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二十六章 嫌疑神

夢想島中文    宿命之環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特里爾地底,某個無人的采石場空洞內。

  “海拉”一直看著透明扭曲的蠕蟲全部死去,也未發現有非凡特性析出。

  她側頭望向了沉睡的盧米安和芙蘭卡,確認他們都在黑夜和夢境的安撫下擺脫了瀕臨失控的狀態,呼吸變得平穩后,才解除了強制入睡的能力。

  過了兩秒,盧米安猛地睜開了眼睛,豹子一樣跳了起來。

  他瞬間制造出三團赤紅的火焰,照亮了這處礦洞。

  他警惕又茫然地環顧四周時,精神受創更嚴重的芙蘭卡才揉著腦袋,驚懼爬起。

  下一秒,她看見了身穿黑寡婦式衣裙的“海拉”,看見了熟悉的、帶面紗的軟帽,脫口而出道:

  “海拉’女士,你怎么來了?

  說完,她就后悔了,因為這暴露了她也是“卷毛狒狒研究會”的成員。

  如果沒有這么一句話,她還能假裝自己不是“袖劍”,只是夏爾的朋友。

  “袖劍’?”“海拉”開口問道。

  一住://boquge

  芙蘭卡干笑了起來:

“是的,你怎么認出我的  “研究會只有你一個‘魔女’。”“海拉”很平靜地回答道。

  芙蘭卡更尷尬了,不知所謂地回應道:

  “我也是靠你的打扮和氣質認出你的,聚會的時候你都沒有露過臉。”

  兩人相認時,盧米安的警惕和防備明顯緩解了下來,畢竟“海拉”女士已經來了,至少安全可以保證了。

  他隨即看見了躺在地上、失去呼吸的兩個秘偶,看見了那灘死滿透明蛆蟲的血肉。

  “那是‘洛基’?”盧米安指了下既讓人惡心又分外驚悚的爛泥樣血肉。

  “海拉”將目光投了過去:

  “對。”

  盧米安沉默了一下道:

  “他死了”

  “海拉”輕輕頷首道:

  “以自我創造的失控死去,但沒有徹底死去。”

  “啊?”芙蘭卡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這都碎成什么樣子了,連蛆都爬出來了,還沒徹底死去  她已經想明白了“海拉”女士為什么會出現,一定是夏爾這個混蛋又拿自當誘餌,并寫信請“海拉”女士來清理門戶!

  “海拉”看向盧米安,嗓音清冷地說道:

  “不是只有高位魔女才能復活,高層次的‘占卜家’同樣可以,‘洛基’應該是信仰了這個領域的一位邪神,加上本身的特殊,才能在死后拋棄身體,帶著特性,于提前預備好的地方復活。

  “可惜我沒有預見到這件事情,我如果提前祈求了真正的隱秘,他就沒法復活了,非凡特性也會遺留下來。”

  這位女士平靜地說起自己的疏漏,沒有找借口,也未表現出懊惱之情。

  盧米安望著那灘死滿蛆蟲的爛泥血肉,臉上逐漸浮現出一抹笑容。

  他翹起嘴角道:

  “挺好的。

  “如果他就這樣死了,我反而會失望,怎么能不是我親手殺死的?”

  說這句話的時候,盧米安心里有火焰在熊熊燃燒,充滿了對高序列力量的強烈渴望。

  “洛基”非常厲害,自己和芙蘭卡聯手都差點被他制作成秘偶,可疑似已晉升序列4的“海拉”輕輕松松就解決了他,使用的時間甚至不會超過十秒鐘。

  ——盧米安知道,自己爆發出“血皇帝”氣息后,必然會引起市場區官方非凡者的注意,而他們很可能請求教會圣者幫助,所以,“海拉”借此找過來后,必須在十秒鐘內控制住“洛基”,并轉移位置,否則大概率會被特里爾的圣者天使們堵住。

  這就是半神!

  想到將來要找“洛基”等人復仇,想到自己清除那些邪神信徒的打算,想到讓自身發自內心認為神奇的高端力量,盧米安就恨不得趕緊總結出更多的“縱火家”扮演守則,在未來兩三個月內消化掉這份魔藥,嘗試晉升“陰謀家”。

  見盧米安沒有任何的遺憾和失望,反而充滿斗志,“海拉”微不可見地點了下頭。

  盧米安依舊看著“洛基”的尸體道:

  “他信仰的是哪位邪神?”

  聽到這個問題,芙蘭卡心中一動,望向“海拉”道:

  “不會是…..”

  這位“歡愉魔女”頓了一下,改換成盧米安無法聽懂的復雜語言:

  “福生玄黃..”

  “海拉”打斷了她:

  “你忘了我也聽不懂嗎?

  “呃…”芙蘭卡忍不住拍了下自己的腦袋。

  我這豬腦子!

  “海拉”繼續說道:

  “你用古弗薩克語或者因蒂斯語講吧,還有,記住,每說一段就停頓一下,講講別的。

  芙蘭卡“嗯”了一聲,組織了下語言,用古弗薩克語道:

  “福生玄黃仙尊…..’

  “海拉”又一次打斷了她,和她聊了幾句被“洛基”襲擊時的狀況。

  然后芙蘭卡才接續起之前的話題:

  “福生玄黃天君…...

  盧米安安靜聽著,大概看明白了“海拉”女士為什么要求這么做。

  這是不讓芙蘭卡完整地誦念出那位邪神的尊名,免得被對方注視上。

  “福生玄黃上帝…”芙蘭卡復述出第三段描述后,揉了揉腦袋道,“我當時聽‘洛基念到這里,就感覺整個人被放逐到了另外一個世界,看什么都霧蒙蒙的,聽什么都不清楚,想什么都異常遲鈍,只隱約記得應該還有一句。

  “海拉”同樣用古弗薩克語幫忙補充道:

  “福生,玄黃,天尊。”

  這一次,她甚至連單純的一段描述都斷了兩次句。

  “這尊名的風格很奇怪啊。”盧米安沒有掩飾自己的疑惑。

  這和他知曉的“愚者”先生、“永恒烈陽”等神靈的尊名差別有點大,無論格式,還是用詞,都給人一種來自其他文明的感覺。

  芙蘭卡皺起了眉頭:

  “你這么一說,我想起點事情。”

  “什么事情?”盧米安很配合地問道。

  芙蘭卡正要開口,忽然又閉上了嘴巴。

  她看向“海拉”,訕訕笑道:

  “你不介意我幫助夏爾混進研究會,調查“愚人節’小組吧?”

  “他是得到我允許的。”“海拉”平靜回應。

  芙蘭卡還是保持著剛才的“卑微”笑容:

  “那你介不介意,我把,我把穿越的秘密也告訴了夏爾?”

  “海拉”一下沉默,隔了好幾秒才道:

  “我現在介意有用嗎?

  “把你們兩個都隱秘了?

  “我是因為‘愚人節’小組疑似害死了‘麻瓜’,而要調查他們,繞不開我們的秘密,才簡單,簡單給夏爾講了講。”芙蘭卡突然記起這也不完全是壞事,連忙補充道,“而且,夏爾真的幫我們找到了穿越相關的線索,找到了返回我們世界的可能!

  說完,她擺出了一副我已經用功勞彌補了過失的表情。

  “什么線索?”“海拉”第一次以脫口而出的形式問道。

  芙蘭卡悄然吐了口氣道:

  “這比較復雜,我先講剛才那些尊名讓我想起的事情。

  “之前我們不是一直在互相交流,希望能從每個人穿越前做過的事情里尋找共通性,提煉相似點,從而找出原因嗎?他們有的人是收到了奇怪的手機,有的人是在山里進了座廢棄的古廟,還有的人是在研究民俗文化,但我一直說不清楚我是做了什么導致的,不是想不起來,而是做得太多了。

  “你們都知道的,我這個人喜歡新奇,新手機要買,新游戲要玩,新開的餐館要試一試,大型的展會還喜歡自己做衣服去扮演,穿越前真的做了太多的事情,沒法弄清楚到底是哪件讓我穿越的。

  “可聽到‘洛基’誦念的那幾段尊名,我想起來了,我那天晚上玩了一款新游戲,叫《恐怖來襲》,里面有個隱藏怪物信仰的好像就是什么玄黃天尊。”

  盧米安雖然沒有聽懂芙蘭卡說的“游戲”是什么,但充分理解了這位同伴想要表達的核心意思:

  她穿越到這個世界好像和“洛基”信仰的“福生玄黃天尊”有關!

  淡金頭發自然披下的“海拉”安靜聽完,思索著說道:

  “我沒有類似的印象,我之前講過,我穿越前在看一些小眾神話的書籍,里面提到了一位擅于欺詐和惡作劇的神靈,和洛基很像。

  芙蘭卡眼睛一亮,有了猜測:

  “洛基’會不會就是直接誦念了那四段尊名才穿越的?所以,他一穿越,一回想當時做過的事情,一嘗試還原,就和那位邪神建立了聯系?

  “嗯,他在交流類似問題時,都說得含含糊糊,‘愚人節’部分組員也是這樣.…..

  “我們不會都是被那個玄黃天尊給送過來的吧?或者,他就在這個世界,將我們拉了過來?

  “池嫌疑很大!”

  “海拉”想了一陣,輕輕頷首道:

  “下次聚會的時候,我們可以重新開啟這個話題,帶著明確的方向和其他人交流。

  芙蘭卡怔了一下道:

  “愚人節’小組那些人還會出現嗎?”

  “有問題的估計不會了。”“海拉”冷靜說道,“即使現在就緊急召集聚會,也得挨個通知,這段時間,足夠“洛基”復活并提醒他的同黨了。”

  盧米安挑了下眉毛:

  “為什么要每個人都通知到?只請‘愚人節’的組員們參加緊急聚會就行了,他們又不知道別人來不來。

  “只是通知他們十幾個人的話,用不了多少時間。”

夢想島中文    宿命之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