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退后讓為師來 >> 目錄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騎白馬的不一定……
 

第二百二十九章 騎白馬的不一定……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07日  作者:隱語者  分類: 科幻 | 時空穿梭 | 退后讓為師來 | 隱語者 
 
退后讓為師來 第二百二十九章 騎白馬的不一定……
最前面那個漂亮女人,雙眼一眨也不眨,盯著艾米瑞達。

目光空洞,像是一個人偶。

艾米瑞達知道,這就是人偶——由真人制作而成的人偶!

出自那個如太陽神一般耀眼,實際上卻是一個十足變態的操尸王子格萊斯頓之手。

一開始艾米瑞達就在跟這個人偶的交手中,不小心被斯內克偷襲成功,一下子陷入到絕境中。

“挺能跑啊。”格萊斯頓看著艾米瑞達,聲音中隱含一絲怒意,“跑到這種地方,害得我的米婭都變得臟兮兮了。”

最前面的那個精致人偶,的確有幾分臟兮兮的樣子,畢竟是在森林里面直來直去地開道,不弄臟是不可能的事情。

又沒有自帶什么清潔功能的衣物。

艾米瑞達很想說一句:“這也能怪我?”

只是現在的局面,可以說是必死無疑,讓她已經沒有心情說什么俏皮話了。

也不是什么皮到死的性格。

“很難受吧。”斯內克說道,“如果你不逃跑,還有幾分解開我的毒的希望。現在,我的毒已經深入到了你的骨髓,等待你的只有死亡一途。”

艾米瑞達沉默著不說話,斯內克沒有危言聳聽。

麻木的感覺正在一點點向著更多的部位蔓延,恐怕再有個幾分鐘,艾米瑞達就會徹底失去對身體的控制。

“現在只是麻木,但待會,你會感覺到什么叫做痛苦。”斯內克說道。

從某些角度而言,能夠感覺到“痛”是一件好事,至少證明人體的反應機制還在,沒有被破壞掉。

先痛,后麻木變得毫無知覺,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斯內克的毒反其道而行,先是麻木,然后才轉化為痛苦,會讓中毒者在鉆心蝕骨的痛苦中一點點死去。

可謂殘忍至極。

“喂,說好問一下白雪公主的事情。”身后的格萊斯頓提醒道。

聽到這話,艾米瑞達的表情微微一變,隨即又恢復正常,很快。

“哦,果然你知道一些什么。”這一閃即逝的表情被斯內克捕捉到,或者說,原本就是跟格萊斯頓說好故意突然來一句,試探艾米瑞達的反應。

“白雪公主在哪?”斯內克問道。

艾米瑞達吐出一口濁氣:“你們想要知道?”

“告訴我,讓你死的沒那么痛苦。”斯內克也是“明人不說暗話”,反正就是要艾米瑞達死,區別無非是死的有沒有那么痛苦罷了。

“白雪公主,現在在一個很強大的人手中,你們要去,就是找死。”艾米瑞達說道。

王子格萊斯頓沒有說話,只是饒有興趣地看著艾米瑞達。

“哦,很強大?那我們就不去了,現在殺了你就算回本。”斯內克臉上浮現出陰冷的笑意。

艾米瑞達表情一滯,說好的激將法呢?

一句“很強大”就把你嚇跑了?

“呵。”沒等艾米瑞達說什么,斯內克繼續笑道,“看來,那個人的確是你的救命稻草啊。”

艾米瑞達表情完全陰沉冷漠下來,這不是一條僅僅只會在暗處偷襲的毒蛇,還擅長玩弄人心。

不需要她回答,僅憑幾個表情,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不要廢話了。”格萊斯頓催促道,“既然都有白雪公主的線索了,那我們早點找到,也好早日完成我的作品。”

他對著那個名叫做“米婭”的人頭揮揮手。

人偶邁著略顯機械的步伐朝艾米瑞達走去。

空洞的目光,機械的動作,面無表情,就算再好看,也給人一種陰森的滲人感覺。

真是一個相當扭曲的愛好。

當然,在格萊斯頓自己看來,這才是對美最為正確的做法,“不許人間見白頭”,唯有將這些漂亮的美人兒都做成人偶,才可以將她們的美完全、永久地保留下來。

他看向人偶的眼神,也是發自真心的愛與欲,不是什么看工具的態度。

就在人偶走向人偶,經過被斯內克和格萊斯頓共同忽略的哮天犬身邊的時候,異變突生。

剛才一直很安靜的哮天犬,突然張開嘴巴。

黑色巨大的猙獰狼首憑空出現,一口咬在人偶身上,將其完全咬在了嘴巴中。

“不!”

格萊斯頓愣了一下,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咆哮,痛苦之情,溢于言表。

斯內克的反應也很快,立刻退后。

沒錯,是退后跟哮天犬拉開距離,一條毒蛇可不會把自己暴露在危險的處境。

向來只有他陰人,身邊不遠處突然竄出一個巨大狼首,算是怎么回事?

斯內克面上不顯,內心卻驚出了一身冷汗。

他竟然完全沒有發覺,如果這一口是對著他咬的,斯內克絕對沒有辦法避開。

這是自然,哮天犬冷不丁偷襲的一口,本就是她的招牌。

如果能被斯內克避開,哮天犬干脆買一塊豆腐自己一頭撞死算了。

擅追蹤、偷襲,正面作戰能力,哮天犬其實不算強。

斜著眼睛看了撕心裂肺的格萊斯頓一眼,哮天犬揚起狼首,以一種哈士奇拆家的高傲姿態將人偶整個吞下。

“我要——”

“把你撕成碎片!”

格萊斯頓咆哮著,驚起大片的飛鳥。

停在后面一段距離的馬車開始顫抖起來,那些臉色頗為麻木的車夫紛紛下車,走到一邊。

周圍的空氣都下降了一些溫度,可以看到封閉馬車的空隙中,有冰冷的白煙逸散出來。

接著,八輛馬車的馬車齊刷刷打開。

走出了八個盡態極妍、風姿卓越的美貌人偶。

都是漂亮得不像是真人,精致到了有些失真的地步。

這些人偶各自都穿著華麗的衣服,好像是來參加什么選美大會一樣。

它們一個個轉身,面朝格萊斯頓的方向,快步走去。

前進起來是完全直線,沒有半點轉彎。所過之處,所有的障礙都被它們那看似纖細、柔弱的身子徹底撕開、碾壓得粉碎。

面對格萊斯頓的咆哮,哮天犬一扭頭,叼起發愣的艾米瑞達,狂奔而去。

裝完逼就跑真刺激。

哮天犬跑起來,自然是很快的,保持在只有狼首的狀態,也沒有完全化形為戰斗形態。

在森林中穿梭起來不成任何問題。

“告訴我,你可以跟上他們。”格萊斯頓看著斯內克說道。

斯內克已經上馬:“只要你的寶貝可以給我們開好道路,就可以。”

他話音剛落,幾道身影從天而降,重重落在兩人面前,機械地起身。

艾米瑞達覺得風在耳邊呼嘯,眼前的風景一片模糊,根本無法分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

一開始那只奇怪的貓還會停下,讓自己指引一下方向。

現在卻完全忽略了她,開始一路狂奔。

艾米瑞達感覺回到了小時候,坐在自己老哥駕駛的高速飛馳的車子上,恨不得當場把膽汁都給吐出來。

突然間,呼嘯的狂風停止,眼前的場景倒是一片天旋地轉。

艾米瑞達落在地上,麻木幾乎覆蓋了腦袋下面所有的地方,同時,最先受傷的手臂上,傳來鉆心蝕骨般的疼痛。

“這個水晶棺材你看怎么樣?”艾米瑞達聽到這個聲音,心里猛地一松,差點昏迷過去。

“有病。”

查爾斯的回答非常傷人,當然唐洛并不在意。

對于剛剛挨揍的小朋友,他還是相當寬容的。挨打之后,總要讓人占點嘴皮子的便宜,否則的話,憋出病來就不好了。

查爾斯作為憤怒,本身就很容易生氣。

唐洛還是很體諒的。

“狗子回來了。”唐洛一臉淡定地摸了摸跳上裝著薇薇安水晶棺材的哮天犬,那語氣好像是哮天犬去薛念之家蹭了幾頓飯吃一樣。

“狗?”查爾斯看著在唐洛手掌中撒嬌喵喵叫的玩意,這東西居然是狗?

欺負他查爾斯沒有養過小貓小狗嗎?

查爾斯的疑惑,唐洛當然不會去理會,他走到艾米瑞達身邊蹲下,看了兩眼說道:“施主受傷了?”

艾米瑞達露出一絲苦笑,壓低聲音:“是中毒,大師。我遇到了一個神魔行走和應該是另一個七罪的‘隔壁王子’,他們很強,正在朝這邊趕來。”

“哦,那你這個毒——等等,不會是那種中了之后不XXOO就會死的毒吧?”唐洛腦洞一開,就很難收回,“不過沒關系,不管是什么毒,貧僧都能夠解開。”

在他的推測中,隔壁王子應該就是另一半的yin欲之罪。

那么艾米瑞達中以前武俠中專門為主角準備的毒也是合情合理的。

“不是。”艾米瑞達差點直接吐血,都什么時候,能不能稍微緊張一點。

“哦。”唐洛看不出是失望還是淡定,伸手按在艾米瑞達的頭上,就要使用功德玉蓮救人。

另一邊的樹叢中,傳來聲響,幾道身影如同攻城拔寨一般呼嘯而至。

站定,分別是八個美貌人偶,在它們之后,有一匹白色的高頭大馬出現,馬上是一個金發男子。

看那樣子,必然是個王公貴族。

后面騎馬的是一個頭發幾乎蓋住眼睛,臉色陰沉,一看就知道是那種活不過三章,狗腿、陰險的反面角色。

坐在馬上,格萊斯頓一眼就看見了那透明的水晶棺材,也看見了里面的睡美人白雪公主。

一剎那,格萊斯頓身體的每一處,每一寸都在瘋狂地咆哮:“得到她!得到她!”

“小伙子,你也騎白馬啊。”

唐洛笑瞇瞇地站起來,往旁邊一站,擋住了格萊斯頓的視線。

騎白馬的不一定是和尚,也有可能是王子。

退后讓為師來 第二百二十九章 騎白馬的不一定……

推薦小說: 超品相師 | 崛起之華夏 | 武煉巔峰 | 很純很曖昧 | 都市無上仙醫 | 裁決 | 無敵升級王 | 全能奇才 | 飛天 | 超級黃金手 | 從仙俠世界歸來 | 異世邪君 | 校花的貼身高手 | 移動藏經閣 | 特種神醫 | 權力巔峰 | 極品女仙 | 天庭清潔工 | 斗破蒼穹 | 星球逃亡 
上一章  |  退后讓為師來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首富楊飛 | 網游之瞬發法師 | 神農別鬧 | 我的女友不可能是深淵監視者 | 我就是超級警察 | 美漫之無限附身 | 奧德賽史詩戰記 | 精靈降臨全球 | 時間料理師 | 學霸的科幻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