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神棍機甲 >> 目錄 >> 583+584 角色扮演
 

583+584 角色扮演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10日  作者:牛奶灌湯包  分類: 科幻網游 | 神棍機甲 | 牛奶灌湯包 
 
神棍機甲 583+584 角色扮演
有個這樣聽話的玩偶,一開始將晏是很有興致的,他給水應換上各種各樣禁欲系服飾,擺pe拍照,馴養寵物什么的,都喜歡牙尖嘴利懂得反抗的,那才有快感,水應這廝,除了心中那點堅持和信仰,對周遭的一切極度漠視。

他能謀劃著將寄生蟲放上飛船逼迫溫小仙等人妥協,后果是可以想見的。

那種反人類反宇宙的東西,就算是對低級并且惡心到極點的種族也是禁止使用的。他當初的確想過,做這樣的是可能會有三種結果。

第一,他們成功被嚇到,答應留下來,為紫府秘境的發展貢獻心力。

第二,都是硬骨頭,堅持不妥協,被寄生蟲侵蝕死在茫茫宇宙中。

第三,成功逃脫。

針對這三種可能,他計算了比率,成功逃過的可能性近似于零。在大氣層之外的茫茫宇宙空間,沒有充足的氧氣供應,不僅如此,就算他們有辦法抵制寄生蟲的侵蝕,飛船抵不住,沒有飛船,沒有緊急逃脫的備用艦,二十一人的龐大隊伍逃脫的可能性簡直太低太低。

人生總不是一帆風順的,都得搏一搏。

一味的求穩妥,永遠看不到驚喜,巨大的風險伴隨的是驚人的利益。

這樣的認知讓他義無反顧的壓上了所有的籌碼,步步驚心,整個劇情順利的按照他預想的方向推進,只可惜,在抵達終點之前來了個神轉折。侵入宇宙微博看到那些視頻照片,他就知道有這一天,心理準備早已經做好了,他謀劃了一切,準備以自己的鮮血撫平被褻瀆的遠古修真者的憤怒。至于后事以及紫府秘境未來的發展方向,他都通過定時郵件交代了下去。

沒有任何顧慮了。

人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

賭博都是有輸有贏的。

賭輸了還能活下來,這本身就是奢侈。

他當著全宇宙所有人的面,以信仰起誓,成為花孔雀戰隊的奴隸,水應很快就帶入角色,他做的很好,非常好。好得讓將晏憋屈。

容賤人看著煞氣騰騰的五師兄。“喲,給爺說說,這是怎么回事?難得事件圓滿解決,仇也報了,咋還氣著?”

將晏已經沒力氣解釋了,他直接將容賤人帶到宇宙航母特別增設的奴隸房去,擺明了懶得解釋,讓他自己看。容賤人真好奇了,他當然知道房內是那陰險腹黑差點坑死他們的眼鏡,那廝已經淪為階下囚。任他們揉搓,怎么還能把將晏搞得這樣憋屈?

情況不對啊。將晏的德行容賤人是知道的,橫行無忌沒比他好到哪兒去。

這事有貓膩。

抱著查出真相的想法,容賤人退開房門進去了。

他一眼就看到蹲在墻角的水應,穿著情趣貓咪裝,頭上貓耳朵,屁股后面還有根毛絨絨的尾巴,白皙的脖子上是皮項圈。聽到門口有動靜,他緩慢的轉過頭,黑色邊框的眼鏡已經取掉。丹鳳眼極美。

我擦――

這不是容賤人的心聲,而是五師兄將晏的。

他腦子里就跟涂了漿糊似的,忒么,他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還是好好地,為毛,一轉眼這貨就變成這樣?

雖然是奴隸,他是男人,作為正常性向的戰團,唯一可能享用這貨的就是團長溫小仙。那位最近很忙啊很忙,一方面悼念大昆侖的師傅師兄,一方面相夫教子。溫希正那死孩子真不是個讓人省心的。

既然溫小仙對他沒有非正常的念想,就算身為奴隸,他的貞操至少是安全的,不至于淪為奴。

可為毛還會變成這樣?

容賤人不知內情,他雙手捂胸狠狠退了一步,離將晏老遠。“我擦,想不到啊,你丫竟然還有這樣的愛好,這也太禽獸了。那話怎么說的來著?士可殺……殺……”

士可殺不可辱!

忒么,把他擄回來當奴隸難道不是羞辱嗎?

而且,這身行頭同他沒關系好不好?

將晏覺得,他還是有節操的,至少就目前為止,只調戲妹子,對純爺們沒那方面的想法。

“不是我。”

容賤人干笑一聲,點點頭,算是相信了他的說法。

背后的真相是什么?

這貨在咆哮!忒么不是你難道還是他自己穿上去的?要我這么告訴你,你信?絕壁不信啊!“這個,將晏兄弟,我就不留在這兒打擾你的好事了,你慢慢忙,距離弗洛克星球港還有至少兩天時間,你慢慢玩,爭取搞出點新花樣來!”容賤人擺出一副我不歧視你的模樣,還沖將晏擠了擠眼,兄弟,我懂的。

懂你媽了個b啊!

將晏想拉著他解釋清楚,說他花心什么的就算了,要是傳出去他喜好男色,以后還能泡上妹子?

為了幸福生活,不行,絕對不行。

“容老弟,你……”聽我說啊,擦!

一句話沒說完,容賤人跑了。

水應還一臉無辜,他蹲在墻角,抬頭仰視將晏,搖了搖尾巴。

這是在賣萌嗎?

將晏腦子里那根理智的弦終于崩了,他揉了揉太陽穴,疲憊的開口:“誰把你辦成這個樣子的?”

某人已經完全帶入了奴隸這個角色,一點兒也沒有之前的腹黑精明勁,聽將晏問他,他偏頭想了想,說:“不認識。”

……果然,他離開的這段時間里,有人暗度陳倉了。

“別人讓你穿你就穿啊,他要艸你你還主動撅屁股?”

五師兄大人,你以為這種程度就能刺激到這貨?你錯了,大錯特錯,某人誠懇的點頭,“我是奴隸,奴隸是不能反抗主人的!”他仿佛察覺到將晏心情很糟,又補充道,“主人你生氣了?我做錯什么了嗎?請狠狠地責罰我吧!”

金剛鉆內心的五師兄將晏斯巴達了!

他蛋疼菊緊大姨媽橫流啊擦。

這是怎樣的神進展。先前雖然也有聽話過頭的嫌疑,至少他還是正常的,怎么出去一趟再回來,這貨就扭曲到這地步了呢?他離開的這段時間里到底發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將晏覺得,他完全沒有勝利者爽歪歪的心態,自從接手這個努力,三觀就死了。

水應改蹲為跪坐,雙手乖乖的戴著貓爪套。放在膝蓋上,仰著頭期待的看向將晏。

這樣下去會出事的吧,他是抱著從精神上折磨這貨的想法把人弄回來的,并且還強行賦予對方奴隸的身份,本來吧,他新鮮期就那么兩天,虐得差不多了肯定要找個地方把人打發出去,將晏想到了開頭,卻沒有預估到后續的發展和結局。水應適應得也太好了啊……到底是誰在折磨誰啊?摔!

將晏啪的把門摔上,匆匆忙忙找孔雀調監控視頻解惑。他走得太匆忙,完全沒注意到。合金門關上的瞬間,水應就低下頭,嘴角勾起細微的弧度。

嘛,這么多年,終于找到有趣的玩具了。

角色扮演?純情主人yd奴隸?

希望能玩得久一點,別這么快崩了,好不容易有人把他從那桎梏的牢籠里帶走。紫府秘境的責任卸下了。

在電子信息領域,孔雀那就是神祗,他沒有拒絕將晏的要求。果斷的從航母數據庫中抽調了這段監控視頻。從水應進入奴隸房開始,當然也包括了將晏折騰他那部分,將晏看著自己賤b指揮水應乖乖學狗爬的模樣,老臉終于紅了。

“咳咳……跳過這個,從我離開開始播放。”

聽你的才怪了,孔雀只當沒聽到興味十足的看著監控錄像。

“將晏老弟,想不到啊,你竟然是這么有情趣的!嘖嘖,眼光也不錯,這男人帶著眼鏡的時候陰沉沉的,取掉眼鏡把頭發梳起來,瞧著還挺像那么回事……話說,這貨不是抖吧?扮奴隸也這么愉快的。”

將晏無語,__‘…

完全不知道應該說什么。

孔雀本來也沒想著能得到回應,他一個人也能玩得非常愉快,二次元網絡宅你傷不起。

“噢,我以為學完狗爬就該汪汪了,沒想到,你竟然讓他跳大腿舞……噗……這是什么詭異的動作?真是誘人的小家伙,太有想象力了,臨場表演也不錯……”說著他還羨慕的看了將晏一眼,那意思紅果果的:兄弟,你賺到了。

將晏后悔了,尼瑪,找孔雀查明真相這決定簡直就是天大的錯誤,這廝完全沒有兄弟愛,整個就是看笑話來的。

不過,已經看到這里,現在走人那才虧大發了。再說了,孔雀也不會因為他的離開終止播放視頻。

他儼然是準備破罐子破摔了。尼瑪,別讓他逮到那個給水應貓咪裝的混蛋,非得讓那廝褪掉一層皮不可。

視頻繼續播放,終于,糾結蛋疼的前奏放完了,將晏從房間里走出去,關上門,水應抱著雙腿蹲坐在凳子上,這種狀態維持了大概有五分鐘,房內忽然彈出一道光頻,閃瞎狗眼的霹靂字《怎樣成為稱職的奴隸?》

水應抬頭,眼也不眨看著屏幕。從奴隸的定義開始,剖析正常人圈養奴隸的心理。

――從身體到心靈滿足主人的一切需求。

――情趣套裝有助于讓主人和奴隸之間感情升溫。

――主人生氣的時候奴隸應該碰上皮鞭讓主人抽打。

這是哪個滾犢子的編寫的教程?

胡說八道有沒有,將晏把水應帶回來完全就是為了折磨他啊,自殺什么的死得太清爽了,完全不符合將晏的變態美學。

身體需求?

將晏指天發誓,他喜歡的只有妹子,各種型號的妹子!

就連孔雀也笑噴了,他捂著肚子縮在柔軟的椅子里,“這到底是哪位人才播放的?太給力了。”

給力你b啊,將晏的臉由紅轉白最后直接變成青黑,奶奶的腿,他們都能看出這是惡作劇,那貨咋就當真了呢?瞧他看得還挺認真,丹鳳眼都快瞪成杏眼了。

將晏又想起那日在飛船上看到的形象,陰沉沉的眼鏡哥。腹黑鬼畜……這形象跳轉也太快了,他腦子有點跟不上。

難道是奴隸這樣的身份給他帶來的刺激太大,直接搞壞了腦子?

總不會是丫天生欠虐吧?

這時候,孔雀雖然笑得歡騰,他也沒想到水應會真的按照光頻上播放的內容去做。

那段視頻教程持續了大概有十分鐘,從言行舉止各個方面都進行了修正,最后還附加了一句,房間內某某地方有個暗格。里面放著奴隸常用裝備。視頻播放完畢,水應整個人的氣質就變了,若說之前是麻木的順服,現在就變成了誘惑系。

瞅著還是溫順的,眼神動作啥的卻多了勾引。

“將晏老弟你運氣不錯啊,竟然帶回來個學習能力這么強的極品,不過,我還真沒想到,你竟然好這一口。”難怪丫這么久也沒勾搭上妹子,問題竟然出在這里。

任何的解釋都蒼白了。將晏打掉牙往肚里吞,只當沒聽到孔雀的調侃。

果然。那貨真的按照視頻末尾的提示找到暗格,里頭紅果果就是那身貓咪裝。

“喲,準備這么充分,他不會真的穿上吧?”孔雀也就是隨口這么一說,正常人都不可能啊。想當初,斧子打賭輸了第一直覺就是賴賬,二嫂強制執行還差點鬧出大亂子。這貨的下限不會這么低吧?

水應穿了。他真的穿了,他把貓咪裝取出來,翻來覆去看了看。把貓耳朵戴在頭上,然后慢條斯理的開始脫衣服。

他倒沒有刻意擺pe誘惑誰,就那么老老實實一件件脫下來,然后傳上去。

簡單的動作竟然讓他做出了莫名的美感。

就算將晏和孔雀真是正常的異性戀,兩人也有些hld不住,直到他把尾巴裝備好,扣上項圈,然后就乖乖蹲到屋子的角落去。視頻上說了,扮演任何東西都要最大限度的還原現實,你丫別穿著狗頭裝還跟個大老爺們似的坐在凳子上。

水應很聰明,他學得非常好。

將晏算是明白了,他媽的,這航母上還有無聊至斯的家伙。

千萬捂好馬甲別讓他逮著!否則非得扒掉他兩層皮不可!

將晏已經出離羞憤了,水應不能再跟著他們,絕對不行,帶著他全員的三觀都會崩掉的。

他渾渾噩噩的從孔雀那兒出來,拐個彎就遇上了2那貨,更坑爹的是,那家伙在看到他的瞬間變得非常興奮,雙眼刷的一亮。將晏還當這事已經被容賤人傳出去了,正在想借口解釋,2就沖過來,勾著他的脖子,神神秘秘道:“給哥們說說,你那親親奴隸滋味如何?”

這神色,這口氣,不對勁啊。

將晏是極聰明的,猛地就發現了問題出在哪里。

“那什么視頻是你放給那家伙看的?”

2還沒意識到自己要倒大霉了,他笑得賤兮兮的,得瑟道:“怎樣怎樣?有沒有效果?小奴隸是不是可愛了許多!都是好兄弟,我們誰跟誰啊,千萬別客氣,有什么需要盡管找我……”這是驕傲了嗎?

將晏整個已經處于黑化狀態,他單手結陣,直接拍到2身上。

他從來都不是啥好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什么,嗯哼。

溫小仙和許二都察覺到航母上有真元力波動,兩人出來就看到過道里的將晏和2。動手的顯然是五師兄將晏,2已經中招了,就目前的表現看來,是昆侖萬象陣。這玩意兒的作用是操縱人的行為,溫小仙就是用它對付斧子。

兩人眼睜睜看著2朝前走去,他們隨之跟上。

就見2來到那奴隸房里,找到暗格所在的地方,打開,拿出一套毛絨絨的兔子裝,抖了抖,然后就開始脫衣服。

水應心里也挺沒底的,他本來以為自己的行為能把將晏嚇著,誰知道劇本沒按他想的方向走,這貨是誰?他脫衣服干啥?新來的奴隸?水應有些看不透將晏的想法,不行,他不能坐以待斃,他再次擺出那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看向門口將晏所在的方向,道:“主人嫌棄小愛奴了嗎?”

真是見他一回受一回刺激。

小愛奴?

將晏真想一口血射到外太空去。

他是倒了幾輩子的血霉才會遇到這樣的變態啊!

想要看著2遭報應,因為有這樣的念頭做支撐,將晏堅強的挺了過來,他看著已經脫得光溜溜的某只,兔子裝比貓咪裝更純潔,尺度更大,毛茸茸的配上2那張被迫“整容”的嬌滴滴娘炮美人臉。簡直讓人雞血翻涌,心潮澎湃。

等他把裝備穿齊了,將晏給他下的第二道指令是,自己乖乖把本來的衣服碎成渣渣。然后乖乖蹲到自稱愛奴的小貓咪旁邊去。

合金門啪的鎖上。

奶奶的,惡人自有惡人磨。

好在跟著看完這場熱鬧的是許二和溫小仙,他們明顯能看出水應并沒有中任何符咒,他是心甘情愿自個兒這么干的,同將晏沒有任何關系,否則……經歷了2這個詭異的片段,他們該懷疑將晏有某種不可告人的癖好了。

收集變裝奴隸?

作為師兄妹。他們在大昆侖甜蜜相處了這么久,溫小仙咋就沒發現將晏竟然是這樣道貌岸然的老色魔呢?

“五師兄你……”

將晏早就注意到那兩口子的存在了。沒有主動打招呼他只是想知道這世界上還有沒有肯相信他的純潔的人。溫小仙到底沒辜負他的期待,“穿著貓咪裝的那個就是坑我們的那眼鏡?看起來差很多啊,被掉包了嗎?”

“我也不知道,本來以為奴隸這個身份能夠從精神上折磨他,自殺太便宜了,誰知道帶回來之后才發現,他配合度非常高。不管你讓他做什么,完全沒問題。然后我出去透了透氣,再回來竟然就變成這樣了。看了監控錄像才知道,竟然有人給他放了奴隸h教育視頻,正愁找不到是誰,那混蛋就自個兒撞上來了。”

懂了,完全懂了。

許二的面部表情有詭異的僵硬,溫小仙則是恍然大悟:“是2?”

“沒錯,就是這樣。”

好吧,以五師兄的性子,以德報怨的確不太可能,這樣的結果完全是2自找的啊。

“總不能放任她這樣下去?”這眼鏡哥直接影響戰隊風氣啊。

許二的暗黑鬼畜屬性再次發作,他不是同性戀,對這個大老爺們,就算再溫順再聽話,也沒法子憐香惜玉,“到了弗洛克星域就把他賣掉,換點實在的就當是這趟行程的補貼,就這么放過那些王八羔子真讓人不爽。”

好吧,接受3年前封建文化教育的某妞對于買賣人口完全沒壓力。

能夠換回點實際的好處也成,總不能讓他們白跑這一趟。

他們倒無所謂,組織的兄弟們多少得拿點津貼。

說干就干,將晏同兩口子拜拜拐了好幾道彎找到,把這事同那位一說。賺錢的勾當當然好,尤其對方說大部分賣身錢都給組織補貼這趟的花銷,雖然怎么算都是九牛一毛,不過,有總比沒有的好。

若真像將晏說的那樣,賣個好價錢絕對沒問題。

只是,那家伙陰險狡詐的德行,不會把人家娛樂場所給拆了吧?

水應的問題由將晏和大神商量著處理,溫小仙則乖乖在房內照顧自家小子。

她現在可謂是徹底無牽掛了,修真者遺跡已經找到,雖然結果不盡人意,并且還惹出一堆禍事,好歹算是了結一樁心事,溫小仙徹底新生。

看著趴在穿上呼呼大睡的小包子,她心里軟得跟什么似的。

“我們別再耽擱下去了,回去吧,也該讓爸爸和溫小覃見見這家伙。”

高等星域本身就沒什么吸引許二的地方,能夠在這里覺醒血脈算是意外得福,這就是人生機緣,既然逝者不可追,那就好好把過去的賬了結,然后在大聯盟過他們的小日子。他本來還想復興圖特族,找到那所謂的寶藏。

到現在,這些心思已經淡了。

什么戮血團長,聯盟最強大的男人,丫徹底化身奶爸。

有妻有子萬事足。

這是補昨天的二更。

今天的還要等一會兒。神棍機甲 583+584 角色扮演

推薦小說: 權力巔峰 | 崛起之華夏 | 無敵天下 | 吞噬星空 | 帝霸 | 神醫圣手 | 重生小地主 | 無敵升級王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超級兵王 | 大主宰 | 修神外傳 | 風流醫圣 | 校園全能高手 | 新風領地 | 重生之溫婉 | 圣墟 | 龍血戰神 | 都市無上仙醫 | 修羅武神 
上一章  |  神棍機甲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重生家中寶 | 醫者為王 | 尸妹 | 長嫡 | 重生1990之隱形富豪 | 掌家小農女 | 食鬼獵人 | 足球卡牌系統 | 絕代神主 | 瘋狂的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