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0001 父與子【新書啟航】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水岸名府。

  位于魔都浦江邊上的一個高級小區,論知名度達不到出沒于各種神豪小說的湯臣一品,但居住的業主也大多身價億萬的人物。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高達千萬打底的售價,普通人望塵莫及,天然把這些人篩選出來了。

  大部分普通人計算著,自己需要從秦朝開始存錢,還是需要從漢朝開始存錢,才能買到這種昂貴的住宅以后。

  都是感慨這個世界為什么有那么多狗大戶,或者轉而發現自己胃不好,需要富婆的飯飯。

  就像是兩個世界。

  水岸名府小區里,八棟,十六樓1602。

  屋內。

  雕龍刻鳳的紅木玄關旁邊,巨大的風水魚缸里養著幾條金龍魚,實木地板鋪就,放著一張大大的羊絨地毯。

  飯廳,茶幾,座椅都是高級木材,散發著清香,客廳里點綴著發財樹,招財樹,富貴竹,以及幾盆翠綠蘭花。

墻上掛著一幅幅字畫,字體優美流暢,畫作意境高遠,裝裱精致,給房屋添加了幾分文化氣息  主人顯然喜歡傳統文化,更是喜歡風水的人。

  客廳的巨大休閑陽臺邊,放著根雕茶幾和原木凳子。

  圓凳上,坐著有些謝頂的中年人,身著白色襯衫,帶著金框眼鏡,斯文沉著,和電視里大部分成功人士氣質相同。

  他對面,坐著一個年輕人。

  中年人手上拿著茶盞,蓋子在茶盞里旋轉兩圈,微微留出空隙,讓茶杯傾斜,紅色茶湯倒在杯子里。

  滴水不漏。

  對面的年輕人端起茶杯,吹了一下,一口氣把茶喝完。

  “茶葉是天地精靈,需要慢品才能出感覺,牛嚼牡丹屬于是敗興,也浪費。”中年人只是微微說了一句。

  年輕人只是點頭,表情上反射出內心的感受,那就是沒喝出好賴的樣子,很明顯的表情信息反饋,他也沒有掩飾。

  “茶如人生,特別是這種茶,先苦后甜,回味悠長,清新自然,但是都是在苦澀以后才能感覺到。”他給自己倒好茶。

  手上一個靈活的翻面,茶葉穩穩當當的堆積在茶蓋上。

  中年人高高瘦瘦,說話慢條斯理,淡定自如,仿佛任何事情都無法動搖他內心的平靜。

  “我倒是感受到的是規矩。”年輕人把喝完的茶杯放在茶臺上。

  中年人只是看了看他,喝了一口茶:“規矩也好,人生也罷,人要遵循的東西很多,往往不需要遵循規矩的地方只有在家里。”

  年輕人聽著淡然的話語,吐字清晰,抑揚頓挫,他的話就像是大洋里的火山,被澆滅的干干凈凈。

  意有所指的意思,讓他心生反駁,卻又說不過商場沉淀幾十年的中年人。

  論嘴皮子犀利,這輩子都不一定追的上他。

  “您說的有道理,向來如此。”年輕人嗅著桌面上裊裊的沉香回答。

  “我這是說一個事實而已。”

  “想告訴我,在外面沒人慣著我,不知好歹的話,他們只會給我兩個打耳光?”年輕人理解這話的意思。

  不,現在那種是貴人了。

  中年人毫不掩飾自己眼神里的笑意,那種高屋建瓴的,經驗沉淀笑容,仿佛無聲的說著一樣平平淡淡的話,那句話就是:

  你還年輕。

  不帶任何惡意情緒的眼神,就是有著能讓人煩躁皺眉的能力,情緒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您還是固執的認為,我應該學著做好一個富二代,學著做一個合格的接班人,讓您幾十年打拼,風風雨雨,刀山火海建立起來的家業,順利的更迭到我的手上!這才是我應該考慮的事情,而不是去追求什么狗屁愛情和自由,對吧?”

  或許是被那種眼神看的有些生氣,英俊的年輕人臉上,一點點笑容都沒有了。

  聊天不應該被蔑視。

  不會好好聊,但是能掀桌子。

  語氣之間,帶著不少的情緒,只是這種情緒,更多的是對于眼前這個人的反駁,表示自己確實有些生氣了。

  “眼睛往往能夠暴露內心的真實想法,所以我一直覺得眼睛是心靈的叛徒,而且生氣的時候,情緒和動作不一致,很容易被人看出來你這是演戲,而且,你的演技很拙劣。”中年人只是淡淡的回答了一句。

  一切都好像逃不過他的眼睛,他總能用最淡然的,最簡單的話,讓人破防,讓人無話可說。

  “你希望自由,你有追求,你要獨立,你渴望愛情!”中年人繼續手上行云流水的泡茶,絲毫不耽擱他組織語言:“你想的多,做的少,想要的東西連最基礎的下層建筑保證都沒有,你跟我談這些,吳燁,你有什么?”

  說完這些,他順便把茶杯倒好茶,八分滿的茶水,和他做人一樣,規規矩矩,又讓人無法挑出毛病。

  吳燁:“........”

  從十八歲開始就是這樣,他總是不斷地給自己灌輸很多的東西。

  包括所謂應該有的人情世故,應該知道的人生道理,應該懂得的生活方式,合理的學習態度,適度的娛樂方式。

  他總是在否定自己的很多認為沒有問題的想法,否定自己很多認為對的思維,否定自己很多想要的生活方式。

  固執的把他覺得對的東西,放在自己肩膀上扛著。

  并且告訴自己,你應該這樣,不應該那樣。

  “您還是覺得自己都養不活,沒有資格談這些東西,這是問題的核心,也是我們想法差異的所在,對吧?”吳燁冷靜下來,把情緒丟開。

  有一個這樣的父親,他多少遺傳了那么幾分屬于他父親獨有的天賦。

  找到問題,解決問題,不得不說,這是很高效的手段。

  “冷靜客觀的看待問題,這很好。”中年人夸獎了一句:“在這個賽道飽和的年代里,我覺得拋開我大半輩子給你建立的平臺,這是一個很蠢的決定,也是一個不理智,不理性的決定。”

  他再次給吳燁倒好茶:“你知道,有很多孩子沒有這樣一個平臺,他們有多渴望能得到家庭的助力,有多渴望能有這樣一個平臺,培養個人能力和接受父母的扶持,這矛盾嗎?其實并不矛盾!”

  聽著他的理由,吳燁沉默下來。

  想到了宿舍的同學,他很多次說過,羨慕自己有一個好的出身,有父母支持,有很好的條件,有優渥的家庭,更有父母手里的一大把人脈。

  最重要的是,自己有得選,有條件去試錯,去失敗,去高速成長。

  這些他都沒有,同樣是四位數的生活費,吳燁可以是七八開頭,他是一開頭,這就是區別,連選擇食堂的菜品,他都需要考慮那么幾秒鐘。

  “在你看來,您的想法和邏輯,沒有任何哪怕是一丁點錯誤,而我的想法,幼稚到你忍不住笑,只是出于不傷害兒子的自尊心強忍著。”吳燁早已經看到他嘴角的笑意。

  能這樣在剛畢業回家的時候和他好好談談,在他看來這是最好的結果,總歸自己不是買票跑路,結果來的更讓他能接受。

  吳燁能考上復旦,并不傻,相反,母親是大才女,父親也是成功商人,吳燁繼承到了相當優秀的智慧。

  只是天然在父親面前被壓一頭,哪怕是頭號辯手的他,也說不過父親,不只是閱歷,還有經驗和文化差距。

  他真的很能說。

  “這不是邏輯問題,也不是對錯問題,我只是讓你知道,放棄最優的答案,轉頭去用最難的方式證明自己,很傻,當然...也很蠢。”

  吳燁:“........”

  “你性格隨你媽媽,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這是往好了說,往壞了說就是懶,就是沒有規劃,用你們年輕人的說法,這就是咸魚。”

  “你知不知道?時代變了?”

  吳燁:“......”

  “你媽有我,我在努力的保障她的生活狀態,讓她可以不去選擇自己不喜歡的生活方式,所以她可以當咸魚,每天曬曬太陽,做做菜,逛逛街,遛遛狗,你期望的愛情,其實就是這樣,你能給你愛人什么保障?空口白話?還是蒼白的承諾,語言,是這個世界上最廉價的東西,畢竟說話不需要成本。”

  吳燁:“......”

  吳燁說不過他,一直都這樣,他也不生氣,從來不會在分貝壓過自己,以證明父親的威嚴。

  總是淡淡的話語,直指核心。

  “您不是說人應該遵從內心嘛?”

  “我也說過那是任性。”

  吳燁:“……”

  什么都是當爹的有理唄,真假對錯都是你說的,反過來不承認也是你。

  “公司不合適我!”吳燁嘆氣。

  “我才是你爸爸!”老吳回答。

  吳燁摸了摸臉,你是我爸爸,我現在也不想去。

  吳燁沉默下來。

  談判,往往代表能找到一個大家都接受平衡。

  “我想出去,公司不合適我,不管是不是蠢,您不也沒學會篆刻嘛?”吳燁爺爺是篆刻大師,父親連刻刀都拿不好。

  老吳一頓,扎到心了。

  “我或許方式不對,我簡單的以為你能理解,畢竟這種理解應該不難。”

  “爺爺當時應該也是這種想法。”

  老吳:“……”

  他沉默了。

  父子倆各自有自己的想法。

  咔嚓,開門聲響起。

  吳燁和他爸都沒有回頭,都知道是買菜的老媽回來了。

  兩人沒有說話,等她去了廚房,老吳才開口。

  “你已經22歲了,你有時間也有機會,堅持你所謂的個性獨立和自我實現,我不阻礙你前進,但是你不要一面享受著既得利益,一面高冷的反抗被安排,操控,高喊著父親把他的想法強壓在你身上,總之,一切沒有經濟基礎的高談闊論,都是空中樓閣。”他站起來,看了看已經一米八多,比自己還高的兒子。

  “25歲,我給你時間去浪費,去撞南墻,去挑戰自我,去兌現天賦,夠嗎?”

  吳燁抬頭看了看他,摸摸把車鑰匙掏出來,把錢包掏出來,一張張把銀行卡拿出來,他用行動說明了自己的選擇。

  他覺得自己可以,哪怕是幼稚,也是小心翼翼呵護的夢,而不是被理性擊碎的泡沫。

  就像是父親說的,他想的很多,做的很少,有著大部分年輕人的通病,他只是個普通人,理解但不能接受父親的期望。

  如果哪一天他帶著一身傷疤,狼狽的回來繼承家業,那么....他認了。

  看著吳燁的舉動,吳燁爸爸只是看了看他,孩子不懂事,那就讓他知道,他之所以輕松,只是因為有人在負重前行。

  想出去闖蕩,可以!

  一場談話的結論就是這個,當爹的覺得孩子固執且傻,當孩子的覺得父親強勢切不理解自己。

  各退一步。

  找到了一個沖突緩存地帶,各自拿到勉強能接受的結果。

  “你們父子聊什么呢?”溫柔的聲音傳來。

  “剛才在聊茶葉呢!”父子兩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無比熟練,無比默契,就像是春晚規格的嚴格排練以后的結果。

夢想島中文    我不是那種富二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