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167章 第四異聞帶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大奧現在是迦摩的魔術結界,自然不能按照對方的想法走了,使用山魯佐德的召喚物偷取那些鑰匙,可以讓危險性降為最低,這一次大概是因為有鑰匙的關系,并沒有什么迷宮,一路前進,然后再次遇到了迦摩。

  “感覺如何,在這里你們可以隨心所欲的做任何事情,在這一層你可以偷取任何東西,包括我在內。”迦摩一邊對立香如此說道,一邊擺出一個誘惑的姿勢,并且在此時在其身后又出現了兩個迦摩。

  “閉嘴。”看著面前的迦摩,帕爾瓦蒂立即現身,手中的三叉戟立即刺向迦摩,帕爾瓦蒂雖然和春日局是共用一個身體,不過一般的情況下,都是春日局主導身體的控制權的,她只要在需要的時候才會出現。

  不過誰讓現在迦摩的行為觸及到她的底限了呢,畢竟迦摩和她一樣用的都是間桐櫻的身體呢。

  “不用那么著急,那怕是你,我也會愛著你的。”看著巧笑嫣然的迦摩,帕爾瓦蒂手中的動作沒有時候的遲疑,三叉戟直接貫穿了一個迦摩的身體,隨后這個迦摩的身體就開始潰散。

  “這是欲望的魔羅嗎,愛神變成魔羅,這些神話果然難懂啊。”

  月世界神話傳說眾多,而且不同的神系也不是沒有一點關系的,對于這個世界從小接觸魔術的人來說,這不算什么,比如說希翁那邊對于神話傳說,不同的體系可以張口就來,不過對于沈飛來說,就有些難懂了。

  如果是北歐神話或者希臘神話,他這邊多多少少還知道一些,但是對于印度神話,那就不行了,那怕崩壞里面的不少崩壞獸,都是用這個命名的,不過那只是命名而已。

  就比如說他對于迦摩變成魔羅就十分的疑惑,還有就是什么象頭神,砍掉自己的兒子的腦袋,然后裝上了象頭,這種行為是完全搞不懂。

  不過不懂歸不懂,這些天生為神明的人,那怕搞出多么奇葩的行為,他都可以理解,或許因為活著太過于無聊,所以這些神基本上都會搞一下騷操作,就像漫威的神系,全知之城里面的人,不對,應該是神,可是常年舉辦宴會的,不不對,應該宴會根本沒有停過,畢竟是神明,時間的概念和人完全不同。

  “這是專門送印籠的嗎,果然有問題啊。”在三個迦摩被帕爾瓦蒂干掉之后,一個印籠留在了原地。

  之后一行人繼續前進,一路收集到了不少花牌,還有印籠,然后就來到了第五層,按照殺生院祈荒的說法,這一層是不邪淫戒。

  通過前四層的可以知道,迦摩雖然在大奧里面布下了五戒,但是實際上都是反著來的,不偷盜戒,必須要偷到鑰匙才行,不邪淫戒,立香這邊必須要喝醉才行,為了制造這個假象,于是對她使用了寶具。

  “這還真是。”一行人來到了第五層,在來到一個大廳之后,首先看到的就是坐在前方的胖所長,此時他正享受著一眾美女的服務,是真正的飯來張口,衣來伸手,在其身邊的美女,有數個迦摩,還有幾個妝容十分艷麗的人偶,這種妝容,在霓虹十分的流行,不過沈飛卻是非常欣賞不來,感覺有些恐怖。

  同時在一邊還有之前幾次出現的松平信綱,此時也沉迷于美酒和美人之中,對于一行人的到來,好像都沒有絲毫反應一樣,不只是她,那些迦摩此時也是一樣的沒有什么反應。

  “迦摩給我滾出來。”

  “豈有此理,這是把大奧當成了什么。”

  面前的景象,讓帕爾瓦蒂和春日局同時怒了,只見春日局這邊立即上前,一巴掌把正在喝酒的松平信綱打趴下,不過他這邊好像沒有什么反應一樣,在爬起來之后,繼續開始享受美酒。

  “新所長。”立香那邊走到胖所長的身邊,大聲的叫著他的名字,不過他這邊和松平信綱一樣,完全沒有什么反應。

  “看來是完全沉迷進去了。”殺生院祈荒在一邊開口說道。

  “那現在該怎么辦?”立香立即開口問道。

  “只能找到對方,打倒對方了。”

  “這個體型,他到底吃了多少東西啊。”看著身材已經變成了球形的胖所長,沈飛心里有些期待他神智恢復之后的表情。

  “滾開。”看著從一邊走過來的眾多迦摩,好像要準備服侍沈飛,立香一行人,帕爾瓦蒂立即一揮手中的三叉戟,打飛了她們,不過隨后她們再次走了過來。

  “必須通過這一層。”看著迦摩殺不勝殺,一行人于是立即決定,盡快找到迦摩的真身,這里的迦摩不用問都知道,是分身,傀儡一樣的存在。

  “新所長,等下在來救你。”立香在留下這句話之后,一行人立即向著這一層的深處前進,考慮到這一層出現的人偶,迦摩,就算殺死對方,也會繼續出現,于是沈飛一路就只是封鎖他們前進的道路,制造冰墻之類的障礙物。

  “看來你有心想要試試啊,不過最好還是不要心存這樣的想法,一旦你有這樣的想法,接下來很快就會沉淪下去的。”殺生院祈荒看到沈飛好像對這樣的場景有興趣,于是開口提醒道,她這一開口,讓在場的其他人的目光立即聚集到他的身上,包括一路上一直沉默不語的柳生但馬守。

  對于柳生但馬守這種把劍道看做比生命還重要的人來說,女人只會影響他拔劍的速度,有句話叫做心中無女人,拔刀自然神。

  “看我做什么,我只是好奇一下而已,畢竟我也是正常的男人。”看著立香等人的目光,沈飛隨即開口說道,他追求實力,是為了更好的享受的,可不是像柳生但馬守一樣,禁絕一切欲望的,這是個人的追求。

  實力什么的并不是非要禁絕一切外來的欲望的,這是看個人的情況的,比如說宮本武藏,她喜歡一切漂亮的事物,不分男女,但是你能夠說她實力不夠嗎,她可是長了柳生但馬守的,一切都是看個人的內心的。

  “放心,我不會被誘惑的。”

  看著立香等人的依舊在看著他,沈飛繼續開口說道,殺生院祈荒剛才已經說的很明白了,一旦有類似的想法,在這個大奧里面,這種欲望就會被放大,他對于自己的定力雖然很有自信,認為那怕是大奧的結界,也不可能讓自己沉淪進去,但既然知道了對方目的,沒有必要非要用這種方法來證明。

  這就像某些吸毒的人,一開始的想法,就是認為以自己意志力,絕對不會上癮一樣,然后帶著好奇的想法嘗試了一下,之后就沉淪進去了,自信是一回事,但是過度的自信就是自負了。

  “你們終于來了。”在通過第五層來到第六層之后,一行人立即見到了迦摩,她好像一直在等著他們的到來。

  “雖然你們好像發現了,不過已經有些晚了,你還是動用了印籠的力量。”迦摩的目光完全在立香身上,其他人,包括帕爾瓦蒂在內,她好像一點都不在意。

  “迦摩,告訴我,你是怎么逃出來的,濕婆他們應該在看著你才是。”帕爾瓦蒂現身之后,立即開口問道。

  這是帕爾瓦蒂心中最好奇的一件事,正常的情況下,在濕婆等數位神的注視下,迦摩是沒有機會出現的,那怕是成為擬似從者也是一樣。

  “你說他們嗎,哈哈,你沒有必要知道。”提起濕婆等神明,迦摩的臉色立即就變了,不過很快就恢復了。

  “你的目的是什么?”立香隨即開口問道,特異點的存在都是有原因的,那怕是閻魔亭也是一樣,但是現在這個特異點,大奧,一路走來,立香發現自己沒有看出迦摩的目的。

  “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超越你身邊的這位。”迦摩說著目光緊盯著立香身側的殺生院祈荒。

  “沒想到,你竟然會以這樣的形態出現,她輸了,但是我會勝利。”

  “你這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誰?”

  迦摩的話,讓立香心里產生了一股非常不好的預感,殺生院祈荒曾經是什么,她可是非常清楚的。

  “不要著急,我會把真相都告訴你的,比如說你手中得到的印籠,其實就是德川一族將軍的靈魂制造的,正是通過他們,讓我徹底掌握了這里,然后入侵了迦勒底,把你們那里的所長誘惑過來,他可真是太好誘惑了。”

  迦摩說著左手一揮,一邊頓時出現了一道影像,那是胖所長剛到大奧的時候,從其神情表現來看,那個時候的他并沒有被迷惑,一路上依靠其身上攜帶的眾多卷軸和魔術禮裝,直接殺到了第五層。

  或許是因為經歷了高揚斯卡婭的背叛,讓現在的胖所長身上攜帶被之前更多的魔術禮裝了,只看他能夠在大奧里面殺到第五層,雖然一路上遇到的敵人可能沒有他們多,但也足以說明其攜帶的數量了,比達芬奇的身上還要多。

  之后在來到第五層之后,胖所長這邊在聽到女傀儡叫他殿下之后,決定將計就計,探查情報,然后就成為了德川戈爾德魯夫。

  迦摩展示胖所長的經歷,原因很簡單,讓立香也把自己當成將軍,德川立香,如果她可以做到這一點的話,就可以超越被立香擊敗的殺生院祈荒,雖然立香這邊因為沈飛的提醒后面沒有在繼續用身上的魔術禮裝連接印籠,不過因為之前的接觸,已經讓其身上具備了德川屬性,接下來成為德川立香不過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住口,雖然我承認她很不錯,不過想要成為德川一族的將軍,必須擁有德川家族的血脈。”春日局立即大聲叫道,德川一族的血脈對于她來說是不容玷污的。

  “稍等一下,立香,出了什么事情。”帕爾瓦蒂隨后現身出來,剛才立香和迦摩的談話,她自然也聽到了。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她是人類惡。”立香立即開口說道。

  “不錯,我是代表愛欲的墮落之獸,神之左體。”迦摩自報了身份。

  “你的目的是為了吸收她,融合成為完整的人類惡嗎。”沈飛隨即開口問道。

  “哈哈哈。”沈飛的話語,讓迦摩和殺生院祈荒兩人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放心,我和她是絕對不可能融合成為一體的。”

  一般來說,一個完整的個體,分裂成為兩個,都想要融合的,不過這對于迦摩和殺生院祈荒兩人是行不通的,因為兩人的特性是完全相反的。

  殺生院祈荒是愛欲中掌管快樂的神之右體,她的愛是只對自己一個人的愛,用自己一個人的愛填滿整個世界。

  而迦摩這邊是對于他人的愛,對整個世界的人類的愛,聽起來比殺生院祈荒要好不少,但是這是會讓人墮落的愛,只看胖所長現在的情況就可以知道了,那怕只有一半,迦摩也是能夠毀滅世界的存在。

  “不會融為一體嗎,那倒是一件好事,那現在只能消滅你了。”沈飛說著看了一下立香。

  “動手。”立香沒有遲疑,立即點了點頭,對手是人類惡,這雖然十分的令人震驚,不過這并不能改變她想要把迦勒底的人全部救出來的想法。

  “天火圣裁劫滅。”

  對手是人類惡,雖然現在的迦摩看起來并沒有露出什么強大的威能,不過沈飛還是第一時間,使用了他最強的攻擊,熾熱的火焰爆發,瞬間就把迦摩完全淹沒,同時整個房間也在這一擊被徹底摧毀,然后一行人來到了一處類似星空的所在,片刻之后,迦摩再次出現。

  “果然人類惡不是那么好解決的。”對于迦摩的出現,沈飛并沒有意外,如果人類惡那么容易被解決,也就不會成為人類惡了。

  此時重新出現的迦摩,形態比起剛才有著非常大的變化,本來個子不高的她,現在其身高和殺生院祈荒差不多,并且頭頂上有著六個翹起的紅色的角,同時其身上散發著如淵似海的魔力,這才是人類惡應該有著的姿態。

  “放心,我不會殺死你們的,我會愛著你們,來加入我們吧。”變身成為人類惡的迦摩,并沒有出手攻擊,而是把胖所長拉了過來。

  “又是在玩概念。”迦摩把胖所長拉過來,并不是用來當人質的,而是利用他現在身為將軍的權威,讓一行人放下抵抗的想法,這里是大奧,是德川一族的將軍的后宮,將軍在這里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威,現在這權威在迦摩的魔術結界之下,變成了力量,這就是概念的力量。

  月世界的概念,其實就是規則,在沒有打破規則的力量的情況下,只能遵守規則,沈飛現在的力量雖然強大,但是還不足以打破有人類惡設下的規則。

  不過他沒有,春日局有,作為將軍的乳母,那怕她力量并不強大,但是這里是大奧,在強化了將軍的權威的同時,也強化了她的權威。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