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八百三十八章 救治
 

第八百三十八章 救治


更新時間:2021年04月15日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太荒吞天訣 | 鐵馬飛橋 
 
太荒吞天訣 第八百三十八章 救治
以免有危險,他們三個小心翼翼的靠近。

相隔也不是很遠,也就十多米的距離。

“父親,好像他睡著了。”

青年端詳了半天,柳無邪面容看不出什么異樣,跟睡著了完全相似。

魂海受傷,身體內部受損,陷入昏迷狀態,跟睡著了確實沒有什么區別。

“他應該是昏迷過去了!”

中年男子實力較高,達到了高級真玄境,一眼便看出來,柳無邪處于昏迷狀態,而不是睡著。

雨水灑在臉上,如果是睡著,早就醒了。

“父親,我們怎么辦,要不要殺了他!”

青年面露一絲狠色,四周無人,正是殺人越貨的好時候。

殺了柳無邪,也不會有人知道。

他們進入山脈好多天了,沒有什么收獲,正在打算往回走。

“我們跟他無冤無仇,為什么要殺了他。”

站在身后的那名女子走出來,阻止哥哥殺人。

且不說他們之間有沒有恩怨,就算有,也不能乘人之危,趁著對方昏迷的時候下手,這不是英雄所為。

“華兒說的有道理,他跟我們無冤無仇,為何要殺了他。”

中年男子看著自己的女兒,臉上露出一絲欣慰之色。

青年也就說說,并未露出殺氣。

“那我們怎么辦,就這樣任由他躺在這里?”

既然不能殺了他,也不能任由他在這被雨水淋。

這樣下去,身體沒傷,也會活生生的凍死在這里。

“看此人面向,倒不像是大奸大惡之輩,待我看看他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中年男子蹲下來,伸手碰了一下柳無邪,發現后者沒有什么動靜,神識進入柳無邪體內。

先是查看柳無邪的五臟六腑,突然皺起了眉頭。

柳無邪的五臟六腑受傷很嚴重,許多地方破裂的非常明顯,如果再不及時治療,可能會留下后遺癥。

接著神識朝魂海靠近,想要喚醒柳無邪。

剛到魂海出,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擋在外,這是靈魂之盾。

自己開啟了防御模式,其他人的神識,無法進入柳無邪的魂海。

無奈之下,中年男子神識只好從柳無邪的身體里面退出來。

從地面上站起來,男子眉宇緊鎖。

“父親,他怎么樣了!”

叫華兒的女子開口問道。

“他的傷勢很嚴重,如果不及時治療,恐有生命之危!”

中年男子沉吟了一下,噓噓說道。

陷入短暫的沉默,三人誰也沒說話。

“父親,你平常不是教導我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既然我們遇到了,就不能袖手旁觀。”

華兒突然抬起頭,看向父親。

沒遇到也就罷了,既然遇到了,自然不能冷眼旁觀。

“如果他是一個惡人怎么辦?”

那名年輕的男子認為不應該去管,任由柳無邪自生自滅。

“這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的壞人,況且他不過化嬰境,就算是壞人,我們又有何懼。”

華兒堅持自己的觀點,救下柳無邪,就這樣離開了,于心不忍。

兄妹兩人意見不能統一,只好將目光看向父親,由他來定奪。

是救還是不救!

“華兒說的沒錯,既然我們遇到了,自然不能坐視不理,以后會影響我們的道心,正如華兒所說,他不過化嬰境,就算治好了反咬一口,我們又有何懼。”

中年男子思索了一下,認為女兒說的有道理。

做事不違本心,方能領悟天地大道。

一旦道心留下缺痕,會影響他們接下來的修煉,甚至有可能伴隨他們一輩子。

父親這樣說了,青年也不好說什么。

“那我們怎么救,我們身上的靈藥有限,這么嚴重的傷,很難將他治愈。”

青年聳了聳肩,縱然他們有心,卻也無力。

“讓他先吞服這枚太清丹,護住他的心脈,等回到城中,找郎中再看看。”

中年男子說完,從儲物戒指里面拿出一個瓷瓶,到處一枚墨綠色的丹藥。

“父親,不可!”

青年連忙阻止,這枚丹藥,可是治療父親身體惡疾之用。

要是給其他人服用,那父親身體里面的傷勢怎么辦。

身后那名女子也是一臉猶豫,為了救一個陌生人,搭進去一枚太清丹,值不值。

“我知道你們想要說什么,太清丹雖然能減輕我身體的傷勢,卻無法徹底治愈,還不如救人一命,反正都是救人,就誰都是救。”

中年男子倒是看的很開,他身體的傷勢自己很清楚。

服用太清丹,也只是延長壽命,治標不治本。

青年對柳無邪投過去仇恨的眼神,都是他害的父親連給自己續命的丹藥都拿出來了。

父親心意已決,他們知道再說什么都是多余的,改變不了父親的主意。

中年男子再一次蹲下,將太清丹送到柳無邪嘴邊。

又拿出腰間水壺,用清水將太清丹送入柳無邪的身體。

太清丹乃一品靈丹,雖不是什么珍貴的靈丹妙藥,主要能治療身體傷勢,延長壽命。

花了大量的資源,才買到一枚太清丹,卻成全了柳無邪。

“這里太潮濕了,強兒背上他,我們連夜趕路,盡快趕回去。”

太清丹只是壓制柳無邪的傷勢,替他續命,能不能治好,還要看天意。

“都是你,害的父親把太清丹都給你了!”

青年走到柳無邪面前,在柳無邪身體上踢了一腳,很不情愿的把他背在身上。

他是一個大孝子,哪怕父親判斷是錯的,也不會違背。

原本打算在這里避雨一晚上在趕路,既然碰到了柳無邪,只能連夜趕路,柳無邪的傷勢拖不起了。

繼續拖下去,就算治好,身體也會出大問題。

就這樣,叫強兒的男子背起了柳無邪,離開了山脈,順著山路朝外面走去。

天亮之前,大城終于在望。

那名少女拿下自己的雨氈搭在柳無邪的身上,這一路上柳無邪基本沒有怎么淋雨。

第一縷陽光投射到大地上的那一刻,一行四人終于踏入城中。

大城比較古老,看似很大,里面居住的人卻不是很多。

應該是城中發生了什么事情,導致城中的人族大面積離開。

城池很大,修士也不少。

論城池規模,卻不在武城之下,唯一不比武城,這里充滿蕭瑟。

也許是秋天的關系,也許是心境的關系,踏入城中,讓人心情很沉重,有種哀怨浮現心頭。

柳無邪是昏迷狀態,如果蘇醒過來,一定能撲捉到空氣中一絲詭異的味道。

這股氣息,常人很難分辨出來。

因為是早上,街道兩側的鋪面開始打開門做生意。

穿過好幾條街道,他們終于站在一處不大的家族面前。

這時候雨已經不下了,連續背了柳無邪一路,年輕男子累的氣喘吁吁。

大門打開,從家族走出來兩名青年男子。

“家主,少主,小姐,你們回來了!”

走出來的兩名青年快步上前,連忙從年輕男子身上接過柳無邪。

“把他抬進去!”

中年男子讓他們把柳無邪抬進家族。

家族并不大,放到中神州,充其量也就五流家族。

超級家族例如四大家族這種。

一流家族有少量天玄境坐鎮。

二流家族有地玄境坐鎮。

三流家族少量低級地玄境。

四流家族則是靈玄境坐鎮。

五流家族基本都是真玄境坐鎮,出現一尊靈玄,則會晉級四流家族。

門楣上寫著盧家兩個字,中年男子叫盧伏年,青年男子叫盧強,也是他的長子,年輕女子叫盧華,是盧伏年的小女。

盧家并不大,也就一二百人。

家族凝聚力不錯,都是盧家近親,血脈很純,應該還沒超過五代。

柳無邪被放在軟榻上,依舊沒有蘇醒的跡象。

“家主,這個人是誰,好像受傷很嚴重。”

抬柳無邪進來的兩名青年開口問道,想要知道柳無邪的身份。

“不要多問,你們去找城中最好的大夫過來。”

盧伏年讓他們不要亂問,趕緊去請大夫。

這么嚴重的傷勢,盧伏年也不敢亂治,以免讓傷勢惡化。

青年很快離開屋子,前往城中請大夫去了。

“你們下去休息吧!”

盧伏年看了一眼兒子跟女兒,讓他們都下去休息。

出去歷練這么久,又連夜趕路,都很勞累。

“是!”

兩人彎腰行禮,從屋子里面走出去,留下盧伏年一人,還有躺在床上的柳無邪。

盧伏年走到柳無邪面前,仔細端詳了一番。

“真是奇怪,你身上的傷不像是外力所為,也就是說,不是被其他人打傷,那你的傷勢又是從何而來?”

盧伏年皺著眉頭說道。

柳無邪身上沒有外傷,也沒有遭遇外力撞擊,五臟六腑出現這么嚴重的傷勢,太古怪了。

研究了半天,也查不出原因,只好作罷。

以他真玄境的修為,確實看不透其中原因,柳無邪是遭受寂滅拳的反噬,除非是天玄境,才能窺見其一二。

等了約莫小半個時辰,青年領著一名老者走進屋子,應該就是請來的大夫。

“孫大夫,快快請進!”

進來的老者是城中有名的孫大夫,開設藥堂,這些年沒少活人性命,口碑也不錯。

孫大夫朝盧伏年抱了抱拳,目光看向床上。

“是要給此人看病?”

孫大夫指向床上的柳無邪,一副詢問的口氣。

“有勞孫大夫!”

盧伏年領著孫大夫走向軟榻,柳無邪面色發青,表情有些痛苦。

右手搭在柳無邪的手腕上,開始號脈。

時而皺眉,時而沉思,孫大夫臉上的表情不斷變化。

看似是普通的號脈,實則不是,孫大夫修煉一門真氣探病的手段。

將真氣從柳無邪手腕處滲透進去,猶如一雙眼睛,游走在筋脈之中,柳無邪身體中的每一寸情況,看的一清二楚,要比神識看的還要清楚。

“情況很不妙啊!”

孫大夫收回右手,從軟榻邊站起來,語氣很沉重。

“孫大夫,可有辦法救治?”

盧伏年已經從孫大夫的眼神之中看到了結果,還是出言問道。

“難,很難!”

孫大夫搖了搖頭,想要治療柳無邪,非常的艱難。

只是難而已,如果想要救治,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花費的資源非常恐怖。

“孫大夫有話不妨直說,如何才能治好他。”

盧伏年豈能聽不出來,如果不能救治,孫大夫直接告訴他準備后事即可,沒有必要兩次提及很難。

“他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奇跡了,應該是吞服過護住心脈的丹藥,沒有丹藥替他續命,就算我有通天手段,也無法起死回生。”

孫大夫果然很厲害,看出盧伏年利用太清丹給柳無邪續命。

“難道真的沒有辦法治好他嗎?”

浪費一枚太清丹盧伏年倒不是很心疼,花費這么大的氣力,到最后還是不能治好柳無邪,覺得有些可惜。

“想要救他,唯有一種方法,外部刺激,讓他自己蘇醒過來。”

孫大夫給出的意見,這么做也是冒險,只有一線機會。

太清丹的能量耗盡之前他不能自己蘇醒過來,依舊是死路一條。

五臟六腑的損傷,可以通過藥物治療。

得到太清丹的修復,柳無邪的內臟基本穩住了,肉身暫且沒有危險。

人不能蘇醒,就算治好了他的肉身,也是一副軀殼而已,跟死了并無區別。

只要蘇醒,就能調動自己的真氣,修復傷勢,唯有這樣,才能徹底痊愈。

盧伏年基本知道治療的方法了。

“請孫大夫開藥吧!”

人已經背會家族了,盧伏年總不能把人再送回去,不論成敗,總要試試。

盧家能在城中屹立這么多年,靠的也是他們的口碑。

開了幾十種藥材,都很名貴,價值好幾千上品靈石,對于五流家族來說,幾千靈石已經是一筆不菲的開支了。

“每日把他放在藥浴之中,水溫控制在四十五度左右,不能熄火,五日之內如果不能蘇醒,那就準備后事吧。”

囑咐完之后,孫大夫收取了診金,離開了盧家。

有些靈藥盧家都有,無需出去購買。

那些稀缺的材料,盧伏年讓人出去采購。

不到一個時辰,藥材準備妥當。

盧伏年安排一名盧家小廝,全程照看柳無邪。

準備一個大桶,柳無邪赤身裸體的坐在里面,小廝一邊看著火焰,偶爾往里添加幾味藥材。

時間一天天過去……

期間盧伏年來過幾次,每次都會檢查一下柳無邪的身體,隨即搖了搖頭離開。

盧強還有盧華,也來過兩回,看到沒多大希望,從第三天的時候,再也沒有過來。

“真不知道怎么想的,家主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浪費了這么多的靈藥跟靈石,我們盧家本來就不富裕,現在好了,更是雪上加霜。”

盧家小廝一邊盯著火焰,一臉的埋怨,坐在木桶面前自言自語。

要不是家主吩咐,必須要看好他,早就一腳踢翻木桶,把柳無邪丟出盧家。

柳無邪的意識好像困在一座黑色的牢籠之中,怒吼,怒抓,各種手段他使遍了,就是無法撕開黑暗的囚牢。

再困下去,柳無邪的意識就會慢慢沉淪,徹底跟黑暗融為一體。

“我要死了嗎?”

柳無邪喃喃自語,他還有太多的事情沒有做,就要死在無盡的黑暗當中。

意識逐漸模糊,往事一幕幕浮現心頭,卻沒有任何辦法。

各種手段他都用了,就是無法從黑暗之中脫離出來。

“燒死你,我要燒死你!”

坐在木桶邊緣的小廝,突然加大了火焰,水溫逐漸升高,藥浴中的靈液,不斷的融入柳無邪的毛孔。

像是針扎的一樣,刺激柳無邪的全身各大竅穴。

小廝對柳無邪怨氣很大,沒有按照孫大夫的要求,將水溫燒到五十多度。

雖不至于燙傷身體,卻已經偏離了軌道。

卻不知道,水溫升高之后,靈藥像是一枚枚銀針,不斷的刺激柳無邪各大竅穴。

胸口某個神秘.穴道突然一動,像是被針灸一般,柳無邪的意識突然一動,仿佛黑暗的囚籠,被人刺穿一個缺口。

“我能感知到疼痛了?”

柳無邪的意識已經接近瀕臨死亡的邊緣,突然傳來的一陣疼痛,把他從死亡邊緣給拉了回來。

太荒吞天訣 第八百三十八章 救治

推薦小說: 都市無上仙醫 | 特種神醫 | 棄婦的極致重生 | 絕世唐門 | 仙逆 | 絕世高手在都市 | 無敵升級王 | 重生之神級敗家子 | 造化之門 | 老兵傳奇 | 神話版三國 | 重生之資源大亨 | 官路彎彎 | 無敵藥尊 | 官途 | 冒牌大英雄 | 黃金瞳 | 百煉成仙 | 武神 | 很純很曖昧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財務自由了怎么辦 | 我被禁區污染七十年 | 聯盟語音包,扮演角色就變強 | 萬界競技,開局我選張三豐 | 我用閑書成圣人 | 陰山箓 | 星際超級植培師 | 我橫推了詭異世界 | 從傀儡皇子到黑夜君王 | 諜戰之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