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40 八爺……干的漂亮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人與人之間的悲喜并不相通,人與動物的感情感受也并不相通。

  吳燁突然覺得,以后不能把八爺當寵物養,因為它已經在考慮跑路了。

  可能某一天,它就不回來了。

  本來它就只交了一個月的生活費,下個月,指不定就換一家寄宿。對于它這種會說話的鳥來說,難度并不大。

  對于吳燁來說,遺憾的不是錯過鳥,而是鳥再也遇不到像他這樣的好人了。

  吳燁覺得他是好人范疇里。

  八爺或許不知道,現在外面壞人很多,最近有幾個家伙,合伙欺負了某只巨蜥。

  那個場面……應該很凄慘,吳燁都替那只蜥蜴感到悲傷。

  那是八爺鳥生里,都不曾見到過的動物界慘劇,雖然最后幾人被繩之以法,還臭名海外。

  真正的光宗耀祖。

  那只巨蜥,余生留下的陰影,應該和姮河里的鰱魚一樣大。

  也有可能也打開了屬性,可惜……它再也沒有機會了。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有多少人,超級變態。

  八爺不會知道這些的,也不會知道,吳燁的友好寬容,很多人都沒有。

  不過八爺要離開,吳燁也不會阻止和挽留,隨它自己。

  它剛飛回來,吳燁就聽到它想跑路,還嗶嗶著后悔死了。

  吳燁已經做好準備了,它會離開了,離開了的話,吳燁就養只其他的小動物。

  這個世界,離開了誰都要轉,何況是一只鳥。

  拜拜就拜拜,下一個更乖,更好,更聽話,更懂事,更好看。

  看著啄米的八爺,吳燁認真的思考著,該養什么更好。

  “你瞅啥?”

  歪著頭的八爺,看了看一直盯著它的吳燁,很不客氣的懟了一句。

  有點像電影,某某高校里那些小混混那種感覺,語氣囂張的很。

  有些囂張,足以證明它是一只知識量大的八哥。

  吳燁湊近一點,盯著它:“傻鳥,就瞅你咋滴?”

  斗雞吳燁都不怕,何況是一只八哥,老爺子養的戰斗雞,能分分鐘干掉另一只大公雞,黃師傅出腳都沒有它那么快。

  “你再瞅一個試試?”八爺往前蹦跶。

  還敢離這么近?

  吳燁挑眉,瞬間伸手,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一把抓它。

  四十來公分的八哥,一只手就能抓住,它根本掙扎不動。

  吳燁一出手,就沒有給它反應時間,穩準狠。

  “瞅了!你就說你想咋整吧?”吳燁摸了摸它呆毛,彈了彈它腦瓜崩。

  不光瞅,還動手。

  八爺撲騰了一下,撲騰不出來,被抓住了以后,它感覺到了恐懼。

  它立馬就慫了,鳥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大爺,對不起!小八鬧著玩!”

  聽到這個話以后,吳燁忍不住笑出來。

  “哈哈哈哈!識時務者為俊鳥。”

  “您看鳥真準!”八爺慫了,慫到底了。

  它就不該靠的那么近,就以為吳燁抓不住它,沒想到吳燁動作太快了。

  反應都沒有反應過來。

  嘖嘖。

  原來八爺是這種鳥,順風罵罵咧咧,祖安附體,逆風展現修養,唯唯諾諾。

  審時度勢,保住小命。

  吳燁才發現,它有點欺軟怕硬的,這種性格,也不知道上一任主人是怎么教的。

  吳燁很好奇,它以前的主人是什么人,能教出這么個玩意兒。

  “知道錯了嗎?”

  “小八知道了!”八哥客客氣氣。

  吳燁笑了笑:“給我說對不起。”

  “對不起。”

  忍不住笑意,吳燁還是把它放開了,聽說抓鳥以后,手會打顫,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他只抓過大鵬,還沒有抓過八哥,都是鳥,還是不一樣的。

  大鵬常有,而八哥不常有。

  吳燁一放開它,它就迅速飛起來,然后飛到窗邊,仿佛找到了安全感。

  開始對著吳燁開始罵罵咧咧。

  總結下來就是:“你大爺的,這事兒沒完。”

  吳燁:“……”

  這鳥,絕對是吳燁見過最無恥的鳥,也是最愛罵人的鳥,素質教育的漏網之鳥。

  索性關上玻璃門,把罵罵咧咧的八哥擋在客廳外面,玻璃門關上以后,吳燁就聽不見它的聲音了。

  它還啄了啄玻璃。

  吳燁去廚房做飯,他一個人的晚餐,花不了多少時間,一小份菜,一小份肉,一小份雞蛋羹,再來點米飯。

  自己做飯,雖然麻煩點,但是選擇很多,而且特別的省錢,買菜一次,能吃一個星期。

  大部分人不做飯,不是因為不會,而是沒地方,也是因為懶。

  吃飯的時候,吳燁一邊看著視頻。

  最近找了不少商業思維課的視頻,為此還花了不少錢,想培養一下自己的商業思維。

  不知道是不是泄露了消息,反正很多人打電話給他,問他要不要報名XXX大師的課程。

  吳燁連視頻都沒有看完,每天晚上還得留時間出來學習。

  看著視頻里熱情洋溢的導師,雖然沒見過,但是吳燁覺得他應該是有貨的。

  結果對方動不動就來個聽懂掌聲,吳燁瞬間沒興趣了,講的也一言難盡。

  大師在流浪,小丑在殿堂。

  成功學往往學不成功。

  因為成功都是獨一無二,失敗都是各有不同。

  吳燁發現自己的方向錯了,白白被人割了一波韭菜。

  八爺已經不知道去哪里了,吳燁吃完飯以后就在畫畫,不經意間抬起頭,發現八爺站在陽臺上,用黑色眼睛看著他。

  吳燁注意到它腳下的黑色小衣服,手上的畫筆停住了。

  打開玻璃門,吳燁還準備和它商量商量,大家畢竟都熟了,不要這樣互相傷害。

  結果它沒等吳燁說話,就飛走了,吳燁看著留在欄桿上的黑色小衣服,陷入沉思。

  這么記仇?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八哥報仇,刻不容緩。

  也不知道它從那里叼回來的,吳燁對它這個行為毫無辦法,早知道會這樣,建議洛白把陽臺封了。

  吳燁剛才全神貫注的畫畫,都不知道它從那個方向飛來的。

  這種鍋,他可背不起。

  還在沉思解決辦法的吳燁,就看見陽臺上,一個連著線的鐵鉤伸下來,努力的在勾小衣服。

  大概是衣架改造的勾子,效果不好,又是連著線,不太好控制,一直都沒有勾住。

  吳燁:“……”

  不是吧?

  吳燁走到陽臺上,想了想,覺定豁出去了,探出身子往上看了看,就看到拿著線的凌晨。

  凌晨:“……”

  吳燁:“……”

  澀死不可怕,誰最害羞誰尷尬。

  兩人默默的對視了一眼,然后吳燁就看到凌晨臉蛋兒,從白皙變成紅潤。

  不到三秒鐘,吳燁仿佛看到了她頭發里,冒出一陣陣白氣。

  下意識的,吳燁感覺應該幫幫她,伸手把衣服給她掛在勾子上。

  吳燁默默的看了看她。

  凌晨有些目瞪口呆。

  手上動作不慢,衣服迅速上升,然后被一只手拿回去,凌晨探出頭,說了句謝謝。

  吳燁搖搖頭。

  回到客廳里的時候,吳燁都是懵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指頭,剛才是拿的還是捏著的?

  沒看錯的話……杯還蠻大。

  吳燁感覺自己腦子里,現在都是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喝了兩口涼白開,然后才回到榻榻米上,繼續畫畫。

  八爺啊,你這事情……干的漂亮啊!

  所以,我該怎么樣裝成被報復以后的喪狗樣子?

  吳燁一邊畫畫,一邊注意著陽臺,可惜八爺一直沒有回來,不知道飛哪里去了。

  樓上。

  凌晨捧了兩把涼水,洗了洗臉,然后看著鏡子里臉紅的自己。

  剛才那一幕,讓她尷尬的差點摳出三室一廳。

  看了看沙發上的簡易鐵鉤,尷尬之于,又恨的牙癢癢。

  那個只討厭的鳥,也不知道是誰養的,居然叼她的衣服。

  第一次是體恤,沒有抓走,被它攆跑了,沒多久,她就發現小衣服沒了。

  “別讓我抓到那只鳥。”凌晨氣呼呼:“抓到就燉了。”

  她倒是沒想到,吳燁就住在她樓下,為了養狗方便點,她是把兩套公寓打通的。

  今天看見吳燁抬頭的時候,她感覺自己直接澀死了。

  戴著拳套,凌晨一拳拳的打在假人身上,假人被打的搖晃。

  打了半天,各種眼花繚亂的擊技,被她熟練的用出來。

  凌晨出氣出的差不多了,用毛巾擦擦汗水,癱坐在沙發上。

  她家里,墻上全是各種野外裝備,從登山的,露營的,再到滑雪的。

  包括自行車,滑板,輪滑鞋,一整面墻,墻上掛著不少,墻角也放著不少。

  砰砰砰……敲門聲響起的時候,凌晨看了看狗子,狗子識趣的跑過去扒拉門把手。

  推門進來的是田甜,蹬掉鞋子以后就進屋了,手上還拿著一大包吃的。

  “小雪姐,這些都給你了,我這幾天開始減肥。”田甜把東西放在一邊。

  凌晨看了看零食,都是田甜最喜歡吃的,平時都是它看電視的時候吃。

  “我已經找了專業的健康團隊,他們會協助我減肥,我發誓,一定要瘦成一道閃電。”

  凌晨嘆氣:“人家都不喜歡你,你又何必呢?”

  今天吳燁還說,讓她給田甜介紹對象來著,他大概也是煩不勝煩了。也好在吳燁很坦誠直接,凌晨才不懷疑他是騙子。

  “試試看唄,再不行就算了。”田甜準備再嘗試最后一次。

  要是還是不行,她就放棄了,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

  為了一顆得不到的歪脖子樹,放棄一大片原始森林,這種取舍她也會做。

  不再試一下,她又不甘心,給自己最后一個機會馴服小吳哥,不行就拉倒。

  向前走九十九步,那是我的努力,但是第一百步就算了,那是尊嚴。

  “想通了就好。”凌晨很清楚田甜是什么性格,犟得很。

  “我想通了,人家不想通啊!”田甜順嘴來了一句。

  凌晨無語。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