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21 好人有好報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清晨起來的時候,注意到被子高了一塊,吳燁就知道……又到了抗議時間了。

  二啊!莫急,大哥已經在努力了,大哥吃上肉的話,也有你的。

  吳燁嘆氣,他是一個連小弟都照顧不好的人。

  原本,這一幕如果放在動漫里,應該有個青梅竹馬來喊自己起床,結果捂住雙眼,又悄悄的,好奇的分開指縫。

  可惜……吳燁沒有青梅竹馬,他屬于是單身牛馬。

  等以后有對象了,也要和洛白說人狗殊途,各自安好。

  昨天晚上。

  吳燁夢到了一個人類成熟女性,長發飄飄,聲音宛如百靈鳥,體態優美。

  然后飄到吳燁懷里,再一看臉,慘不忍睹,恐怖猙獰,給吳燁嚇醒了。

  阿飄入夢,驚擾帥哥的心,恐嚇帥哥的魂。

  臉貼臉的恐怖,需要治愈,吳燁打開了APP,看了好一會兒跳舞小姐姐,:“這個舞蹈可以打九分,就是紡織物多了一點。”

  治愈了受傷的心,吳燁打開了周公解夢。

  讓我看看,你究竟是神馬東西!

  吳燁夢到女詭是什么預兆?

  周公事業順利,感情不順!

  周公感情不順……

  周公最近有坎坷……

  吳燁:“……”

  這不是周公,這怕是悟空,再不濟也會影分身。

  “這么多周公,所以說……那個周公才是專業的?”吳燁坐在床上看了半天周公解夢。

  網上一大堆周公,答案大同小異,有些不好的答案,吳燁就直接忽略了。

  嗯,財運爆發,感情轉折,事業順利。

  看看,什么是專業!

  這才是真的周公,其他的都是營銷號,這個最專業,就是付費內容很過分。

  周公也要恰飯,可以理解,不可以充值。

  吳燁把被子整理好,下樓拉開窗簾,陽光照進公寓里,早晨的陽光,溫暖極了。

  阿飄的陰影淡去,吳燁膽量一般,所以很少看恐怖片。

  遙想當年,猶記得和洛白幾人抱團看恐怖片,幾小只擠在一起,被楚美娘嚇得哇哇叫。

  童年陰影。

  那是吳燁此生難忘的,為數不多的女人之一。

  今天的魔都,又是一個好天氣,洗漱完的吳燁,拿著劍上天臺。

  鍛煉不能落下。

  剛打開防火門,吳燁就看到坐在護欄上的背影。

  吳燁:???

  富力中心這本的天臺外墻都是一米七八的墻體,墻角放著幾個箱子,顯然他是爬上去的。

  臥槽,他要什么?

  推開防火門就看到這個,吳燁驚呆了,腦子里都是某種可能性。

  墻上坐著的人回過頭,看著吳燁,面無表情,吳燁注意到他面孔很年輕,和自己上下年紀。

  年紀輕輕的……吳燁看著他,來不及多想,露出一個笑容。

  對方沒有理他,轉過頭自顧自的看著城市。吳燁摸著手機,尋思要不要報警,這種事情,他完全沒有處理經驗。

  “哥們兒,心情不好啊?”

  吳燁把劍放在一邊,沒有過于靠近他,注意到靠近他他就會很警惕,吳燁說話都很注意。

  “哥們兒,我多嘴一句,這樣下去的話,你會炸開,縫都縫不好那種。”

  男人側頭看了看吳燁,陽光下的吳燁,臉上鍍了一層金光,笑容溫暖,友善。

  他大概是想勸自己吧,只是自己對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什么期待了。

  原來,到了這一刻,真的可以讓人無限的平靜,卸下所有,斬斷一切。

  “碎要好,斷也罷,我無所謂了。”聲音沙啞的男人回答了一句,語氣全然如同死灰一般。

  那種淡淡的對全世界漠視,那種語氣里別無選擇的絕望,以及平淡倒一潭死水的感覺。

  讓吳燁感慨又不經感到同情。

  也是經歷了大起大落吧,不然何至于此。

  “你這一下下去,大人且不說,很多孩子,以后都得留下心理陰影吧?”吳燁看了看高度。

  對方:“……”

  低頭看著樓下來往的人,他這個位置下去,剛好就是大門出口,不止是孩子,可能商家都會受影響。

  孩子出門應該都會怕吧?他也不知道到時候能不能看見,估計看見了,也沒辦法哄。

  應該很恐怖的樣子,小孩子能看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然后他就是一愣,為什么我都要死了,還在考慮這些?

  被誤導了。

  “其實大部分人,活著沒有上新聞,死了也上不了新聞,你這種應該可以!”

  對方:“……”

  “你看,今天是個好天氣,明天或許就是下雨天,后天可能是陰天,看不到,不遺憾嗎?”吳燁問了一句。

  對方搖搖頭,從兜里摸出干癟的煙盒還有一個打火機,點燃香煙,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都到這個地步了,那有什么遺憾,就是有,也不考慮。

  一了百了,人生刪號,永久退游。

  “我的人生已經爛透了,從里到外,我累了,我想重新投胎了。”

  吳燁點點頭,站在他堆起來的木箱子上,看著對方警惕的樣子,吳燁溫和的笑了笑:

  “我就陪你聊聊天,別一驚一乍的,你要想飛,你看我都沒有吃驚,我很冷血的。”

  對方:“……”

  應該沒人會說自己冷血吧?

  他吃不準吳燁,究竟是冷漠到極點,還是大心臟不在乎。

  就像是在茶余飯后閑聊一樣的語氣,好像他的生命在吳燁哪里不值一提,當做熱鬧一般。

  宛如被人高高在上的鄙視,又像是自己曾經看螞蟻一樣。

  反而多少有些不舒服。

  “聽說你這種浪費陽壽的,都是去枉死城受刑,一直到陽壽期限,才能送到畜生道,也許你下輩子,會是一條可愛的蚯蚓。”

  對方:“……”

  他從未想過這些,如果還能活五十年,那是不是得受刑五十年?

  吳燁的話,讓他思維又跑偏了。

  本來很堅決的意志,好像也不是那么堅決,不然那會那么容易跑偏?

  “你這理解很有意思。”他都無懼生死了,自然也無懼這些。

  再怎么樣,還是不想面對一片灰暗的世界。

  吳燁看了看他:“你說你這樣跳下去,為什么不考慮其他的,比如去炸一下神廁,去草原流浪,去大洋上漂流,還能為野生動物解決饑荒!”

  對方:“……”

  他跟不上吳燁的思路,感覺吳燁的想法很離奇,但是確實比他直接跳來的有意義。

  都是一次,選擇一個絢麗的方式,不是更好么?

  “我是一個很幸福的人,不是刺激你啊,我就想知道,人要在什么情況下,才會選擇早早浪費媽媽給的生命?”

  “我是孤兒。”男人回答道。

  “那你沒有婆媳矛盾,真好。”

  男人:“……”

  “你得絕癥了?”

  男人搖搖頭!

  “被綠了?”

  “我沒有對象!”

  “真巧,我也沒有!”

  男人:“……”

  看著對方連連吃癟,吳燁笑了笑:“不過我在找!”

  男人:“……”

  你有病吧,去你的吧!

  神神叨叨,長的好看,居然是這種人。

  “大哥,我想勸勸你,你看,我可以把你拉回來,但是我知道,不把你心拉回來,你還是這樣做,只是換個地方對吧?”

  “我不知道你經歷了什么,我其實也沒有資格勸你,因為能壓垮一個男人的事情,不是兩句話就可以不在意的。”

  “但是我不忍心,你看著不比我大多少,你還有很多時間可以做很多事情。”

  “有那么一點點可能的話,我們期待一下未來怎么樣?”

  男人嘆氣,不過沒什么動搖。

  嘆氣是因為,這個世界上,好人還是很多,只是他沒有遇到。

  他知道吳燁是好心,從他靠近自己他就知道,從他站在自己旁邊,他就知道他想勸自己。

  他插科打諢的,就是想把自己的注意力分散,把自己思維打亂,讓自己不再堅定輕生念頭。

  這是一個好心人。

  他把煙頭按在墻頭:“我欠了不少錢,十幾張信用卡,幾十個網借,原本以為博一把,就能成功,結果……被人坑的底褲都沒有了。”

  “每天幾十個催款電話,幾百條催款消息,我看不到一點希望。”

  “失眠,整夜整夜睡不著,還錢,巨大的窟窿補不上。”

  “錢包空空如也,電話接連不斷。”

  “你知道么?騙我的,是我最信任的人,我們是一個孤兒院長大的。”

  “他卷錢跑路了,我這輩子都毀了。”

  他靜靜的說,吳燁靜靜的聽,直到他說完。

  “你這樣一跳了之,不是更便宜他來?找到他,干他啊!”吳燁氣不過。

  男人搖搖頭,點上煙,看著太陽:“找不到,他去了*甸*北。”

  吳燁了然。

  那或許……結果不是那么壞。

  “可能他腰子都丟了。”吳燁認真的回答。

  男人:“……”

  也是,有這種可能性,不過不大,壞東西,有可能更如魚得水。

  “錢可以慢慢還,我給你介紹個工作,月薪兩萬,提成另算,怎么樣?”吳燁問他。

  他錯愕的看著吳燁。

  沉默了幾秒鐘,他說道:“真的?”

  吳燁:“……”

  總算是輪到吳燁愣住了。

  他看著吳燁的樣子,哈哈笑,笑的很開心。

  就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樣,笑的越來越大聲,眼淚花都笑出來了,他才停止。

  不死萬萬年。

  是啊,只要努力,只要拼命,一個月一兩萬塊錢,又怎么可能賺不到呢?

  也不是一點陽光都沒有,也不是全是黑暗。只是他被壓的喘不過氣,選擇了懦弱的逃避而已。

  懦弱的逃避了,自以為沒有選擇,只是沒有去選擇。

  “想通了?”吳燁問他。

  男人點點頭:“想通了。”

  “那就下來啊!上面多危險,一不注意就沒了。”吳燁提醒他。

  男人看了看吳燁:“實不相瞞,腿軟,不敢動了。”

  吳燁:“……”

  你剛才怎么不腿軟?現在知道怕了?

  拉住皮帶,吳燁把他拽下來,看著他眼神里那種死寂,和生無可戀消失的無影無蹤,吳燁才放心。

  應該是想通了吧?如果沒有的話,下一次希望他遇到其他的好心人。

  人啊,活著總比輕生好,螻蟻還尚且偷生呢。

  “兄弟,謝謝你啊!”

  吳燁忍不住笑了笑:“不客氣,可能你再坐會兒,自己也想通了。”

  他搖頭,可能再坐會兒,他就就一躍而下了。

  如果不是吳燁,他感覺自己想不通這些東西,只覺得世界一片灰暗,人生一片黯然。

  被灰霧籠罩,沒有人幫他指路,吹開黑暗,灑下陽光,給予希望。

  他很清楚,自己想法多么偏激和沖動,以及那種鋪天蓋地的絕望。

  人財兩空,巨額負債,身無分文。

  這些足夠了。

  “樓下有家小籠包很不錯,大哥,一起去吃點?”吳燁說道。

  他答應了,吳燁這種語氣,就像是他剛玩了一局游戲一樣,他反而覺得生活迅速從尋死覓活,過渡到了吃喝拉撒。

  和生命比起來,其他的都是小事。

  很神奇吧!

  剛才要跳,現在不跳了,那就該吃早餐了。

  下樓。

  電梯里沒人,直達一樓。

  兩人到了賣灌湯小籠包的店里,吳燁點了兩份餃子,小籠包,粥。

  老板熱情的給他們端上來小籠屜,然后去繼續忙活,臉上都是笑容。

  “好吃。”男人吃了一個灌湯包。

  “好吃就行,這頓你請客。”吳燁回答。

  男人摸了摸手機,讓他看了看錢包還剩三毛。

  看到了一大堆未接電話,一大堆短信提示。

  吳燁:“……”

  “意思是,我還得搭一頓啊?”

  男人笑了笑:“送佛送到西,救人救到底,我還得找你借幾百塊錢,我會給你打欠條。”

  吳燁嘆氣。

  不能逮著一只羊薅羊毛啊!

  “要不要給你介紹個工作?我剛才沒開玩笑!”吳燁問他。

  他搖搖頭,表示不用。

  “我找點賺錢的苦活累活干著,踏實,賺錢太多的那種,不一定合適我,先把你的錢還給你,然后請你吃飯,感謝你救了我一命。”他回答道。

  不知道為什么,吳燁覺得他身上多了一種對未來的豁達,還有敞亮。

  這顯然是好事情。

  很多事情,往往就在一念之間。

  “我叫楊玄感,大恩大德,我記在心里,以后一定報答兄弟你。”

  吳燁擺擺手:“楊哥別介,我叫吳燁,你叫我小吳就行。”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吳燁碰到了,總不可能見死不救,心里那關過不去。

  吳燁沒想過讓他報答什么,人沒事就很好了。

  至于幾百塊錢,對于個剛剛還準備輕生的人,吳燁覺得借幾百塊錢,是小問題。

  最后,兩人加了好友,吳燁給他轉了一千塊錢。

  “欠你一頓飯,一千塊錢,一條命,我記著,不會忘記的。”

  吳燁搖搖頭:“別說那些。”

  兩人告別。

  吳燁手里多了張欠條,還有手機上的身份證照片,他說一定要還錢。

  吳燁相信他。

  楊玄感離開了,吳燁目送他離開的,他的背影消失以后,吳燁手機響了。

  是微信。

  小吳,約個時間,我們去看看房子,聊聊詳細的情況。

  吳燁露出笑容:“所以啊,積德行善,必有余慶。”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