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11 所謂上流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第二天,鍛煉完的吳燁,騎著使用權共有的自行車,從小區門口出發去公司上班。

  他現在是尊貴的共享單車包月用戶,昨天注冊的VIP,新用戶注冊送半個月VIP。

  機會難得。

  人啊,貧窮的時候,連出門都要精打細算,最近油價貴,也不合適開汽車!

  窮,讓人卑微。

  再說距離不遠,騎自行車也很方便,單位很近的情況,體驗感很完美,不管是睡懶覺還是趕時間,都很友好。

  一身西裝,蹬著共享單車,吳燁在公司門口下車的時候,就看到開著大奔戴著墨鏡的頂頭上司楚良。

  他也剛好看著吳燁。

  剛準備胯下車的吳燁,露出一個尷尬不失禮貌的笑容,楚良回應了一個笑容。

  他似乎有兩分疑惑。

  不過吳燁沒有考慮那么多,去買了早餐,想了想,在群里發了消息,問一下大家要不要。

  他才發現自己很傻,就不應該問,最后拎著七八個塑料袋上樓,活像個外賣小哥。

  楚良已經到了,還把吳燁的工牌拿到了,效率這方面,楚老大一直都很厲害。

  很多事情他直接幫吳燁辦了。

  “老大,你的早餐。”吳燁把其中一個口袋遞給他:“豆漿,大肉包子。”

  他帶了幾人的早餐。

  “我喜歡大肉包子,很久沒有吃了,味道還是一樣好。”楚良沒客氣拿過去就啃。

  看包裝上那御點房幾個字,就知道是哪一家。

  楚良他身上,多少有那么一點點草莽氣息,吃飯就能看出一二。

  吳燁也喜歡吃大肉包子,也是很久沒有吃了。

  放好其他人的早餐,吳燁開始啃包子,樓下老板娘做的包子,手藝一絕。

  吳燁不知道部門這些有錢同事,是不是每天都是吃高檔早餐,他覺得包子挺好的。

  其實按著吳燁的生活習慣,做早餐的時間綽綽有余,不過男人偶爾和女人一樣,總有那么幾天不想麻煩。

  “報班的多少錢?我轉給你!”楚良在旁邊的椅子上說道。

  吳燁拿起手機,發了幾張電子發票給楚良,這是他特意要的發票。

  沒占便宜。

  辦事要有辦事的樣子,也要有辦事的方式和方法,這是老吳說的,吳燁領會了第一句。

  第二句他還沒有悟到。

  很多東西,老吳說過,吳燁就記著,什么時候悟到了,就是自己的東西,悟不到就先學著。

  “好,等一下轉你微信。”楚良看了看發票。

  吳燁和他接觸的那些富二代,有一部分共同特征,那是因為他們屬于一個群體,總是會有一些一樣的地方。

  不同的是,吳燁沒有那么浮躁,他比很多同齡人理性沉著。

  當然,這是好事情,一個性格不好的員工,只會添更多麻煩。

  吳燁知道分寸,進退有距,辦事也規矩,情商還不錯,作為頂頭上司,楚良認為他還是合格的。

  “這個不急,您什么時候方便,什么時候弄都行,我這是小事情。”吳燁把塑料袋丟進垃圾桶,擦了擦嘴。

  楚良笑了笑,這是小錢,他做事情從來都是抓大放小。

  兩人聊天的時候,其他的同事陸續也來了,吳燁注意到自己這個部門,和外面的其他人,精神面貌差距很大。

  自信,從容,輕松。

  應付,急躁,焦慮。

  很明顯的區別,吳燁不是瞎子,一對比就能看出來。

  “感謝小燁。”

  “謝謝小燁的大油條。”

  “謝謝小燁的熱牛奶。”

  收獲了一波怪怪的感謝以后,吳燁表示不客氣,油條牛奶以后都可以繼續帶。

  上班時間到了以后,也沒有開什么早會,大家各忙各的,約了客戶的,就打卡出去了。

  吳燁就跟著學,不過衢雪說剛開始做業務需要打開一個缺口,慢慢手里的買家多了,就不愁賣家。

  她們也是一點點積累起來的,現在資源大把,工作就很輕松了。

  吳燁尋思著她說的缺口,應該是富人資源,畢竟買得起精品物業的,也不可能是普通人。

  打開缺口,吳燁這種菜鳥,大概率有人幫他打開,衢雪顯然也就是在點他。

  這些出澀會多年的老油條,聊天的時候得認真聽著,不然理解不了含義。

  吳燁被拉進了部門小群,讓他有一種初步融入澀會,變成澀會人的新奇感。

  搞錢小分隊這個就是公司部門小群,里面全是各種澀圖。

  還算是收斂。

  吳燁屬實被洗禮了一把,雖然關鍵的什么都沒有,在這個尺度之下,那也是澀圖啊。

  小刀拉屁股,開眼了。

  大哥大姐玩的真溜,吳燁順手收藏了好多表情包。

  看著群主是楚良,吳燁覺得這群員工,在為了把領導送進去而努力。

  某一天老大落網,大家都沒有一個人是無辜的,除了他。

  吳燁沒有職場焦慮,等著楚老大撈自己,他怎么安排自己怎么做,先把一套流程熟悉了再說。

  吳燁是菜鳥,雖然想賺錢,但是也知道每一行賺錢的方式不一樣,不學習可沒機會賺錢。

  混到下午的時候,楚良帶著吳燁出了公司,坐上他的大奔去見客戶。

  大奔S級,一百多萬的車子,吳燁坐在副駕駛,楚良開車。

  “做我們這個工作,客戶喜歡房子很重要,喜歡你這個人更重要,其實穿名牌,戴名表,喝洋酒,都是為了和客戶拉近距離。”楚良一邊開車一邊和吳燁說話。

  吳燁頻頻點頭。

  學那些東西,也是為了能接觸客戶,這一點和普通銷售軟磨硬泡,有本質區別。

  “合適就成交,不合適就算了,客戶有需求,我們提供需求解決方案,就是很簡單的事情。”

  吳燁默默聽著。

  話雖如此,說起來簡單,做起來不容易,很多時候完全是腦子會了,身體不會。

  聽誰都會,做就不一定了。

  “客戶是一點點積累的,有可能那天就找你買套別墅,回頭我給你個名片,約對方出來吃個飯,他手里的客戶很多。”楚良說道。

  吳燁直呼老大牛掰。

  和吳燁猜的差不多,他肯定要撈一把自己,果不其然,開始撈他了。

  楚老大能處。

  “熟悉工作以后,我盡量自己找找客戶資源,應該能找到一些。”吳燁回答了一句。

  楚良只是點點頭。

  吳燁賺錢,他也賺,歸根結底,出來就是為了賺錢的。

  開車到了地方以后,吳燁從副駕駛下車,站在汽車旁邊,看了看門頭。

卡薩會所  大門口就是一道銅門,兩邊是一排銅色柱子,流水潺潺,秀松修飾。

  站著兩排高挑,衣著單薄的迎賓小姐姐,楚良停好車的時候,就有熟悉的服務員過來打招呼了。

  “楚總,歡迎光臨。”語氣相當熟稔。

  吳燁覺得楚良沒少來消費,這家會所是集休閑,娛樂,餐飲,一體的高端消費場所。

  吳燁來過一次,寧財神過生日的時候,消費不低,水平很高。

  洛白說的水平很高,多高不清楚。

  到了包間以后,吳燁才發現要的大包間,一百多平的包間,裝修的很豪華,看起來是金碧輝煌的。

  其實把沙發反過來都能看到木條,柱子剝開都是鐵皮,長期不用的柜子里可能還有老鼠,漂亮的茶盞可能用了幾年了。

  娛樂場所的裝修,從來都是要視覺效果就夠了。

  沒有點菜,楚良先點了兩瓶白酒,然后把酒具準備好:“等會兒我給你說去買包煙的話,就去把賬結了,我把錢先給你。”

  吳燁答應:“這個我懂。”

  楚良又說了很多注意事項,吳燁直呼:江湖不是打打殺殺,而是人情世故。

  在包間里等了不少時間,楚良電話響起來,和吳燁說了一聲以后就出去了。

  本來應該一起去的,楚良說不用,吳燁就沒去,他進來的時候,一起的還有幾個地中海大叔。

  聰明絕頂,大肚能容,一臉慈眉笑,一身頂級貨。

  身材高低不同,肚子凸出一致。

  言語之間禮貌客氣,不能掩飾內核里的高高在上。

  “公司小吳,帶他見見世面,不掃幾位老總的興吧?”楚良拉開椅子,伸手示意幾個老板坐下。

  吳燁把菜單遞給其中一個人中年人,一看就是他做主的局。

  凡事有主有次,找到核心,這也是老吳說過的。

  “小伙子聰明,楚經理眼睛還是那么厲害。”

  看了看吳燁,他才把目光轉到菜單上,他口音不是本地人,當然菜單也不是本地菜。

  楚良具備成熟的澀會人素養,細節!他懂。

  “我們就是跑腿的,吃什么還得看蔡總,老實說,家里都揭不開鍋了。”楚良看著吳燁聰明的倒茶,開煙,默默地打了個分。

  還得是有基礎,換個年輕人,大概還在愣著看。人,家庭條件不一樣,學的東西還是很大區別的。

  “都是熟人,這次還給你帶了李總和易總過來,餓不到你這小兄弟,你別直接端盤子跑就好。”接過吳燁遞來的茶杯,蔡總看了看他,笑了笑。

  笑的倒是溫和,言語里都是砍價,讓楚老大不要端盤子,別一點不留余地。

  至于吳燁餓不餓,他那點月薪,楚老大還能餓著他?

  他只是借口。

  “所以點菜還是得蔡總來,您才會點,也會吃,李總和易總難得一起過來,我能做的就是招待好各位貴客嘛。”楚良指了指剛發完煙的吳燁:“還指望以后幾位老總關照我們呢。”

  吳燁微笑。

  幾個老油條你來我往的,吳燁就細細聽著,話里有話的聊天方式雖然累,但是余地一直有,哪怕是反悔也有說法。

  幾千萬,上億的東西,都是慢慢聊,哪有那么多一擲千金。

  能砍五毛,他們只會砍一塊,得一寸進一尺。

  “那不能夠,蔡總一直都好說話,我們也聽說楚經理專業,今天可是慕名而來。”同樣地中海的中年人易總搭話。

  “易總您不了解我,蔡總就知道,我這個人,也是好脾氣的。”楚良笑著回答:“一回生,二回熟,我們不做一錘子買賣。”

  “我就喜歡這種,看來緣分,大約還是在楚經理這里。”李總附和。

  楚良也和他們一起笑起來。

  還是沒有實質性的答應,這種意向性的談話,毫無干貨。

  點好菜,吳燁開酒,不過沒讓吳燁喝,說等會兒他開車,順便幫忙照顧大家。

  心照不宣的都同意了,嗯,總要有人結賬,不然還得假裝搶買單。

  一對三,楚良看著好像是喝不過,但是卻在一直喝,吳燁深感楚老大變態。

  大概開始養生的幾個老板,楚良讓著他們呢。

  吃也吃了,喝也喝了,楚良讓吳燁去找會所經理,找幾個小姐姐進來活躍氣氛,這話是在他耳邊說的。

  吳燁:“.......”

  還得干這個活兒?

  跑不掉,吳燁去找了人,經理秒懂,口呼絕對安排的坦坦.....妥妥當當,讓吳燁放心。

  回到包間的時候,吳燁耳語搞定,楚良在身后,偷偷摸摸的比劃了個OK。

  幾個中年人唱著老歌曲,時不時推杯換盞,一副推心置腹的樣子,言語里邏輯分明,沒有一絲絲醉態。

  嘖嘖!

  都特么在演。

  楚良說找點氣氛組,幾人立馬擺手拒絕......五分鐘后,一個個和懷抱里的溫柔小姐姐聊的嗨翻。

  吳燁和旁邊的小姐姐大眼瞪小眼,老吳也沒說過遇到這種情況,男人應該怎么辦,他一直在尬聊。

  楚老大啊楚老大,你不要用這種澀會不正之風吹我啊!賣房子也沒有說是這樣賣的啊!

  有了氣氛組以后,氣氛顯然更好了。特別是小姐姐還有表演,幾個老板的表情都是滿意。

  還是那句話,交情最快的建立方式,就是干壞事。

  喝完酒,唱完歌,聊完天,期間楚良也差不多把事情落實下來了。

  就是這么好的效果。

  幾個老板就說要先回去,后面談細節就好。

  “先喝點茶,本來擔心怕您幾位喝多了,樓上也有空房,能蒸桑拿,泡溫泉,按按腳,您看要不醒醒酒再回去?”楚良建議著。

  轉身看了看吳燁:“小燁,去再拿幾包煙過來。”

  吳燁點點頭,該去結賬了。

  “又吃又喝的,不會拉肚子吧?”易總有點心動。

  “楚經理怎么可能讓我們壞肚子,你要考慮的是,回家能不能吃得下東西。”蔡總笑著回答。

  李總默默地來了一句:“我們今天在開會嘛,哪里吃什么了。”

  優秀,楚良直呼內行。

  “李總說的對,而且醒醒酒也好,幾位老總都是日理萬機的人,放松一下,清醒一下是為了更好工作。”

  幾人深表贊同。

  對楚良更是熱情了。

  吳燁在門口等到楚良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十分鐘以后了。

  “我以為老大你要一起呢,剛準備發消息。”吳燁看著他不見醉意的樣子,把發票遞給他:“錢還剩一些,轉你微信上了。”

  楚良拿出手機看了看,把領帶解開,順手把錢退給吳燁:“當項目獎金了,今天辛苦你了。”

  吳燁搖搖頭,這錢有點燙,他剛準備拒絕,楚良把車鑰匙遞給他。

  “別談錢的事情,今天還有意外之喜,當部分獎金,后面還有不少,我喝酒了,你開車吧。”

  接過鑰匙,吳燁只好答應。

  車里,吳燁看著導航,跟著導航走。

  “今天什么感覺?”楚良問他。

  吳燁想了想,回答:“上流?”

  “是下流吧?”楚良笑了半天:“習慣吧,這種事情其實很常見。”

  吳燁只是笑了笑。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