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31 你緣分要到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富力中心樓下。

  就是富力廣場,占地面積不小,算是很良心的配套之一。

  白天的時候,最近天氣熱,人一般不多,晚上的時候,廣場就很熱鬧了。

  很多大人趁著涼快,帶著小孩子出來玩,免得在家里鬧騰。

  也有年輕人趁著下班時間,帶寵物出來遛彎,人多熱鬧了,自然而然聚集了不少商販。

  哪里人流量大,哪里就能看到攤販,偶爾還能聽到因為攤位爭吵。

  因為很多商販擺攤,廣場管理人員畫了不少小格子,一個格子就是一個攤位。

  排列了三四排,有賣二手物品書籍,有賣小玩具,還有賣花花草草,小吃,小寵物,襪子衣服等等。

  晚上的時候,就像是一條小街道一樣,熱鬧異常。

  這些年,錢顯得越發重要,也越發難賺,干什么的都有,只要能賺錢,很多人并不怕吃苦。

  怕的是賺不到錢。

  這個世界上,有錢人只是少部分,大部分的人沒多少錢。

  所以年輕人才老說現在不想談什么狗屁愛情,只想搞錢。

  服務行業有句話說的很有道理:

  100,你當我是是什么?

  1000,你可以把我不當人。

  10000,不管來的是不是人。

  白天上班,晚上兼職,只為多一份工資的,吳燁都見過不少。

  以前的一個大學宿友就是,一邊學習,一邊還要賺生活費。沒有人負重前行的話,很多人就不會覺得輕松了。

  投胎是門技術活,吳燁自己都這樣認為,他自己也有過這種慶幸。

  有些人啥也不干,老爹就把錢打在卡里了。有些人加倍的努力,只為了碎銀幾兩。

  一命,二運,三風水!

  不是誰都和吳燁一樣幸運。

  最近這段時間,吳燁都比較忙,忙著到處找客戶,做自己的渠道,拓展自己的資源。

  田甜約過他好幾次,他都以工作忙推脫了,電話里,不難聽出小甜瓜有些失望。

  吳燁確實是有自己的事情,忙工作,談單子,談合作,每天回家畫畫,刻字,日子很充實。

  他喜歡這種日子,買了不少花花草草養著,閑暇還能看看書,照著菜譜,學一些賣相很好,味道不錯的網紅菜。

  最近他喜歡上了做菜,有些菜麻煩點,但是很有成就感。

  多了一個愛好,又多占用了一份時間,把原本的空余時間,全部排滿了。

  什么都好,就是田甜老是問他,看不看電影,約不約火鍋,去不去聽音樂會等等。

  她總有很多朋友送的電影票票,合作伙伴送的音樂會票,火鍋店發的打折券,商場的優惠劵。

  心知肚明,吳燁不傻。

  他也很清楚自己對小甜瓜沒感覺,只當她是朋友,吳燁的話也說的很清楚,她又不是不懂。

  同樣的,田甜也不傻。

  她們田家那個很搞心態的家訓,就很離譜,教出了一個執著的田甜,一個勉強執著的田覓。

  偏偏田甜這個人,又很聰明的能把握住,一個不讓人討厭的尺度,吳燁拿她沒辦法。

  真要是惹人煩,還能說點什么,她完全沒有這樣。

  這種女孩子,還能怎么辦?惹不起,那就躲遠點。

  總不能渣她。

  吳燁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沒錢,是不是窮的吃不上飯的話,就忍不住同意了?

  人窮志短,人富志高。

  不過,吳燁最后,還是沒有坳過她,說什么反正晚上也沒事情做,一起去樓下逛逛。

  吳燁答應了。

  雖然他明明能找出很多事情做,但是拒絕了人家那么多次,他反而有點不好意思。

  很搞笑的,他出現了這種很艸蛋的心態。

  有些女人,就是仗著你心軟,得寸進尺,得步進步,得尺進丈,得隴望蜀。

  富力廣場上。

  吳燁和其他小朋友一樣,手里拿著一個糖葫蘆在啃,酸酸甜甜的,味道很好。

  田甜則是拿著一份豆腐腦,時不時的拿勺子挖點,吸一口,然后大呼美味。

  甜黨啊!他們果然不是一路人,沒緣分很正常。

  口味都不一樣。

  吳燁發現田甜挺接地氣的,什么都吃,明明就是個大小姐,卻和普通小姑娘一樣。

  吳燁看著她蹲下來逗著烏龜,一臉笑容,沒想到她還喜歡這種,一般人不喜歡的動物。

  “姑娘,喜歡嗎?15一只,很便宜的。”攤主攬生意。

  “可以養一個,養的好,它能把你送走,還能當個家族守護神獸。”吳燁忍不住笑。

  田甜翻白眼。

  她搖搖頭,表示不要,只是看了看,又被其他的小金魚吸引了目光。

  “我爸喜歡養魚,家里養了幾只骨舌魚,辣么大只,就是吃得特別多。”田甜說道。

  吳燁看了看她,忍不住想到賣水的果然賺錢,家里養的都是骨舌魚。

  “你們家又不差錢,養鯨魚,鯊魚,美人魚都養得起。”吳燁回答。

  田甜微笑。

  小吳哥就會瞎說大實話。

  她爹倒是有錢,她就那么億點點錢而已。

  看了看魚,又去看其他的了,有幾只毛茸茸的倉鼠迷住了她。

  這種可可愛愛的小東西,女孩子喜歡的比較的,真男人都養黃金蟒,大狗熊,沙雕。

  “我們家就我一個孩子呢,我爸爸說,以后可以把股份分一部分給我未來老公,大概……百分之十左右。”

  吳燁:“……”

  錢多任性啊!

  田甜很聰明的地方在于,她特別會這種聊天方式,不斷試探你的愛好,喜好。

  冰泉集團百分之十的股份,很多很多個億了,億萬陪嫁,吳燁覺得老田大概是開玩笑的。

  真要是田甜有老公了,她爹能把股份給一個點大概頂天了,剩下的都是其它股東的,還有田甜的。

  老田這種山頂上的企業家,怎么可能做這種傻事。

  他女婿只能沖昏田甜的頭腦,而不能沖昏他的頭腦,沖昏了都沒有效果。

  “替我祝賀你老公,喜提億萬,他是個幸運的家伙。”

  田甜:“……”

  油鹽不進。

  她感覺自己多半沒戲了,小吳哥最開始還對錢反應挺大的,現在都能看出來,反應已經越來越細微了。

  就像是結婚很久的老公,已經看透一切,和年輕的時候,熱衷的事情不一樣了。

  她已經抓不住小吳哥的點了。

  難搞。

  “小吳哥,我們去那邊看看,那邊有街頭表演。”

  田甜調整心態很厲害,吳燁見過的同齡人里,她是當之無愧的第一。

  不管是什么情緒,她都能很快調整過來,這一點吳燁做不到她這么好。

  別讓人輕易看出你的情緒,做到這個的人,都有成功的潛力。

  田水王教孩子,是真的是有一套,以后有機會,一定要和他請教一下孩子的教育問題。

  街頭表演,就是唱歌。

  這些年短視頻掀起了一整風暴,迅速占領了市場,上到老人家,下到不大的孩子,都喜歡看。

  看的人多了,流量就來了,粉絲也多了,當然做直播的人,也就很多了。

  流量入口,站個豬都能起飛,上次看房子那個網紅,那么有錢也不奇怪了。

  廣場上,一個年輕女孩子,站下麥克風前面,深情投入的唱著情歌,周圍圍了一圈人。

  每逢有人唱歌跳舞,打架斗毆,吵架撕比,必然少不了看熱鬧的。

  唱歌女生面前,還有個穩定支架,手機固定好對著她,應該是在直播。

  聽別人唱歌,其實是一種享受,直到一首歌唱完,吳燁打賞了五塊錢。

  田甜打賞了一塊錢。

  催著吳燁去其他地方逛,嘴里說著聽歌沒有意思。

  “小吳哥,算命的哎!去看看啊!”

  小甜瓜眼睛好用的很,看到了不遠處的算命攤子,非拉著吳燁就要去試試看。

  其實吳燁是不相信這些東西的,不過家里老爺子信這個。

  吳燁和田甜到了的時候,坐在攤位上的中年人,叼著煙,胡子拉碴的,一雙人字拖,大褲衩,只是談談的看了看他們。

  這么明顯的賣相,吳燁感覺對方有些不敬業,起碼也要弄個墨鏡吧?

  衣服都是體恤,不專業啊!

  “小吳哥,我們算一個唄?”田甜很感興趣。

  吳燁看她躍躍欲試的樣子,感覺她就是看人家不靠譜才要算這個的。

  “你開心就好。”吳燁回答。

  田甜坐在椅子上。

  中年人先看看了她,然后指了指白紙:“要測的話,寫個字就可以。”

  滄桑中年人指了指白紙,讓她寫個字。

  田甜想了想,寫了個吳字,吳燁則是在旁邊看著,以防備她被人騙了。

  有些東西,就和周公解夢一樣,到處都是周公,真真假假的,容易傻傻分不清楚。

  跑江湖算這個的,大多都是老油條,騙個小甜瓜還不是手到擒來?

  “小姑娘,要測什么?”中年人問她。

  “姻緣!”田甜回答的很干脆。

  中年人看了看吳燁,意味不明。

  吳燁:“……”

  不知道為什么,感覺他看自己很有深意,明明那么不搭調,一身滄桑,卻氣場濃厚。

  “口天吳啊!沒戲了,四門緊閉,上天無路,上面封的死死的,下面沒辦法接近,你這姻緣,很明顯不在這個字上啊!”

  他說的振振有詞,說的田甜臉都黑了,這個理由,田甜有點不能接受。

  “大叔,你看準一點啊!”田甜認真的說道。

  “天庭飽滿,面相旺夫,大富大貴,事業通達,我看人很準的,小姐,你姻緣不在這個字上。”

  田甜:“……”

  “能不能換個字?”她不省心。

  中年人搖搖頭。

  田甜又問道:“那有沒有什么辦法?”

  “緣分天注定啊,你大不過月老的,良人當不了,當朋友咯。”田甜嘆氣。

  田甜從包里拿了幾百塊錢,放在小桌子上,也沒有再問什么。

  “今天還有一卦,小哥要不要試試看?”

  吳燁想了想,坐在他面前,看著白紙,寫了個冰字。

  想到什么寫什么,他隨便寫的。

  “想算什么?”

  “姻緣。”田甜搶答。

  吳燁想了想:那就姻緣吧!”

  中年人笑了笑,看了看吳燁寫的冰字,陷入沉思。

  “小哥貴姓?”

  “需要問名字嗎?”吳燁問他。

  “就是好奇。”

  “看你如虎添翼,如魚得水,想來最近有大際遇,這種面相還是頭次見,千山阻隔一朝開,萬里海潮頓時平,嶙峋盡變通天路,富貴宛如驟雨來。”

  “嘖嘖,突然就來了,里面哈怪得很啊!”

  吳燁感覺背后全是冷汗,心跳加速,努力維持著平靜,內心全是波濤駭浪。

  這些話,真假他自己最清楚,就是因為清楚,才感覺涼。

  “算了,因緣際會,不足為奇,還是給你看姻緣。”中年人回答,還是繼續剛才的事情。

  “你緣分要到了,難怪你面相里有桃花,良緣。”

  吳燁:“……”

  他還沒有回過神來,剛才給他嚇得夠嗆。

  “然后呢?”吳燁好奇。

  就這么一句?

  “等唄!”

  吳燁:“……”

  對方不再說什么,吳燁尷尬的撓撓頭。

  求知欲起來了啊!

  “您不再指點指點?”吳燁問道。

  中年人搖搖頭:“該來就來了,急什么!想娶媳婦了?”

  吳燁沒說什么,拿出五百,放在小桌子上,算是卦金。

  道謝以后,吳燁和田甜離開了,一個沮喪,一個開心。

  中年人看著吳燁的背影,還是很疑惑。

  變得太大了,太突然了。

  年輕人,你是登基了嗎?

  “邊個有咁奇怪的變化……完全看不透。”他奇怪的看著吳燁。

  “學了這么多年,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怪,怪的很!”

  他開始默默的收拾攤位,今天三次算完了,收攤回家。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