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28 我還以為是全自動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帝豪。

  洛白去的最多的地方,他這種經常玩到失聯的家伙,向來是哪里妹紙多,就往哪里跑。

  這家店在這一塊很專業,營銷很厲害,常年女顧客數量居高不下。

  這個世界是復雜的,哪怕是洛白這種目的單一,只是找妹紙談人生理想的人,也難免遇到套路深的。

  以前就遇到過套路,還是蹦迪靠譜一些,大家心知肚明的!

  抱著第二天,不知道在哪里起來的心態出來娛樂。

  和吳燁不同的是,洛白這輩子也沒什么大的夢想,就想多打幾場架,多換幾個打架的對手。

  不論輸贏。

  樸實無華。

  做生意不行,做其他的,他倒是天賦異稟。

  吳燁開車到了夜店的時候,DJ已經停了音樂,女服務員都在一邊站著。

  地上是各種紙屑,空出來的位置,還有沒來得及收拾的酒瓶。

  中間的位置,吃瓜的人圍了里三層外三層,看熱鬧,顯然比起蹦迪有意思。

  不出意外,洛白就在里面,難怪……原來是跑不掉,洛白不傻,能跑路他早就跑了。

  現在很少惹事了。

  吳燁好不容易擠進人群里,看著一群就吧制服員工圍著卡座,穿著西裝的經理還在打圓場。

  喝酒,娛樂的場合,確實容易發生糾紛,也容易發生摩*擦。

  這些膀大腰圓的保安,服務員,經理,往往要充當保護尊貴VIP的角色,如果是VIP的問題,還得當和事佬。

  店大事多,老板也怕出問題。

  卡座里,洛白被人圍坐著,他并沒有恐慌,表情平淡,只是淡定的抽著煙。

  一張茶幾之隔,對面坐著幾個漢子,身材都挺魁梧的,一身腱子肉,其中一個漢子怒發沖冠,手上還拿著一個酒瓶。

  喲嚯,還有兵器。

  還有小沙發上,趴著一個哭唧唧的女人,穿著短裙,頭發遮擋,看不到樣子,只能看到身材不錯。

  吳燁擠進去,坐在洛白身邊,看了看他沒有受傷,放心下來,吳燁都以為他被群毆了。

  “啥情況?”吳燁問他。

  就知道他被堵了,不知道為什么被堵,看情況有點不對勁。

  洛白聳聳肩,指了指旁邊沙發上的紅裙女子,表情并不好:“被她坑了唄。”

  臉埋在頭發里的女子,只是哭,也不說話,表現的很弱勢。

  演技很浮夸。

  “她有家有室的,還出來蹦迪,被她爺們兒逮住了,我運氣不好,沒判斷出來情況,還以為她單身。”

  洛白解釋了一下,話也是說給對面幾個男人聽的。

  不過這話,顯然對方沒聽進去,旁邊拿著酒瓶的男人,已經要忍不住跳過去砸對面的洛白了,朋友拉住了。

  “這是受害人?”吳燁看了看拿著酒瓶的男人,對方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洛白嘆氣:“沒看到他巴不得捅我了?不是他是誰,不過也能理解,這種事情誰遇到都忍不了。”

  “我也是受害人!”洛白補充。

  糟心!

  不覺得自己錯哪里的洛白,說話很有底氣,他只是出來玩,誰知道對方是什么情況?

  總不可能填個調查問卷吧?

  他的錯誤在于,沒判斷出對方是什么情況,最開始還特意看了看手指,沒有發現戒指印痕。

  沒想到遇到高段位選手了,還以為是單身,對方確實也說自己單身。

  結果……爺們兒來了,這事情弄的,讓人郁悶。

  估計那個大兄弟,盯她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她這種情況,不可能看不出蛛絲馬跡。

  男人第六感都很強的。

  他氣洛白,洛白還挺可憐他,不知道花了多少錢,才娶了這么個糟心玩意兒回家。

  差點做了同道中人。

  帝豪鉆石VIP擁有者的洛白,其實不怕對方對他怎么樣,沒看見大部分保安,服務員都站在他這邊呢。

  今天這個事情,始料未及。他是有原則的,就是談人生,也是找那種單身的女生談人生。

  那種有家室,老實人,感情好的,他躲得遠遠的,他還怕麻煩呢。

  不是誰都是曹丞相。

  洛白雖然愛玩,但不是那種渣滓,只是海王,平時打撲克的,也是那些個渣的女生。

  沒想到翻船了。

  被幾個男人提著衣領,按在沙發上的時候,他自己都是懵的,然后旁邊的女人就被丟在沙發上了。

  連帶他被一頓臭罵,要不是對方還有人清醒理智,他真吃虧了,就不是這么心平氣和了。

  “大哥,說個話吧,這個事情怎么處理,他倆都是受害者。”吳燁看了看對面沙發上的幾個人。

  旁邊拿著酒瓶的是當事人,其他人應該是他喊來幫忙的。

  幾人還是冷靜的,畢竟春天的不是他們,拿酒瓶那個大兄弟,才是被憤怒沖昏頭腦的。

  以后要是解決不好,等到規綠,有雙休的時候,就會習慣了。

  “怎么解決,我特么來得時候,他啃的起*勁,都特么拉*絲了,你說怎么解決?”拿著酒瓶的男人氣急。

  想到那一慕,感覺頭都是春天的味道的,怒火中燒。

  旁邊的吃瓜眾人,表示同情。

  洛白:“……”

  這個他承認。

  那是因為喝酒了,上頭了,誰還管那么多。低頭看了看手指,洛白慶幸他沒看到其他的,不然剛才就得挨一瓶子。

  “你這意思,非要給我兄弟開個光?”吳燁問道。

  “把他老婆喊過來啊,我還給他。”對方不依不饒:“不然沒完。”

  洛白:“……”

  別說他沒有老婆,就是有,那也不可能,自己管不住老婆,老婆來蹦迪,和他有什么關系。

  成年人都知道,蹦迪,是什么情況。

  不碰到洛白,也會碰到李*白,王白。

  碰到李*白的時候,搞不好他們可能要去*酒店堵。

  “非說點難聽的你才清醒?還是以為吃定我們兩兄弟了?”

  吳燁能理解他生氣,但是這個事情,是是非非本來就很簡單。

  “讓我兄弟給你道個歉,補償點損失費,事情揭過,怎么樣?”吳燁提出解決方案。

  總不可能真的讓對方揍一頓,顯然不可能的。洛白想拒絕,被吳燁瞪了一眼。

  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點點頭,他知道吳燁是想早點解決問題,拖著沒有意義。

  雖然他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么,黃泥巴落在褲子里,認了。

  反正都攤上這事兒了。

  其實他們這種家庭情況,更不喜歡惹事,個別的除外,那種囂張跋扈的,的屬于少部分人。

  吳燁也很禮貌了,沒有說什么難聽的話,只想早點解決,回家睡覺。

  “呸,誰特么稀罕你的臭錢,有錢了不起是,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啊?”酒瓶大哥義憤填膺。

  這家伙可能有點沖昏頭腦了,說話真沖。

  有錢就是……算了,懶得扯這個。

  “來,我兄弟就坐這里,你來試試看?”

  吳燁沒有說什么其他的,洛白只是點了支煙,給吳燁開了瓶可樂,遞給他。

  對方眼睛都紅了,被幾人拉住了。

  他可以沖冠一怒,同行的人都是旁觀者清,抓到的地點不一樣,不能一概而論。

  問題最大的不是洛白,是他自己媳婦兒。

  看著不捶自己不甘心的男人,洛白搖搖頭,感覺他活的可憐,也不夠爺們兒。要真爺們兒,也不會遇到這種事情。

  洛白不怕他沖過來,吳燁在,他自己挨瓶子,都不會讓自己挨。

  而且,他很清楚,對方不具備讓吳燁挨瓶子的能力。

  吳燁拿出三捆現金,放在茶幾上,看了看眼紅的男人:“你考慮考慮!”

  “問題是什么原因,你自己也知道,別賴在我兄弟頭上,他不是你的出氣筒,給你十分鐘的時間。”

  “十分鐘,同不同意,我們都沒時間和你耗。”

  現金是吳燁上次取的,放在家里一直沒有動。

  洛白感覺給多了,反過來想想當買個面子算了,雖然看不起對面的酒瓶男,但是他確實是啃了。

  真虧。

  其實其他人不清楚,洛白并不是個什么好脾氣的人,以前幾人打架,大部分是因為他。

  他已經很久不惹事了,遇到問題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今天是對方不依不饒,還威脅他。

  十分鐘后,吳燁和洛白離開了,錢留下,道歉沒有。

  不值得。

  “別走,你特么站住。”酒瓶哥大喊大叫,被一群保安和服務員攔住了。

  兩人沒理他,走出酒吧,吳燁啟動車子,開車離酒吧店門口。

  車上,洛白把手伸出窗外,感受著風速。

  “虧了!”

  “給你買個臉面,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吳燁回答。

  洛白尷尬。

  他是倒霉,知道的話,他都離得遠遠的了。

  “那我也不知道啊!我還尋思是全自動的,還不知道抗不扛得住。”

  吳燁:“……”

  嘆了嘆氣,吳燁提醒他以后注意點,別那天被人家套麻袋了。

  不過這話,也是左耳進右耳出,他能改早就改了。

  “找個地方吃點夜宵?”洛白建議。

  吳燁點點頭,找到美食街,停車找了個燒烤店。

  “錢我轉你微信上。”洛白把手機放在一邊。

  吳燁搖搖頭,吃著茴香豆。

  “有錢了?”

  吳燁點點頭:“簽了個單子,賺了幾十萬!”

  洛白:“……”

  他到現在為止,還不知道吳燁做什么工作的,乍一聽吳燁賺了幾十萬,他就很吃驚。

  摟樹葉都沒有這么快吧?

  “你干啥工作去了?”洛白喝了杯水。

  “賣房子!”

  噗……啥?賣房子去了?怎么感覺這么魔幻呢?

  還以為吳燁是找個金融公司,或者銀行去上班了,沒想到是干這個。

  “精品物業!把你賣了都買不起那種。”吳燁回答。

  洛白:“……”

  這么一說他就明白了,難怪一個單子賺那么多,看樣子,賣房子比賣奢侈品來錢快啊!

  “以后什么打算?”他知道吳燁不會一直賣房子的。

  想了想,吳燁也沒有想好,大概率開個店吧,具體做什么還沒有確定好,反正事業要做的。

  第一個店,第一個公司,第一個一百萬,第一個一千萬。

  不是錢不錢的問題,主要是成就感,其次是有個正經事情做。

  “想好了告訴你。”吳燁說道。

  洛白點點頭。

  一邊吃著串,聊著天,吃完夜宵以后,吳燁把他送到家,然后才開車回公寓。

  回去的時候,已經兩點多了,吳燁打了個哈欠,準備休息,他本來睡的好好的,要不是洛白,他還在睡覺。

  最近生活一點都不規律,總有那么多打破平靜的事情。

  順便看了看外掛。

  “錢越來越多了,得把計劃提上日程了。”吳燁抱著抱枕,腦子里閃過事業規劃。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