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玩家兇猛 >> 目錄 >> 第六百五十九章 新生(6K)
 

第六百五十九章 新生(6K)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25日  作者:黑燈夏火  分類: 科幻 | 進化變異 | 玩家兇猛 | 黑燈夏火 
 
玩家兇猛 第六百五十九章 新生(6K)
這聲音來自于戰車中成百上千的蟲族單位,它們在腦蟲的率領之下,向著造物主頂禮膜拜。

李昂蘇醒了,

在其余人聽不到的頻道里,萬千蟲族瘋狂歌頌著造物主的歸來。

此時此刻,他正懸浮在車輛深處,通過手腳軀干中延伸出的植物藤蔓,控制著利維坦戰車。

剛才那段話確實是他自己編纂的,但念出這段話并賦予感情的,卻是腦蟲。

腦蟲是生物兵器序列中一種很奇特的存在,

不同于低等蠕蟲,它們有著完整的生物大腦,能夠進行一定程度上的復雜思考,甚至擁有獨立意識。

絕大多數腦蟲都是李昂從生南王夢境之中帶出來的,也有一部分,是李昂后來用兔子、豬等家畜的大腦,制成的。

高等智慧生物的大腦,明顯要比兔子腦更加靈敏迅捷,越是聰明的大腦,就越能保留住生前更多的記憶,

配合生物母版的改造,使其成為機械呆板的、狂熱崇拜李昂的“信徒之腦”。

每顆信徒之腦,都能為李昂提供非常微弱的神力,形成神力鏈接,

必要時,李昂可以通過鏈接,超遠程控制“信徒之腦”,也就是腦蟲的宿主。

腦蟲,既是信徒,又是神力鏈接中心,也是李昂用來控制更多生物兵器的信號節點。

不過一直以來,李昂都沒有放開對腦蟲群體的限制,

原因很簡單,蜂后是李昂一手培養出來的,他有無數種辦法,控制蜂群,或者讓蜂群自行解體。

但一代腦蟲使用的,卻是外來生物的大腦,

而且是智慧生物的大腦。

解放腦蟲的智力,意味著李昂能輕松擁有大量的高智慧勞力,

同樣,這也意味著未知的風險。

智力催生思考,

思考產生意志,

意志渴望獨立,

獨立則需追求自由。

完美的造物終將勝過造物主,

鯨歌組織多恐懼帶有惡意的超人工智能,

李昂就越擔憂來自腦蟲自由意志的反叛。

直到剛才,

在這個可以隨時拍屁股走人的劇本世界里,他才邁出實驗性質的一步。

他將史崔克戰車融為了畸變生物,解放了某只幸運腦蟲的智力限制(當然是有限度的,整體智力水平約相當于金毛犬),讓這只腦蟲負責統御畸變戰車中的數百只下級蟲族。

這只腦蟲來自生南王夢境里的某位山賊,其原本記憶與意志,早就在無數次的洗腦中徹底磨滅,

完完全全成了李昂的低智狂信徒。

現在智力上的限制被解除,它提供給李昂的神力驟然上漲(當然還是遠低于正常人類),

這只蟲子擁有智慧后,

第一件干的事情不是思考自己是誰,自己在哪,

而是向低智時期一樣,尖叫謳歌起自己對萬物歸一的血肉與沼澤之主的無上尊崇。

以它目前的智力水平也想不出什么好詞兒,基本就是“啊啊啊啊造物主啊啊啊啊!”之類的亂碼。

遠不如花式眾多的彩虹屁。

李昂還是第一次和自己的極端狂熱粉絲打交道,

現實世界里討厭他的人遠比喜歡他的人多得多,

一時間只好用冷酷的神力波動打斷了這只腦蟲的顛三倒四歌頌,

直截了當告訴它,它的名字叫做利維坦,

現在,立刻,馬上,開始操縱車輛。

腦蟲是高級的生物兵器,

低智慧的時候就能憑借生物本能,協調不同種類的蠕蟲工作,

現在變得高智慧了,更加能夠讓千百蠕蟲聽從指令。

蝸牛形狀的腦蟲聽到造物主的吩咐后不敢猶豫,按照生物本能,伸出了綿長神經纖維束,接駁進入其他蠕蟲的身軀,

像是正常生物的大腦一樣,開始對所有蠕蟲下達指令。

整個過程中,李昂一直都在進行觀察,

腦蟲不愧是天生的信息節點,指揮起大規模低級單位的熟練程度只比李昂低一些,

蟲族之間特有的信息傳遞方式,通過神經接駁,讓腦蟲在電光火石間明白了所有生物武器的職能、作用以及能耗,

并按照李昂的神力波動指示,統籌規劃起每個器官的能量供應,讓這臺新生的利維坦在神力滋養下均衡成長。

這時候的利維坦空有一身強大力量,

但各組件之間并不協調,

李昂光是輸出神力、維持戰車高速運轉已經很不容易了,

只能讓腦蟲繼續調試戰車,激活組件。

(腦蟲全程保持沉寂,但在神力的精神網絡中,它卻表現出異常亢奮的沉默,有種步入莊嚴神殿,不敢大聲喧嘩,只能瘋狂頂禮膜拜來抒發心中激動的感覺)

嗡——

無形無質的能量波動以戰車為中心,向四面八方蔓延擴散。

細微塵埃震蕩而起,短暫停滯于空中,好似薄霧。

寂靜,無聲,空氣仿佛被抽離一般,容不下任何聲響,天地之間,只剩下畸變戰車的引擎聲。

砰,砰,砰。

沉重,有力,悠長,富有貫穿力的心跳聲,

在機械、血肉、植物糅雜而成的車輛深處響起。

仿佛沉睡萬年的深淵巨獸睜開雙眼,畸變戰車的車燈,亮了起來。

有什么東西,正在緩緩醒來。

三名玩家驀然感到一股強烈的不適,那種被怪物吞入腹中、被迫瑟縮在蠕動腸道中的異樣感更加強烈,

讓他們頭皮發麻,脊背生寒,必須得按捺本能,強行忍住攻擊窠臼、逃離魔巢的沖動。

后方的隆也意識到了什么,

來自武道家的直覺告訴他,前方那輛怪模怪樣的戰車,威脅等級驟然上升。

一股狂暴猙獰,混亂邪惡,充滿無止境進食吞噬同化欲望,

同時又溫和寧靜,生機盎然的“氣場”,正以畸變戰車為中心,不斷攀升。

“神性生物么...”

隆的眉頭微微皺起,中心城聚攏了千奇百怪的游戲人物,

其中不乏攜帶神性,甚至直接就是神明的角色。

神性生物對于凡俗物種,確實有壓倒性的優勢,

前者無意識釋放出的神性威壓,足以讓弱小生靈碎心裂膽,升不起任何反抗念頭,

而若是將神性威壓有意識地集中釋放,

形成神威,

也能夠在戰斗中,對強大的凡俗生命造成短暫震懾。

不過,眼前的畸變戰車只是徒具神性,神力強度并沒有達到無邊無岸的浩瀚深厚等級,完全有的打,

更何況...

隆的眼眸之中,猛地升騰起名為“戰意”的熾烈火焰。

就算是神性生物又如何?

在這片被隔離禁絕的數據空間里,數據整體強度、數據輸出功率、對數據的運用效率,才是決定強弱的關鍵!

千錘百煉,在無數次生死搏殺中成長起來的武道家無所畏懼。

就算是神!

也轟殺給你看!

名為波動拳的蒼藍色光球被隨手轟出,沿途吸收迎面撲來的狂風,不斷擴展膨脹,向著畸變戰車追尾而去。

而隆自己,則半蹲下去,

斷袖的格斗服與紅色頭巾烈烈飄舞,龐大的氣呈現出龍卷風一般的具象化。

“升!”

天下武功出升龍,

在所有格斗招式之中,升龍拳不是威力最大的,不是速度最快的,

甚至都不是最實用的——這招前搖太長、破綻太大,稍有不慎就會被對手抓住機會瞬間防御,

展開一段暴風驟雨般的攻擊,徹底喪失所有優勢。

“龍!”

但是,

樸實無華,質樸可靠,有如飽經風霜打磨的千年磐石一般,恒古不壞。

升龍拳,永遠是斗士面對未知強敵時的不二選擇。

“拳!”

最后一字仿如銅鐘墜地,隆一腳踏在車頂,將庫拉特意凝結起來的厚重冰層盡數踏碎,連帶整輛車的車頭都重重沉,車尾高翹。

他的身影瞬間從車頂消失,

只能看見一道白色殘影在兩輛急速行駛的戰車間,橫穿十余米距離,來到了畸變戰車的車尾。

肉眼可見的急旋氣流,凝結在他那自下而上的鐵拳周圍,

撕裂空氣,粉碎砂石,將本就細微的塵埃再度碾成粉末。

前所未有的危機感籠罩在三名玩家的心頭,

黃昏騎士雙目失神,眼眸之中映出兩個純白十字圖案,整個人的氣質陡然而變,木訥,呆滯,麻木,沒有任何情感。

落日熔金同樣如此,他的胸膛向兩側打開,露出半機械半血肉的義體化內臟,

在這其中,周圍縈繞著一圈橘紅色火焰的動力爐心臟尤為顯眼。

作為皇家國教騎士團與鯨歌組織的成員,他們身上各有各的底牌,

但是就像斗地主中沒人會起手丟王炸一樣,這些底牌的特殊性與副作用,決定他們只能在最關鍵的時刻使用。

空前絕后大危機。

女巫的喉嚨里發出一陣悲鳴,

她將幾個裝有淡藍色魔力藥水的試管并在一起,用魔術之手拔去瓶塞,咕咚咕咚地將所有魔力藥水一飲而下,

過量的魔力充斥魔術回路。引發混亂與破壞,

青筋暴起,毛細血管爆裂,雙臂皮膚布滿淡紅鮮血,

臉頰邊緣甚至長出了淺淺的青色鱗片——女巫的家族先祖曾經與半血龍裔聯姻,家族血脈中潛藏著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計的巨龍血脈。

這淡薄一血統早在幾代之前,就不能再幫家族更好地擁有元素親和能力,

只有在接觸巨量魔力時才會顯現,讓家族成員變得輕微嗜血暴虐,喪失理智,有如野獸。

家族長輩視之為某種不能宣揚的恥辱——半血乃至八分之一的龍族混血,都是強者的象征,

而更低等級的混血,則被當為奴隸、雜種與應急糧食,

不再被尊敬崇拜,反而遭到龍族與強大法師的鄙夷蔑視。

但現在,實在不是計較所謂“家族榮譽”的時刻了。

臉頰長著鱗片的女巫飛快念出一段晦澀深奧的咒語,天空中浮現出一座暗紅色八邊形法陣的投影。

八邊形法陣的每一角上,都懸浮著一把短劍。

技能名稱:琥珀劍印

類型:靈能

特效:溯封。念誦咒語,召喚法陣,使一個個體生命在時空層面產生停頓

消耗:20的龍族精血,1000點靈力值

冷卻時間:72小時

使用條件:龍族血脈

備注:指向生命的等級越高、意志越強,失敗概率越大。失敗后將遭到反噬懲罰

備注:指向目標越弱,則溯封持續時間越長。同一時間只能存在一個溯封對象

備注:龍族的家庭觀念淡薄,幼崽在年滿二十歲后就會被母龍責令離開領地,否則將被視為新生威脅,遭到屠殺。但在此之前,母龍會誓死保護幼崽,一如捍衛自己的生命與財富。一些母愛格外強烈的龍類,甚至會使用代價巨大的琥珀劍印法術,來保護那些瀕臨死亡、暫時找不到解救方法的的幼崽——她們并不知道,這一法術是其實是帝國的半龍法師研發并散布出去的,用于幫助探險隊更方便地屠龍。以此來報復龍族對龍裔的長久奴役,以及對帝國的長期掠奪

來自異域龍裔的獨門法術,在這個數據化的世界中依舊奏效,

隨著短劍一柄柄沉入法陣,隆的速度也越來越慢,仿佛被擲入琥珀,趨向靜止。

“休想!”

庫拉低喝一聲,雙臂展開,極寒凍氣化為尖錐冰雹,自上而下貫穿法陣,墜向戰車。

“噗——”

遭到破裂法陣反噬的女巫吐出一口帶有腐蝕性質的鮮血,澆打在車中藤蔓上,升騰起一陣煙霧。

她能感覺到頭腦正在飛快變熱,理智如瀑布般流出大腦,

無處宣泄的魔力,在先是干涸而后過分充盈的魔術回路中涌動,

讓她的身軀不斷顫抖顫栗,皮膚如枯黃報紙般皸裂破碎。

“圓環...圓環...圓環之理...

破壞,擁抱,接納,偉大,理解,鮮血,奉納...”

女巫雙目無神的喃喃自語被突兀打斷,

一只潔白半透明的肥蟲從車頂垂落下來,張開口器,一口咬住女巫的脖頸。

這并不是攻擊,落日熔金清晰看見,

肥蟲的半透明口腔之中,涌出大量粘稠的、帶有濃郁藥味的口水,將女巫的腦袋浸泡在里面。

來自無垢熔爐店鋪的平復心智魔藥,竟然奏效了,

惱人的窒息感,與嘔吐沖動,

成功地將女巫從那些魔術回路瀕臨崩潰時看到的恐怖幻象里,拖拽了出來。

千萬蟲鳴交疊重合,發出威嚴肅穆的恢弘聲音。

“困了累了滿嘴胡言亂語?來一口東膨特飲洗洗腸胃吧!”

利維坦腦蟲已經完成了對戰車全部組件的調試,

它按照造物主李昂的惡趣味,說了一句它并不理解的臺詞,指揮那只肥蟲松開女巫腦袋,縮回了車頂。

滿頭口水的女巫鼓著嘴巴,吐出口腔中殘留的唾液,眨了眨眼睛,清亮眼眸中盡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的迷茫。

利維坦腦蟲并沒有對這只無毛的雌性猩猩施加更多的留意,

人類在新生的腦蟲看來都是丑陋的脫毛猩猩,

當然,造物主是不一樣的,

萬物歸一的血肉與沼澤之主,是天,是地,是世間的唯一真神,遠遠不是脫毛猩猩可以相比。

藤蔓延伸,血肉膨脹,蠕蟲異化,

所有零部件在利維坦腦蟲的驅使下各司其職,

令整輛戰車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就像李昂很早之前就說過的那樣,兩個生命在等級相近的情況下,

更多的質量意味著更多的可調動資源,

更大的體積意味著更廣闊的可調配空間與更全面的功能。

人類形態下他能干的事情有限,但當他支配起一輛生物坦克戰車的時候...情況,就徹底不同了。

他指揮著腦蟲,腦蟲則控制著利維坦的所有組件。

被接觸了束縛的隆,最終還是將拳頭轟在了畸變戰車的車尾。

正如他所預料的一般,武道家的氣轟散了戰車的大量零部件,

車尾高高翹起,

剛剛生長出的刺背盔甲,還沒有徹底風干,仍舊太柔軟脆弱,阻擋不了這一拳,

盔甲下面的生物質器官,也同樣被暴力轟飛,在半空中被隆的氣流卷入,碾為齏粉。

“無用。”

車身之中傳來了萬千蟲鳴尖嘯,

無數根纖細藤蔓從戰車底盤、兩側彈飛出來,精準接住空中還有拯救價值的零部件,猛地扯回,

伴隨著一陣血肉蠕動,迅速愈合如初。

新生的蟲族單位,正在以驚人的速度,飛快成長著,

它體表的倒刺盔甲變得堅韌頑強,身軀兩側的生物質炮臺填充好了炮彈,藤蔓與血肉、機械間的融合變得密不可分,

潛藏在戰車深處的巨大心臟為車輛提供源源不斷的澎湃能量。

腦蟲是它的大腦,機械是它的骨架,藤蔓是它的經脈,血肉是它的基石。

隆仿佛感到了更加強烈的威脅,

他踩踏在庫拉塑造出的冰塊車鏟上,防止自己因離開車輛而被判負,

再次下蹲,擺出永遠不會過時的起手式,“升龍拳!”

“無用。”

蟲鳴尖嘯陣陣,利維坦戰車兩側身軀延展開來,露出十余根形狀不一的畸變炮管。

每根炮管里所填裝的炮彈,取決于構成炮管的蟲族單位——炮管都是活化蟲或者活化蟲的某一部件,通過戰車底盤中的復雜管道,吸取炮彈。

砰砰砰砰!

炮管絲滑地轉向后方,齊齊開火,

墨綠色的毒液囊泡在半空中炸裂開來,腐蝕性液體融化了隆的格斗服,在后者堅韌的皮膚上燒灼出了大片白斑。

就算是成年非洲象也撐不過三秒的藤蔓絞殺,被隆肌肉一震,就盡數崩裂,失去了活性,

但掩藏在荊莖絞藤褐色種子中的孢子囊,依舊遺留在了隆的肌肉表面。

作為李昂目前生物武器序列中的一員,孢子有著相當多的變體,

其中一些能夠大面積擴散,發育成綠色植株,凈化空氣,改造環境,

一些則能污染土地、水源,讓地面長滿帶毒的絢爛蘑菇或地衣。

而利維坦戰車所發射出的孢子,功能則更加簡單。

“咳咳!”

隆劇烈地咳嗽起來,揮舞到一半的升龍拳不攻自破。

他的呼吸道里,萬千孢子深深扎入血肉,在殘余的微量神力作用下,野蠻生長,肆意擴散。

隆試圖用“氣”以及武道家的肌肉震顫,來隔絕影響,但這么做的結果就是讓成型的孢子蒲公英破裂開來,

順著呼吸道,深入肺部。

眨眼功夫,他的口鼻之中就涌出了大量的白色霧狀粉末,每次呼吸,都像是在拉動殘破風箱。

隆的魁梧身軀摔倒下去,重重跌落在冰質車鏟中,

饒是如此,這位武道家的眼眸依舊燃燒著戰意,仿佛要迸發火焰,燒死在空氣中下毒的卑鄙小人。

“交出車輛。”

利維坦的聲音尖利而刺耳,

心有不甘的隆攥緊雙拳,但眼角余光卻瞥見了同樣咳出霧狀粉末的粗暴磚石與瑪麗·蘿絲。

心有預感的庫拉用冰緊急給自己做了個呼吸面罩,但兩名同伴卻已經中招,特別是瑪麗·蘿絲,

她的雙眼空洞,右手還握著一把鋒銳短刀,橫在自己的纖細脖頸上。

來自落日熔金的賽博武道·操線木偶秘術,依舊在發揮效果。

萬千不甘在隆的心中流淌而過,他攥緊雙拳,然后又緩緩松開。

“下車吧。”

庫拉囁嚅了下嘴唇,剛想說些什么,卻欲言又止。

她拽起拼命咳嗽的瘋狂磚石與雙目無神的瑪麗·蘿絲,隨著隆一起,跳下高速行駛的車輛,沿著剛剛制造出來的冰晶滑梯,減速著平安滑到了地面。

道路前方,他們能看見畸變車輛正如野獸一般張開車尾的大嘴,噴出藤蔓,將原本屬于他們的格斗家戰車拖入口器,大肆咀嚼。

其余的戰車都是利維坦的養分,

要不是造物主沒有指示,利維坦腦蟲甚至都想直接將那四名高能生命留下來,使其徹底化為自己的一部分。

繁衍,擴張,吞食,向血肉與沼澤之主獻上永無止境的虔誠忠誠,這是刻在所有生物兵器基因中的鐵律。

劫后余生的庫拉并不知曉這一點,

那些為了湊齊戰車材料,在中心城東奔西走、參加大大小小格斗比賽的艱辛回憶不由得涌上心頭,讓庫拉下意識地開口道:“隆,我們輸了...”

“我知道。”

隆捂住口鼻咳嗽著,白色孢子從指縫中不斷滑落,天空中響起了直升飛機的螺旋槳噪音——那是正在趕來的醫療隊伍。

“我的武道還不夠精進。”

隆轉過身,魁梧身影在陽光的背光之中顯得更加沉重,“對不起。”

“...不是你的錯。”

庫拉想要安慰失落戰友,話到嘴邊,卻只能說出干巴巴的勸慰,“那個...你不是說過嗎,真正的武道家會倒下,但不會失敗。失敗的,都不是真正的武道家。”

結結巴巴的蹩腳勸慰讓隆有些哭笑不得,他苦笑著咳嗽著,手掌撓了撓黑色短發。

“謝謝你。”

這位格斗家的表情褪去了慚愧,變得堅毅而沉穩,“這是我最后一次軟弱了,下一年的戰車比賽前,我一定會領悟最終級的奧義。”

“殺意之波動。”

玩家兇猛 第六百五十九章 新生(6K)

推薦小說: 修羅武神 | 崛起之華夏 | 武王 | 特種神醫 | 寒門崛起 | 武俠重生 | 凡人修仙傳 | 功夫神醫 | 官途 | 無限動漫錄 | 傲世丹神 | 武煉巔峰 | 神醫圣手 | 傭兵的戰爭 | 醫統江山 | 吞噬星空 | 從仙俠世界歸來 | 最強狂兵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無敵升級王 
上一章  |  玩家兇猛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穿越時空的魔王其實是勇者 | 諸天最強大魔頭 | 萬萬沒想到我成了救世主 | 開局就送不滅金身 | 綜藝天王導演 | 我的天賦是搖人 | 開局獎勵新手禮包 | 萬億身家的我是真的沒錢花啊 | 海賊之無敵劍圣 | 逐漸不講武德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