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炮臺法師 >> 目錄 >> 第二章 世外沒有桃源,只有地獄
 

第二章 世外沒有桃源,只有地獄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21日  作者:墨鄉  分類: 奇幻 | 劍與魔法 | 炮臺法師 | 墨鄉 
 
炮臺法師 第二章 世外沒有桃源,只有地獄
附魔室外的走廊又高又寬,異常空曠,偏偏窗戶卻少的可憐。陽光拼命從狹窄的縫隙中擠進來,想讓這地方變得溫暖光明,但最終還是敗給了黑暗和寒冷。

“踢踏~~踢踏~~踢踏~~~”

腳步聲的回聲猶如惡魔的嘆息,一路伴隨著羅蘭。

他快步穿過這空曠幽靜的走廊,又沿著旋轉石階一路往下,直到了地下一層的地下室。在這里,光明徹底敗退,黑暗成了此地唯一主宰。

羅蘭用力裹緊身上單薄破舊的布袍,一手摸著墻壁,摸索著往前走,一直等手摸到一扇發霉的木門,他停了下來,伸手推門。

“咯茲~~”

木門緩緩開了,刺耳的尖叫聲遠遠傳揚了出去。就如同落入池塘的石子,瞬間打破了地下室的寂靜。走廊末端的濃稠黑暗中,傳出一片痛苦絕望的呼叫聲。

“救命~~”

“求你放了我們吧。”

“水~水~我要水~”

聲音在走廊中傳播、回蕩,變得模糊而空靈,彷如地獄里的回聲。

是那些關在圈欄里的人。

五年來,羅蘭一直被困在白石堡,自然不知道弗米亞從哪兒搞來的這些人,他唯一能確定的就是,這些人全是被命運拋棄的倒霉蛋。

這些人整天被關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室里,每天只能得到極少的食物和水,而每隔一段時間,獨眼魔格羅德就會從圈欄里帶走一兩個。

剛穿越的時候,羅蘭就在圈欄里。他知道,那里就是人間地獄。

忽然,一個響亮的女聲從圈欄里傳過來。

“我要見領主~我要見你們的領主~來人啊~帶我們去見你們的領主!”

羅蘭聽清了,忍不住嘆了口氣。

“聲音中氣十足,應該是新來的,還沒認清自己的處境。”

羅蘭不想多管閑事,他也沒這本事,徑自走進了自己的小房間,關上門,在門后頂上木棍,在黑暗中摸索著,點起了鯨油燈,豆大的燈火暫時驅散了黑暗,讓房間恢復了一絲絲溫暖。

說起來也奇怪,荒郊野外的白石堡竟然能用上鯨油,而且這玩意似乎相當廉價,以至于他都能用得起

“這個世界應該有相當發達的航海業和捕鯨業。哎~~也不知道我什么時候才能離開這鬼地方。”羅蘭又嘆了口氣。

房間東西很少。

墻角地面上鋪著一大堆曬干的蘆葦莖稈,是羅蘭的床鋪。中間擺著一個長滿棕色霉斑的大樹墩,這是桌子,桌前一塊臉盤大的鵝卵石,是凳子。

樹墩上放著2個被烤焦的小動物,一只是老鼠,另一只是大林蛙,是羅蘭的晚餐。這可不是弗米亞提供的,是羅蘭自己花心思抓來的。

弗米亞從不為羅林提供食物,日常三餐,全靠他自己想辦法。

羅蘭早就習慣了,忙了一天,肚子也餓了。他坐在石塊上,拿起一只烤老鼠,開始吃了起來。

“呵~白石堡的老鼠倒是挺肥。一只得有小半斤了。話說回來,要是薇思過我這樣的日子,恐怕就不會對弗米亞抱有太大的好感了。”

弗米亞給薇思的待遇要比羅蘭好一大截,豐衣足食談不上,但至少每天不用為吃喝發愁。

細嚼慢咽地吃下一只肥碩的老鼠,連骨頭都嚼碎吃干凈,然后休息半小時。

“好了,開始鍛煉!”

羅蘭走到蘆葦草席上,俯臥、雙手撐地。

“一~二~三~四.......100。”

然后仰臥,雙手抱頭。

“一~二~三~四......100。”

起身,裝作手里有繩的樣子,開始跳。

“一~二~三~四......1000。”

堅持了大概20分鐘,羅蘭覺得自己渾身熱騰騰的,全身肌肉都在發燙,額頭上也出了些微汗。

“身體鍛煉差不多了。”

羅蘭再次走到蘆葦草席前,單膝跪坐在地,一手撐額,一手按著后腰,閉上眼睛,保持這個姿勢一動不動。

這就是冥想。

按照弗米亞的說法,冥想可以提升法力,是施法者終生都要堅持的修煉。

一開始,羅蘭使用的是弗米亞傳授的基礎冥想法,有些功效,但也就比浪費時間好一些。隨后一年里,羅蘭借助思維實驗室,不斷地進行改進,發明了‘沉思者冥想法’,功效比基礎版足足提升了3倍有余

3倍效果,連續堅持四年多,意味著羅蘭擁有的法力,比弗米亞預想的,多了差不多3倍,這是羅蘭目前擁有的最大底牌。

冥想無歲月,似乎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就到了第二天凌晨三點。

羅蘭準時的醒過來,他還記得弗米亞交給自己的任務。

冬日凌晨四點,白石堡的后花園,采集純水凝露,每天至少一瓶,少了就得挨上一記鞭子。

鞭子不是普通的鞭子,是法術鞭,被抽上一下,痛苦刻骨銘心,甚至連靈魂都會顫抖。羅蘭可不想挨鞭子。

起床,將桌上的烤林蛙吃光,而后摸黑前往附魔室,拿上水晶瓶后,又摸黑朝城堡側門走去。

接近側門的時候,羅林看到側門兩邊分別站著一個模糊的人影。

人影手里拿著長槍,低垂著頭,似乎在睡覺。

當羅蘭接近到5米左右,人影的腦袋忽然抬起來,發出‘咔擦~咔擦’的骨骼摩擦聲,眼睛部位陡然亮起兩點猩紅的微紅,緊盯著羅蘭的身體。

是城堡的骷髏守衛。

羅蘭被看的眼睛發毛,他停下腳步,抬起手,晃了晃手里的水晶瓶,說道:“純水凝露。”

聽到這聲音,骷髏守衛眼中的紅光開始緩緩消失,腦袋也重新低了下去,再次陷入死寂。

羅蘭深吸口氣,走出了側門,門后正對著一道10米高的城墻,城墻上每隔15米就站著一個骷髏守衛,出門往左走,則是去后花園的路。

這意味著,一路上他都在骷髏守衛的監視范圍之內。

羅蘭出現的時候,城墻上每一個骷髏守衛的眼睛都亮了起來,全都緊盯著羅蘭,就如一盞盞探照燈。

“主人的任務,純水凝露!”

羅蘭高舉水晶瓶,同時讓自己的動作盡量輕緩。

他知道,這些骷髏腦子不大好使,對激烈的動作非常敏感。要是他敢跑動,這些骷髏守衛立即就會遵循攻擊本能,十幾柄長槍扔過來,一下就能將羅蘭扎成刺猬。

明明到后花園的路只有不到50米,羅蘭卻生生走了15分鐘。

等他進入后花園的時候,已經差不多凌晨三點半了。

花園里種植著各種各樣的的法術植物,諸如星星草、銀光百合、紫色風車等等,有許多都是羅蘭在地球上從沒見過的奇特植物。

寒冬的凌晨格外寒冷,寒風就如刀子一樣割人,衣衫單薄的羅蘭不得不到花園西側角落里避風。

現在還沒到凝露出現的時間,羅蘭只能等著。等待無聊,借著雪地里反射的微光,他漫無目的地看著四周。

從這里看出去,最顯眼的自然就是城堡。城堡是方形的,通體石制,但因為缺乏維護,許多地方都出現了破損。城堡偏西的位置,豎立著一座形似方尖碑的高塔,至少有15米高。

高塔尖頂泛著迷蒙的白光,有神秘的白色氣流不斷地從空氣中匯聚而來。

再往下,塔周有一圈窗戶,每個窗戶都是黑洞洞的,就像是一雙雙隱藏在黑暗中的眼睛,正靜靜地盯著羅蘭。

那就是白石堡主人弗米亞的住處,從窗戶推測,里面至少有4層。五年了,羅林最多只到過第一層。

他不敢多看,目光轉向眼前的花園。

忽然,他心中一動,看向一處花叢。

在那里長著一叢濃密的黑荊棘,如瓜子般大的墨綠色葉片上面鋪滿了米粒大小的小白花,很漂亮,但這不是羅蘭的目標。

他感覺到,在樹叢深處的地方,有一種東西,讓他心中產生一種奇異的觸動,很輕微很輕微,就好像有人用羽毛在輕輕撩過他的皮膚。若是要換做喧鬧的白日,他不一定能發現如此微弱的異常。

‘奇怪......會是什么呢?’

終于,他按捺不住心中好奇,左右看了看,離他最近的骷髏守衛也在30米外,而且眼中沒有出現紅光,且這里枝葉茂密,能很好地遮擋對方視線。只要他動作足夠的輕緩,對方應該不會察覺。

確定可行后,羅蘭輕手輕腳地走到黑荊棘叢旁,蹲下身,用袖子裹住手掌,小心翼翼撥開層層疊疊的荊棘枝。

然后,他就看到了是一個燒焦的卷軸,卷軸面已經被融化的雪水浸透了,看著和廢紙差不多。

“難道是......法術卷軸?”羅蘭心中微微一動。

半個月前,有一隊人前來討伐弗米亞。也不知道那群家伙用了手段,竟然偷偷摸進城堡,但最終還是暴露了行蹤。

雙方就在花園附近大打了一場,那群倒霉蛋好像全被弗米亞給干掉了,但法術花園也遭受了一些損失,好多花草都被踩死了。

現在看來,這個卷軸,極有可能是那些人留下的。

‘那么,這到底是什么卷軸呢?’

弗米亞從不傳授戰斗類的法術,甚至從不讓羅林接觸任何和戰斗有關的信息,這導致羅蘭五年來只學會了一些基礎的附魔術,而且連字都不認識,對這世界的了解始終處于極度膚淺的水平。

即使他一直想要叛逃,也是有心無力,但眼前這個卷軸,卻讓羅蘭看到了一絲希望。

他輕輕地將卷軸撿了出來,借著雪光,細細觀看。

卷軸背面有幾個字,可惜羅蘭是文盲,不認識,卷軸正面有許多暗紅色的線條,就算卷軸已經濕透,這些線條仍舊清晰可辨。它們看起來有些類似附魔術的法術結構,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它們和附魔術沒有半點相同之處。

‘肯定是那些人留下的東西,這會不會是攻擊法術卷軸呢?’

羅蘭的一顆心怦怦亂跳起來。炮臺法師 第二章 世外沒有桃源,只有地獄

推薦小說: 官途 | 超級黃金手 | 功夫神醫 | 修羅武神 | 神箓 | 醫道官途 | 極品女仙 | 武煉巔峰 | 超級拍賣行 | 無盡丹田 | 帶著農場混異界 | 撿漏 | 權力巔峰 | 武道至尊 | 三界獨尊 | 異常生物見聞錄 | 造化之門 | 特種教師 | 校花的貼身高手 | 官神 
上一章  |  炮臺法師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帶著學霸老公重生 | 隨身空間之五十年代 | 我就是要無限升級 | 這個明星在深山種田 | 我女兒實在太厲害了 | 我修仙有提示語 | 我的御獸都是神話級 | 我真是星球最高長官 | 被雷劈之后的我崛起了 | 諸天次元掌控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