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04 魔都F4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水岸名府這個小區。

  都有一個大大的休閑陽臺,從小區外面看,陽臺上大部分都是一片綠植,吳燁家里也不例外。

  吳太太種了很多綠植,包括老吳喜歡的風水植物,陽臺上顯得郁郁蔥蔥。

  站在陽臺上,就可以看到奔流不息的浦江,還有江上往來的游艇,時不時發出的汽笛聲音,吳燁都能聽到。

  哪怕是小區優質大面積的綠化,也不能完全凈化這種聲音。

  單論地段,這里確實是繁華。

  吳燁眺望著對面的高塔,目光所及之處,全是燈光閃耀,霓虹閃爍。

  魔都啊,這個城市真的是很大,大到很多學長都說,在這里感受不到溫暖,還有那種小城市特有的煙火氣和熱鬧。

  吳燁只去外地旅游過,并沒有在任何一個城市停留很久,他大部分時間都在這個城市。

  在這里學習,長大。

  這個頗具歷史感的城市,其實是很多人向往這個城市,就像是吳燁向往那些沒有去過的地方一樣。

  他很慶幸,父母給了他一盞叫家的燈,他不是在這個城市流浪,他有個家。

  這也是很多人羨慕他的地方。

  甚至早些年,吳燁的婚房,父母都準備好了,趕在房價瘋狂上漲的前面,也是那時候,家里買了第一套商業物業。

  不得不承認,老吳很能干,從白手起家,到現在的家財億萬,他只用了二十年,這是吳燁很服氣的地方。

  安家落戶以后,吳燁的戶口也遷過來了,吳燁其實是西北人,不是很多人以為的本地人。

  額滴娘啊!你個瓜慫!那個有很多窯洞的地方,才是他真正的老家。

  一直在魔都長大,他的家鄉話都說不好,倒是對爺爺那句:額會捶你的,吳燁記憶猶新。

  客廳里泡完腳的夫妻兩,看了看陽臺上發呆的兒子,說了一聲以后就回房間休息了。

  吳燁回答了一聲,他沒有困意,還不想睡覺。

  與其躺著,還不如想想未來。

  年輕人也有對未來的焦慮,有這些焦慮的想法,大部分確實是因為能力不夠的原因。

  拋開家庭因素不談,有幾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有房有車有存款?

  吳燁自己,連幾萬塊錢都攢了那么多年,這個富二代就是遜啦。

  吳燁打開手機,習慣性用貴的手機,剎那之間的不習慣,已經被他一下午抹平了。

  貴的東西確實是有貴得原因,質感和質量來說,區別真的不小。

  點開微信,吳燁先看了看自己的錢包,56000塊錢,就是他屬于自己的全部積蓄,和父母沒關系,全部是他自己攢的。

  為了這幾萬塊錢……一言難盡。

  他放在家里的銀行卡里,大概有七十多萬,對比其中區別多大,簡直是慘不忍睹。

  老吳沒有說出那句,你離開了我們什么都不是的大實話,吳燁覺得他挺給自己留面子了。

  老吳,確實也在小心翼翼的維護他的脆弱自尊心。

  雖然也扎心,但是不是讓人感覺自尊心受傷害,把握的度很好,他做人就是這樣的。

  魔都F4

  這是一個小群,一個只有吳燁發小的小群,人不多,幾個人。

  吳燁其實也逐漸的感覺到了,很多人都是在人生的道路上,漸行漸遠,漸無書。

  最后大浪淘沙留下來的,能借錢,能幫忙,能談心,能隨叫隨到,能敞開心扉的,就只有幾個人而已,甚至都沒有一個巴掌多。

  幾人是從小穿開襠褲長大的交情,大概,有困難的時候,互相能第一時間想到的都是彼此。

  吳燁也不例外。

  能讓人第一時間想到可以幫忙的人,往往就是最鐵的幾個人,也是在內心深處,最信任的人。

  微信紅包吳燁先發了一個紅包。

  這是習慣性操作,大家都這樣搞,他們也干了。

  先炸一下。

  叮叮叮的消息聲音響起來,三秒鐘以后,提示紅包被領完。

  割肉兩百。

  這個點,還都特么在水里淺著呢,也不怕淹死。

  準備離家出走,闖蕩江湖,哪位哥哥有空房子,借我應急應急?吳燁發消息,直奔主題。

  群里默契的安靜了幾秒鐘。

微信紅包:退款微信紅包:退款微信紅包:退款  整齊劃一,鮮艷的紅色顯眼的很。

  吳燁:“.......”

  這樣就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吳燁發了一個胖秋田瞪眼的表情包。

  浪白不是有個運動公寓嘛,你讓他把那些尾巴,卷發棒,塑料玩具搬走不就好了,公寓剛好可以一個人住。昵稱秋名山一號的黃原先發消息。

  我的手辦房也可以搬一下,不過沒有浪白哪里那么方便,反正浪白有魔都所有四星以上的酒店聯名會員卡,讓他出去打架就行了。昵稱寧財神的寧渠緊隨其后。

  被安排的浪白:“........”

  他還在打字,兩人就把他安排的明明白白了。

  又刪了重新發。

  寧胖,黃某,你兩不是還有幾套公寓嗎?昵稱浪白的洛白發消息,他是群里倒數第三窮,就一套運動房,兩個大款都是好幾套。

  那特么可是鍛煉身體的地方,這年頭外面的房間多貴啊,兩人的公寓都是精裝修的,住起來更舒適一些。

  都租出去了。

  得,還是得出去和小姐姐徹夜聊人生,聊理想了。

  行吧,我明天去收拾,然后找個保潔打掃一下。

  洛白答應了,吳燁都開口了,肯定是要凈身出戶了,他們早就知道吳燁的想法。

  這會兒,不出意外,吳燁是個窮逼。

  他們雖然覺得吳燁的選擇有點智商供應不及時,但是畢竟是自己兄弟,支持和不理解,不沖突。

  讓吳燁出去住筒子樓,爬步梯,合租,他們也不忍心。

  感謝各位大佬,回頭燙火鍋,喝明天見。吳燁發消息。

  眾人整齊劃一的回復了鄙視。

  默契極了。

  上次喝了一杯,浪白還沒有來得及泡調酒師,就被放翻了,大家記憶猶新。

  我地庫還有一輛閑置的車,你自己有時間來開。黃原發消息。

  他車確實是多,喜歡開車,也喜歡車。

  反正缺錢就吱聲!寧渠發消息。

  群里的首富,寧財神,宅男富二代,幾人都算是富二代,就寧財神是拿得出手的那種。

  自己交物業水電費洛白也表態了。

  這就是不要房租費了,一個月好幾千呢。

  句句不提我幫你什么,句句都是給你安排好。

  吳燁揉了揉臉,忍不住笑出聲來,發了個跪謝的表情包。

  幾句話就把房子車子解決了,衣食住行,解決了其中兩個。一個送車,一個送錢,一個送房子,吳燁的需要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好兄弟難得,一層層篩選下來,就只有那么幾個人。

  人在最困難的時候,總得有那么一些依靠,朋友也好,家里也罷,對象也行。

  吳燁這幾個朋友,都在魔都,家里的家庭條件也都不差。

  黃原和寧渠的家庭情況,比吳燁還要更好,兩人都是不缺錢的人。

  黃原愛車,寧渠愛宅,洛白愛浪,吳燁愛懶。

  群里最窮的是吳燁,洛白都要比吳燁好很多,吳燁屬于是拉低了群財富值。

  幾人雖然個性差異很大,但是一直都是好朋友,從小到大就是這樣,扎堆抄作業,扎堆唱歌,扎堆打架,扎堆玩游戲。

  還差點扎堆丟了小命。

  主臥里。

  吳太太正在看書,時不時的拿著筆摘抄著喜歡的話,老吳躺在大床上,靠著鹿皮靠墊,手上拿著手機在看股票。

  綠油油的。

  “能不能不要再臥室里看股票,和孤魂野鬼似的,綠的發怵。”

  老吳:“……”

  行情就是這樣,沒辦法。

  錢不能貶值,就要想辦法增值,好在他眼光不錯,還有幾支好貨長期持有著。

  翻了好幾個跟頭。

  “不看了,回頭把新的全部賣了,吃一塹長一智,很顯然,我不合適碰這個東西。”老吳很清醒。

  對于認知以外的事情,他很少做,因為他很清楚的知道風險很大。

  幾支股票,只是嘗試。

  “你這表現,一點不擔心兒子?”吳太太的養氣功夫不如老公,還是沒有忍住。

  她都不知道兒子離開家里,究竟能混出什么鬼樣子。

  老吳笑了笑:“他有自己的想法,不會出現你擔心的情況,單純解決吃住行,他也有自己的朋友。”

  “只是你不要抱著他能在外面賺個幾百萬,上千萬,那是不切實際的幻想。”老吳補充。

  她也知道孩子有自己的朋友,家庭條件都很好的那種,也是因為孩子,他們和對方父母都是朋友。

  她想說的不是有沒有住的,有沒有交通工具,而是能不能照顧好自己,需要受多少委屈。

  母親擔心的,和父親擔心的,有很大差別。

  “如果我猜的沒錯,他都安排好了,你兒子現在,大概已經準備搬家了。”老吳繼續說道。

  吳太太沒有說什么,繼續看著書,時不時的摘抄一下。

  “玉不琢,不成器,澀會是個好老師,也是個好大學,就是不講情面,這也是好事。”

  “當年你吃的苦已經夠多了……”

  “每個吃過苦,挨過累的父親,都會天真的希望他的孩子,能免于生活苦難,不為生活折腰,不為金錢媚骨。”老吳嘆氣。

  他辛苦這么些年,無非就是為了孩子能夠輕松一些,家庭條件能夠好一些,有一個更好的平臺和起跑線而已。

  有時候,他能感覺到吳燁知道這些,但是他逃避,他不喜歡,他不到萬不得已,不去接受。

  “辛苦你了老公!”吳太太把書放下,靠在老公旁邊,她才是這些年最清楚家里怎么走過來的。

  都是老吳一點點打拼,一點點積累,一點點累出來的。

  老吳拍了拍她的手,微微搖頭,男人養家糊口,是天然的責任,創業做生意是賺錢最快的道路,養家糊口的核心就是錢。

  創業成功,沿途苦累都是風景,結果才是他最看重的。

  家庭不為柴米油鹽發愁,這是他作為父親,老公,要做到的事情,不能談辛苦。

  房間很安靜,老吳拿著水杯,去客廳假裝倒水的時候,客廳的燈已經被關上了,只有魚缸的燈光。

  顯然,吳燁已經回房間了,和他猜的八九不離十。他對吳燁的了解程度,深到吳燁根本并不了解。

  老吳倒好水,去冰箱里拿了零食水果和飲料,放在老婆旁邊,老吳舒服的躺下。

  “睡了?”

  “嗯,年輕人想事情,其實更多都是想不透,能想愿意想,這是優點!”老吳躺好,蓋好被子:“早點睡了。”

  “我再寫幾個字,馬上!”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