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29 靚仔,該站隊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自從有了外掛,日子就開始跑偏,帶著吳燁往另一個方向狂奔不止,那個方向叫富有。

  成功單純只是財富的話,吳燁完全可以不用奮斗。

  因為吳燁發現,自己一天能攢300萬多,一個月九千萬多,一年就能攢十個億出頭。

  就是換成現金的話,看著都能癱倒在椅子上那種,沖擊大到讓人全身無力。

  太多了!

  偶爾的,吳燁就感覺日子越來越有判頭了。

  財富自由的概念,大概就是錢怎么樣都夠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這還是一年攢的,要是換成三年五年的,錢都花不完,真是讓人相當咸魚。

  理論上,多少錢都可以花完,只是那是理論上,沒有人按照那種方式花錢。

  比如吳燁就買了花花草草,劍,篆刻材料,連揮霍都沒有。

  這幾天。

  吳燁的金錢觀,在巨額的金錢面前,就像是柔弱小姑娘一樣,巨額金錢則和大漢一樣,一臉壞笑,欲動手而后快。

  雖然心態被蹂躪千百遍,吳燁也發現了好處,錢多的人,就像是自帶雙刀,那些困難,被切水果一樣切掉。

  百分之九十的事情,都能在巨大的金錢力量下,兩個大逼兜打回去。

  有錢了。

  吳燁尋思著,也該給自己做點事業起來,錢多,他有巨量的機會試錯,大可失敗很多次。

  干就完了。

  吳燁想開個店,原因是想自己買店鋪,根本問題是他不知道外掛靠不靠譜。

  那天就沒了也有可能。

  拿一部分資金做不動產投資,拿一部分出來做生意,再拿一部分做高回報投資。

  雞蛋不要放在一個籃子里,籃子壞了就全碎了,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保險起見,他早就想好了方案。

  錢不錢的,對生活影響并不是很大,反而讓人更懶了,想的東西很多,大多還沒有開始做。

  想買房,想買車,想做生意買門面,想咸魚,想自由,想要躺平睡懶覺。

  結果第二天還是爬起來,去鍛煉,去上班。

  偶爾也看著街頭的超跑,看著墨鏡小姐姐在副駕駛慌張張望,又悄悄的伏下,車窗關上。

  那些頭發五顏六色,騎著小猴子的年輕人,違規載著20出頭大齡女性,還是兩個。

  也有比他大好幾輪的伯伯,懷里說輕言細語的年輕姑娘。

  吳燁沉默。

  他一度搞不懂,自己到底輸在哪里。有沒有對象這個事情,和錢好像關系不大。

  久鼎集團。

  銷售部辦公室。

  原本安靜的辦公室,響起一陣激動的呼叫:“yes,客戶搞定,這兩天簽合同。”

  “牛啤!”

  “維哥牛啊!”

  “維哥超神!”

  開心的聲音傳到銷售二部,他們氣氛有些安靜,竊竊私語的聲音不少。

  “這個月這是第幾次了?”一個制服男生問旁邊的同事。

  旁邊是一個女生,她羨慕的看了看不遠處的銷售一部:“他們這個月第7單了,全是大單子。”

  單子都不小,想想就知道賺了多少錢,她是羨慕的很,一部的女生,各個一堆奢侈品。

  關鍵是楚經理發的獎金也多。

  那個新來的好像是單身,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回頭要個聯系方式。

  “我也想去一部。”男生小聲的嘟囔著。

  他也羨慕一部那群開寶馬的,一個個都很有錢。

  女生撇撇嘴:“大白天的,別做夢了,你先把普通房子賣出去幾套再說吧。”

  男生:“……”

  兩人還在交流的時候,旁邊的寫著經理室的辦公室玻璃門打卡。

  穿著藍色西裝,頭發挽起,身材高挑的女人踩著高跟鞋出來。

  所有人第一時間低頭工作。

  “不好好工作,聊什么聊?這個月任務完不成,大家一起加班。”她聲音嚴厲的說完,就回到辦公室。

  好像誰把她得罪了一樣。

  不過聊天的人,還是悄悄聊天,她的話效果不大。

  努力賺的錢都是老板的,摸魚得到的才是自己賺的。同樣是銷售,差距很大。

  同樣是經理,差距也很大。

  剛才出來的就是二部經理,鄧嬌,她一直看不慣楚良,楚良一直是看不起她。

  吳燁在辦公室,和同事一起慶祝,聽到了外面的聲音以后,大家相視一笑。

  鄧嬌,二部的經理,不過風評不太好,據說和公司老板有些關系,說是管*鮑*之交的關系,這是傳聞。

  久鼎集團別看只是賣房子的公司,一樣的廟小妖風大,水淺王八多。

  幾個部門的負責人,都是一堆一堆的處,大家表面笑嘻嘻,背后MMP。

  吳燁來這段時間,聽了不少小道消息,公司里有趣的消息很多。

  岳維又搞定一單。

  這個月大家都在努力做單子,效果很顯著,大半月,就把一個月的業績完成了。

  吳燁的業績都快被衢雪追上了,她為了銷冠,每天都在努力,早出晚歸的。

  吳燁早就發現了,雪姐真的很能干。

  這段時間,吳燁也有不少渠道了,一些是自己找的,一些是找財神弄的,篩選了好幾個客戶出來。

  還有十天左右,他也在努力,想再做一單,爭取搞個銷冠。

  大家都在努力,他也是。

  不過客戶都還在考慮,房子都看過了,吳燁也不催,等他們考慮好。

  這一批客戶里,還有個網紅,是買酒的,以前據說是個小明星。

  開口就要看豪宅,幾千萬那種,吳燁都很疑惑,帶貨是不是真的那么賺錢。

  快到下班時間的時候,楚良回來了,他今天一直在陪老板。

  “晚上請大家吃飯,都別急著走啊!”楚良提醒了一句:“聚豐樓。”

  對于蹭飯這個事情,大家熱情都很高,回家也是閑著,還不如大伙一起熱鬧。

  何況聚豐樓屬于是高檔餐廳,是大餐標準了。

  大家都沒有注意到楚,良臉上的一絲絲郁悶,他回到辦公室,把領帶扯下來丟在辦公桌上。

  摘下手表,從抽屜里拿了一盒口香糖,放在嘴里嚼著,看著電腦開始默默的沉思。

  想了半天,又坐正身子,拿過白紙,計算著數字。好一會兒,他靠著椅子,疲憊的看著天花板。

  “煮豆燃豆桿,豆在釜中喊,都是一個爹,為何要殺俺?”

  “呸…不是一個爹。”楚良拍了拍自己嘴。

  晚上的時候。

  吳燁坐柯達的車,柯達開著小寶馬,在最后才到目的地,他開車很慢,吳燁悔不聽其他人的。

  柯達停好車,眼尖的早就看到了小吃攤:“等我一下,我買個土豆餅。”

  他推開車門就跑出去了。

  “那我也買一個!”不止是柯達想吃,吳燁也想吃。

  很久沒有吃到了。吳燁一直都挺喜歡這種小吃的,不過魔都這邊,路邊攤都是晚上才能見到。

  白天的時候,街道管的嚴格,看不到這些攤主,他們都是白天準備材料,晚上出攤。

  討生活,都不容易。

  “老板娘,兩個土豆餅,分開裝,一份微辣,一份中辣。”柯達看著兩面金黃酥脆的土豆餅,抿抿嘴唇。

  他比吳燁更喜歡這小吃,土豆餅,煎餅果子,涼皮熱狗,手抓餅,糖葫蘆,都喜歡。

  買完土豆餅,兩人往旁邊的聚豐樓走去,楚老大請客的地方,一貫都是些高檔場所。

  比格滿滿。

  吳燁和他一人啃著一個土豆餅,燙的呲牙咧嘴,在服務員的帶領下,找到了包間。

  “他兩還先吃上了。”岳維忍不住笑。

  衢雪在吳燁手里掰了一塊,放到嘴里:“好吃,早知道你們要買這個,給我帶一個。”

  她和吳燁熟悉了,也不客氣,就像是姐弟一樣,也是她開玩笑最多。

  這段時間下來,吳燁已經融入了這個團隊,大家相處的很好。

  “我以為你不喜歡吃這……臥槽,還有頭發!下次不找那個老板娘買了。”吳燁看著不長的發絲,瞬間沒有胃口了。

  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室友吃出過小蟲子,吳燁吃出過頭發。那時候還敢繼續吃,現在不敢了,沒有那么勇了。

  勇敢牛牛已經潛水被淹死了。

  柯達瞟了一眼,哈哈笑:“你看我的就沒有…艸…不吃了。”

  他也吃到了,一樣沒逃過老板娘的制裁。

  吳燁把頭發抽出來:“我這個真是頭發,長直黑,你那個…你仔細看看…不像吧?”

  拿著黑卷絲的柯達:“……”

  看著彎彎曲曲,并不長的發絲,柯達感覺想回去找老板娘,對比一下結果。

  看看是不是他猜的那樣。

  “老板娘在家準備材料的時候,大概是天氣熱的原因……為了保證食物口感,選擇了純人工操作。”周未來笑著說道:“老板回來了……你知道的。”

  柯達:“……”

  比起來,頭發都能接受,這個東西,他就很難以理解了,究竟是怎么掉到里面的?

  “可能不是,也可能是這!”衢雪指了指腋窩。

  她什么都沒有,早就自動銷毀了。

  柯達:“……”

  那還不如……哎!

  兩人丟掉了土豆餅,以后還是不要吃獨食了,應該都買一份的,獨難受,不如眾人一起難受。

  一直到楚良進來,大家開始倒酒點菜,氣氛又開始活躍了。

  “這個月業績再創新高,感謝大家的努力,請大家吃個飯,聊表心意。”楚良拿著酒杯,和大家碰到一起。

  “感謝老大!”眾人感謝。

  他們聚餐,就沒有那一次不喝酒的,好在喝的都是紅酒,不是白的。

  吳燁真不習慣白酒,太容易醉了,紅酒也是,喝了幾杯就不想喝了。

  包間門被敲開。

  服務員端著桂魚進來,看了一圈才問道:“老板,魚頭朝誰?”

  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口音,朝和艸一個讀音,聽起來就怪怪的,整的大家想笑。

  “朝我吧。”楚良回答。

  眾人真的忍不住笑意了,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好的,老板,我朝你啊!”服務員確認了以后,才放下盤子離開包間。

  大家笑的直起腰,吳燁笑的肝疼。

  “簡直太搞笑了。”衢雪按著肚子,笑抽了。

  于汐沅恢復的快一點:“雪姐,別笑了,瓜要掉了。”

  “小燁,幫姐穩住點。”

  吳燁臉紅。

  又是一陣笑聲爆發起來。

  他們總愛調戲吳燁,喜歡看他臉紅的樣子,吳燁都習慣了。

  他覺得公司挺好的,更多是公司有這個部門,大家相處的好,就像是朋友一樣。

  大家可以開玩笑,不計較雞毛蒜皮,也知道互相關心,互相鼓勵。

  沒有那么多勾心斗角,也沒有爾虞我詐,工作累不累不說,起碼氛圍輕松愉快。

  大家在業績上你追我趕的,也是因為要突破自己,要賺錢。

  楚良是個好老大,不吝嗇,也不嚴苛,能引導人,也能當朋友處。不是那種好處自己的,黑鍋員工的。

  “老總今天找我吃飯,讓我擴大一下部門人數,我說回來考慮考慮,你們有沒有什么想法?”

  酒過三巡,楚良說了一個消息,讓大家發表一下想法。

  吳燁默默的思考了一下,老板可能是覺得收益還能增加,然后才提出這個要求的。

  吳燁疑惑的是,老板難道不知道單子不好做?還是以為客戶遍地都是?養那么多人,有幾個能出單子?

  如果人多就有單子,二部那么多人,有什么叼用?

  一部一個月干他們幾個月的業績。

  “小燁你不知道,最開始的時候,我們這個部門的同事,都是老大一家家公司去挖的,就這樣,都花了很長時間,我們才把精品業務做起來。”柯達說道。

  那時候,大家都是公司銷冠,來這里都適應了好久。

  “對啊,反正我不覺得誰都能和小燁一樣,那么快邁過門檻。”岳維實話實說。

  接觸的客戶群體完全不一樣,篩選下來就那么幾個人有實力,那么幾個人能有多大概率買?

  異想天開。

  “老板的意思是,讓你們帶團隊,帶小組。”楚良回答。

  眾人沉默。

  有句話說的好,要賺錢就不要干崇高的職業。他們恰恰相反,想當經理店長,還在久鼎留著干嘛?

  大家都是為了搞錢。

  人多了,分散精力,得不償失,吃力不討好。

  “老大你怎么想的?”周未來問道。

  他第一個問的,對于影響自己的事情,他都很主動,也很謹慎。

  楚良看了看他們:“我拒絕了,不過……老板肯定有想法了。”

  這才是重點。

  吳燁感覺到,今天吃飯的重點是這個,不是老板的想法,而是老板對老大有想法了。

  他們要怎么選?

  聽出來的不止是吳燁,還有其它幾人,大家都不傻。如果楚良要離開,大家怎么選?

  誰都沒有第一個表態。

  “老大你自己是什么想法?”周未來又問道。

  這話總要問的,不是他就是其他人,這是關鍵的點。

  找到關鍵,才能解決問題。

  “旦使江山父老能容我,不使人間造孽錢。”楚良回答。

  大家理解了。

  也該給他一個答案了,大家是他帶出來的所以……靚仔,該站隊了。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