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30 兜兜轉轉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聚豐樓。

  步步高升包間。

  包間里,此時此刻的氣氛有點安靜,大家都在考慮同一個問題。

  如果某一天,一直對你很好,有知遇之恩的頂頭上司,說他要另立門戶,你是一起走,還是不走?

  當這個問題擺在臺面上的時候,大家都在認真考慮著怎么樣回答,表態。

  楚良沒有催,目光觀察著自己這群員工,除了吳燁,其他人都在很認真的斟酌。

  吳燁最輕松,就思考了幾秒鐘,又裝成在認真考慮,和大家同步的樣子。

  還是年輕了,演的不行啊!

  他知道,吳燁不一定能在久鼎上班很久,當時把吳燁招進來,就是因為他自己有資源。

  時間太短了,他還沒有來得及引導,現在也不打算引導了。

  免得便宜別人。

  吳燁不考慮那么多正常,家庭經濟條件決定了,吳燁可以有很多選擇,他和其他人不一樣。

  他過他顯然不知道,吳燁半個月就能吊打他好幾年的收入。

  從富二代變成了掛一代的秘密,只有天知地知吳燁知。

  楚良怎么樣想不到,不久之前還愛錢的吳燁,現在已經升華到了:

  錢是最世界上最容易得到的東西,最開心的,還是剛入職被楚老大砸的時候。

  大馬或許是吹牛皮,小吳一定是說的實話。

  吳燁在思考一個問題,如果楚老大自立門戶,他能不能當個股東。

  實不相瞞,我想入股你。

  至于把楚老大挖過來,這種可能性太低了,他不一定能接受員工搖身一變成老板。

  楚老大心氣很高,肯定是能砸錢的,但是不劃算,吳燁不準備用給的太多的方案。

  回頭吳燁準備和他談一下。

  入股也好,合作也好,讓他打工也好,都可以談。

  實在不行,只要鋤頭揮得好哪有墻角挖不倒。

  一群精英帶著他,栓條狗都能成功,何況他有錢。

  不到萬不得已,吳燁沒想砸楚老大吃飯的家伙,但是砸老板的左膀右臂,他就沒有負罪感了。

  吳燁和老板不熟。

  “我是新人,我先表態吧,如果還在久鼎,老大離開,我就一起。”吳燁看大家遲遲沒有說話,先開了口。

  一起打工還是合作,就不一定了。

  總是要有個答案的,而且他們的答案,不出意外都會是這個,他們要衡量的東西很多,吳燁沒有那么多顧慮。

  真假不重要,得說這個。

  不考慮什么久鼎的資源,不考慮公司的口碑,不新公司的風險,吳燁可以任性。

  其他的人,要考慮的就很多,要賺錢還貸款,養家糊口,生活支出。

  因為壓力大,不允許他們輕易改變自己的狀態,做決定得顧慮重重。

  吳燁打個樣。

  大家緊隨其后。

  “我和小吳想法一樣。”柯達回答。

  “俺也一樣!”岳維緊隨其后。

  “+1。”于汐沅笑了笑。

  大家的答案大同小異,吳燁知道,現在說的話,其實不妨礙后面的決定不一樣。

  楚良肯定也知道他們是什么情況,也知道真真假假不重要,他能弄出一個銷售一部,就能弄出另一個銷售一部。

  真要離開,人多人少也就是起步簡單和難一些的問題。

  “感謝大家,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真要是沒得選,我也不會為難大家。”楚良舉著酒杯。

  大家和他碰了一下。

  吳燁不想去考慮那么多,現在和這群人相處很好,以后是不是分道揚鑣,誰也不能控制。

  “吃菜,不然都冷了!”周未來指了指桌子。

  “這個象拔蚌好吃。”

  “嗯,形補!”

  “有補同享。”

  “小燁單身,補個屁。”

  “不怕,姐可以犧牲。”

  氣氛又回來了,大家吃吃喝喝的,楚良也沒有提其他的事情,笑著和大家聊天。

  只是吳燁覺得,他和老總談的應該很不愉快。

  老吳說:

  把別人說的嚴重程度無限放大,都不過分,因為你不知道,你得做最充分的準備。

  吳燁做好了當股東和老板的準備,只等楚老大一跳槽,吳燁就找他談談。

  都不行的話,看看能不能挖一下大家,怎么樣都不會虧!

  體育運動,只有一個能贏,那個人為什么不能是我?賺錢也是一樣。

  有可能人生第一筆投資,就落到楚老大身上,不過他值得投。

  吳燁感覺自己像個天使。

  暗戳戳的吳燁,打著自己的小算盤,當然其他人也有自己的想法,氣氛和諧的背后,是一片算盤珠子的聲音。

  一頓飯吃完,大家就散場了,吳燁帶著一身酒氣坐上出租車,衢雪說送他,他拒絕了。

  免得對方多跑一趟,都喝了酒,早點回家鉆被窩才是最好的選擇。

  已經是一點了,街上跑的大部分都是網約車和出租車。

  “小伙子,你們應酬弄到這么晚啊?”出租車師傅問道。

  他的普通話有點怪怪的,有一點口齒不清的感覺。

  吳燁吹著風,聽到司機的問話,搖搖頭:“只是部門同事聚餐,回家就晚了一點,師傅跑夜班啊?”

  出租車司機點點頭,他們是白夜班兩個人換著開,他今天是夜班。

  一臺車,兩個人,一年四季在路上,很多人的職業病都是坐出來,和熬出來的。

  “都挺不容易的,盡量少喝點酒,年輕的時候我也愛喝,現在后悔了。”司機看了看有些微醺的吳燁。

  這是經驗之談,他對每個上車的年輕人都是這樣說的。或許是因為自己一身毛病,才后悔年輕沒有珍惜身體。

  遭遇過,才不希望別人遭遇。

  “感謝您,我記住了!”吳燁道謝:“其實我也不愛喝酒。”

  對于別人的每一分善意,都應該滿懷感激,而不是理所應當。

  不是誰都愿意分享一份善意和溫暖,所以才難能可貴,孤島時代,小太陽格外珍貴。

  “能聽進去,我就沒白討人嫌。”他爽朗的笑了笑:“你們這個年紀的孩子,拼命賺錢,應酬,喝酒,熬夜,也是不容易。”

  “別錢賺差不多了,身體垮了,賺的錢不一定夠治。”

  “健康最重要,要協調好生活和工作,不要影響健康。”

  看著言辭誠懇的司機大叔,吳燁感覺他是個很好的人。

  只是很多人大概對他的話嗤之以鼻吧!或者這邊耳朵進,那邊耳朵出。

  “您這也是熬著夜,也得注意身體。”吳燁回答。

  司機大叔嘆氣:“我是沒得選!沒辦法!”

  他這話,無奈居多。

  那種無奈,是向生活妥協的無奈,是沒有選擇的無奈,是壓力太大的無奈。

  吳燁想說點什么,又覺得語言太過于蒼白,比起他正在經歷的那些,語言顯得一點用處都沒有。

  中年人的無奈,是肩膀上的壓力,是不敢動彈的選擇,是囊中羞澀的羞愧,以及被需要。

  上有老下有小的尷尬年紀,累肯定都累,只是不敢說,沒人說,壓在心里。

  睜開眼睛,都是依靠自己的。

  “師傅,養家糊口也不容易吧?”吳燁問道。

  司機師傅一愣,笑了笑。

  “凡事往好了想,學會苦中作樂,懂得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明白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清楚男人得頂門立戶,頂天立地,就好了。”

  “壓垮男人的,都是無能為力,不是不容易。”

  “年輕人不要想這些,太焦慮不好。”

  吳燁默默的消化著他說的話,人生智慧,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這個師傅,豁達,溫暖,看得開。

  “師傅貴姓?”

  “熏,熏悟空的熏。”

  吳燁:“……”

  看了看車上的司機信息,確實是孫。這個口音……奇奇怪怪的,建州的吧?

  一路上聊著天,他把吳燁送到公寓樓下,揮手和出租車師傅告別,吳燁說了一句開車注意安全。

  看了看手機支付頁面,吳燁把21,改成了88。

  支付成功。

  聽君一席話,受益良多。

  回到公寓以后,吳燁洗了個冷水澡,舒服的躺在床上。

  原本規律的生活,從進入澀會以后,就開始逐漸混亂。

  以前按時按點睡覺,現在偶爾十二點,一點睡覺。

  最大的體會應該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抱著抱枕,吳燁把腿壓在抱枕上,這樣舒適一些。

  叮咚!

  吳燁看了看亮起的手機,沒有搭理。

  叮咚!

  吳燁:“……”

  叮咚!

  吳燁:#

  那個砍*腦*殼的這個點彈消息?

  拿過手機看了看,居然是轉賬提醒,給他轉賬的是楊玄感。

  好一段時間過去了,吳燁都快忘記了天臺上的楊玄感。

  轉賬信息:請收款:1088

  吳兄弟,還錢給你,回頭請你燙火鍋,剛入職不久,這幾天事情有點多。

  感謝吳兄弟!

  言必行,行必果。

  事實證明,吳燁沒有看錯人,當時借錢給楊玄感,吳燁是出于同情心,吳燁都做好打算,他可能不會還了。

  現在借錢,除了少部分人,其他人一旦借出去,都是抱著收不回的心態借。

  更多的,幾百塊錢都不會借,不放心。

  吳燁想了想,回復了一個表情。

  看情況楊玄感現在過的還行,居然還有錢還他了。

  楊哥工作穩定了再說,錢不急的。吳燁發了一個消息。

  我在寓見酒店上班,經理對我挺好的,包吃住,還能預支工資,就是挺忙的,回頭放假請你吃飯。

  吳燁:“……”

  居然是寓見……真是有緣分。

  楊哥好好干,爭取干到寓見集團的酒店事業部部長。吳燁忍不住庫庫笑出來。

  楊玄感發了幾個汗顏的表情。

  我們只是集團下屬的連鎖酒店之一,兄弟你高估我了,真有那一天,我把你弄進來當經理。

  吳燁忍不住笑。

  行,我等楊哥罩我,你一定要加油啊!吳燁鼓勵他。

  楊玄感發了好幾個苦笑表情。

  聊天結束以后,吳燁把手機放在一邊,嘴角露出一絲絲笑容。

  “兜兜轉轉的,男人緣特么比桃花運還要濃,這是變異了吧?”吳燁喃喃自語。

  都說財神干了月老的活,沒有錢的時候,都是爛桃花,現在有錢了,居然是變異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