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維度之間 >> 目錄 >> 15維度之間II(后篇)
 

15維度之間II(后篇)


更新時間:2021年07月22日  作者:得了吧  分類: 短篇 | 短篇 | 維度之間 | 得了吧 
 
維度之間 15維度之間II(后篇)
鄔強強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此時的激動和話語,都讓路橋懷疑了。真理之境確實看出了鄔強強身上的問題,從呼吸到心跳和肌肉緊實態度都已經超過了正常人類的范圍。

真理之鏡上顯示著鄔強強的身體,處處都有問題。

顯然最該驗尿的反而是對方,一般不都是怕什么絕對對方有什么。

此時的鄔強強開口就是路橋有問題的最重要原因,就是因為自己喝了還跑不過路橋。

有一點當年霍頓贏不過翻到說孫楊興奮劑的味道了,但鄔強強是沒辦法理解,路橋在自己的夢境里經歷了什么,還有之后的歷練。

雖然一千字不是很多,沒有一萬次的那么夸張。

但短時間的一千次鍛煉,并且每一次都是重新調整狀態帶來的訓練效果。

再加上比賽之后進入的幻境,讓路橋整個人進入了最佳的精神狀態。

蘇月可不就是路橋的興奮劑嘛?

鄔強強情緒格外地激動,這一點大家都看出來了。

裁判有些無奈:“這興奮劑,我們也沒有檢測手段啊?”

“我出錢,去醫院。我不管,肯定有問題。”鄔強強開口道,想要錘死路橋。

路橋笑著:“你怎么那么肯定啊?要不再來個賭?我們一起去檢測成不?也別你掏錢了,各給各的?你不會單純的以為,自己吃了藥沒跑贏,那么跑贏你的就一定吃了藥吧?瞧你激動的樣子?”

聽到路橋的話,鄔強強瞬間松了。但鄔強強氣的身體都在發抖,顯然這不正常。

臺上,有個孩子大喊道:“我去上廁所的時候,看見這位老師在吃藥。”

“聽到沒有!”鄔強強伸手指向路橋。

孩子再度大喊:“是伸手的那位。”

本以為實錘,卻錘了自己。

眾人抬頭,其他學校的孩子。

孩子跟在座的顯然都不認識,也沒有必要撒謊不是。

此時的鄔強強連忙解釋道:“我的是咳嗽感冒藥,不行去休息室我給你們找。”

事情顯然鬧大了,雖然只是中學生運動會但還是有不少其他高校的老師來看看孩子選拔特招的,這些老師有的也有不少身份很高。

“這事情我來管!”裁判席有人走了下來到了觀眾席邊緣。

眾人看向了觀眾席的位置,是一個男人在觀眾席開口道:“你們兩個,跟我來吧。我叫方元,鹿港田徑協會的主任。我開車帶你們去醫院,也別推托了錢我來出。”

休息室,一個叫陳歐的,這些年每年比賽都得第二名,一直覺得第一名有問題。這一次又冒出了路橋,不知道什么狀況就無所謂了。但聽到學生說的什么藥瞬間就來了興趣。

此時的陳歐一拳直接崩掉了鄔強強的儲物柜,柜子里面就有一個空的咳嗽藥水。

陳歐打開聞了聞,絕對不是什么咳嗽藥水的味道。

陳歐拿著咳嗽水的瓶子看了片刻感覺不對勁就跑了出來。

陳歐拿著咳嗽水大喊道:“鄔強強,這玩意是不是你的?你的咳嗽水啊,一點咳嗽水的味道都沒有!”

“我的咳嗽水,我咳嗽之前喝了怎么了?”鄔強強反駁道?

“一瓶都干了?你這是咳嗽?我覺得這玩意肯定有問題,也帶去檢測吧。”陳歐詢問道。

聽到這話,鄔強強沖上去就要從陳歐手里搶。

“怎么?你還想毀滅證據不成?”陳歐此時越來越感覺東西有問題。那種感覺,這些年贏不了的原因都找到了,一定要鄔強強身敗名裂。

兩個人拉扯之際,路橋看向觀眾席,顯然還看見一個孩子。

劉星,這一次比賽拿了三個金牌。

此時路橋看見劉星一直在躲閃,顯然真理之境顯示劉星似乎也不太正常。

路橋再度看向鄔強強,心里明白一個事情。

有這樣的教練,想要出成績就肯定會有一樣的學生。

劉星可能是無辜的,但鄔強強顯然不會無辜到哪里去。

路橋開口道:“方元領導,我能不能再帶一個人去檢測。”

“怎么?還有什么人有問題嘛?”方元有點不解。

陳歐舉著咳嗽藥水激動地說:“我可沒有問題,我隨便測。”

路橋一只手指著鄔強強,一只手指著自己六中看臺的劉星。

“這位鄔強強帶了個孩子,今年四百米到一千五百米都是金牌。雖然沒破青少年紀錄,但速度比一般孩子都快上不少。我承認鄔強強在當老師這方面訓練得不錯,但我懷疑……”路橋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

鄔強強激動的大喊道:“你有什么證據,你這是污蔑。不污蔑的話好說,你既然開始污蔑了,我和我的學生不會去驗任何東西!”

鄔強強的老臉一下難看起來,方元似乎明白了什么走向劉星小聲的詢問道:“你老師有讓你喝什么東西沒有?”

劉星低下了腦袋,十幾秒的沉默打開了背包。

同樣的咳嗽藥水瓶拿了出來,瓶子的樣子十分破舊。

方元拿在手里之后藏在手心也算是明白了轉頭大喊道:“今天的事情都到這里吧,剩下的事情特事特辦。這位孩子,而一二名的老師都給我走一趟吧。”

無奈,散場儀式。

眾人都上了大巴回去,路橋和鄔強強等待著方元開車過來。

鄔強強緊張無比,看見方元開著奧迪過來下一秒跪了下來:“對不起,我是用藥了。耐力藥,這事情能不能就這樣算了。我只是個老師,我怕孩子一口氣要跑四百千五。中間每次只有半個小時休息會受不了,所以就給他用了一點藥。”

私下,鄔強強顯然承認了,此時希望方元網開一面。

同時跪下的還有劉星的父母,似乎也是知道這個事情。

吃藥是為了穩定拿冠軍,為了更好更快地被特招。顯然應該是有學校將劉星放在自己特招的名單內了,但顯然這一切都毀了。

方元自然反問道:“是什么藥?”

“司坦唑醇。然后我拿咳嗽藥水順的,他吃完有多的,我總不好扔了所以我也吃了。”鄔強強連忙解釋。

“你們做父母的,也不管管嘛?”方元看著劉星的父母。

兩個人四目相對,顯然有話要說但還是閉嘴了。

方元搖著腦袋隨后看向路橋:“他都交代了,你呢?”

“我隨便驗,啥都沒用。”路橋回答道。

鄔強強搖著腦袋:“我不信,他肯定用了更猛的藥。肯定是合成類固醇之類的衍生品!”

“上車吧,我帶你們去專業的地方。”方元還是坐上了車。

路橋和鄔強強還有劉星都上了車,十五分鐘車程就到了。

鹿港反興奮劑協會,進去之后抽血驗尿雙管齊下。

哪怕是承認的鄔強強和劉星也沒有避免抽血的下場。

確實特事特辦,二十分鐘地等待結果出來了。

路橋沒有問題,而鄔強強和劉星顯然都檢查出來了司坦唑醇。

事已至此,鄔強強不相信但也沒辦法。

鄔強強嘟囔著:“他能進學校都是網開一面,這樣的人怎么可能跑到十秒?”

路橋也明白,鄔強強是不會服的。但反而轉頭跟方元求情:“劉星很可能是無辜的,這事情能不能網開一面?我相信他不吃藥也能有很好的成績,因為跟第二名的差距實在太大了。但如果這事情爆出來,那么很顯然一輩子就完了。”

“這事情你說了不算,我會上報的。同樣的事情我會告訴校長,你們一個學校的對吧?剛好我送你們回去。”方元說著朝著自己的奧迪走去。

劉星哭了,哭得稀里嘩啦。鄔強強反而安慰道:“怕什么,取消成績,禁賽四年罷了。你才十四,你怕什么。”

鄔強強人傻了,那么多年都過來了沒想到今天栽了。

路橋長嘆了一口氣,十六到十八剛好是拿成績的時候。很顯然這個孩子就這樣廢了,但再多的路橋也沒法說了。

六中,方元到了學校,直接去找校長去了。

鄔強強也跟了過去,唯獨路橋被家長們圍了個水泄不通。

本來就沒有路橋的事情,所以方元沒說什么。

路橋回來門口是一群家長,看見路橋那個興奮都圍了上來。

“路橋老師,謝謝你了。我明白你什么意思了!確實我這邊打算讓孩子學籃球,您會籃球嘛?”

“多虧了路橋老師,孩子身上真的有結石啊。”

“您慧眼識珠啊!”

孩子的家長,此時看著路橋都將其奉若神明。

“你們別告我就成了。”路橋尷尬地笑著。

家長們都表示要給路橋送錦旗,路橋樂呵地笑著說自己下午有課脫離了家長們。

路上看見老師,都跟路橋比大拇指。

學校運動會的事情顯然已經傳開了,回來的體育老師都是傳好不傳壞。

只是說了金牌和銀牌,還有路橋教師賽第一的事情。

路橋自然之前去了校長室,期間路過蘇月的辦公室。

蘇月在批改卷子,看見路橋表示中午一起吃食堂。

路橋點了點腦袋,認下這事情之后去了校長室,輕敲房門喊道:“我是路橋。”

開門的是鄔強強,此時低著腦袋。

校長此時看見路橋開口道:“剛好,今天都是夸你的。你還跑了個教師第一,方元先生路橋沒問題吧?”

校長自然不懂這些,只知道第一就是好事情。

“他沒問題,對了路橋你多大了?”方元反問道。

“二十七,馬上二十八了。”路橋回答道。

“誒,那么大了,看著年輕啊!二十七歲都能跑出這個成績。可惜都要退役的年紀了,少了你這樣一位人才為中國爭光。”方元感嘆道。

“不可惜,當年是出了成績結果受了傷,等好了之后就無緣賽場了,如今才慢慢恢復。我與體育有緣的,只不過跟體育競技無緣了。”路橋傻笑著。

校長自然興奮地點著腦袋:“鄔強強下午就不用來了,鄔強強手里的孩子路橋你先接管。這劉星的事情能不能再聊聊?”

“學校里你報不報都無所謂,中學體育記者都不肯來。但事情我會記錄在案,這點不會變得。不可能因為是個孩子,就放棄司法公正。我私下里喜歡電子競技,有一個叫茄子的。早些年窮沒錢,跟人家共用賬戶。被他人開掛,而導致終身禁賽。他說什么了嗎?規定就是規定。很多時候很多事情都是這樣,反過來說,路橋他不可憐嗎?傷病讓路橋沒機會為國爭光,這事情又到哪說理?”方元反駁道。

路橋有些無奈,這事情怎么牽扯到自己了。

當然路橋也在思考,如果沒救下蘇月的話。自己現在,有可能真的在代表中國在奧運賽場吧?

今年的日本奧運會,自己可能會跟蘇炳添同臺。可誰知道呢?

克蘇魯此時在一旁看了一眼阿努比斯兩個人四目相對,隨后一同望向路橋開口道:“還是當年那個問題,這一次沒有任何懲罰。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可以改變過去,比如放棄救下蘇月你還會怎么選?”

路橋搖著腦袋,嘴型說了個不。

因為在校長辦公室,所以沒有出聲。

事情告一段落,方元走了。

崩潰大哭的劉星也被帶走了,同時要離開的還有鄔強強。

中午食堂,路橋在食堂買好了菜等蘇月。

兩個人坐下一起吃起了中飯,蘇月開口道:“又點多了,我吃不了那么多。”

“今天開心,我能吃。”路橋回答道。

“聽說你又跑了,還拿了個第一?”蘇月笑了笑。

路橋有些尷尬:“都是三十多歲的老師在一起比,我年紀占優勢了而已。”

“是嗎?還想夸你呢。不過好像你帶的那群孩子也拿了個銀牌。”蘇月笑著。

“4x00米,沒含金量。不過鄔強強不干了,他的班估計以后都要我接手了。”路橋回答道。

“鄔老師嗎?沒什么記憶。為什么不干了?”蘇月有些不解。

“一言難盡,反正就是不干了。我到時頭大,又要多記幾個班,上百個孩子的名字。”路橋無奈地搖頭。

“這就嫌累啊,我天天備課改作業批考卷就不累?”蘇月反駁道。

“成,回去給你按摩。”路橋回答道。

“我給你按才是,都跑第一了。我還能累著你不成?”蘇月說著給路橋夾菜。

“還是我給你吧,我這之后就又閑下來了。你是大忙人不是嗎?”路橋回答道。

“也不知道你這按摩是正不正經,對了,你昨天睡得好香,不再做那個噩夢了嘛?”蘇月詢問道。

路橋點著腦袋:“嗯,以后應該也都不會做噩夢了。”

“那就好,就說你點多了,我減肥,剩下的米飯你包圓了,別浪費食物。卷子我沒改呢,我先走了。”蘇月起身離開了食堂。

路橋這邊看著坐下來的卡奧斯等人,路橋詢問道:“是不是有一個維度,當年我沒救下蘇月,沒有受傷成了專業運動員?”

“有,肯定有!當然也有拿世界冠軍的,也有沒拿世界冠軍的。人生無常,一切都有可能不是嗎?”阿努比斯回答道。

“還有墮落的濫用興奮劑的時候呢。”克蘇魯補充道。

“就好像猩猩用打字機敲圣經,一切都有可能。”路橋想起了之前的說法。

眾人點著腦袋,卡奧斯笑著:“你都不后悔了,為什么還跟我們說這個?”

路橋將蘇月的半碗飯拿到了自己的手邊,添入自己的碗中:“好奇心是好奇心,不后悔是不后悔。我要不是不后悔救蘇月,我會認識你們嘛?”

阿努比斯笑著點著腦袋;“路橋,我們是真的因為你知道了‘愛’是什么,所以我們愿意給你一次機會。我們現在洗掉你的記憶,讓你繼續度過余生。如何?”

克蘇魯笑著:“你會帶著你跑贏鄔強強的紀錄,大家都會記得你在這一次中學生運動會的教師組跑了第一還接近十秒。但未來能不能更好沒人會知道,現在這個鄔強強被開除,我想你未來的日子也會越來越好過。不是嗎?”

卡奧斯點著腦袋:“現在選擇吧,洗腦還是繼續體驗。”

路橋沉默了幾秒:“什么時候都還能回來體驗生活,可和你們做朋友,一輩子可能就只能選擇這一次!我還沒完成我的承諾呢,你們這是打算放棄我嗎?”

“可跟著我們,還是有機會遇到突發狀況,然后失去生命的。畢竟我們不是生活,無憂無慮的。我們雖然是神,但也有強弱,會遇到危險,也會死亡。”克蘇魯回答道。

“喝水都會嗆死呢,我愿意回到。”路橋回答道。

“我們先回去了,記住不要做錯事。”卡奧斯等人起身,離開了食堂。

下午一直到放學,路橋都很興奮。

怕累的路橋請了一天,但一個下午都在交接鄔強強的工作。

帶著蘇月回到了家,吃完晚飯坐在一起看電視。

蘇月還要備課,路橋想過做些什么,但思考著很有可能卡奧斯看著就放棄了。

路橋回到了主臥,躺在床上閉上了眼。

一陣眩暈,再度睜開眼又是熟悉的。

眾人舉杯,桌上已經有一杯酒了。

“歡迎回來路橋!”克蘇魯笑著。

卡奧斯和阿努比斯此時也舉起了杯,瑪格麗特則是再擦拭臺面。

路橋看著給自己留的喝的問道:“這是什么?”

“啤酒,很普通的那種。”瑪格麗特回答。

維度之間 15維度之間II(后篇)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武煉巔峰 | 修羅武神 | 無敵升級王 | 崛起之華夏 | 傲世丹神 | 掌御星辰 | 絕世唐門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最強狂兵 | 擇天記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小地主 | 黃金瞳 | 大陰陽真經 | 龍血戰神 | 異世邪君 | 老兵傳奇 | 特種神醫 
上一章  |  維度之間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這個明星在種田賣菜 | 仙帝的自我修養 |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 從天后演唱會出道 | 視死如歸魏君子 | 從司藤開始的諸天 | 我的電影火爆全球 | 重生金融危機橫掃全球 | 地球簽到一百年,舉世無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