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版 | 簡體中文版
夢想島中文
夢想島中文
首頁 奇幻玄幻 都市言情 仙俠武俠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小說 莽荒紀 不敗戰神
夢想島中文 >> 明尊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二章降魔……最終一戰
 

第一百三十二章降魔……最終一戰


更新時間:2020年02月14日  作者:辰一十一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明尊 | 辰一十一 
 
明尊 第一百三十二章降魔……最終一戰
“我執!”

錢晨手中的長刀揮出,猶如冰鑄的雁翅刀光猶如秋鴻無跡,帶著輕靈、飄渺、無拘無束的自在,仿佛無法被任何事情束縛的自由,化為一只從幽深海底一躍而出,展翅化鵬的巨鯤。

不拘于萬事萬物……是為逍遙。

這一刀斬向太上天魔,也斬向了錢晨自己。

“我砍不了你,我砍我自己還不行嗎?”錢晨心中堅定道:“你就是我,你是我的魔道根基,我既然斬過你一次,當然知道如何斬你第二次。”

正在降臨的太上天魔,被斬了這一刀之后,魔念出現了一絲波動,赫然裂開了一絲縫隙。

錢晨陡然大喊道:“妙空!你這廢柴,我知道你還活著!”

太上天魔的魂火發出一絲微弱的波動,那是妙空極度恐懼的氣息,他掙扎道:“救……救我!”

“堅持住!”錢晨大喊道:“我正在設法牽制他的魔念,你一定要堅持住啊!”

“老子快撐不住了!你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老子這輩子最后悔的,就是去了那個該死的時代……招惹了你個魔頭!”妙空極度恐懼道。

目光遙望太上天魔,與那冷漠無情沒有半點情感波動的眼神對視在一起,錢晨注視著自己,他看到太上天魔眼神里倒映的是自己,而自己的眼神里,倒映的也必然是太上天魔。他看清了那個沒有任何弱點,漠然如神的自己,

“不滅原始神魔真身,需要組成魔軀的神魔完全死去之后,由死而生,重新再活過來,才能融匯大乘。但現在,組成原始魔軀魂魄的妙空還沒有死,你的魔念雖然操縱了無間鬼母,但還一時無法抹殺妙空,這就導致你暫時還無法完全降臨!”

“如今,他就是你唯一的破綻,而我則是唯一能通過這個破綻,斬殺你的人!”

“希望燕師兄,寧師妹、司師妹他們早點想明白我留下的線索!”

錢晨左手有情劍再次刺出,直指自己的本心……

“引路人?”司傾國茫然道:“錢大哥為什么讓我記住‘引路人’?”

寧青宸抱著瑟瑟發抖的大黃雞來到司傾國的面前,看著那邊錢晨拼死拖住太上天魔的艱難,那一刀一劍,縱橫交替,已經全然顧不上什么風范氣度了,她轉頭堅決道:“錢師兄拖不了太久,他與自己魔念的交鋒在于道心之上,我們幫不了什么忙!”

“錢師兄可與你說過什么?”寧青宸問道。

司傾國慌忙道:“錢師兄最后對我說了一句,讓我記住‘引路人’!”

“我猜他可能是讓我去叫人……若是我爹來了,當能解決……或許能與這魔頭一戰!”司傾國原本想說‘當能解決這個魔頭’但她轉頭就看到錢晨被太上天魔八臂轟擊,那冰魄寒光根本擋不住血河混天紅綾上燃燒的血焰,錢晨甚至被血焰白骨火尖槍挑起,胸前一刀一劍都招架不住,直接又噴出一口老血來。

當即嚇得不敢說出這句話,連忙換了一種說辭。

錢晨轉生以來,受到的所有傷勢,都沒有今天重。

事實上,之前他無論對付何等大敵,都連手油皮子都沒有擦破過。

今日可算體會了一回,在別人手下毫無還手之力的感覺。對面的太上天魔就像他的完美版本,錢晨會的他都會,而且完全沒有情緒波動,毫無破綻,出手時更帶著一股詭異的魔性,任何平凡的東西,在這種魔性的加持下,都會變得不可思議,更何況那些本就不平凡的東西?

紅綾如龍一般圍繞著太上天魔轉動。

錢晨在那里情深意切的對妙空吼道:“你給我挺住,你只能死在我的手里,知道嗎?你只能死在我的手里!”

“第一次你給我送了七件精品法器,第二次你送了我魔道根基,白骨舍利,第三次你連本命神魔都送了出來,才搞出這一份大禮。我還太窮……我還沒有收夠!更重要的是,你死了我就控制不住這股魔性了!”

“你給我挺住啊啊啊!”錢晨怒吼一聲,將自己對妙空的‘蔑視’‘嘲諷’‘冷笑’‘不屑’統統以道心之刀,送入了太上天魔的魂魄里。

妙空的魂火猛然波動了一下,在錢晨的刺激下,他的魂火突然一暗,有一種經受不住打擊,將要熄滅的感覺,嚇得錢晨臉色一白。

妙空活著的時候,各種想要弄死錢晨,卻未見過他變色半點。

今日他要死了,卻見著錢晨惶恐激動了!

好在這小強的命也著實堅韌,很快就在錢晨的嘲諷中振作了起來,魂火復而一振,稍微有點旺盛的苗頭了。

但錢晨知道,妙空那廢柴燃燒不了多久,而自己有話不能說——因為自己知道的東西,肯定也會被太上天魔知道,所以一旦自己提示司傾國,等她做出反應,那時候他一定已經猜出了答案,而太上天魔那邊也就知道了這個可能翻盤的辦法。

“所以,我必須提示司傾國,讓她自己想出這個答案。”

“然后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抓住關鍵!”

寧青宸凝重道:“你不是說輪回任務完成,你父親已經無法以引路人的權限進入輪回世界了嗎?”

司傾國連連點頭,小腦袋晃動之劇烈,讓人擔心她會打翻了腦子里的水。

“可還有其他辦法?”寧青宸知道錢晨那邊拖延不了太久。

司傾國快要抓破腦袋了,也沒有想出辦法來,只能懊惱道:“完成任務之后,就可以隨時回到輪回之地,我爹以為那種情況下,我就安全了。哪里會告訴我還有其他召喚他進來的辦法?而且我爹也不會時時刻刻的保護我,總是說輪回世界神秘莫測,總有一天會有他也來不及照應的時候。這時候,我就只能……“

“自強不息?”寧青宸肅然起敬:“令尊果然知曉事理,并非一味溺愛!”

“依靠隊友!”司傾國認真嚴肅道。

果然是知女莫若父……

寧青宸作為隊友,只好更加靠譜一些,她念叨著‘引路人’三個字,突然扭轉了被司傾國帶歪的思路,恍然道:“這領路人會不會不是指你的領路人,而是指錢師兄的領路人。我聽錢師兄說過和妙空的宿命恩怨!”

“引路人若說的是妙空!”

“錢師兄為何將線索告訴我們中最傻的你?”寧青宸將所有線索串聯,感覺自己接近了錢晨想要告訴她的東西。

“此局的關鍵在妙空身上,他若活著,太上天魔就不能完全降世,他若死了,天魔徹底圓滿。煉就不滅原始神魔本相的太上天魔,唯有我舍棄這具身體,以道塵珠的本體出現,與他爭奪這魔軀,才有勝機,但這樣即便我再次斬除魔念,也只能以原始神魔之軀行走了!”

“這尊神魔本相背后因果糾葛驚人,只怕還牽扯到九幽血海兩大魔道對魔門主導權的爭奪。若是以此身現世,我就真的只能做魔道太子,向原始魔祖的寶座奮斗了!”

“我不要奮斗啊!我就想做一只咸魚!”

錢晨一邊悲憤著讓自己情緒激蕩,來抵抗太上天魔心中那一片虛無空白,心中同時電閃而過破局思路……

“想要妙空活下來很難,唯一的希望……就是輪回之主!”

寧青宸此時已經想明白了:“想要給錢師兄創造機會,就得破壞太上天魔的降臨,太上天魔降臨的幾個根基之中,血海魔軀的血魔已死,月魔畫皮只是一件死物,白骨舍利本就是太上天魔顯化的依憑,太上魔念源于錢師兄斬去的魔道根基,唯有無間鬼母,也就是妙空可能還活著……你說他若突然完成任務了會怎樣?”

司傾國腦子一下就被疏通了,恍然道:“太上天魔雖然強橫,但還是比不得輪回之主。若是妙空突然回歸……”

“縱然不滅原始魔軀不曾崩潰,也肯定會給錢師兄創造機會!”

寧青宸篤定道。

“而你,是我們之中唯一一個知道,引路人進入任務世界后,需要達成什么條件,才能回歸輪回之地的人。”

“引路人進入所接引者的任務世界,有許多限制,比如殺死其他輪回者會扣功德,沒有主線任務獎勵,還要完成一個單獨的引導任務,才能回歸輪回之地。”司傾國一股腦的把自己知道的說給寧青宸聽:“引導任務通常是與主線任務密切相關的任務,據我爹說,輪回之地所布置的任務,通常也有一定的目的性。”

“特別是陣營任務,可能有兩方角力,引導任務與自身陣營無關。卻與被接引者有關。”

“如果妙空是血魔陣營的輪回者,他的主線任務應該是讓血魔恢復到一定程度,比如重煉血海神魔法相。”

“但他是引路人,所以他的引導任務,應該和錢大哥的主線任務相關!”

“至少是同一個目的性……比如我爹前兩次的引導任務,一次我的主線任務是抵御某個殺手組織對一位將軍的刺殺,我爹的引導任務則是,在不出手的情況下,挽救那個將被滅亡的國家。而幫助那位將軍,就是阻止那個國家被敵國滅亡的重要一環。”

寧青宸陷入了沉思:“與被引導者的主線任務密切相關!”

“血魔,入侵!”寧青宸突然轉頭向燕殊道:“燕師兄!”

燕殊死死按著劍匣,準備找機會接應錢晨,聞言卻回頭道:“寧師妹請說!”

“請師兄出手,深入地肺之中,順著魔氣的源頭,斬斷血魔開辟通往九幽的裂隙!閉合地肺裂縫!”

燕殊并不問寧青宸是和用意,他只是微微點頭,背后劍匣之中,劍丸靈光再次破匣而出。

他身隨劍光而去,迎著無窮的毒火熾炎,遁入地肺之中。

燕殊可沒有廣寒冰魄元丹護身,他唯一能依靠的,只有手中的劍光,破開地火,直抵九幽裂隙處。還要斬殺所有可能守護在裂隙處的九幽魔物,最后,以周乞提供摧毀九幽裂隙出的方法,毀滅那道裂隙。

錢晨的堅持已經開始動搖,他甚至忍不住去想寧青宸和燕殊等人是否猜出了自己的暗示,要不要冒著被太上天魔察知的風險,再多提示一些。

這時候,錢晨和太上天魔交手的天煞峰廢墟之旁,地底傳來一身轟鳴!

天煞峰的裂隙驟然開始沉陷合攏,那山峰的殘骸徹底坍塌下去……地肺將要合攏之際,一道劍光從其中沖了出來,煌煌臨天,帶著一點未散的凜然之意。

錢晨心中陡然一輕,這才露出了微笑:“我就知道,你們是值得信任的啊!”

掙扎在無情魔念之下的妙空,驟然聽見了耳邊傳來那聲仿佛天籟一般的提示聲……

他仿佛抓著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迅速的選擇了離開。

“你這怪物的下一次輪回任務誰愛來誰來……老子是不來了!”妙空悲憤的想道,就算有這么一個大敵在迅速成長……不,應該是已經成長了起來。在自己已經對付不了的情況下,保命才是第一,剩下的還是等到稍稍恢復一些修為,再去慢慢籌劃吧!

“這一次是你來找我,下一次我怕你沒那么大膽子再過來了。”

“不如換我去找你吧!”錢晨看著妙空離去,心中默默道:“是時候殺魔滅口了!有可能猜到我真正身份的人……都得死!”

妙空突然消失在了太上天魔的魂念之中,他連自己的本命神魔都沒有帶走,除去一點陰神本質的神魂,可以說是賠的一干二凈……

太上天魔的原始神魔法相,此刻終于露出了錢晨籌謀已久的破綻。

在妙空走后,天魔本質陡然空缺了一點,雖然很快就會被填補上,甚至少了妙空的阻礙,天魔真身甚至能更快降臨,但就是這點時間差,已經給了錢晨乘虛而入的機會。他化為魔主,再次入主自己的魔道根基。

他代替了妙空,成為了這不滅原始神魔法相的一部分。

錢晨和太上天魔卻沒有任何隔閡,畢竟他們本就是一個存在,太上天魔之是錢晨心中的魔性而已。錢晨短暫入主不滅原始神魔法相之后,熟練無比的縱起本命劍光,揮劍斬向了自己。

隨著錢晨再一次自斬魔道根基,不滅原始神魔法相就在降臨之際,赫然被斬卻。

這一刻,那躁動的本命飛劍終于圓滿……

“原來,煉就本命飛劍真正要了卻的因果,還是自己啊!本命飛劍,不但是外斬諸敵的利器,也是內斬心魔雜念的心性。”

“難怪那位劍修之祖說:世言吾飛劍取人頭,吾甚哂之。實有三劍,一斷無明煩惱,二斷無明嗔怒,三斷無明貪欲!”

錢晨從他的肉身看過去,卻看見那頭戴紅蓮法冠,八臂手持諸多神通所化法器的那一尊神魔法相,與他平靜對視。

他從兩個視角看著不同的自己,有一種奇異的感覺。

良久,錢晨微微一笑,看著神魔本相化為飛灰而去,只留下一顆如白骨舍利一般的本質。

“上一次斬卻的魔道根基寄托在白骨舍利之上,我一時輕縱,才惹下了大亂子。這一回白骨舍利奪取了血海魔神、月魔畫皮、無間鬼母,加上一個太上魔念,鑄就原始神魔的根基,全新升級……這枚魔珠,恐怕都摸到靈寶的邊了!”

“若是再放縱出亂子!”

錢晨不由得打了一個寒戰,魔門有天魔奪道,優勝劣汰,升級可真的太快了。遇上他本心魔性那么可怕的東西,當真用不了幾天,恐怕就要混成魔道的魔君了!保證比他在道門快!

“有白骨舍利在前,這東西又是天魔解化而成,就叫天魔舍利吧!”

錢晨捻起那顆渾然血色,透著深深魔意的天魔舍利,將之收入了懷中放好。現在這東西交給誰他都不放心,而且毀也是毀不掉了。就算拿到太火里去燒個千八百年,也未必化的了天魔舍利的一點皮毛。

“這東西還自帶天魔眷屬,那十二白骨神魔,九子天鬼什么的,都成了天魔眷屬,若非血海魔軀的血影子被消磨了干凈,只怕還能驅使無量血影。相當于陽神級數,良久不滅原始神魔的魔道根基,這東西放在我這,不是隨時誘惑我入魔嗎?”

錢晨有點懷疑人生,抬頭暗道:“這魔道的根基越斬越茁壯,看來我魔劫確實深重啊!”

“難道此生,我注定要在魔道之中進進出出?”

明尊 第一百三十二章降魔……最終一戰

推薦小說: 重啟高一 | 白銀霸主 | 開局就造人工智能 | 生肖神紀 | 不朽巫師 | 魂帝武神 | 異界之風流無賴 | 永恒武道 | 我為紂王之傲嘯封神 | 我在黃泉有座房 | 凡世歌 | 飛刀正道 | 花都酒劍仙 | 死對頭好像喜歡我呀 | 隨身萬能商店 | 重生小甜妻:老公,請立正! | 通天神捕 | 再見時承諾不是敷 | 至尊劍皇 | 狂暴逆襲 
上一章  |  明尊目錄  |  下一章
新書推薦:
 武俠之重開二周目 | 精靈之臥底難當 | 我有一座深山老林 | 從海賊開始的直播之旅 | 從沙盒開始的傳說 | 我的徒弟無敵了 | 這個少俠有點弱 | 斗羅大陸之玉龍斗羅 | 柯南同人之最強偵查 | 精靈模擬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