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172章 阿周那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也難怪胖所長會這么說伽內什,因為就體型而言,兩人的體型其實相差無幾,都是屬于豐滿的類型,被自己同體型的人叫肥豬,那傷害可是比其他人這么叫,傷害來的更大了。

  “好了,兩位體型的同好,有什么交流的等之后再說,現在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伽內什小姐,你是什么時候出現在這個異聞帶的。”福爾摩斯打斷了伽內什和胖所長的對話,直接開口詢問其伽內什。

  “幾天前吧,真不明白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為什么會選擇我,我可是一個家里蹲,什么電子世界,和我有什么關系,對了,你們是來做什么的?”

  “異聞帶,空想樹,人理凍結,這么麻煩的事情,不要來找我。”

  伽內什對于自己為什么出現在這個異聞帶,以及為什么會被伽內什附身,一點都不清楚,然后在從福爾摩斯的口中知道了現狀之后,立即重新變回了石像,就像她自己說的那樣,她是那種喜歡在新手村待著,等著其他人打倒魔王的類型。

  “抱歉,因為有等待我們需要拯救的村子,再加上我們剛損失一位同伴,現在需要增加同伴。”羅摩對著石像開口說道。

  “雖然你們也是有著苦衷的,不過還是不行,如果你們想要增加戰力的話,還是去找其他的神吧,我不想戰斗,只想在這悠閑的環境里面繼續享受悠然自得的家里蹲的生活,別看外表是這樣,但是里面可是非常舒服的,還附帶溫度調節功能,憑借富饒之神的力量,還可以弄到掌機呢。”

  “聽起來里面是有著獨立的空間,這算是行走的別墅嗎,難怪可以一個人待在山里。”把擬似從者力量用來當家里蹲的條件,這位也算是第一個了。

  “我知道你就是這樣的讓,不過抱歉,我們需要你的協助,事到如今,只能用蠻力把你拉出來了。”迦爾納說著又是一槍,把伽內什從石像里面拉了出來。

  “好吧,我知道了。”在迦爾納的一方勸說之后,伽內什終于答應加入了,不過她對于這個異聞帶知道的情況還不如迦勒底的一行人呢。

  在最初被召喚的時候,伽內什倒是去過附近的一個小鎮,不過隨后就因為沒有什么興趣,一個人來到這座山里,躲在石像里面,利用自己神職的權能,一直在石像里面家里蹲。

  之后一行人立即就回到之前的洞窟里面休息。

  “奇怪,環境好像變了。”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離開山洞,然后就發現外面的環境,比起昨天完全是變成了另一幅模樣。

  本來昨天周圍還是開著很多鮮花的,但是現在那些鮮花全部枯萎了,大地干涸,開裂,空氣的溫度開始變的寒冷起來,并且還伴有沙塵飛舞,這就好像從春暖花開的春天,一下子跳到了萬物寂滅的冬天一樣。

  “僅僅只是一天,就出現這樣的變化,看來這個異聞帶,有著什么隱藏的機制啊,只能見到小愛夏之后,在詢問了。”達芬奇的影像出現在一行人的身邊。

  “御主,空氣的干燥程度,有些問題。”迦爾納隨后把他的發現告訴了立香,那就是現在的環境,比起之前更能影響他和羅摩的戰斗力,這點是需要立香這個御主記住的。

  “走吧。”很快一行人不在關注周圍的環境了,而是快速的向著比丘鎮趕去。

  “不好了,迦利已經出現了。”使用見聞色霸氣沈飛立即感知了前方比丘鎮的混亂,大量的迦利在到處肆虐。

  “我先走一步。”迦爾納隨即腳下噴火,人已經化成一道金色的光芒,向著前方的比丘鎮飛去,沈飛則是抓住了立香的肩膀,提著她向前趕路。

  “怎么會那么多。”在沈飛帶著立香趕到比丘鎮的時候,此時鎮上布滿了大量的迦利,還有那些白色被村民叫做圣獸的生物,不過圣獸的數量遠不如迦利,根本沒有辦法擋住他們,已經有不少房子被破壞了,其中愛夏的家已經被破壞了,其父親正帶著她一邊躲避,一邊祈禱呢。

  迦爾納雖然先趕到了,不過僅憑他一個人,根本擋不住這么多迦利。

  “瑪修,你保護立香。”

  沈飛等人趕到之后,在讓瑪修主要以保護立香為主之后,一行人立即加入了戰斗,伽內什這邊也提著一把長柄斧頭加入了其中。

  “愛夏,你沒事吧。”瑪修護著立香來到了愛夏和其父親的身邊,在看到他們沒事之后,這才松了一口氣,隨后兩人被隔壁的一家人接到家里,準備祈禱度過這一天。

  那些村民在看到昨天被趕走的一行人過來之后,這次并沒有再趕走他們,或者應該說此時他們已經沒有余力來說這些了。

  “這個數量看來是持久戰啊。”

  一行人出手,很快就把鎮上的迦利清掃一空,不過很可惜的是鎮外依舊有著大量的迦利在前仆后繼的沖過來,數量之多,就好像無窮盡一樣,也不知道它們到底是從什么地方出現的,在這種情況下,就不好使用寶具了,無論是迦爾納還有羅摩的寶具,都有著大范圍效果,不過耗費的魔力也是巨大的,在加上威力巨大,也會波及到城鎮。

  還有就是,一行人也需要留著寶具,以備不時之需,這是福爾摩斯給出的建議,畢竟不能保證異聞帶的哪吒不會再次出現。

  “這邊先交給我,你們先休息一下吧。”

  看著鎮外大量沖過來的迦利,沈飛讓迦爾納和羅摩,伽內什他們先休息,他來出手,隨即他就以原初盧恩,在前方城鎮的入口,構建了一道長達二十多米的火海,這就是他和迦爾納,羅摩最大的區別。

  這兩位毫無疑問是頂級的英靈,不過他們只是戰士,不是魔術師,沒有什么對付大規模敵人的手段,持續戰斗下去的話,那怕是這兩位也會累的,不過對于沈飛來說,就簡單的多了,他有著太多的手段來應付群體的敵人了。

  “原初盧恩,想不到還能見到這個。”在發現火海把迦利擋住了之后,迦爾納和羅摩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氣,其中伽內什更是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取出了一些特色的小丸子,分給在場的人吃,不愧是財富之神。

  “咦,竟然還可以融合,真以為這樣我就沒有辦法了嗎。”在大量的迦利被火海燒死之后,迦利那邊好像也發現不對勁了,然后開始彼此融合了,變成了多頭的巨大迦利,想要以此沖過火海,不過沈飛這邊隨即以盧恩符文,制造了一條冰霜之路,給它們來一套冰火九重天。

  “看來這樣應該可以撐過今天了。”

  “小心,有從者的氣息出現了,不是哪吒,是陌生的從者。”就在羅摩的話語剛落,達芬奇立即開口提醒著眾人。

  在其話音剛落,突然有一道身影從遠處飛躍過來,在其落地的瞬間,周圍的地面都忍不住動蕩起來,然后一行人就看到一個有著紅色短發身材魁梧,其右手更是提著一柄看起來十分奇怪的武器,一把其身高差不多的圓形齒輪刀。

  “馬嘶,是你。”迦爾納看到來人之后,立即一臉震驚的開口說道。

  “真是令人火大啊,感覺到一股陌生的神氣,本來以為會是誰呢,為什么你會在這里,迦爾納。”紅色短發的青年,被迦爾納叫做馬嘶的人,在看到迦爾納之后,好像十分的憤怒。

  “馬嘶,好像是迦爾納的師兄弟吧。”

  因為最近特別研究過印度神話,馬嘶這個沈飛曾經從來沒有聽說過的名字,他現在也知道了,是迦爾納師父的兒子,據說實力完全不在迦爾納之下,不過好像名聲沒有迦爾納大的關系,所以除非是特別去研究過印度神話的,不然還真沒有多少人知道他。

  馬嘶最出名的就是不顧戰士的榮耀,在半夜趁著敵人睡著的時候去偷襲,殺光了當時的敵人,本來這對于戰爭來說,是非常正常的,畢竟兵不厭詐,不過很可惜,在馬嘶那個時代,這樣的行為,是非常不榮耀的,每一個時代有每一個時代的規則,兵不厭詐可不是什么時候都成立的。

  “馬嘶,我記得你應該更沉著才是,你的御主是誰?”

  “你以為我會告訴你,我會讓憤怒告訴你,來吧,迦爾納,從在老爹的身邊修煉開始,我們從來未曾刀刃相向,不過現在我的心里只有憤怒。”

  “很抱歉,雖然很想和你交手,不過現在我們各自的立場不同,所以抱歉了。”

  “什么時候,你迦爾納也婆婆媽媽的了。”

  馬嘶說著就揮著手中奇特的環狀刀攻向了迦爾納,迦爾納隨即以手中的長槍迎了上去,同時一邊的羅摩也出手了,現在是從者戰,不是單對單單挑的時候。

  轟轟轟。

  三人隨即展開了激烈的戰斗,為了避免戰斗的余波波及到城鎮的房子,迦爾納和羅摩聯手,把馬嘶吸引到了鎮外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馬嘶出現的原因,本來一直出現的迦利,還有圣獸,全部消失不見了。

  “小心,又有從者出現了,這是三個。”就在馬嘶一個人大戰迦爾納和羅摩兩人的時候,達芬奇那邊突然又叫了起來,然后一行人立即發現了,空中有人在快速的接近,正是異聞帶的哪吒,同時地面上也有兩個從者快速的靠近了。

  “小心,前輩。”在發現來的從者當中有一個弩槍之后,瑪修立即持盾擋在了立香的身前,弓階是最擅長遠程狙擊的從者,同時也是對御主威脅最大的從者,不是每一個弓兵都和紅a一樣,喜歡玩雙刀的。

  “不要那么緊張小姑娘,我們不是來戰斗的。”或許是看到瑪修的動作,對面的弓兵,笑著擺了擺手,表示他們不是來戰斗的。

  “那你們的目的是什么?”達芬奇立即開口問道。

  “只是他希望我們來而已,于是我們就來了,僅此而已。”

  “他,是指你們的御主嗎?”退到了一邊的羅摩開口問道,在這三名從者來了之后,馬嘶和他們的戰斗,暫時停止了。

  “差不多吧,雖然嚴格的說有些不同,不過我們確實聽從他的命令,畢竟他可是存在于這個印度的唯一神,也是最后之神,你們看,他來了。”

  隨著弓兵的話落,一行人立即抬起頭看向了天空,然后就看見遠處有一道白色的流光快速的向著這邊靠近,直到來到了眾人的上空,光芒才停了下來。

  “白色的維摩那,這不是吉爾伽美什的坐騎嗎。”沈飛在看清楚空中出現的東西之后,立即認出了它,同時也發現了其上方站著身影。

  “是阿周那?”迦爾納在看清楚維摩那上的身影之后,立即開口說道。

  “他是阿周那,怎么可能?”

  “雖然外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不過我可以肯定,那是阿周那。”作為阿周那的宿敵,迦爾納自然是不可能認錯對方的。

  “也就是說現在的阿周那成為了這里的唯一神,最后之神。”通過影像系統,潛航艇那邊的人自然也看到了阿周那,福爾摩斯這邊思索剛才弓兵說的話是什么意思了。

  最后之神還好說,比如說之前的北歐異聞帶的斯卡蒂斯卡哈,就是最后之神,但是唯一神可不是隨便可以說出了的詞語,一般來說只有一神教的人才會這么稱呼自己的神。

  什么是一神教,就是那種認為只有自己信奉的神才是真正的真神,其他的都是偽神,假神,在沒有神話的世界,這種說法也就算了,但是在神話傳說真的存在的世界,敢這么自稱的神,基本上墳頭草已經很高了,你是唯一神,你把其他的神放在那里了。

  “應該是不同的靈基吧。”福爾摩斯開口說道。

  “非也,或許過去存在被稱之為阿周那的人,但是我是神。”

  那怕距離那么遠,福爾摩斯的聲音好像也被其聽到了,在其開口之后,沈飛立即感覺到了一陣不舒服,不只是他,一邊的迦爾納,羅摩,還有伽內什也是一樣。

  “迦爾納,蘇利耶的兒子,無關之人。”自稱是神的阿周那的目光在掃了一眼迦爾納,然后就不感興趣的轉移開來,這讓迦爾納有些怒了。

  “阿周那,拿起你的武器,現在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身上。”阿周那的態度,讓迦爾納身上魔力開始激蕩起來。

  不過阿周那依舊沒有理會他,反而是其右手中開始凝聚出一個能量球,不過讓人意外的是,周圍的魔力好像并沒有多大的變化。

  “這力量,不會吧。”沈飛目光緊盯著阿周那凝聚的能量球,心中突然閃過一個不可能的念頭。

  “目中無人也該有個極限,穿透羅剎之不滅。”

  迦爾納這邊還沒有因為阿周那的態度爆發,羅摩就有些忍受不了,直接就使用了其寶具,其手中的不滅之刃,化成金色的光芒,就飛向了阿周那。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