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35 瓜妹的反對照法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家里來了不速之客。

  一只會說臟話的八哥,吳燁最開始以為它是烏鴉。

  太像了。

  不是什么生物學家的吳燁,對鳥類了解少的可憐,更不要說分清楚有些類似的鳥類了。

  烏鴉和八哥本來就有些類似,只是膚色不同,烏鴉是純黑,八哥多少還有點其他顏色。

  比如眼皮,比如腳丫子,還有翅膀上的一抹白色。都是一樣黑,除了八哥有呆毛,其他的還真不好區分。

  看完了百科以后,吳燁才發現這個長呆毛的家伙,是一只八哥。問人家是不是烏鴉確實是不太禮貌,難怪人鳥罵他。

  不過發現它會說話以后,吳燁就更有興趣了,總想逗它再說話,八哥不太愛搭理他。

  “你說句話行不行?以后我還喂你。”吳燁看著它說道。

  蹦跶兩步的八哥,展開翅膀飛到晾衣線上,明顯沒有再說話的意思。

  吳燁看了看碗里沒多少的米,看著它不大只,飯量還不小。

  “渣鳥,你這是吃干抹凈就不認賬,說句話都不愿意。”

  吳燁想著要不要給它加點水,又不知道它會不會飛走。

  “你要不要喝水?”吳燁抬頭看了看它。

  真……你問吶!

  “純凈水!謝謝!”類人的聲音從它鳥嘴里說出來。

  吳燁:???

  這一瞬間,吳燁有一種身在奇幻世界的感覺,主要是……它說話還特么挺流利的。

  神奇。

  能聽懂要不要喝水,對吳燁來說這已經是很神奇的事情了。他知道鸚鵡學舌,也知道八哥說話,但是都沒有這么離譜。

  它不光要純凈水,還會道謝。

  “現在不是不允許動物成精嗎?”吳燁倒了點水回來,它又飛下來了。

  嘗試著摸它一下,吳燁手剛伸過去,它就跳開了。

  有些不懂知恩圖報的暴躁八哥來了句:“拿開,莫挨老子!”

  吳燁:“……”

  很無語的收回手,吳燁直呼奇幻,鳥類居然這么聰明……愛因斯鳥吧?

  還會說方言。

  “嘖嘖,吃我的,喝我的,還不讓碰,你以為我是舔狗?”吳燁說道。

  它都不帶理吳燁的,喝完水,就飛走了,頭也不會。

  吳燁感慨,果然是這樣,剛才還有那么一絲絲養它的念頭,顯然人家八哥沒有這種意愿。

  奈何明月照溝渠。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吳燁開始做飯做菜,最近他又學了道咖喱牛肉,今天晚上準備嘗試一下。

  吳燁現在,是越來越喜歡做飯的感覺了,特別是看到廚藝直線進步的時候,那種成就感,讓人很喜悅。

  精致生活,從做飯開始。

  仔仔細細的按照流程,吳燁做完咖喱牛肉,嘗了一下,味道還挺好的,沒有差別太大。

  打上米飯,澆上咖喱牛肉,一份香噴噴的咖喱牛肉飯出爐,來點涼菜,一杯肥宅快樂水。

  齊活,上桌吃飯。

  “喂!”

  一邊看電視,一邊吃東西,當冷不丁的聲音出現在背后,讓吳燁差點把筷子都丟了。

  腦子里全是各種不回頭,不能轉身,不能答應的話。

  看到落在餐桌上的八哥,吳燁尋思著它不是保護動物的話……應該挺肥的。

  這家伙現在已經是保護動物了,吳燁也不是要餓死,不能下口。

  八哥把爪子下的皺巴巴紅票踩了踩,然后叼起來放在吳燁面前。

  “飯錢!一個月,懂?”

  吳燁:“……”

  看著歪頭等答案的八哥,腦子里想著,要不要聯系一下實驗室?

  他懷疑又有兄弟投胎成功了。

  但是又想到自己也是個掛壁選手,相煎何太急?

  沒有哪條法律規定,鳥類不能聰明點,法無禁止即可為。

  它聰明,也不犯法嘛。

  法律是給人看的,不是讓鳥看的。

  吳燁拿起錢看了看,還是真的,不是假貨:“那里偷的?”

  “你特么在侮辱鳥嗎?”

  吳燁:“……”

  鳥脾氣,還挺大的,鳥還有自尊心嗎?居然會惱羞成怒。

  越是相處,他越感覺這八哥擬人化嚴重,吳燁都在考慮它是不是機械的,不然聰明的過分了。

  或者是以前有人教的?教的也太素質了吧!老是罵人。

  “喂,你是公的母的?”吳燁又想到奇奇怪怪的問題了。

  八哥看了看他,很認真的對答如流:“我是你爸爸!”

  被一只鳥侮辱了。

  換成它是個人,敢這樣和吳燁說話,吳燁能讓對方跪著喊爺爺我錯了。

  問題是,它不是人,是只八哥。

  哪怕是它有四十來公分,比正常八哥大很多,它還是八哥。

  “你這求人的態度,和明家大姐差別不大了!你是她養大的吧?”吳燁扒著飯。

  論現代青年的變態接受能力!哪怕家里出現一只毒液,都只會興奮的覺得自己快成為超級英雄了。

  吳燁也在次列,更重要的是八哥傷害不高,又不是什么怪獸,只是嘴巴臟了點。

  吳燁沒有高血壓,覺得自己可以養,而且人家都把生活費給了。一袋大米75塊錢,養它兩個月都夠了,白賺50塊。

  這可是賺的非人錢,人生里屬于是非常具有紀念價值的。

  “你睡那里?”吳燁問道。

  該死的,我居然開始把它當人了。

  動物一旦會說話,就下意識不把它當普通動物了。吳燁對它了解不多,下意識當它什么都會說了。

  “那里都可以,八爺,質樸!”

  吳燁:“……”

  質樸奧特曼JPG。

  吳燁看著他飛到窗簾桿子上,蹲在那里不下來。

  “下來聊聊啊!”吳燁喊它。

  八哥不為所動,縮成一團,看樣子不準備下來了。

  “睡這么早,夜生活還沒有開始呢!”吳燁收拾碗筷。

  別說,家里多個八哥,還挺有意思的,吳燁原本想去買寵物,現在連這個錢都省下來了。

  打消念頭了,先養養鳥。

  另一只養了二十多年的,也有伴了不是。

  “養生!”八爺開口了。

  吳燁哈哈哈笑。

  養身就很有意思了,吳燁很確定它以前一定是有主人的,而且還教了不少東西給它。

  就是不知道后來發生了什么情況,它居然飛到陽臺上來了。

  吳燁洗好碗筷,給它抓了些米,又準備了水,放在茶幾上。

  “晚上別亂拉屎啊!”吳燁提醒它。

  八爺被吵煩了:“Fuck off!”

  還是一只文化鳥,可能是留過學吧?既然是雙語言,高素質的鳥,吳燁就不擔心它隨地大小*便了。

  在臥室看了一會兒書,吳燁關燈睡覺,八爺給的錢,被吳燁夾在書里了,準備收藏起來。

  第二天的時候。

  吳燁起來,就看到八爺站在陽臺護欄上,嘴里是各種鳥叫,它一只鳥,活生生演繹了一出百鳥在林的現場。

  八哥,真是一種神奇的鳥。

  簡單的洗了洗臉,吳燁拿著劍,準備去樓頂鍛煉:“八爺,我去鍛煉了,等一會兒回來。”

  八哥沒理他。

  吳燁發現它除了養身,嘴巴臭,還高冷的很,明明就是一只鳥,臭脾氣大得很。

  天臺上。

  吳燁一通劍招練完,出了一身汗水,帶著濃郁的男人味回到公寓,洗干凈汗水以后,只剩一身沐浴露的香氣。

  打理好形象,看了看吃早餐的八哥,吳燁關上門離開家。

  八哥只是看了看緊閉的房門,低頭吃著大米,吃飽喝足以后,就飛出去了。

  吳燁今天要帶客戶實地看門面,一套面積七百平的臨街商鋪,地處繁華商圈,位置滿分。

  客戶看完了,不過還是感覺貴了。

  好在他很直接的告訴了吳燁,讓他找總價低一些的,這個太貴了,雖然哪里都好,但是容易傷筋動骨。

  700平,總價1.05億,吳燁估計能拿出錢來的客戶不多,雖然位置沒得說,但是價格也貴的要死。

  一平15萬,比寫字樓貴多了,不過兩種商業不能一概而論。

  這個商鋪,單純靠租金的話,大概九年到十年才能回本,再往后才是純收益,客戶覺得貴也很正常。

  其實年回報率還是很高的,不過客戶覺得貴。

  吳燁倒是很有興趣,就是沒想好拿來干什么,單純賺一個月不到百萬的租金,意義不大。

  送走了客戶,吳燁在店鋪里看了看優點他一目了然。

  這個店鋪,層高其實夠做兩層的面積,使用面積幾乎1500平。

  客戶覺得貴,是總價高,其他的都很滿意,他也很誠懇的和吳燁這樣說的。

  位置沒得說,環境沒得說,優勢明顯到看的見,奈何貴的一匹。

  便宜的除了便宜,一堆毛病,貴的除了貴,毫無問題,買家賣家誰也不是傻子。

  “我要不要買了,自己當不動產投資?”吳燁喃喃自語。

  他外掛里積累了一個多月,買下這個商鋪綽綽有余,他考慮的是,買來以后做什么。

  吳燁準備先想一想,畢竟一個億的巨額投資,又不是小玩具,買了得賺錢才行。

  剛準備關上門離開,電話就響起來了,看了看是田甜打的,吳燁嘆氣。

  又是瓜妹。

  瓜妹好不容易安靜幾天,又打電話了,也不知道體諒一下小吳哥,正是做大決策的時候。

  接通電話。

  “瓜妹,咋了?”吳燁順嘴就說了,才悄悄給她起的外號。

  破習慣,他也被辦公室的大哥,大姐們帶壞了。

  “小吳哥,你居然給我起外號?”田甜那邊有些驚訝。

  她沒想到吳燁給她起外號了,還是什么瓜妹,小甜瓜已經變瓜妹了。

  這是退步了,還是進不了?男人的心思真難猜啊!

  “不是,這是昵稱。”吳燁狡辯。

  “好吧,晚上約飯嗎?介紹個超級超級大美妞給你認識。”田甜想起這才是正事。

  打電話也就是這個事情。

  “姓田嗎?不是你的其他那個姐吧?”吳燁謹慎,他都怕了姓田的了。

  固執,執拗,鍥而不舍。

  田甜忍不住笑,能猜到他是什么想法,不過田甜只是準備再用一次反對照法。

  這一次,是讓小吳哥知道,有些女人不合適他,他騎著火箭都不一定追的到,還是自己這種和他最搭。

  所之:反對照法。

  “行,那就一起吃個飯吧,不是為了什么大美妞,主要是你一番心意,不好拒絕。”吳燁回答。

  田甜:“……”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小吳哥也不能免俗。

  “那改天處個對象啊!我約你。”

  吳燁果斷的回答:“如果有來生!我一定答應你。”

  田甜:“……”

  “工作太忙了,那晚上見!”吳燁迅速掐斷電話。

  最近瓜妹有點破罐子破摔,撩人有些喪心病狂,讓人極度不適應。

  關上門,鎖好以后,吳燁攔了個出租車回公司。早上就出來,一上午都在外面,先回公司摸魚,等待下班。

  至于田甜說的什么大美妞,他完全不報期待。瓜妹不太靠譜,你永遠不可以相信:她能介紹什么好的。

  去看看,只是出于蹭飯心理,以及萬一。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