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四章 白帽子魔導師

夢想島中文    奇幻家族模擬器

  兩人簡短聊了幾句,布蘭妮便以商會搬遷事務繁忙為由,需要趕緊回去處理。

  雷特也不挽留,將其送到城堡門口,便回到房間。

  坐在床沿上。

  雷特閉上眼,細細感受四周的世界,不再是黑暗沉沉。

  調動精神力感受下,鋪天蓋地的土元素,如黃沙一般波濤洶涌,四處起伏。就像是流沙之河一樣,環繞在身體周圍,散發著無窮玄妙。

  雷特默默思索著,原來自己的散之玄奧已經達到了很高一個程度,之前感受的那別有天地的境界,看來就是凝之玄奧了。

  “散與凝,都以土元素為系帶,本質上都是土元素的無窮變化,卻難以捉摸……”

  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

  雷特心頭升起一抹明悟,控制周圍的流沙不斷變化著形態,時而如錐刺,時而如小型沙狼。

  再然后,他開始嘗試著用精神力盡力壓縮土元素,看看是否壓縮到一定程度,就能觸摸到凝之玄奧。

  可沒過多久,便無奈地放棄了。

  他想的太天真,凝之玄奧果然不是簡單地壓縮土元素就能悟到。就像散之玄奧和將土元素稀疏分開,這兩者天壤之別。

  但他堅信,只要堅持下去,終有收獲一天。

  散之玄奧和凝之玄奧存在特殊聯系。

  當初薅沙精靈的羊毛,讓雷特在對散之玄奧的感悟上如虎添翼,事半功倍。

  散之玄奧的境界飛漲下去,悟到凝之玄奧,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

  沉浸在玄奧感悟中,時間走過半個月。

  三月煙霞,鶯飛草長。

  柳絮紛飛,溫暖如故。

  寒晶湖的湖畔,波光粼粼的湖面流動彩色光斑,魚兒和蝦蟹爭相躍出水面,本就勃勃生機的春天,溢出絲絲活力。

  自然氣息彌漫各個角落。

  湖畔,一男一女互相依偎,坐在綠油油的草坪上,神情恩愛中帶著一絲專注。

  兩人人手一塊畫板,水彩筆隨著手臂的揮動,手指的靈活轉動,在畫布上留下一道道痕跡。

  一個人在畫畫。

  另一人,在畫畫畫的人。

  瑞萊眼前的畫布上,隱約可見兇惡浩大的身影,渾身披著青色的鱗片,雙眼炯炯有神,利爪森然銳利,強橫的氣勢仿佛要透過白紙彌漫出來。

  他神情專注,眼前的畫作正是他根據父親《盤龍》中對龍的部分描述,和他自身對龍的想象,以及與本土世界一些龍類魔獸的圖案結合,所創作出的作品。

  他打算為父親的創作一幅封面,已經偷偷繪畫了半個月之久,準備到時候給父親一個驚喜。

  此時的工作已經完成了大半,主體的龍身已經完成,只剩周圍背景的渲染。

  他感覺心力消耗有點大,需要緩緩。

  “唔,休息一會吧!”

  瑞萊落筆,描繪完龍身上的最后一塊鱗片,將水彩筆放了圓柱筆筒里。…

  伸了個懶腰,扭頭看向身邊的愛人克莉娜,目光飽含愛意。

  對方也在聚精會神地作畫。

  瑞萊不由得被吸引,看向克莉娜面前的畫布,眨眨眼,眸中忽地閃過了一抹笑意。

  那畫中的“人”,嗯,勉強可以稱作是人吧,正對著一塊板子作畫,透過隱隱的臉部輪廓和周圍的背景,瑞萊可以辨認出,畫的正是自己。

  克莉娜在用染色筆勾勒出一道線條后,又扭頭看向瑞萊,嗔怪道:

  “瑞萊,我還沒畫完呢,你怎么就休息了。”

  “唔,因為少了一樣東西。”瑞萊苦著臉說。

  “咦?少了某種顏料嗎?”克莉娜天真地說道,隨后看向自己的筆筒,查漏補缺。

  藍色的秀發擺動,一股香氣撲鼻而來。

  瑞萊看向動人至極的克莉娜,內心蠢蠢欲動,下一刻身子前傾湊了過去。

  兩抹殷紅貼上。

  “唔…嗯!”

  世界驟然平靜。

  睜大眼睛的克莉娜臉蛋通紅,但好歹不是當初未經人事的少女,很快就適應、甚至迎合起來……

  兩道靈蛇糾纏交錯,攻守互換,良久后分開。

  “討厭……”克莉娜低下頭,聲若蚊蠅。

  瑞萊摟過克莉娜肩膀,暢快一笑。

  兩人望著湖畔,腦海同時回憶起最初在太陽湖確認關系、擁吻的一幕。

  不自覺嘴角輕輕揚起。

  “瑞萊,改天我們去太陽湖看看吧?”克莉娜輕聲道。

  “好啊,我也有點懷念了呢……”

  時至黃昏。

  克莉娜先瑞萊一步回了城堡,她和米娜有約定,黃昏時一起到天臺上看夕陽。

  瑞萊一個人坐在寒晶湖畔,看著湖面的光色由正午的明亮耀眼,轉至黃昏的唯美柔和,心頭有著莫名的感悟。

  忽然,腦海中靈光一閃。

  他手中再次握住水彩筆,鬼使神差揮動,在眼前的畫布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瞬間,猶如畫龍點睛,整條龍好像活了過來,栩栩如生,就連周圍的景象也渲染出格外濃烈的氛圍,讓人置身其中。

  “好畫!”

  一道贊嘆聲自背后傳來。

  瑞萊因大功告成而產生的欣喜喜悅之情瞬間凝固,臉色陡然一變,迅速站起身看向身后。

  他的眸中透著警惕,打量眼前人影。

  一身穿白色旅行斗篷的老者,正站在草地上,額頭兩道淺淺的皺紋,臉頰消瘦,手持一桿深色的魔杖,頭上戴著兜帽,后背同樣背著一塊畫板,肩上挎著一個中型包裹。模樣相當陌生。

  “你…是誰?什么時候來的這里!”瑞萊面色微冷,質問道。

  同時心底也有些緊張,眼前之人的實力明顯比他要高出許多,精神力探測過去,宛如淵水深沉,看不到底。

  “呵呵呵,不必緊張,我是一名畫家。”白袍老者笑著開口,沐浴在黃昏下,顯得很是溫和。…

  見對方不像是有惡意,瑞萊內心暗松一口氣。

  “你…也是畫家?叫什么名字?”

  瑞萊打算先了解對方身份,不能對對方信息一無所知。

  “我的名字就算了,你可以稱呼我白帽子。”白袍老者說:“我從清晨就在這里附近,從你到來,作畫,至現在。我都觀察的一清二楚,最后你那一筆畫龍點睛,讓我有些大吃一驚。

  毫無疑問,你的畫技在最后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

  瑞萊眸中透著一抹訝異,心道眼前之人是懂畫的……慢著!

  對方剛才說從早上就帶在這里?豈不是一直觀察著他?那么他和克莉娜親熱的一幕,也都落在了對方眼中?

  瑞萊的眼神突然變得詭異。

  “咳咳。”仿佛猜到心中所想,白帽子老者淡淡道:“我可沒有偷窺別人隱私的習慣,某些事發生之際,我就到其他地方閑逛了。”

  是嗎?瑞萊心中狐疑,并未因對方隨便一句解釋就相信,但知道深究這個毫無意義。

  白帽子搖了搖頭,彎腰撿起地上的畫板,從筆筒中抽出兩桿水彩筆,親自凝聚水元素,濕瀾筆尖。

  旋即,在瑞萊驚呼聲中,迅速在準備送父親的畫作上留下兩筆。

  “你干什么?!”

  瑞萊眸中閃過一抹怒意,這是他給父親大人的禮物,不允許有別人搞破壞。

  他一把奪過畫板,白帽子神色不變的注視著瑞萊。

  瑞萊看了眼被添兩筆后的畫作,神情驟然凝固。下一秒心頭掀起驚濤駭浪,震驚萬分,眼珠子都要瞪了出來。

  此時的龍不僅活靈活現,但兇惡狂暴中,還多了一抹神秘宏大的感覺,一下子就上升了一個檔次。

  當他凝視這條龍時,對方好像也在凝視著他。

  就算轉過頭去,側視瞥一眼,都能感覺對方冷冷地盯著自己。

  仿佛隨時都有可能從畫中鉆出來,給他來一口毀滅龍息。

  瑞萊按下心中的驚駭,收起了所有的情緒,起初的不快煙消云散。

  再看向白帽子的老者,眼中多了幾分凝重之色。

  他已經徹底認清楚,眼前人是一位功力深厚的繪畫大師,水平要比自己要超出太多!

  信手拈來的兩筆,就超過了自己靈光一閃的妙筆,高下立判。

  他雙手捧著畫布,仔細端詳,竟有些愛不釋手,這要是自己畫出來的多好?

  片刻后,神色復雜地嘆了口氣:“多謝了,白帽子先生。”

  這幅凝聚自己心血的畫作,經由這點睛之筆改進,不僅水平更加出眾,自己身為原作者,更容易從中學到些技巧和經驗。

  “呵呵,不必客氣,我能感受到你對繪畫有真切的喜愛,具備一定的天分。”白帽子一雙眼含著笑意,看著瑞萊:“這在魔法師身上很少見,我活了大半輩子,也沒見過多少魔法師愿意投入精力在繪畫上。即使有,也不過小打小鬧,水平低下。更多人除了冥想和魔法,再增添副職業也是學習煉金術。…

  你,是一個例外!”

  瑞萊默然,又聽到白帽子說:“我打算在這里多待一段日子,你…愿不愿意跟我學幾天繪畫?”

  瑞萊眸中閃過訝異,他沒想到對方竟然有這個打算。

  教導他繪畫?

  低頭又看了眼畫板上活靈活現的巨龍,好像真的是一個生命被封印其中。

  瑞萊神色露出一抹猶豫,不得不承認,他心動了……

  回到城堡。

  瑞萊第一時間找到了父親,將今天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匯報了上去。

  此時,雷特正坐在椅子上,手握水晶杯輕輕擺弄,杯中的紅酒液體隨之搖搖晃晃。

  雷特摸了摸下巴,一雙眼盯著瑞萊送來的畫布,眸中毫不掩飾贊嘆之色。

  “這幅畫作非常優秀,如果掛在展廳,怕是有不少人會來觀看。”雷特評價道。

  隨即看向瑞萊,笑道:

  “你都心動了,跟白帽子學學繪畫也無妨,這么好的免費機會可不常有。

  以后再想學習,就得要交錢嘍。”

  “嗯?交錢?”瑞萊敏銳捕捉到這個字眼,握著杯子的手一頓,詫異道:“父親大人,您說的交錢…是什么意思?”

  “哦?白帽子沒和你說嗎?”

  “說什么?”瑞萊更加茫然。

  雷特做出一幅奇怪的模樣,接著道:

  “白帽子今天剛到我的領地時,就被我注意到了。

  我還找他聊了聊,本來想邀請他加入領地來著,可惜那家伙不同意。

  但最后向我保證,愿意在暗鷹城開立一間畫室,所以以后再學繪畫,肯定是要收費了,甚至能否傳授普通學員高深的技巧,還是另說。”

  “開設畫室?”瑞萊眨眨眼,聯想到白帽子那高超的畫技,倒也說得通。

  “沒錯。下午的時候,我陪他在城中挑了一個合適的位置,就靠近行政處,春日果茶小館的旁邊。”雷特笑了笑,使了個眼色,“離你辦公的地方很近。”

  瑞萊眸中透著恍然,如此看來,對方下午中途離開是真的了,沒有偷窺他和克莉娜……

  暗暗松了口氣,然后問了句:“父親大人,白帽子的實力怎么樣?今天下午我接觸的時候一無所覺。”

  “六級魔導師,實力很強。”雷特認真地說。

  “六級魔導師?”瑞萊愣了一下,突然想起剛才父親說過,能夠察覺到白帽子的到來。

  這可不像是五級魔導師能做到的事情啊?

  迎著瑞萊疑惑、不解的目光,雷特淡淡一笑,隨意地放出精神力,展示他六級魔導師的水準。

  本來,雷特是打算暫時隱瞞自己突破的消息,可三個兒子中,瑞萊的身份稍微特殊,在整個領地中替自己分擔了許多事務。了解一個領主的真實實力,更方便管理領地,和應對一些突發狀況。

  所以,稍微思慮一番,雷特就將自己的實力向瑞萊告知。

  “這…太不可思議了!”

  瑞萊雙眼微瞪,心中的震驚不亞于下午見識到白帽子的高深畫技。

  可這才不過一年多的時間,父親大人就強勢突破到了六級魔導師。照這個趨勢下來,豈不是百年之前,父親就能達到大魔導師的巔峰?

  距離圣域也只有一步之遙?

  到了那個時候,豈不一躍成為金倫王國的頂級家族?

  注意到自己想遠了的瑞萊回過神,看著父親眼眸略微復雜,有驚奇、羨慕,但更多的卻是欣喜!

二合一,久等啦感謝語在‘作家的話’里哦  請:m.vipxs.info

夢想島中文    奇幻家族模擬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