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二十六章 “疾病”

夢想島中文    宿命之環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見盧米安沉默、米歇爾又急又慌地說道:你要是不愿意、我可以去找別人。

  “我該找誰…他們都不太喜歡我們、嫌我們身上有味道。”

  這也是她第一反應來找盧米安這個黑幫頭目的原因、在金雞旅館、能夠態度平和地與他們夫妻交流的、只有盧米安和查理、而查理己經搬走了。

  望著身材矮小、背部句僂、滿臉祈求的米歇爾太太、盧米安吐了口氣道:“我去看看。”

  他帶著無法摒除的疑惑、越過米歇爾太太、小跑著上到三樓、進入了302房間。

  這里堆滿了各種各樣的垃圾、充斥著難以描述的臭味,盧米安抬手捏了下鼻子、從僅能供一個人通行的空白地帶,擠到了那張被單又黃又油的睡床前。

  皺紋眾多、頭發花白的魯爾緊閉著眼睛、呼吸急促、臉頰潮紅、已然昏迷了過去。

  真的病了、盧米安皺起眉頭、屏注呼吸、轉過身去、將魯爾背出了房間。

  米歇爾則在那一堆堆垃圾里快速翻找、不斷從隱蔽之處抽出一張鈔票、摸出一枚硬幣、放到自己身上。

  很快、她出了302房間、一邊鎖門一邊對盧米安道:“夏爾先生、你不用管我、趕快帶著魯爾去診所、我很快就會追上來的。”盧米安點了下頭、加快腳步、奔出了金雞旅館。

  他經常去白外套街、對哪里有診所并不陌生、一陣狂奔后,看見了那家其實相當于小型醫院的羅布林診所。

  老實人市場區和諾爾區挨得很近、過了橋就是永恒烈陽教會設助成立的圣宮醫院、所以、橋這邊只有一些診所。

  羅布林診所有兩名醫生值夜班、還算寬敞的大廳內擺放著一張張臨時病床、有幾名患者正躺在上面、接受著輸液治療。

  盧米安將魯爾背到其中一名醫生面前、放在了診療床上。

  那戴著金邊眼鏡、三十出頭的醫生望了盧米安一眼、沒直接提診費、帶著嫌棄表情地簡單檢查起魯爾的情況。

  過了幾分鐘、他推了下眼鏡道:燒得很厲害、但沒別的癥狀、我建議先嘗試退燒、要是沒什么效果、趕緊轉去圣宮醫院。

  好。盧米安對醫學沒什么了解、只能聽從醫生的話語。

  那醫生快速開了張單子、讓盧米安先去付錢、然后到藥房領取退燒藥劑和輸液工具。

  “愚者藥品公司1357型退燒藥劑”盧米安瞄了眼單子上的內容、轉身走向了付錢的窗口。

  這時、米歇爾太太終于趕到、已是累得氣喘吁吁。

  她從盧米安手里拿過單子、看了眼價格、脫口而出道:要5費爾金啊、

  不等盧米安回應、她一咬牙、拿出一個個銅幣、銀幣、湊了5費爾金、將診費給交了。

  沒多久、魯爾被抬到了臨時病床、接受起輸液治療。

  這是最近幾年才流行起來的一種治療方式。

  米歇爾太大終于緩了過來、對盧米安道:謝謝你、夏爾先生、你可以回去休息了、我陪著魯爾就行了。

  盧米安沒有堅持,畢竟他又不是醫生。

  他輕輕頷首、將目光投向了魯爾、并集中起注意力、打算看一看他的運勢。

  這一看、盧米安的眉頭不自覺皺了起來。

  魯爾先生即將迎來死亡的命運。

  但那不算強烈和明顯、不像之前那個流浪漢一樣、似乎還有挽救的可能。

  就在Su盧米安想建議趕緊轉去圣宮醫院時、魯爾的情況有了變化:他的皮膚表面冒出了一個又一個燙傷般的半透明水泡、里面迅速填滿了淺黃色的膿液、呈現出快要潰爛開來的跡象。

  這樣M

  ing的癥狀、這樣的進展、這樣的演變速度讓盧米安眸光一縮、直覺地認為這不是普通的疾病。

  這很Xs可能與神秘學與超自然力量有關,魯爾先生只是一個拾荒者、為什么會被超凡力量影響?

  盧米安。抬起腦袋、指了指依舊昏迷的魯爾、對米歇爾大太道:你們是永恒烈陽的信徒吧?帶他去圣羅伯斯教堂試試。

  他覺得圣官醫院應該治不好這種涉及超凡力量的疾病、還不如到永恒烈陽的教堂看能否通過凈化消除影響。

  米歇爾大太也注意到了丈夫的異常變化、帶著哭腔道:不、轉去圣宮醫院、轉去圣宮醫院。

  在她的認知里、去教堂尋求祝福略等于放棄治療、準備做臨終慰藉。

  盧米安沒有勸說、因為他想到現在是半夜、圣羅伯斯教堂己經關上了大門、而魯爾和米歇爾又只是一對拾荒省、很大概率叫不開門。

  而且、從這里到圣羅伯斯教堂的距離并不算近、魯爾的病情發展又極快、未必撐得到目的地、等到教堂內的提燈巡夜者被驚動、打開大門。

  鑒于大環境如此,

  盧米安凝視著情況越來越不對、已有水泡破裂、流下膿水的魯爾、沉默了幾秒、對米歇爾太太道:你去找醫生、現在轉去圣官醫院。

  “好,好。”米歇爾如夢初醒、慌忙奔向了剛才給魯爾看病的那位醫生。

  等她離開了臨時病床、盧米安側過身體、遮住了其他病人的視線、然后拿出了一個蝕刻有泉水圖桉的鐵色金屬瓶。

  這是得自光頭哈曼的治療藥劑。

  盧米安覺得神秘學疾病只能通過神秘學藥劑來對抗、雖然他不確定這種主要治療外傷的藥劑能不能對魯爾產生作用、但他打算試一試。

  他擰開瓶蓋、捏佳魯爾的嘴巴兩側、強行給他灌了一半藥劑。

  魯爾似乎早就干渴、本能地吞咽起那清澈泉水般的液體。

  咕嚕咕嚕兩聲后、他歸于了平靜。

  不到一分鐘、米歇爾太太領著醫生過來時、魯爾臉上的水泡開始干癟、飛快結痂、無聲脫落。

  真的有用,盧米安欣喜地松了口氣、再次集中精神、觀察起運勢的變化。

  這一次、魯爾不再有死亡的征兆、未來幾天的命運變得有些混沌、讓盧米安難以分辨和推測。

  那醫生看了魯爾幾眼、疑感地對米歇爾太太道:情況不是挺好的嗎?

  米歇爾爾太太也發現丈夫臉上那些恐怖的水泡全都消失不見、只留下一些疤痕和皺紋為伴、呼吸更是變得平穩、不再急促。

  對不起、是我太著急。她連忙道歉。

  對她和魯爾身上的臭味很是抗拒的醫生揮了揮手道:愚者藥品公司的藥品比其他的要有效很多、既然情況己經好轉、就再觀察一下、不要急著轉去圣宮醫院。

  說完、他迫不及待地離開了這張臨時病床。

  米歇爾太太癱軟般坐到了魯爾的旁邊、時不時摸摸他的額頭、感受下他的體溫。

  盧米安沒有離去、拉過一張圓凳坐下、審視起魯爾的情況變化。

  過了十分鐘、魯爾睜開了眼睛、茫然地望著陌生的白色天花板道:這是哪里?

  米歇爾松了口氣、將他突發急病的事情快速講了一遍。

  我怎么會突然生病?魯爾很是迷茫、我睡覺前還感覺自己一點問題都沒有。

  盧米安插入了兩夫妻的交流、狀似隨意地問道:你睡前做過什么和往常不一樣的事情?

沒有。魯爾回想了  一陣道、和之前每天一樣、清點撿回來的垃圾、去盥洗室小便、聊一會兒天、睡覺、可能是昨天很晚才回來、清點完都快1點了、睡得太晚造成的。

  難道是那些垃圾有問題?或者、白天遭遇了什么、到了半夜才爆發?盧米安又仔細問了一陣,沒從魯爾和米歇爾嘴巴里問出什么有價值的線索。

  魯爾的身體恢復得很快、一輸完液、他就嚷著要回旅館、不愿意在羅布林診所待到天亮、免得花更多的錢。

  盧米安見他的運勢沒有發生變化、未做阻止。

夢想島中文    宿命之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