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紹宋 >> 目錄 >> 第十二章 方城(續)
 

第十二章 方城(續)


更新時間:2020年02月14日  作者:榴彈怕水  分類: 歷史 | 架空歷史 | 紹宋 | 榴彈怕水 
 
紹宋 第十二章 方城(續)
“官家,襄陽守臣范瓊至今未至,且他收留罪臣宗印,其心可誅!”就在這時,閻孝忠身側的殿中侍御史胡寅再度不顧場合和氣氛出言攪擾。

“官家!”

趙官家剛要開口,手上的劉汲便即刻表態。“范瓊不足懼,臣自受皇命往襄陽上任,區區一武夫,絕不敢輕易為禍!”

“不至于……”趙玖趕緊壓住了這位老先生,然后立即看向了正在看熱鬧的韓世忠。

看了半日熱鬧的韓世忠趕緊出列,拱手行禮:“官家,等臣將本部兵馬調到襄陽城下,之后限期十日,必然生擒范瓊!”

“朕正要說這個……”趙玖說到一半,卻不由一頓,外人看來,這官家儼然是被臣子們的踴躍給感動了。

當然了,實際上趙官家是被這個自己刻意拉攏卻尚未成型的私人班底,給弄得有點焦頭爛額……看看就知道了,和那幾位老成的相公的相比,這些人哪個有重臣的樣子:

韓世忠是官家私人認證的腰膽不錯,卻也須是個宋金遼夏所謂國際認證的潑皮;

張浚三十歲驟然進位幾乎相當于半個宰相的御史中丞,不免存了些破紀錄的心思,所以一多半精力都在揣摩他這個官家心思身上;

胡寅說話不看氣氛,而且觀點激烈;

小林學士悶葫蘆,最近看來還喜歡哭;

劉子羽喜歡裝模作樣,既看不起別人也放不下架子;

閻孝忠不知道是驟然得志還是天性如此,可能也跟他外表形象有些關系,反正喜歡大聲搶話;

楊沂中外表看起來簡直完美,內里卻是個八面玲瓏的貨色;

就連劉汲,本以為是個可以拉攏使用的老成之人,結果只是隨便一握手就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

這個時候,趙官家倒是懷念起趙鼎了,最起碼那位做事說話什么的都挺正常。

不過回到眼前,抱怨歸抱怨,這些人卻是趙官家將來的指望。因為趙玖心知肚明,他這個官家也不是什么正經官家!

正經人喜歡偷偷把人的好壞陰私都記在小本本上,天天開會前研究一下?

正經官家整天表演過度?

正經官家天天不講體統,跟大臣們玩心眼,動輒跑土豪軍隊里丟格調?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一點是,這些人終究都是要么有些本事,要么有些氣節的,真要是離開這些人,他趙玖能憑他的小身板懟得過金軍東西兩路二十幾個萬戶,又或者是能管得住一團糟的大半個中國?

所以說,相忍為國嘛,還能離咋地?!

“朕正要說這個。”卡了一下后,恢復正常的趙玖繼續握著劉汲的手……其實是劉汲攥的太緊,他趙官家不好撒開……正色對韓世忠言道。“韓卿,既然陜州興復,那么朕要你即刻督師北上西京,一則謹慎監督完顏銀術可、完顏拔離速二人退兵,二則要迅速擊破降了金人的軍賊楊進,協助大翟小翟克復西京,重新立足;三則,盡量打通陜州通道,援助陜州一二……西平翟氏本屬蔡州,為你任下,又與大小二翟兄弟有親,今日過后,你也帶去!等西京穩定下來,你再回淮西休整練兵。”

“臣遵命。”韓世忠對此差遣明顯覺得有些出乎意料,但還是即刻拱手稱命,不過受命之后,不免又正色相詢。“不過既然往西京,臣便不得不問官家兩事……”

“說來。”

“主管侍衛步軍司公事閭勍閭太尉尚在汜水,臣至彼處,以何人軍令為先?”韓世忠嚴肅奏對。

“自然是以韓卿為先!”趙玖想都不想便脫口而出,但稍一思索,還是鄭重提醒了一下。“但良臣也須尊重閭太尉堅守汜水經年之功!”

這有點不合制度,但周圍無一人反對,甚至有點安靜的過了頭。

話說,閭勍這個差遣雖然有些低階高位的意思,但卻依然是正經的三衙長官,也就是所謂口耳相傳的三衙三帥中的步帥,和那位走體育路線的著名高先生擔任的殿帥一樣,屬于大宋理論上的最高軍階。而三衙以往也和樞密院一起形成了大宋軍事上的兩個最高權力機構,所謂一個有用兵之力而無出兵之權,一個有出兵之權而無用兵之力。

然而,另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這位官家從登基開始,就以元帥府的軍事力量改建了一個御營,然后事實上以御營取代了三衙的所有功能,所以在這件事情上,但凡是行在大臣,無論文武,都只會支持韓世忠。

不然,就是在否認行在的整體合法性!

當然了,還有一點,是趙官家一時沒想到,但下面的人卻都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閭勍在汜水,一直都是依附于東京留守宗澤的,而限制宗澤這種權力極大的留守,幾乎是整個行在文臣們的本能!

這跟道德無關,也跟政治立場無關,真的是官僚們的本能,哪怕宗澤也是一位正兒八經的文臣。

實際上,之前韓世忠在淮西立鎮,劃走了理論上屬于京西北路的蔡州、順昌府(潁州,后世阜陽地區),然后李彥仙出任陜州鎮撫使,甚至包括岳飛、張榮出任鎮撫使,之所以如此順利,也是因為在這些行在官僚們內心深處,都覺得此舉有隱隱約約的政治正確性——蔡州、順昌府理論上屬于東京留守的權力模糊地帶;李彥仙之前的表彰全都是通過宗澤進行的;岳飛和張榮的存在更是能有效控制張所與張浚。

事為之防,曲為之制……多少年了,就沒變過,而口口聲聲說要跟這些東西作斗爭的趙官家,根本就沒注意到這里面的彎彎繞繞。

‘大義分明,小事極有才,對人也懇切,做事似也有終始,本末昭然可曉,只是中間粗,不甚謹密,又行為激烈,此是他病’……這是李綱李公相前幾日在給自己心腹兼好友、戶部主事林杞的信中對某人的評價。

閑話休提,轉到身前,韓世忠即刻承命,然后便要繼續奏對。

但這個時候,周圍忽然又有人控制不住自己了:“官家,臣試御史中丞張浚冒昧以聞,三衙制度畢竟經行百年……呃,閭太尉又有功無過,而韓制置雖軍略妥當,卻行事操切,殊無德行,臣恐怕韓制置此行,閭太尉會多有不服,屆時未免無端生禍。”

只聽后面半句,趙官家幾乎以為說話的是胡寅,因為這話太像胡寅的風格了。

唯獨話說回來,既然是張浚說出這話,那便是另有深意了。

對此,趙玖沉默了一下,依舊沉聲詢問:“張卿想如何?”

“臣冒昧,自請往汝州暫行監管西京兵事。”張浚俯首以對。“本朝成例,文臣督師……臣若至汝州,必能使閭太尉安穩之余使西京興復。”

“不用,朕自會與宗留守說及此事。”趙玖經此提醒,反而醒悟。“閭太尉在汜水一直倚仗于宗留守,有他調解,必然無事。”

張浚訕訕而退。

而趙官家也終于趁機撒開了手,并轉回座中……與此同時,劉汲、閻孝忠、胡寅也都紛紛回到隊列之中。

“其實有一件大事,本想最后說的,但既然已經涉及三衙、御營之論,再加上今日確實沒幾個緊要事了,那朕也就直言不諱好了。”趙玖環視左右,揚聲而言,行在諸臣也是心中各自有所明悟,然后紛紛肅立,唯一一個還立在正中間的韓世忠見勢不妙,也趕緊退下。

“國家制度是國家的根本要務,本不應該輕易更改。”趙官家緩緩而言。“但如今非比以往,大宋與金國之間不死不休之勢以成定局,此言朕昔日在八公山已經論定,非一方亡國滅種,絕不能真正停下。既如此,便須更改制度,以應時勢……”

下方諸臣雖然嚴肅以對,卻多面不改色,因為這個話題是所有人都想過的。實際上,早在南京(商丘)的時候就有人提過,八公山后,揚州知州呂頤浩甚至曾上書行在,提出了一個涉及到官制、軍務、財務的一攬子方案。

而后,其余各方面重臣,也都提出過自己的方案,之前兩日,雖然倉促,但有資格御前議事的諸位大臣同樣討論過這個問題,并提出了一些大略方案。

最后方案總體而言,卻是為了方便軍事統籌而進行的簡化與合并。

“其一,中書省、尚書省、門下省、秘書省,四省合一,從今日后,不再有什么尚書右丞、左丞……東府宰相就是正經丞相、副丞相,他們總攬政務,統領六部、九寺、五監、六院、四選,有資格御前公議軍政大事,于行在,便是呂相公為正,許相公為副!”

趙官家一段話說完,呂好問與許景衡便正色出列,躬身下拜。

“當然。”趙官家趕緊又補充了一句。“李相公依然平章軍國重事,統領東西二府,總領百官,還是額外高于所有臣僚的。”

這句廢話自然沒人在意,因為沒人會覺得李綱真回來了,呂好問這種人能分庭抗禮。

“其二,西府往后也廢同知樞密事等差遣,一律只稱樞密使、副樞密使……此間樞密使自然是東京留守宗相公,汪相公、宇文相公,還有遠在淮南養病的張相公(張愨)為副樞密使,樞密使、副樞密使,也就是東府相公,依舊參與御前議事如舊。”

這樞密院幾乎相當于只改了一個名字……眾人眼見著汪伯彥、宇文虛中站出來,也是不由腹誹心謗起來。

然而,趙官家稍微一頓,卻又繼續說了下去:

“其三,從今日起,廢三衙,權責盡歸御營,楊惟忠、閭勍二位改御營副都統制,而御營又屬西府樞密院,并將戶部職方司移至于樞密院下掌機密文字、參贊軍事,而御營正副都統制、職方司參軍與諸前線留守、制置使、經略使、安撫

紹宋 第十二章 方城(續)

推薦小說: 崛起之華夏 | 超級拍賣行 | 無敵天下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絕品天醫 | 傲世九重天 | 傭兵的戰爭 | 武煉巔峰 | 校園全能高手 | 無敵升級王 | 帝霸 | 官路彎彎 | 九星 | 老兵傳奇 | 全能奇才 | 修神外傳 | 劍道獨神 | 神醫圣手 | 最強狂兵 | 百煉飛升錄 
上一章  |  紹宋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我的租客非人哉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十萬億重煉體的神魔 | 諸天敗類 | 我能看到世界屬性 | 斗羅之諸天抽獎系統 | 蹭仙緣 | 我的外掛跑路了 | 庶族無名 | 靈卡世界大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