開玩笑,不過她見過不少人,都是表現自己多有錢,吳燁和他們恰恰相反。

  比如直勾勾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剝,吳燁也是和他們恰恰相反。

  “那么慘的嗎!”凌晨忍俊不禁的問道。

  吳燁點點頭:

  “我買了一點小東西,最近都窮的揭不開鍋了,做飯都得卡著菜量,能多吃幾頓。”

  買完商鋪,再加上裝修,還加上還要投資楚良一筆的話,吳燁就剩下4千多萬了。

  低于安全感線之下。

  自從有了外掛,吳燁就得了一種,沒有一億沒有安全感的病。

  “需不需要借你點?”田甜問道:“看你說的可憐兮兮的。”

  凌晨一只手悄悄拍了拍田甜,別人還沒有開始騙,自己就主動送錢,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吳燁沒有注意到凌晨的動作,只是搖搖頭,瓜妹的錢,他可不敢借。

  凌晨的錢他敢,不過凌晨和他還不是很熟悉。

  “那我還不如找凌晨借,起碼不會把自己都搭進去。”吳燁回答了一句。

  瓜妹:“……”

  馴服小吳哥的可能性越來越低了,就像是最近的股票一樣低迷。

  凌晨想了想,嗯,車和錢不外借,除非是打借錢申請表。

  聊了沒多久,王嫂就開始端菜上桌,準備開始吃飯了。

  吳燁一直盯著一盤炒蟹,蟹只有一盤,其他的菜都是兩盤。

  凌晨注意到他的目光,忍不住樂,吳燁應該是真的很喜歡吃螃蟹。

  一直看著,沒挪開目光。

  不過……凌晨調整了一下菜。

  把螃蟹放遠了一些,這種長茶幾,吳燁這個位置,他根本夾不到。

  吳燁:???

  阿西,你干什么?

  凌晨看著他的反應,臉頰的梨渦越發明顯了,吳燁的表情變化,她盡收眼底。

  “怎么了?”凌晨故意問他。

  吳燁搖搖頭,假裝沒事,假裝不介意,假裝無事發生。

  凌晨差點沒控制住笑,還挺小氣的。有沒有一種可能,就是他真的窮了?

  也不太可能。

  瓜妹老是說吳燁,還通過吳燁朋友了解了不少信息,她也知道一些。

  一直到吃飯的時候,可能是吳燁碎碎念的祈禱有效果了,王嫂把螃蟹放在中間了。

  吳燁大喜,嫂嫂賢惠。

  美滋滋的夾了一個蟹,吳燁開始熟練的剝殼,用小關節把大關節的蟹肉推出來。

  蘸醬吃掉。

  嫂嫂也是個手巧的人,滋味竟如此不錯。

  “你要不要?”凌晨看了他一下,吳燁注意到了。

  凌晨只是搖搖頭,悄悄憋著笑。

  吳燁一個接一個,一個人吃了大半螃蟹,凌晨才忍不住小聲說了一句:“別吃了?”

  吳燁:???

  你是螃蟹嗎?這么橫!

  “你剛才吃了那么多柿餅,又吃了螃蟹,晚上……你準備在衛生間睡嗎?”凌晨解釋了一句。

  吳燁:???

  不會吧?他摸了摸肚子,好像沒什么反應,還是暖烘烘的。

  兩人說悄悄話,倒是讓瓜妹好奇,什么話得那么小聲說。

  “所以你剛才……”剛才被端走了,她早就注意到了?

  這姑娘觀察能力居然這么好,吳燁剛才還在抱怨沒得蟹吃,居然誤會人家了。

  凌晨點點頭:“你還是吃了,看你吃的那么開心,我覺得代價你應該能接受。”

  吳燁:“……”

  不,我不接受,是個人都知道拉肚子多難受。吳燁又不是專業廚師,怎么可能知道,而且那個柿餅,真的很好吃。

  吳燁拿出手機,準備在網上下了個單。

  凌晨忍不住問:“要打急救嗎?”

  吳燁:“……”

  “買一瓶瀉*立停,再買一瓶瀉*停封,以防萬一。”吳燁回答。

  凌晨笑的眼睛都彎了。

  看到她笑的燦爛,吳燁嘆氣,確實是自己想吃,不能怪人家沒早說,而且還端走了。

  不吃了。

  “小燁,你喜歡吃蟹,剩下的也交給你了。”王嫂很熱情的說道。

  吳燁:“……”

  凌晨這么一說,吳燁是不敢再吃了,怕到時候情況更嚴重,只好推脫已經吃飽了。

  王哥還以為他是客氣,一個勁勸他不要客氣,多吃點。

  太難了。

  飯后,大家坐在一起聊天差不多半個小時,吳燁就開始感覺不對勁了,肚子開始鬧騰。

  最開始是慢慢翻涌,然后是不斷翻,最后翻來覆去。并且這種鬧騰有種愈演愈烈的趨勢。

  宛如濤濤江水,一發不可收拾,若不是城門緊閉,感覺千軍萬馬就沖出來了。

  這種情況下,吳燁總感覺有什么想跑出來一樣。

  沒辦法,只能提起缸。

  短短時間,一個月的括約肌活動次數,都沒有今天半個小時多。

  偏偏這個時候,大家聊的正酣,吳燁好幾次看了衛生間都有人,一個個都比他快。

  他的表現,都落在凌晨眼里,凌晨的笑容一直沒有斷過。

  吳燁知道她笑什么,瞪了她一眼,凌晨笑的更開心了。

  最后,排到隊了,吳燁急匆匆的去了衛生間,腳步很快,迅速關上衛生間的門。

  差點來不及。

  噗噗噗噗……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聲響很大,稀多干少,高壓水槍一般。

  王哥家衛生間隔壁,就是廚房,就隔著玻璃窗,還不是隔音的,吳燁聽著王嫂和朋友的竊竊私語。

  在討論是不是今天做的菜有問題,人家居然拉肚子了。

  吳燁臉紅的和猴屁股似的!

  要不是氣氛正熱,突然離開不太好,吳燁就回家去上廁所了。

  本著豁出去了的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吳燁想著速戰速決。

  偏偏越是急,越沒有。

  腿都麻了。

  肚子里還在翻江倒海,還在醞釀下一波。淡淡的憂桑,閃閃的腚痛。

  醞釀不到點,只能先起來。

  吳燁看著紙巾盒,從里面拿出了兩張僅剩的紙巾。

  吳燁:“……”

  紙巾盒仿佛在無情的嘲笑,就這么多,你愛用不用。看了一眼衛生間里,也沒有其他的紙巾了,吳燁欲哭無淚。

  “屋漏偏逢連夜雨,船破又遇打頭風。”吳燁嘆氣。

  麻繩專挑細處斷。

  這個時候還觸手可及的,就只有小臺子上,屬于王嫂的純棉創可貼。

  看著手上薄如蟬翼紙巾,疊了一次,再一次的小方塊。

  吳燁估計不夠,目光再一次望向創可貼。

  王嫂,小弟實在是頂不住了。

  等到凌晨看到吳燁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那個腳麻滑稽的樣子,笑出了鼻音。

  哪怕是吳燁掩飾的很好,她還是最清楚情況。

  吳燁提前告辭了,王哥他們兩口子還留吳燁多玩一下,吳燁哪敢再玩。

  凌晨在一邊看著,吳燁尷尬的不行。

  而且肚子里就像是哪吒鬧海,又像是懷了個真子丹,局面越發難以控制,關鍵是,他們家居然還沒有放紙。

  是非之地,不能久留。

  “小吳哥咋了?”瓜妹看著吳燁離開,問了一下凌晨。

  凌晨笑了笑:“哪吒鬧海。”

  瓜妹:????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