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39 端盤子曬黑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假如我得到一支房產銷售精英團隊!

  一直到下班以前,吳燁腦子里都是這個假設,以及假設帶來的可能性,和可能需要解決的困難。

  連老板為了挽留團隊,還是真香的保留原本的方案,這種假的他都考慮進去了。

  但是人往往就是這樣,一旦產生某種念頭以后,就不可遏制的不斷往哪個方向去打算。

  吳燁一直到下班之前,還在尋思可能性,楚老大還要找老板談談,底線無非就是談不攏大家散場。

  談不攏,一拍兩散。

  可是老板會沒有準備?

  搞不好人家那邊,新人都準備好了,反正吳燁要是這樣做,一定不會如此草率。

  換位思考,連他個毛頭小子都知道不能草率,老板這種老江湖會不知道?

  可能性很低。

  只是對于吳燁來說,這是一個機會,建立事業的機會。

  公司怎么樣做都好,他對公司感情不多,反而是朝夕相處的部門同事,大家感情很好。

  就像是炸金花,莊家和上家都沒有好牌,吳燁這尾家,現在拿著一副金花呢。

  機會來了,就要把握住,人一輩子也沒有多少次好機會。

  抓得住機會逆天改命,抓不住機會繼續平庸。

  吳燁原本的計劃,也是準備攢錢,然后做生意,那時候情況現限制,小錢只能按照小錢的辦法來。

  現在他不需要考慮錢這個問題,更加不會畏手畏腳,干事情天然不怕失敗,心態早就立于不敗之地。

  拿什么輸……咳咳……沒有那么離譜,吳燁還是很謹慎的,不然也不可能考慮一下午。

  “想什么想那么認真?不怕,哥幾個去哪一定帶著你。”岳維拍了拍吳燁肩膀。

  他以為吳燁在考慮工作的事情,其實吳燁在考慮,怎么樣讓他們幫自己工作。

  “你可拉倒吧,人家小燁可不是我們這種情況,指不定還得人家小燁帶我們。”衢雪拿著車鑰匙說了一句。

  吳燁笑了笑,他們一直以為自己是富二代,但是他們不知道自己是跑路的那種。

  不過現在升級成富一代了。

  帶一下這個事情,好說,全部一起帶都沒問題。

  “反正都是梁山水泊,我尋思能不能讓我們家老頭子安營扎寨,然后給大家整把a.k,給我整把來復,做大做強,再創輝煌。”

  “錢不少賺,關鍵是自己人還放心。”

  “沒人管那么多,他最多就是出錢投資,賺錢分賬。”

  這是吳燁的試探,用了老吳的名義,他想看看大家是什么反應,也想看看楚老大是什么反應。

  這么多人,總會有人告訴他的。

  聽到吳燁這個話,幾人想了一下,衡量著其中的利弊。

  越年輕,越自由,越是沒有束縛,沒有包袱。

  年齡越大,需要考慮的,衡量的,計較的,算計的也越來越多。

  做決定,不止是自己一個人,更是關系到身邊的人。

  衢雪看了看吳燁:“沒開玩笑?”

  她不知道吳燁說的是真的假的,大家也是一樣,萬一吳燁是說著玩呢?或者吳燁說了,他爸才不同意,空歡喜一場。

  吳燁肯定的點點頭:“沒開玩笑!我是建議一下,楚老大最后談的怎么樣,現在還不知道呢。”

  如果談不攏,估計也是一起去其他公司,這是最大的可能性。

  楚良或許有錢,能支撐起來新的公司,這是另一個可能性。

  或者和久鼎老板談好了,這個可能性最低。

  反正他們不可能湊錢開公司的,要養好幾個部門,不是單純只是銷售部而已。

  沒有其他部門的服務,銷售部不可能那么順利的開展工作。

  要開銷的,不止是銷售部幾個人,只是幾個人能養活公司,還能賺錢,才是最厲害的。

  也是吳燁覺得值得的地方,吳燁是認可二八法則的。

  “你先確定一下情況,到時候大家也多個選擇,楚老大那里,多半結果不理想。”岳維想了想,說道。

  他們不在意老板是誰,只要有錢賺,一直賺,向厚賺就可以。

  不需要干那么多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不妨礙他們全心全意的賺錢,不做明知道做不到,非要做的事情。

  這就夠了。

  “小燁有把握嗎?”周未來問道。

  吳燁點點頭,伸了五個手指頭:“這個數沒問題,夠不夠?”

  “百萬?”柯達確認了一遍。

  吳燁點點頭:“不然呢?”

  幾人驚訝的看著他,頭一次被吳燁的輕描淡寫驚著了,他們并不是沒有見過那么多錢,而是一次拿不出那么多錢。

  每一單金額都不低,只是那是總價,不是他們的。

  “那肯定夠了!”岳維估計著:“我回他小群里說吧,公司人多眼雜的。”

  “對,下班了!老婆喊我去買菜呢!”周未來拿著包和鑰匙。

  “我要去保養!”

  吳燁和他們一起走出公司的,二部這個點還在加班,站在工位邊上,端著咖啡的鄧嬌,正虎視眈眈的盯著員工。

  他們一群人大搖大擺的離開,不知道羨慕了多少人。

  “秋后的螞蚱。”鄧嬌看著幾人離開,才淡淡的吐了句話。

  昨天晚上,老板給她開小會說了,她以后就是銷售部的副總,會調幾個一部的人在她手下。

  老板還會挖一部分人進來,避免他們跑路,維持公司穩定。

  這個世界,人才多的很,給的錢夠多,別說銷冠,十連冠都能挖到。

  從公司離開以后,唯一的富二代吳燁因為沒有車,只能蹭柯達的車回家,外面下著的暴雨還沒有停。

  柯達把吳燁送到公寓樓下的停車場,才匆匆離開,他還要去接女朋友。

  他上個月沒有女朋友,這個月有了。吳燁上個月沒有女朋友,這個月還是沒有。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吳燁在等電梯,這個點,電梯有些擁擠,通常都要等一會兒。

  車輛燈光晃過,一輛紅色的路虎衛士從吳燁身邊開過,然后剎車的吱吱聲響起。

  剎車燈亮起,車輛倒車。

  如同德芙一般絲滑的倒車入庫,一氣呵成。倒車需要一分鐘的渣渣燁,感覺有被內涵到。

  技術真好,望塵莫及。

  吳燁看了看車子,挺帥的,可惜是娘們唧唧的紅色,要是黑色就更好看了。

  這種線條硬朗的越野車,在城市看到的少,吳燁知道這個車的名字,還是因為他喜歡大G。

  男人誰能拒絕一臺大玩具呢?特別是能帶你浪跡天涯,跋山涉水的大玩具。

  車門打開,先跳下來一條大狗,純黑色的紐芬蘭犬辨識度很高,吳燁沒記錯的話,還見過它。

  上次在電梯里,那個小麥色酷酷的姑娘,旁邊就是這個狗。

  大狗乖乖的蹲在車門旁邊,等著主人下車,車子熄火,車子也瞬間安靜,車主從車上下來。

  一個大美女。

  咦?居然是熟人。

  吳燁看了看一身黑色短袖的凌晨,有些疑惑,皮膚更白了。

  上次也是他,吳燁確定了這個答案,就說那里有那么多身材頂級的姑娘。

  不過,上上次在電梯里還是小麥色皮膚,上次一起燙火鍋還是微黃色,現在就變白了?

  黑色短袖,黑色短褲,一雙黑色平底鞋,白色皮膚晃眼的很。

  身材真是好的沒話講。

  凌晨姑娘,邊個咁靚女?

  默默的吸溜口水,吳燁調整了一下狀態,不能放過每一次的表現機會。

  淡定,深呼吸。

  開大號。

  剛好,拿著狗鏈子的凌晨,也可看到他了,她認人還是很準的,臉盲小吳哥,記憶猶新。

  主要是她從小到大,見過色盲,流氓,第一次見到臉盲。

  “吳燁?”

  吳燁點點頭:“咦,凌晨?”

  “你居然還記得我?”

  凌晨對臉盲真不了解,她倒是知道爸爸的一個朋友說自己臉盲,不過她爸說那是假的。

  還讓她找男朋友,不要找干互聯網的。

  “我是臉盲,不是人盲,你是不是誤會什么了?你這皮膚……變化有點大啊!”

  凌晨拉著大狗,拍了拍有些警惕的狗子,狗子立馬安靜下來,蹲在她腳邊,把吳燁隔開。

  “上次是曬的,前段時間在三亞端盤子,那邊太陽大。”凌晨開了個玩笑:“你這是剛下班?”

  吳燁笑了笑,看了看她腳邊的大狗,能養得起這個大家伙的人,光靠端盤子可能不行。

  這姑娘外向,但是又警惕。

  聰明些雖然難度大了不少,但是這是好事。

  “對啊,打工人嘛!”吳燁從書包里掏出一張宣傳單遞給她:“以后要買房子可以找我!打骨折。”

  凌晨一愣,吳燁說起職業,倒是坦坦蕩蕩的。

  沒有職業自悲感。

  凌晨低頭看了看宣傳資料,立刻就懂了他為什么自信了,這房子……賣的真貴。

  “我窮,這種天價,我可買不起。”

  吳燁點點頭,大部分都這樣說:“有房子要賣的話,也可以聯系我!我們是專業的。”

  凌晨:“……”

  還能這樣?

  “窮的叮當響,哪有房子賣的,我倒是想賣,問題人家房東也不同意啊!”凌晨好笑的回答。

  笑就犯規了啊!

  大號差點下線。

  吳燁一直都覺得,這個姑娘笑起來,格外的迷人。

  特別是月牙彎彎,梨渦淺淺,那種讓人治愈,且難忘的笑容,真的很犯規。

  明明應該是治愈系,結果卻是運動系,手上還有繭子。

  “沒事,如果缺錢缺工作的話,我們還招人,月入10萬不難。”吳燁說道。

  凌晨忍不住笑。

  服務真貼心,沒錢買就問房子賣不賣,不賣的話,還可以介紹上班。

  笑容燦爛,吳燁看了一眼就移開了,人設不能丟。

  狗子盯著吳燁,一邊嘴皮咧開,露出尖牙,威脅意思很明顯。

  它在吳燁身上,嗅到了不懷好意的氣息。

  不過吳燁忽視了它的警告,這種狗,他能打五條,帶劍的話。

  不帶的話,ICU。

  電梯來了,兩人上電梯,到了一樓的時候,就擠進來不少人,不過都離凌晨遠遠的。

  怕狗的人,真的很多,不少人是一朝被狗咬,十年怕小狗。

  人多了,吳燁被擠在她旁邊,肩膀靠著肩膀,距離為零。

  吳燁問她:“你住17樓?”

  凌晨點點頭。

  “有時間的話,你幫瓜妹介紹個合適的對象,讓她轉移一下注意力。”吳燁說道:“當幫我個忙,回頭請你吃飯。”

  吃不吃飯不重要,她確實是要幫田甜轉移一下注意力,免得成天都是念著小吳哥。

  凌晨笑了笑,點點頭。

  “這是我名片,如果需要我協助的話,可以打電話給我!”吳燁把名片遞給凌晨。

  凌晨接過名片,掃了一眼,原來是這個燁,她還以為是夜。

  做完這些,電梯也到了,吳燁說了聲再見,就出了電梯。

  凌晨這個姑娘,有些水潑不進的,他只能一點點建立印象。

  上次一起吃飯,還是幾天前,吳燁當時沒有要聯系方式,那太明顯了。既然又遇到了,吳燁就找了個理由,把自己的聯系方式給她。

  電梯關上,吳燁揉了揉臉,裝的好累。

  “笑的那么好看,差點就沒繃住。”吳燁自言自語的打開門。

  放在書包,換好鞋子。

  在家里找了一圈,沒有看到八爺,留的米粒它都吃完了。

  “下個月就去樓上安家,簡直后悔死鳥了。”

  看著自言自語飛回家的八哥,吳燁仿佛看到了洛白那個朝三暮四的海王。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