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史上第一密探 >> 目錄 >> 第193章:云中鶴回京皇帝大喜天大功勞
 

第193章:云中鶴回京皇帝大喜天大功勞


更新時間:2020年02月14日  作者:沉默的糕點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沉默的糕點 
 
史上第一密探 第193章:云中鶴回京皇帝大喜天大功勞
云中鶴真是差一點點就喊出聲來了。

因為眼前這個女子真的和井中月幾乎一模一樣。

當然是幾乎,不是真正的一模一樣。

首先兩個人的身材確實很相似啊,都是看上去骨架很細,修長如同楊柳,但是上下關鍵部位,卻又凸翹得驚人,但偏偏又不適合生養的那種,因為盆骨不夠寬。

而兩個人面孔也非常非常相似,但是……氣質完全不一樣。

井中月是孤寂,略微的神經質。

而眼前這個女人是孤傲,還是那種藐視終生,充滿了優越感的孤高。

這兩種氣質看上去很相似,都算是絕世而獨立。

但實際上是完全不同的,眼前這個女人是太過于高傲了,所以顯得寂寞。

而井中月是小時候經歷太凄慘了,內心太過于黑暗,所以顯得寂寞,這算是一種孤僻。

眼前這個女人真是目空一切,一股在場眾人都是垃圾的既視感。

而且你是刺客啊,不用戴面紗的嗎?

當時刺殺大贏帝國四皇子贏佉的那個刺客都沒有你那么囂張啊,人家好歹還非常神秘。

而你就這樣露著絕世無雙的面孔,仿佛壓根不在乎別人認出來。

當然了,眼前這個女子確實不在意別人認出來,因為她會把所有人都殺光的。

“保護目標撤退,我們斷后!”隨著黑冰臺武士首領一聲令下,十幾名黑冰臺武士護送著云中鶴飛快撤退,剩下幾十名黑冰臺武士,再一次前仆后繼朝著那個女子沖過去。

他們已經知道,絕對不可能打得過這個女子了,只能盡量拖住她,讓云中鶴逃走。

不過,他們依舊想多了。

這個女子不緩不慢,手中的利劍輕飄飄地刺出。

“唰,唰,唰……”

僅僅幾秒鐘時間,這幾十名黑冰臺武士全部就被殺了。

殺得干干凈凈,而且連一絲煙花火氣都沒有,殺人就仿佛是摘花一般輕而易舉。

而這個女子,依舊一身雪白長裙,一塵不染,甚至劍上都沒有沾染血跡。

此時,十幾名黑冰臺武士才護送著云中鶴逃出十幾米而已。

女子玉足輕輕一點,幾乎是瞬間閃現一般,轉眼就到了云中鶴面前。真是有點不符合重力學啊,輕輕一點,整個嬌軀就如同紙鳶一般飄了過來。

這下子云中鶴看得更加清楚了。

眼前這個女子,肯定就是井中月的那個妹妹了,或者說她就是真正的井中月。

她從小就是一個天才,絕頂天才,十來歲就去了白云城習武,然后被井中月替換了,之后她的下落就成為了謎團。

沒有想到竟然在這里出現了,而且武功竟然高到了這樣匪夷所思的地步。原本云中鶴還想著,這個真正的井中月或許挺慘的,還需要他拯救呢。

沒有想到,人家這么牛逼,她這些年究竟發生了什么啊?

保護云中鶴的十幾名黑冰臺武士,此時終于稍稍有些崩潰了,因為這個女子實在太強了。

“請問姑娘何人,竟然攔殺我們黑冰臺……”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腦袋就無聲無息地落地了。

然后,他身邊的十幾個人也頃刻之間,被殺完了。

此時,他們甚至連反抗的勇氣都沒有了。

護送云中鶴的一百多名黑冰臺武士全部被殺光了,就剩下云中鶴一人。

此時這個絕色女子才微微抬起頭,望向了他。

“你就是我要殺的人啊?”女子問道。

靠,你連你要殺的人是誰都不知道?你就來殺?實在是太囂張了啊,太目中無人了吧。

“你不會武功?那比閉上眼睛吧,我很快。”絕色女子道。

云中鶴閉上了眼睛。

盡管他很想高喊井中月的名字,很想說我是你姐夫等等,但是他依舊什么都沒有說。

而九號精神病人量子,也在不斷高呼:不要開口,千萬不要開口,閉上眼睛。

對于這場刺殺,九號量子倒是有所預測,但依舊讓云中鶴走這條路。

見到云中鶴閉上眼睛,而且手無縛雞之力,這個絕色女子并沒有什么憐憫之意,直接一劍刺出,就要了結他的性命。

天若有情天亦老,像她這么強大的人,如果隨便對一個人都要保持憐憫之心的話,那內心早已經千瘡百孔了,這個世界最不缺乏的就是悲慘的故事。

但是劍尖剛剛觸碰到云中鶴脖子的時候,她就停了下來。

不是因為她后悔了,也不是因為她在云中鶴身上發現了什么。

而是她的背后出現了一個人,同樣的絕頂高手。

下一秒鐘,云中鶴只覺得空氣有一股非常離奇的幽香,然后他直接昏厥了過去。

“誰?”

“一個故人。”

“做什么?”

“請你放過他一命。”

女子嘆息道:“先生,你一定要救他嗎?”

“對!”

“為此甚至不惜得罪我?”

“對!”

女子道:“行,他歸你了。”

來人道:“多謝無霜公主殿下的恩情。”

女子道:“我不是公主。”

來人道:“您不是公主,誰又是公主,我欠您一個人情。”

絕色女子道:“告辭!”

然后她玉足輕輕一點,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這個救了云中鶴的人緩緩來到他的面前,然后夾起云中鶴的身體,腳下一彈瞬間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如果云中鶴看到這個人的話,一定會無比的驚駭。

因為這個人就是他在南境最大的敵人,大圣師袁天邪,那個神鬼莫測的袁天邪。他不但沒有死,而且一直秘密跟隨云中鶴。

誰能從無霜公主手中救下她要殺的人,當然是武功不亞于她的人。

而袁天邪的武功有多高,就完全不必說了。

他竟然出現救下了云中鶴,他想要干什么啊?

正月初九!

距離皇帝陛下最后的期限已經到了,但云中鶴依舊沒有出現。

上午時分。

敖心,柳氏,敖寧寧等上百人,從大理寺監獄里面押送了出來,來到了端門之外。

過去的這段時間內,敖心先是被罷免了驃騎大將軍之職,然后又被剝奪了爵位,從宗正寺移送到大理寺。

然后進行了幾次大會審,而且都是最高級別的三司會審,審訊他關于南境謀反之事。

敖心當然不認罪,一次又一次辯駁。

但是這也并不妨礙三司會審的結果,敖乍和敖器謀反,土人守備軍謀反,敖心罪責難逃,判處斬刑,正月初九正午時分,正式行刑。

當時要斬燕蹁躚的時候,大皇子叩頭出血,但終究沒能救得了燕蹁躚。

如今要斬敖心,有人為他出頭,為他求情嗎?

還是有的,總共有三個官員,一個文官,兩個武將,跪在宮門之外,為敖心求情。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完全想不到的人,跪在宮門之外。

因為他沒有官身,僅僅只是舉人的功名,所以距離皇宮還不能太遠。

此人就是敖鳴!

他曾經是敖心的嗣子,盡管在敖玉奪了滄浪行省解元之后,他公開宣布,放棄怒浪侯爵府的任何繼承權。

但是現在,他依舊跪在宮門之外為敖心求情。

而且他已經跪了整整三天三夜了,形容枯槁。

不僅如此,他還專門寫了一篇文章為敖心辯白。

“陛下,我乃敖心嗣子,我愿意以身相代,為父而死!”

“陛下,我愿意以身相代,為父而死!”

他的行為頓時在仕林之中引起了巨大的反響,甚至整個京城的老百姓都知道出現了敖鳴這么一個大孝子。

敖心為了偏袒自己的兒子,剝奪了敖鳴的繼承權,但關鍵時刻敖鳴依舊愿意以身相代,何等感人肺腑?

但是卻沒有人知道,魏國公府的段鶯鶯小姐,此時喬裝打扮就在刑場之上。

她痛恨敖玉入骨,此時敖心要被殺頭了,她當然不會錯過,一定要過來親眼看敖心全家是如何慘死的。

這次的監斬官正是刑部尚書。

只要時辰一到,立刻開刀問斬。

這位刑部尚書內心也非常無奈,他不算是林相之人,但是和敖心也沒有任何交情,甚至是有過齷齪的,因為他當時也被敖心打臉過。

敖心當時鐵面無私,不知道打了多少人的臉面。

但哪怕是這樣,這位刑部尚書此時心中也充滿了不忍。

這可是敖心啊!

國之棟梁啊,曾經立下了多少功勞?

說殺就殺了?

但又能有什么辦法呢?去年和大贏帝國的大戰失敗,敖心就要背負黑鍋。

而這次南境造反,敖心怎么都脫不了干系的。

謀反的人是你的義子,而且是你一手組建的軍隊,誰也保不了你。

況且你敖心在朝堂上得罪了多少人啊?關鍵時刻又有誰能為你說話啊?

重量級的大臣,一個都沒有。

仗義執言的成本太高了,為敖心說話,就意味著會得罪林相,得罪二皇子,得罪傅炎圖。

距離正午時分,還有不到一個時辰了。

屆時如果皇帝沒有旨意,太上皇也不出旨意的話。

那敖心全家就死定了。

皇宮之內。

香香公主雙眸通紅,顫抖道:“祖母,不應該是這樣的對嗎?敖心明明是忠臣,有功于我大周帝國,為何還要殺?”

太后雙眸通紅道:“香香啊,誰讓他得罪了太多人,誰讓他一手組建的軍隊謀反了啊。”

香香公主道:“敖心是得罪過很多人,但他是我們大周皇室的孤臣,我們不是應該保護他嗎?為何明明知道他是忠誠的,還要殺他?”

太后道:“香香,女子不得干政,女子不得干政啊。”

香香公主道:“祖母,您是太后,怎么忍心看到國之棟梁就這么被殺掉啊?當日燕蹁躚被殺,現在敖心又要被殺?我們大周就算人才再多,也擋不住這樣殺呀,求求祖母,去向父皇求情吧,饒過敖心一命吧,饒過敖心全家吧,不能斷送了這個一個功臣的性命呀。”

太后看著淚眼婆娑的香香公主道:“好,好,我去,我去……”

皇帝的書房內,他依舊在和無心和尚下棋。

聽聞太后駕臨,立刻前去迎接。

“母后,您有什么事情,召喚兒臣去一趟便是了,怎么還勞您親自來呢?”皇帝嘆息道。

太后娘娘朝著無心和尚道:“大和尚,你好。”

無心和尚雙手合十道:“太后好。”

然后,他直接就告退了,也沒有說什么草民告辭之類。

皇帝道:“母后,您有何吩咐?”

太后道:“皇帝,后宮不得干政,這一點哀家非常清楚。但是敖心于我父親,是有過救命之恩的。”

皇帝道:“我記得,當時敖心還很年輕,蕭國丈被大涼鐵騎包圍于雍州城外,危在旦夕,是敖心率兵救出的。”

太后道:“救命之恩,不得不報,還請皇帝成全。”

皇帝趕緊跪下道:“母后,您折煞兒臣了。但是您也知道,這次南境謀反,如同熊熊烈火,叛軍有幾十萬,而且可能越來越多。而這叛軍就是敖心當年成立的土人守備軍,叛軍首領就是他的義子伏乍,而且已經稱王了。”

太后娘娘道:“我們心中都清楚,伏乍謀反,土人謀反,是有些人欺壓太過,根本和敖心無關的。”

皇帝道:“母后啊,君無戲言啊。我已經給了敖玉機會了,讓他前往南境平叛,今日便是最后期限了,但是南境依舊沒有好消息傳來,他也依舊沒有回來。如果赦免了敖心,就是兒臣食言了啊!”

太后娘娘道:“敖玉只是一介書生而已,他怎么可能平息得了叛亂?這不是說夢話嗎?”

皇宮之內。

傅貴妃房內,她正焦灼地看著沙漏。

時間流逝得也太慢了,正午時分為何還沒有到啊?

害得她連吃飯的心思都沒有了,就等著敖心全家被殺頭。

傅貴妃是傅炎圖的妹妹,且不說傅炎圖和敖心之間的仇恨,就單單她傅貴妃便對敖心恨之入骨。

兩年前,大皇子周離聲勢顯赫,頗有要成為太子的氣勢。

傅貴妃為了扶自己的兒子上位,就曾經去拉攏過敖心,接過對方的回復是貴妃自重。

頓時間,傅貴妃都要氣炸了,他還從來都沒有受過這樣的恥辱。

從那之后,她也恨敖心入骨。

旁邊的太監道:“娘娘稍安勿躁,這敖心死定了,他全家都死定了。陛下不是派了敖玉去南境平叛嗎?他一個只會寫書的癡肥廢物,手無縛雞之力,怎么可能平息得了幾十萬人的叛亂,早已經被碎尸萬段了,他要是能平叛成功,太陽就從西邊出來了。所以娘娘放心,再過兩刻鐘,敖心全家就死定了,您要是不耐煩的話,奴婢給您唱個曲兒?也算是送敖心全家上路?”

皇帝書房內。

太后娘娘道:“皇帝啊,你這是不給我報恩的機會了是嗎?”

皇帝道:“母后啊,距離正午時分還有近兩刻鐘的,萬一……萬一會有奇跡發生呢?”

太后娘娘道:“奇跡?敖玉一個寫書的書生,去平息幾十萬人的叛亂?你會相信嗎?”

皇帝嘆息道:“是啊,幾十萬的大叛亂,一個人平息?怎么可能?天下真有這樣的奇跡?如果真的有,那真是天佑我大周了,能夠減少多少傷亡?能夠省下多少國帑啊?”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一個人狂沖而入,正是黑冰臺大都督南宮錯。

“陛下大喜,陛下大喜啊。”

“南境的叛亂被平息了,十幾萬叛軍全部死了,判將李文化被斬了,叛軍首領伏乍也死了。”

“這是周隆公爵的奏折,這是叛將李文化的首級!”

南宮錯雙手將箱子舉起打開,里面躺著的不就是前忠勇伯李文化的人頭嗎?

皇帝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切,然后發出了大笑。

“哈哈哈哈哈!真是天大之喜啊!”

太后娘娘道:“這,這怎么可能?是誰平息了這一場叛亂?”

南宮錯道:“大部分,都是敖玉的功勞。”

太后娘娘也狂喜,完全不敢置信,足足好一會兒后,他才雙手合十,不斷念道:“祖宗保佑,祖宗保佑啊,這敖玉真是有大才啊,真是大才啊?”

“他一個書生,竟然平息了這么大的叛亂,沒有任何人幫忙,太了不起了,太了不起了。”

“皇帝啊,你也說了,南境叛亂就這么平息了,能夠節省多少國帑,能夠減少多少將士的傷亡,這敖玉是為我們大周立下大功了啊,你要好好獎賞人家!”

皇帝哈哈大笑道:“當然,當然要賞了。”

接著皇帝道:“傳旨,傳旨端門,刀下留人,停止斬刑!”

頓時,一名大太監立刻朝著端門飛奔而去,一邊飛奔,一邊高呼道:“刀下留人,刀下留人!”

太后榮光滿面,高興道:“我這便去將這大好的消息告訴列祖列宗。”

其實,她是要去告訴香香公主。

皇帝躬身道:“恭送母后!”

等到太后走了之后。

皇帝臉上狂喜的表情稍稍收斂一些。

“終于送來了。”皇帝道:“這顆人頭,終于在最后關頭送來了。”

其實,南境叛亂平息的消息皇帝幾天之前就已經知道了,但還是上演了這么一出。

不過,也算是對當時狂喜和震驚的重演了。

幾天前他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真的有些不敢置信。

因為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這可是幾十萬人的叛亂啊,而且袁天邪何等厲害?

南境的叛亂之火,已經熊熊燃燒,幾乎無法撲滅了。

為了平息這場叛亂,皇帝都已經準備動用四十萬大軍了。

為了平息這場叛亂,皇帝和大夏帝國也簽訂了密約,對付大贏帝國的密約。

為了平息這場叛亂,皇帝甚至正在和白云城密談,甚至和大涼王國也開始密談了。

因為受到南境的情報也多,他越發知道這場叛亂的嚴重性。

沒有想到,竟然真的就這么平息了,被敖玉平息了。

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啊。

當然,一開始傳來的消息都是黑冰臺的情報,而且還比較模糊。

今日,南境大都護周隆公爵的奏報,大南行省總督的奏報都來了。

最重要的是叛將首領李文化的首級也送來了。

這樣皇帝就可以昭告天下了,在朝堂之上公開展示了,以顯示他的威嚴了。

“真是天大的功勞啊!”皇帝嘆息道:“不僅保住了南境五行省免受戰火,至少為我大周節省了上千萬兩白銀的軍費,至少避免了十幾萬大軍的傷亡。”

可不是嗎?

一旦南境叛亂徹底蔓延的話,那軍費就不止是一千萬兩白銀這么簡單了。

而且損失的大周軍隊,也不是十幾萬人,甚至會更多。

加上戰爭的破壞,間接的損失會超過幾千萬兩銀子。

如今這場叛亂被制止了,這一切都省下來了。

端門!

距離正午時分只有一刻鐘不到了。

觀刑眾人無比肅穆,京城萬民受到輿論的影響,也有些痛恨敖心,因為叛亂的人是他的義子,是敖心一手建立的軍隊謀反了。

但是……敖心在民間的名聲太高了。

這幾十年他立下的功勛太大了,軍方第一人,如同擎天玉柱。

而且敖心在朝中的人緣超級差,但是在民眾的心目中形象卻還是不錯的。

絕大部分的民眾都覺得這是一個好官,現在他要被砍頭了,絕大部分民眾是不忍的。

唯有段鶯鶯,還有許多敵對派系的成員,只恨時間流逝得太慢了,恨不得立刻就到了正午,立刻殺了敖心全家。

“快,快,快啊……”段鶯鶯心中不斷念道。

敖玉賊子,真是便宜你了,讓你死在了南境,不然今日一并在這里被斬首,那才是最好的結果,不能看著你死,真是遺憾啊。

關于南境發生的一切還是絕密,段鶯鶯還不知道,她是堅決不信敖玉能夠憑借一個人平息叛亂的,都覺得他早已經被袁天邪和伏乍殺了。

而就在此時,從皇宮里面傳出來了太監的高呼。

“刀下留人,刀下留人。”

“陛下有旨,刀下留人!”

聽到這個聲音之后,大部分人松了了一口氣,甚至包括監斬官刑部尚書。

唯有段鶯鶯臉上劇變,內心狂呼:憑什么?憑什么?為何不殺了!難道敖玉小賊那邊真的成功了?不可能,絕不可能!

皇宮之內。

皇帝漫不經心問道:“南宮,你可有受到什么壓力啊?可有人讓你把消息壓住,不讓上報給朕?”

黑冰臺大都督南宮錯道:“那倒是沒有。”

接著,南宮錯又道:“傅炎圖距離南境很近,按說他也收到信息了,他的奏報還沒有到嗎?”

皇帝從書架上抽出了一份奏折,道:“收到了,兩個時辰前送來的,說他聽聞南境的叛亂已經平息了,但不敢肯定,只敢密奏于我,并且祈禱這是真的,盡管那樣一來他不能立功了,卻是帝國之幸,天下之幸。”

南宮錯道:“這么看來,傅炎圖大將軍還是識得大體的。”

之前傅炎圖明明說過,要想辦法把這個消息壓下來,至少壓倒正月初十。

但是現在他有發來了奏報,告知皇帝南境叛亂平息的情報,并且還恭喜皇帝。

這其中發生了什么變化?

皇帝道:“你覺得應該讓傅炎圖停止南下嗎?”

一旦傅炎圖停止南下的話,那他這個征南大都督就名不副實了,而且剛剛到手沒有多久的兵權就要丟了,那真是莫大的悲劇。

南宮錯道:“臣覺得,應該讓傅炎圖大軍繼續南下。但是告誡他,一定一定不要再激化矛盾,對南境土人當然要震懾,但也要安撫,不能大開殺戒。他率軍南下,主要還是要防備鎮海王府史氏家族。”

皇帝無可無不可地點了點頭,然后他問道:“還沒有敖玉的下落嗎?”

南宮錯道:“還沒有,我已經派出了幾千人,沿路搜查,都沒有找到敖玉,只找到了一百多具尸體,敖玉不知所蹤。”

皇帝道:“繼續找,派出更多的人去找。”

南宮錯道:“是,陛下!”

而就在此時,外面又響起了太監的聲音。

“陛下,南宮大求見陛下,說有急事告知。”

皇帝道:“讓他進來。”

黑冰臺大都督南宮錯的義子,南宮大步入書房之內,跪下叩首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起來吧!”皇帝道。

南宮大這才朝南宮錯躬身道:“父親。”

南宮錯皺眉道:“陛下之前,只有君臣,哪有父子,胡鬧什么?”

皇帝道:“他們孝順,何錯之有?”

然后,皇帝朝南宮大道:“何事啊?這么急匆匆的?”

南宮大道:“陛下,我們找到敖玉公子了。”

皇帝直接站起,大聲道:“在哪里?在哪里?”

南宮大道:“敖玉公子就在宮外!”

萬允皇帝道:“快,快讓他進來,快讓我們的大功臣進來。”

注:第二更送上,累到求票都沒有力氣了,只能一頭磕鍵盤上。

恩公們,

史上第一密探 第193章:云中鶴回京皇帝大喜天大功勞

推薦小說: 逆天成神 | 聯盟之無敵進化 | 紅色脊梁 | 都市至尊天驕 | 混沌雷修 | 我不想當妖皇的日子 | 超級角色球員 | 文玩天下 | 你有時間嗎 | 穿越之系統無敵 | 踏破二次元 | 官雄 | 調香 | 建造狂魔 | 從火鳳凰開始的崛起 | 借尸還魂 | 萌神信徒 | 捏造怪物 | 名門正妻 | 天命凰謀 
上一章  |  史上第一密探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我修系統法則 | 貞觀逍遙茶樓 | 爐中因果 | 諸天人物附我身 | 重返激情年代 | 開局我是狗 | 我的朋友都是大佬 | 劍氣十萬億光年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從斬魔刀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