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20 它們是保護動物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吃完飯,吳燁悄悄的的發了個消息出去,裝作若無其事的幫吳太太收拾碗筷。

  然后擦桌子,拖地,因為老吳把他從廚房攆出來了,嫌吳燁啥也不會。

  明明就是離不開媳婦兒幾分鐘的人,什么黑鍋,紅鍋都忘吳燁身上扣。

  只好打掃一下客廳衛生,不去打擾他們洗個碗都要膩歪膩歪。

  十五分鐘以后,吳燁的電話就響起來了。

  “喂?”

  “要加班啊!好的!”

  “那我我馬上回來,能理解,好的經理再見。”

  吳燁掛了電話,看著吳太太看傻子一樣的眼神,尷尬的撓撓頭。不管老媽信不信,反正他自己是信了,就是要去加班。

  不過這個方案漏洞還是很大,下一次要想個plus版本。

  “跑的掉初一跑不掉十五,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逆子,你居然連你老娘都騙。”吳太太戳著他額頭。

  吳太太矮了點,吳燁還低下頭讓她戳的順手一些。

  老吳在旁邊悄悄笑。

  吳燁大喊冤枉:“真是加班,我們經理打的!我從來不會撒謊,您自己生的,還不清楚嘛!”

  吳太太氣笑了。

  揪著他耳朵,然后問道:“就是因為我自己生的,我還能不知道你是什么性格?你說,你們經理姓洛?還是姓黃,還是姓寧?”

  吳燁:“……”

  姓什么其實都可以,條件需要的話,他們都可以改姓。

  “我要是騙您,我多張只眼睛!”吳燁指了指額頭。

  “你舅舅可不想被印在冥幣上。”吳太太翻白眼。

  吳燁:“……”

  老媽頂級理解。

  從兜里拿出一個小盒子,吳燁遞給老媽。

  “發獎金了,給您買的禮物。”吳燁說道。

  看著某某黃金幾個字的吳太太,打開盒子看了看,居然是金條。

  “老吳,看到沒,養這么大,總算是開始回本了。”

  吳太太晃了晃金條,她是一直比較喜歡黃金,家了的保險柜里,金條一大堆。

  吳太太的愛好,雅俗都有。

  “投資有風險!這個回報率也不成正比。”老吳回答了一句。

  吳燁:“……”

  “好歹給你帶了瓶酒,你就知足吧,長這么大,從來都是往外面拿,拿回來可不容易。”吳太太笑道。

  老吳沒說啥。

  老婆這話有道理,雖然酒才一兩千塊錢,屬于普通貨色,心意難得。

  又說了半天,吳燁才從家里面溜掉,吳太太也知道他不想去相親,看在禮物的份上,放他一馬。

  吳燁是再也不想去相親,上次的田覓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套路太深了,他根本把握不住。

  上次是運氣好,誰能保證次次都運氣好,運氣這種東西,本來就是虛無縹緲的。

  他還把老媽留給他的那張銀行卡,也留在家里了。

  現在他自己手里的錢夠用,也沒有那么多地方需要應急,留著也是放著吃灰,還不如還給吳太太。

  “這孩子!”看到口袋里銀行卡的吳太太內心復雜:“窮家富路都不懂。”

  萬一有個什么緊急情況,又得找人找人借錢。

  “他選擇這樣做,就是有自己的底氣,你應該替他感到高興,起碼,他可以自己賺錢養活自己了。”老吳說道。

  吳太太沒有說話。

  她和老公擔心的,從來都不是一個位置,老公沒想過孩子能不能生活的好,她沒想過孩子能不能做出什么事業。

  他期待的的摔打成長,吳太太盼望的是健康無憂。

  “小燁應該是住在小洛哪里,要不要給老洛他那邊……。”吳太太說了一半。

  老吳看了看她,繼續泡茶:“你不要關心則亂。”

  吳太太點頭,老公說不用,那就是不用。

  泡茶的老吳,則是想到了前幾天和老洛釣魚的時候了,他空軍了。

  從家里出門以后,吳燁就開車去了洛白哪里,洛白在店里忙活。

  他開了一家典當鋪,回收貴重物品,奢侈品,銷售二手物品,養護一體的當鋪。

  吳燁剛下車,就看到門口那個圓圓的當字飄來飄去。

  這不吉利吧?

  飄-當?

  這不是有生意都跑了?打水漂了?

  吳燁剛進門,就看到洛白在招待客人,在給他們介紹手里的商品。

  心不在焉的中年人,被黑絲長腿,身著短裙的年輕姑娘挽著手臂。因為中間的柜臺是圓形,正對門,吳燁剛好可以看到他們的容貌身材。

  又是一個平億近人的大佬,還有舍身取億的姑娘。

  勇敢。

  吳燁在兩邊的柜臺看了看,洛白也注意到吳燁進來了,喊了一句:

  “老板,您先看看啊,我這里還有客人,看上什么您叫我一聲。”

  吳燁忍著笑,假模假樣的點點頭,表情一臉認真,好像是真的要挑什么商品似的。

  “這個包,價格能不能少點?”

  肚量凸出的老大哥,這個時候已經有點不耐煩了,為數不多的耐心快一干二凈了。

  很明顯,出錢的是他,他開始不耐煩了,旁邊的姑娘就有點急了。

  看得出來,她是喜歡的,看情況也知道老大哥不愿意花錢,一個包好幾萬,估計有點肉疼。

  “老板,這個包我能拍個照片嗎?如果你們談不攏的話,我對象喜歡,我買下來送對象。”吳燁假裝看了那個包好幾眼。

  你們趕緊的決定,你們不要我就要的語氣,讓旁邊的姑娘把老大哥的手抱的更緊了。

  愛!好山都被人落*草*了。

  “不好意思啊,這位客人,如果這位先生不要的話,才能給您拍照。”洛白歉意的對吳燁說道。

  演的和真的似的。

  吳燁點點頭,拿著手機小聲發語音:“寶兒啊,剛看到一個你上次說的包包,買好了給你發照片。”

  聲音剛好傳到兩人耳朵里。

  “沒多少錢,這點錢又不是拿不出來,心意更重要嘛!”

  “好的,晚上柏林酒店見!”

  吳燁發完語音。

  “哥,考慮好了嗎?如果不喜歡的話,讓給弟弟唄!我對象就喜歡這個包。”吳燁滿嘴胡說八道。

  老大哥看了看吳燁,有點意動,姑娘挽的更用力了,在他耳邊說了幾句什么,老大哥眼睛一亮。

  摸出錢包,拿出卡,看著吳燁笑了笑:“小老弟啊,你對象可能要失望了,這包啊,我對象也喜歡!”

  老大哥說完,對著旁邊的姑娘好一陣擠眉弄眼。

  吳燁一臉遺憾,只能去看其他的包包,時不時問一句價格,還在開票的洛白也立馬回應他。

  一直到送走客人,洛白才和吳燁擊掌,默契的不行。

  這種事情,他們不是第一次做了,吳燁幾人都當過洛白的托兒。

  洛白說這是銷售策略,實際上就是渣男套路都多。

  “今天怎么有空來我這里?”洛白帶著吳燁坐到茶幾旁邊。

  洛白泡了壺茶,拿出洗干凈的杯子放在吳燁面前。

  附雅,都已經成潮流了,洛白也是跟風的一員,以前那有什么茶幾,巴不得改成小房間,防窺玻璃那種。

  “我媽讓我相親,我就跑路了,來你這里解解悶,聊聊天。”吳燁回答。

  洛白忍不住笑,他們幾人里,吳燁是第一個被安排相親的,其他人還沒有這種經歷。

  雖然家長也催,但是沒有吳太太那么急,手段還算溫和,目前停留在口頭警告。

  “笑個屁!”吳燁氣憤。

  “我不允許你這樣放自己!”洛白給他倒好茶:“不過你這種情況,也躲不了多久啊!”

  治病要治根,治標得治本。核心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吳燁嘆氣,試問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暫時沒有更好的辦法。

  總不可能去大街上搶一個,誰不想落*草,只是沒有山頭罷了。

  “最有效的辦法,還是找個對象!”洛白建議他:“不過……你這種情況,不行找個假的女朋友吧!”

  非要找什么一見鐘情,對他一見鐘情的不知道多少,錯過那么多人,洛白都感覺可惜!

  很多人其實很好。

  吳燁:“……”

  找個假女朋友,這話也說得出來,現在不流行這個了,也不能這樣干。

  狗血。

  財神坑,浪白也坑。

  “自然界有一種鳥,它們談戀愛有五道流程,如果一道流程不行,都得分道揚鑣。”洛白意有所指。

  “所以?”

  “它們現在是特*級保護動物。”洛白回答。

  吳燁:“……”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洛白指了指放包包的柜臺:“很多女生拿著包來做鑒定,說不相信男朋友送的包是真的,還有表,首飾,珠寶,你看……這就是愛情!”

  吳燁搖搖頭。

  他和洛白是兩個極端,互相說服不了對方的那種。

  “不說這種不開心的話題。”吳燁回答。

  洛白饒有興致的看了看他:“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還有單身的日子,以及父母介紹對象。”

  吳燁:“……”

  單身狗吃你家大米飯了?

  吳燁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知道柔勁兒嗎?柔中帶剛那種。”

  吳燁手幾個手指柔和的活動著,看著柔和自如的手,一瞬間閃到了洛白左邊*胸堂。

  再一瞬間……抓*住。

  “嘶…喲…臥槽……痛痛,放手。”

  洛白感覺整塊皮全被抓起來了,他怎么扭,吳燁的手都穩穩的抓著他。

  看他呲牙咧嘴的,吳燁忍不住笑。

  松開手,洛白立馬把拉開衣領,看了看自己的大*咪,發現沒有問題,才松了口氣。

  剛才,感覺吳燁一把給他把大*咪抓沒了似的。

  “你但凡是把對兄弟的殘忍,轉移一分到對女生身上,我們也不會人狗殊途。”洛白挪開位置。

  死鴨子嘴硬,說的就是他這種人。

  吳燁比劃了一下:“我要是這樣抓一下女生,我得進看守*所。”

  “坐*牢都怕,你還想談戀愛?”洛白懟他。

  吳燁:“……”

  男人之間聊天,話題大部分時間都在女人身上。

  洛白給他出餿主意,吳燁還是準備慢慢找,老媽那邊,拖著吧。

  “最近生意怎么樣?”

  “最近工作怎么樣?”

  兩人一愣,然后停頓了兩秒,回答的異口同聲。

  “還行吧!”

  “還行吧!”

  洛白:“……”

  吳燁:“……”

  突如其來的默契,讓人感覺冒雞皮疙瘩。

  曾經,幾人整蠱睡著的寧渠,洛白用瓶子給寧渠把脖子吸紅了,然后告訴他沒忍住*親*了他一口。

  寧渠眼淚汪汪的吐槽:我特么拿你當兄弟,你居然*親*我。

  然后怪吳燁和黃原為什么不拉住洛白,生氣的跑了,兩個星期沒有理他們。

  作弄一時爽,哄人火葬場。

  那以后,大家就不開一些奇奇怪怪的玩笑和惡作劇了。

  “晚上要不要喊他們出來聚聚?”洛白問道。

  吳燁想了想,寧渠肯定不來,他現在做了虧心事,黃原估計在車堆里沒出來。

  “算了,寧財神那家伙,把我賣給富婆了,估計不敢出來。”吳燁吐槽。

  洛白好奇心就來了,吳燁和他說了一下大致情況。

  “冰泉集團的大小姐,來頭真大!你這眼睛長在天靈蓋上去了?財神說的沒錯啊,少奮斗半輩子。”

  吳燁不想少奮斗那么多年,他要體驗成功的感覺和成就感,更不想吃這種軟飯,他天生要強。

  洛白也不勸他了,感情這種事情,自己管自己的,自己選自己的,自己處自己的。

  只要不碰到的是對方親戚,和其他人都沒有太大關系。

  吳燁在洛白店里待到了下午才離開,回到公寓里。

  假期第一天,就這樣稀里糊涂的過去了大半,吳燁坐在工作臺前,安心刻字。

  患得患失,太在意從前,又太擔心將來,卻忽略了今天才是上天賜予的禮物,應該像珍惜禮物一樣珍惜今天。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