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23 介紹了個寂寞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魔都的某一座大廈里,總經理辦公室,坐在皮質老板椅上的田甜,臉上露出了一絲絲奇怪的笑容。

  狡黠又帶點不為人知的快樂。

  把手機放在一邊,又忍不住輕輕的笑起來,一只腳在巨大的辦公桌上蹬了一下,椅子受力,轉動了幾圈。

  她的辦公室,面積巨大,后面還有單獨休息間,配的柜子,辦公桌,沙發,全是高檔貨。

  辦公室顯得很豪華,只是田甜這種不大只的身材,在辦公室里顯得有些不搭配。

  不搭配的原因,是任誰看到她的第一眼,都不會想到她還是魔都冰泉分公司的負責人。

  這個全國著名的飲用水品牌,魔都這個大城市的掌舵人,居然是個年輕女孩子。

  顯得有些離譜。

  鈴鈴鈴……手邊的座機電話響起,田甜探出身子,伸手按下免提,又縮回去靠著椅子:

  “什么問題?”

  “田總,和您約好時間的柳總到了!”電話那頭是一個女聲。

  田甜看了看時間,記起來今天約了經銷商,這兩天就顧著研究如何馴服小吳哥了。

  還有正事要辦呢。

  “讓金副總帶他去會議室,我馬上過去。”田甜回答了一句。

  對面答應一聲,才掛掉電話。

  在鏡子里看了看自己的形象沒問題,田甜才從文件夾里找出一份文件,翻開看了看。

  等了大約十分鐘,她才出了辦公室,單純的笑容換成了一臉平淡冷靜,氣場劇烈變化。

  就和換了個人一樣。

  現在,她是魔都冰泉分公司總經理,是上崗一年,業務增長超過百分之五十的田總。

  另一邊。

  吳燁家里,看了看手機里,田甜發的晚上樓下約火鍋的消息,吳燁尋思她能給自己介紹什么對象。

  除了白富美……她還能介紹什么?

  如果是這樣的話,做好失敗準備吧!吳燁默默的把手機放在一邊,開始繼續做方案。

  工作現階段也很重要,他除了繼承老爹的公司,還有什么?

  比起對象來說,賺錢也很重要,小孩子才做選擇,成年人當然是全都要。

  工作使我快樂,如果有了對象,不知道是不是能兩倍快樂。

  那太刺*雞,不敢想。

  忙起來了時候,時間就像是那些狀態不好的腎*虛客,快得很。

  這一忙,吳燁就忙到了下午,把幾個框架性的方案做好了以后,才伸了伸懶腰。

  檢查了一遍,發現除了偶爾錯別字,其他的并沒有什么問題,錯別字這種東西,屬于是吳燁的特色了。

  老容易記混。

  “臥槽,不知不自覺,居然已經下午了?”

  活動了一下全是咔咔響的骨骼,摸了摸久坐微酸的后腰,提醒自己以后要注意,坐久了要活動。

  防痔,刻不容緩。

  洗了把臉,晚上有飯局,吳燁也不準備做飯了,留著肚子晚上吃。

  在家看了不少時間的資料,晚上的時候,田甜打電話,吳燁才下樓。

馬路邊邊老火鍋  位置是田甜找的,吳燁本來說自己請客,畢竟田甜是給他介紹對象,結果田甜很固執。

  請客都固執的女孩子,不多見。

  吳燁到了火鍋店,田甜早已經到了,吳燁老遠就看到田甜和另一個女生有說有笑的。

  沒有看清樣子。

  遺憾!

  也不知道是不是女生天生第六感強,田甜老遠就對著吳燁揮手了。

  吳燁摸了摸鼻子,走到小卡座,剛準備坐下來,驚鴻一瞥田甜旁邊的女生,他愣住了。

  不止是吳燁愣,對方也愣住了。

  “臥槽,吳燁?”

  “我去,田覓?”

  “你怎么在這里?”兩人再次神同步,異口同聲的問對方同一個問題。

  驚訝都寫在臉上了。

  然后兩人又轉頭看著田甜,吳燁指了指田覓:“這就是你要給我介紹的對象?”

  “這就是你說的好看小哥哥?”田覓也發問。

  田甜:“……”

  局面和她想象的不一樣,超出掌控了。

  “我先捋捋啊,姐,為什么你們會認識?”田甜很疑惑。

  本來的意思是,把堂姐拉出來,讓小吳哥看看,比起愛玩的堂姐,她優勢還是很大的。

  一個人不容易發現優點,對比之下,優點就可以很容易發現,結果她我去沒想到,兩人居然認識。

  這就有點超出掌控了,還不如喊閨蜜來演小吳哥一波。

  “我們相過親。”田覓看了看吳燁:“不過……我才發現,我那天是不是被你演了?”

  吳燁:“……”

  直覺真靈。

  不過那天的情況,是互相演對方,吳燁不是單方面,吳燁也不單方面承認。

  “明明就是你把我演了。”吳燁坐在她們對面。

  對于田甜這個介紹對象的事情,本來還抱著一點點希望的,結果現在破滅了。

  要是非要選,她選田甜。

  吳燁確實覺得田覓比起田甜,有不少差距,很大的一方面是田覓愛玩。

  愛玩的女生,只能當女朋友,而不是當老婆。

  絕大部分男人,可以輕而易舉分辨出,那種女人合適做老婆,那種女人合適做女朋友。

  “上次被你唬的一愣一愣的,這么有緣分,要不我們湊合湊合得了?”田覓:“反正你單身,還有人暖被窩的。”

  田覓又不是瞎子,吳燁和上次見面完全是兩個樣子,再加上堂妹一直夸小吳哥陽光帥氣,溫柔體貼。

  顯然,被演了。

  這就是我喜歡的款啊!感謝妹妹送來的小吳哥。

  吳燁:“……”

  這是主動型人格吧?

  我要是不知道你的真面目,我還以為你是熱情似火的女生,知道了以后,原來你就是饞我這款。

  答應是不可以答應的,哪怕是沒有人暖被窩也不可能答應。

  吳燁怕變成抹茶啊!

  “1+1等于幾?”吳燁問她:“答上來就處對象。”

  田甜:???

  放開那個問題,換我來,我也可以。

  早知道不帶堂姐來了,她居然搶我看上的豬,要不是吳燁態度沒有變化,她都要攪和了。

  田覓倒是覺得沒有那么簡單,吳燁顯然不想和自己處對象,只是應付過去。

  “我考慮了一下。”田覓回答。

  吳燁笑了笑:“很顯然,我們智力差距太大,不合適!”

  田覓:“……”

  “2。”

  吳燁搖搖頭:“算命的說,我不合適和太聰明的女人談戀愛。”

  田覓:“……”

  艸!你直接說不行不就好了,拐彎抹角的。

  田甜大喜,就說小吳哥怎么可能喜歡堂姐這個款,這個拒絕很委婉了。

  “我覺得是3!對吧小吳哥?”田甜默默的把菜單遞給吳燁。

  吳燁:“……”

  傻姑娘,是都不對。

  接過菜單,吳燁劃拉了幾個愛吃的,覺得自己應該轉移話題。

  “我還以為你說的,是那個你都喜歡的不行的女生,沒想到是你姐。”吳燁說道。

  第一次聽到她們名字,吳燁就感覺像一家人,萬萬沒想到,還真是一家人。

  她們老爹,看取名字的水平,應該是一個學校畢業的。

  “他說的是誰?”田覓好奇的問旁邊的堂妹。

  田甜看了看她:“晨姐唄。”

  田覓不說話了,只是點點頭。

  吳燁好奇,究竟是什么女生,讓她們這種反應。

  不過,他也沒有再問,好奇心倒是越發重了。

  “其實我還挺喜歡你這種款的,奈何明月照溝渠。”田覓吐槽。

  吳燁看了看她:“應該是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

  田覓:???

  她沒弄懂。

  “噗嗤……哈哈哈。”田甜忍不住笑。

  她在堂姐的疑惑里,在她耳邊耳語了兩句,田覓低頭看了看自己,一馬平川……再看看堂妹,巍峨起伏。

  “膚淺!”

  “男人都是這樣!”吳燁回答:“保證未來孩子的口糧問題,是應該具備的責任心之一。”

  大概是第二次見面了,吳燁也不什么話都留著了,而且田覓也沒有那么脆弱。

  田覓:“……”

  瑪德,就好氣。

  田甜一直在打圓場,是不是轉移話題,聊點其他的。

  對象沒希望了,吳燁就把注意力放在火鍋上。

  “哎,吳燁,真不考慮考慮我?”田覓準備最后問一句:“你別對我誤會太深啊,我只是玩場,不是玩*人。”

  吳燁笑了笑,然后搖搖頭:“真不合適,你有圖騰,我都沒有!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吳燁指了指她的紋身,他不覺得紋身怎么樣,沒有偏見,就是個借口而已。

  對田覓,吳燁沒什么想法。

  田覓:“……”

  算了,明顯對自己不感興趣,還想著聽姐妹的建議,遇到喜歡的就付出一下。

  比如你給我買口紅,我給你*口*紅,當騎做馬的也不是不行,畢竟是自己爺們兒嘛。

  如果你是牛,我還可以……給你……一種植物。

  結果……年輕的陽光帥哥,他都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么。

  那些拍一下,只知道問你為什么打她的小姑娘,是沒有姐姐的理論知識豐富的。

  “小吳哥,你居然喜歡吃腰片啊?”田甜看著吳燁吃了快一盤腰片了。

  吳燁抬頭看了看她:“我一直都喜歡吃這個啊!”

  他一直都喜歡吃,腰片挺好吃的。

  “補補也好!”田覓找到反擊的機會:“畢竟單身……我能和你內人握握手嗎?”

  吳燁:“……”

  這話說的,吳燁根本就不是那種會自動銷毀的人。

  田甜在一邊笑。

  她也不是什么傻白甜,她閨蜜也是好幾個,總有人喜歡討論這些東西,不可能一群閨蜜,誰都沒有男朋友,誰都不懂。

  她們偶爾也聊到深夜,聊著那些臉紅心跳的話題。

  “沒想到你也這么污?”吳燁發現女生污起來,真的沒有男人什么事。

  騷*仙草。

  田覓只是笑笑,大大方方的承認,要不是吳燁是男生,她還能更污。

  吃完飯,田甜搶著買單,吳燁最終只是蹭飯。

  在樓下分開,兩人目送開著少女粉大牛超跑的田覓離開,然后一起上樓。

  “小吳哥,我有一個朋友……”

  吳燁:“……”

  真的是朋友嘛?這個開頭,怎么都感覺是無中生友。

  “她遇到喜歡的人了,問我她應不應該追,我是單身狗,這種問題你覺得我應該怎么樣回答她?”

  吳燁看了看她,田甜臉紅紅的,看的吳燁忍不住笑。

  “感情這種事情,挺不講道理,但是強求不來,不然最后也是分道揚鑣,強扭的瓜不甜。”

  “建議你朋友找個真正喜歡的人,有時候她覺得的喜歡,可能并不是真的喜歡,只是一種錯誤的感覺。

  “而且你朋友應該也很優秀,能遇到更珍惜她的人。”

  “沒有緣分,最后還是一別兩寬,各生歡喜,天涯陌路,后會無期。”

  這是吳燁的回答。

  田甜沉默了一下,心情沒有剛才那么好了。

  喜歡確實是不講道理,就那么一瞬間就來了,來了又趕不走。

  但是遺憾的是,來了,卻帶來的不是結果,而是遺憾。

  最是難忘的,是不曾得到的遺憾,而不是分道揚鑣的遺憾,分道揚鑣起碼是曾經擁有。

  不曾得到,代表一直是單方面的遺憾。

  所以田甜覺得:“強扭的瓜不甜,但是可以蘸醬吃。”

  吳燁:“……”

  說了半天,就意識到了這個?

  那也得看瓜同不同意,瓜不同意,你只能吃醬,齁咸齁咸的。

  “沒有結果,何必嘗試?”

  “不去嘗試?怎知不能結果?”田甜反問。

  吳燁:“……”

  你開心就好了,吳燁還能說什么呢?無話可說。

  這是搞不懂為什么,他雖然說喜歡不講道理,但是他還是不理解。

  嘴炮王者,實操垃圾。

  “你們家人都這么執著固執?”吳燁想到了田覓,鍥而不舍問了他好幾次。

  “我們家是這個傳統!”田甜回答:“凡事多嘗試幾次。”

  吳燁理解了。

  兩人走進電梯,還是吳燁按的樓層,田甜也不知道在尋思什么,也沒有說話。

  一直到出電梯分別,各回各家的時候,田甜才說了一句晚安。

  吳燁點點頭:“晚安,謝謝你今天請客,回頭我請你。”

  “好啊!我這幾天都有空。”

  吳燁:“……”

  破嘴!掌它,掌它啊!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