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退后讓為師來 >> 目錄 >> 第二十六章 出城
 

第二十六章 出城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4日  作者:隱語者  分類: 科幻 | 時空穿梭 | 退后讓為師來 | 隱語者 
 
退后讓為師來 第二十六章 出城
“打烊了,明天早上來吧!”

楚重天高喊道。

“有生意不做,有病啊!”外面的人喊道,“你不招待,讓其他人招待啊。”

“都不在,我也要睡了。”楚重天不耐煩道。

外面的聲音消失,似乎是放棄了。

下一秒鐘,一聲巨響。

緊閉的門被人生生踹開。

十來個流里流氣的男子一股腦涌了進來。

“沒人正好——”為首的是一個帶著獵鹿帽的男子,一條手臂掛在胸前,用木板固定住。

他一邊說著,腳步和話語同時停下。

“哈,就是他!”

獵鹿帽男大聲喊道,指著唐洛。

這張臉,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今天白天路過的時候,驚鴻一瞥,立刻回憶起那一天被人折斷手臂,搶走左輪的恥辱。

從來只有他搶人!

沒有別人搶他!

于是,就有了今晚帶人來的報復。

大晚上的,托開膛手杰克的“福”,沒有人敢在街上走。

白天的試探也證明了格蘭場對小城的治安有心無力,或者“無心無力”。

現在的小城,是他們開膛幫的天下!

“哦,原來是來找貧僧的。”

唐洛說道。

當初化緣結下的善——孽緣,看來要在今晚結束了。

“小子,沒想到吧!”

獵鹿帽男笑道。

“嗯,貧僧的確是沒有想到,會有人送上門來,為貧僧增添幾分功德之力。”

唐洛說道。

開膛幫為組織辦過事,但作為相對難啃的黑幫,唐洛他們也沒有去找過他們的麻煩。

如今主動送上門來了……

“對付這種惡人,唯有度化方是正途,動手。”

唐洛說著,拔出不詳,扣動扳機。

對付這種邪魔外道,大家不用講什么江湖道義,一起開槍。

槍響。

獵鹿帽男的腦袋如同西瓜一樣爆裂開來。

槍聲大作,響徹這個寂靜的下雪夜晚。

停歇后,地上躺倒了一片人,有人沒死透,還想要拔出還沒有來得及拔出的槍,被唐洛直接補槍。

臨死前最后的念頭是:

太不講規矩了,居然連互放狠話的環節都沒有進行就直接動槍了!

“我覺得,我們像是壞人。”

楚重天說道,語氣有些迷茫。

六七天前,他還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學生。

如今,已經可以面不改色地開槍殺人了。

李量倒是沒有那么多感慨,因為他只是拿著槍,沒有開槍。

“戰果”由唐洛、楚重天還有超過半小時,已經恢復過來的周振國共同“打造”。

“先活下去,再談好壞。”

周振國拍了拍楚重天的肩膀。

他可不希望一個成長起來的有生戰力突然就陷入到迷茫,失去戰斗力了。

“斬業非斬人,殺生為護生。”

唐洛說道,“楚施主不必介懷,此事因貧僧而起,一切罪孽自然也由貧僧承擔。”

功德之力也是。

“沒事。”

楚重天搖搖頭,“我就是感慨一下,又不是第一次了。”

之所以會感慨,其實跟現在的環境有關。

寂靜的雪夜,容易胡思亂想。

再加上死去的老板。

楚重天難免會想,面對被開膛手杰克附身的人,他會不會可以像玄奘大師和周大叔一樣,毫不留情。

但仔細想想,其實沒有擔心的必要。

說實話,單獨對上那樣的對手,壓根就不是留不留情的問題。

他楚重天能活下來,就已經是萬幸了。

“這些人怎么辦,要怎么處理?”周振國問道。

一堆人,全是槍傷,不像旅店老板尸體那樣好處理。

“剛好,就當他們殺了旅店老板吧。”唐洛說道,“我們是格蘭場的特聘偵探,見義勇為,應該獎勵。”

唐洛決定,就由這些人來背黑鍋了。

“狠還是大師狠啊。”楚重天內心暗道。

人跟人的差距,突然就體現出來了。

到底是哪個寺廟的和尚,這么狠呢?

一夜無話。

開膛幫和開膛手杰克沒有再出現。

一連兩天都是如此。

不僅僅是開膛手杰克沒有再找唐洛他們的麻煩。

不知為何,就連開膛幫都銷聲匿跡了。

唐洛他們也懶得去管。

專心尋找那把匕首的相關線索。

盡管是大海撈針,卻也比什么都不做來的要好。

三天后,唐洛他們聽到一個消息。

又有近百人,死于開膛手杰克之手。

他們有些是聚集在一起,有些則是分別在其它地方被開膛手杰克殺掉。

尸體是陸陸續續被發現的。

而死亡的人,不是其他人,正是這幾天借著開膛手杰克名義興風作浪的開膛幫。

難怪兩者都沒有繼續來找唐洛他們的麻煩。

原來是自相殘殺去了?

開膛幫的覆滅,自然也帶來了不小的影響。

大概是物極必反,一些人開始莫名其妙崇拜起開膛手杰克來。

認為他是罪惡的清掃者。

甚至形成了相關的教會組織,已經有人開始傳教,還吸引了一些底層窮苦人民加入。

開膛手杰克一開始殺人生冷不忌。

但這兩次大規模獵殺,一次是達官貴人,另外一次是黑幫。

對于底層窮苦人民來說,兩者都是壓在頭上的大山。

有人愚昧無知,有人別有用心。

還有人害怕,有些人甚至形成了斯德哥爾摩綜合征。

開膛手杰克狂熱。

讓人很難不懷疑,是開膛手杰克在暗中推動。

畢竟,他有著附身的能力。

開膛手杰克,已經從陰影變成了“看得見的陰云”,籠罩著整個小城。

“再這樣下去,他甚至都不需要附身,就可以派那些狂熱的信徒們來殺我們了。”

周振國說道,“難不成,我們要離開小城,去其它地方避難?”

如果實在不行,也只有這一條路了。

周振國一共經歷了五次任務,這次是第六次。

其中兩次失敗,兩次成功。

一次是某個大佬單刷任務,因此不算失敗也不算成功。

也就是說,這次任務他再失敗,就失敗了三次。

運氣不好,就會消失。

這絕對不是周振國希望看到的。

但真的事不可為,與其送死給開膛手杰克,還不如去賭一賭。

畢竟只是三次,消失的概率應該不是很高。

現在的情況,周振國已經不覺得是玄奘大師可以應付得了的了。

就算他可以應付。

恐怕也只能自保,想要一起護住他們,難難難。

“也只有這樣了。”楚重天的想法跟周振國差不多。

他才是第一次任務,哪怕失敗也無所謂。

絕地求生,拼命的意愿不是很強。

“那我們現在就走。”

李量發出了咸魚的聲音。

“再等等。”

周振國說道。

畢竟辛苦了這么久,還有個大家普遍覺得的確存在的——

“任務參與度,貢獻值”的問題,關系到最后獎勵的好壞。

不到萬不得已,沒有人會半途而廢。

自己半途而廢,最后別人完成任務,自己卻一無所獲,這樣的情況,周振國聽過好幾次。

能拼則拼。

“要不我現在就走?”李量小心翼翼地問道。

“嗯,好。”唐洛點點頭。

看到玄奘大師首肯,李量松了一口氣。

遠離小城,開膛手杰克再厲害,總不能出城追殺他吧。

本著送佛送到西的原則,大家租了一輛馬車,決定一起送李量出城。

也算是提前“踩踩點”,如果要跑路,也可以有方向。

說來也是奇怪。

盡管開膛手杰克肆虐,格蘭場連治安維護都顯得很困難。

也沒有人舉家搬遷,離開小城。

離開小城的道路上,只有唐洛他們一輛馬車。

背井離鄉,對于這個世界的人來說,恐怕是個艱難的選擇。

對于唐洛這些真·外鄉人來說,就很簡單了。

連行禮都不需要。

四個人坐在一輛有著封閉車廂的馬車上。

唐洛他們坐在車廂內,李量則是負責駕車。

那些馬兒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哪怕是李量這個新手也可以指揮它們前進、停下。

道路只有一條,連個“對車”和“同行車”都沒有。

“駕駛”起來不要太簡單。

途徑桑代克伯爵的莊園,大門緊閉著,四個格蘭場巡察坐在鐵門內。

看了行駛過來的馬車兩眼。

莊園發生了血案,作為案發現場,肯定是要“保護”起來的。

不要命進來偷東西的人也不是沒有。

格蘭場不得不派人守著。

沒有人守在這樣的一個兇殺之地,那就只好讓長期的臨時工干這活。

看他們的樣子——咦,似乎很高興?

大概偷偷撈了好處吧。

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哪有這種好事?

馬車從莊園前駛過,幾個巡察目送馬車消失后才收回目光。

“……又下雪了。”

李量帶上帽子,緊了緊身上的衣服。

不知何時,天色開始暗沉下來,灰色的鵝毛大雪飄落。

這是這幾天的第四場雪了。

短短的幾天時間,小城就好像進入到寒冬一般,時不時就會飄起一場灰色的雪。

“不對啊,這雪怎么這么大!”

又前進了半個小時,李量完全遭不住了。

原本的灰色鵝毛大雪,逐漸變成了一場狂風暴雪。

眼前灰蒙蒙的一片,能見度不足十米。

氣溫也下降地很快,哪怕是戴著手套,李量抓住韁繩的手也已經僵硬。

明明是臨近中午,應該是天色最亮的時候。

因為大雪的關系,比傍晚還要接近黑夜。

兩匹馬兒不安地嘶吼著,從原本的小跑,速度逐漸加快,李量作為新手,已經沒有辦法再好好操控馬車了。

“吁!”

“吁!”

李量大聲喊叫著拉動韁繩,吃了一嘴的雪花,直接干嘔起來。

大工業時代的灰色雪花。

簡直就是毒藥。

落到地上,身上的時候還沒有感覺,落在嘴里。

李量覺得自己像是被人塞了一口生肉,還在滴血的那種。

退后讓為師來 第二十六章 出城

推薦小說: 無敵升級王 | 全能奇才 | 超級黃金手 | 天庭清潔工 | 從仙俠世界歸來 | 殺手房東俏房客 | 武煉巔峰 | 雪鷹領主 | 撿漏 | 崛起之華夏 | 移動藏經閣 | 武王 | 官路彎彎 | 寒門崛起 | 神醫圣手 | 傲世丹神 | 大陰陽真經 | 天道圖書館 | 校花的貼身高手 | 極品女仙 
上一章  |  退后讓為師來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重生之命當爭 | 長樂歌 | 我就是超級警察 | 我在求生游戲玩心跳 | 美漫世界的魔法師 | 美漫之無限附身 | 海賊之國王之上 | 詭秘世界之旅 | 開拓指揮官 | 次元逆襲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