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192章 套娃的陰謀 (完)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燈下黑啊。”

  看著第十三個尼莫水兵,沈飛立即就發現他犯了什么錯誤,不過也不得不佩服對方的聰明,尼莫船長有著十二個尼莫水兵,因為都是一模一樣,加上他們在做不同的工作,除非是像現在這樣,把他們全部召集起來,不然很難發現,他這邊還真沒有懷疑過他們。

  而且因為性格的不同,那怕是同為尼莫水兵系列的同伴,也不會發現同伴多了一個外人,至于對方為什么沒有干掉一個尼莫水兵,在融入進去,自然是因為尼莫水兵系列是和尼莫船長有聯系的,一旦有水兵消失,尼莫船長立即就會感知到的。

  “你到底是誰?”瑪修立即手持盾牌擋在了立香的身邊。

  “你猜猜看,沒想到竟然會把所有的水兵聚集起來,真是失策啊。”偽裝的水兵,此時看起來有些懊惱,如果沒有把所有的尼莫水兵聚集起來的話,真的很難發現有人偽裝成為尼莫水兵。

  “我已經知道你是誰了?”立香突然開口說道。

  “哦,那說說看。”假水兵笑著開口說道。

  “你是葛飾北齋。”立香直接把對方的真名說出了出來。

  “不錯,我就是葛飾北齋,好久不見了,御主,不過你是怎么猜出來是我的。”聽到立香說出了自己的真名,假水兵,立即露出了她的真面目,一個看起來十分可愛的美少女,不過在其身后卻詭異的漂浮著一只看起來十分奇怪的章魚。

  “是人偶的畫,尼莫船長說過,尼莫水兵所以人都是一個性格,可以把他們當成一個人,而你之前的行為,明顯和他們有著非常大的區別,而那個畫的線條,我之前見到過。”

  隨著立香的開口,沈飛才知道,這個尼莫水兵因為不想和其他你們水兵一樣,把琰女給他們的奇怪人偶上面畫了螺旋狀的圖案,這樣就可以和其他尼莫水兵區別了,這雖然看起來有些奇怪,不過考慮到分割思考,立香當時雖然感覺有些奇怪,不過也最多以為這個水兵有些不同而已,并沒有多想其他,但是結合現在的情況,那就不同了。

  “你的爹爹怎么樣了?”立香看著葛飾北齋身后的章魚,突然開口說道。

  “爹爹啊,他現在變成了連接外神的天線,只是一個空殼了。”聽到立香的問題之后,葛飾北齋笑著說道。

  “又是一個降臨者嗎。”立香和葛飾北齋的對話,讓沈飛有些無語了,這又跑出來一個降臨者,也就是他現在還不清楚葛飾北齋的降臨者是誰,不然絕對會更加的吃驚的。

  “等一下,就算你是降臨者,也不可能完美的偽裝成尼莫水兵的。”尼莫教授那邊突然開口說道,作為尼莫系列的一員,其他人對于假扮尼莫水兵的難度自然沒有她清楚了。

  “正常的情況下,自然是不可能的了,不過誰讓我這次運氣好呢,道具制作大成功。”葛飾北齋笑著回答了尼莫教授的問題。

  “葛飾北齋小姐,這么說,你是這次事件的幕后黑手了。”瑪修突然開口問道。

  “可以這么說。”葛飾北齋點頭道。

  “你的目的是什么?”瑪修接著問道。

  “畫畫,這可是難得的可以隨意揮灑的世界,所以我才好創造了大海,礁石,怪物來阻攔你們,如果你們同意的話,我也就不需要威脅你們了,放心這個世界不會太長,也就兩百年左右。”

  葛飾北齋沒有隱瞞的說出了她的目的,很簡單,很單純,就是借助虛數之海的特殊環境,讓它可以隨意的揮墨下筆,這里對她來說,有著讓她心想事成的能力,這對于一個畫家來說,簡直是夢想之地啊,尤其是葛飾北齋這樣的浮世繪風格的畫家來說。

  “兩百年,不可能。”聽到葛飾北齋的要求之后,瑪修立即斷然拒絕了,開玩笑,不說他們在虛數之海能不能活兩百年,就算可以,外面還有人理等著他們挽救了,在這里待兩百年,人理恐怕早就覆滅了。

  “看來只能阻止你了,準備戰斗,制服她。”立香也明白現在的葛飾北齋已經不是她熟悉的葛飾北齋了,只能先制住她再說了。

  和宮本武藏一樣看,立香之前也是見過葛飾北齋的,在夢里,并且在夢里阻止了她的徹底墮落,也就是倒向外神那邊。

  “來吧。”葛飾北齋說著就拔出了她腰間的長劍,同時形象也開始變化了,好像靈基再臨了。

  “小心,不要讓她破壞了周圍的設備。”尼莫教授開口提醒了一句,這里可是鸚鵡螺號的艦橋,一旦這里因為戰斗被破壞了,接下來就麻煩了。

  “明白。”瑪修說著就揮盾迎了上去。

  當當當。

  葛飾北齋的劍和瑪修的盾牌在艦橋內激烈的碰撞起來了,一邊的刑部姬在看到兩人的戰斗的時候,立即退到了一邊,對于她這種以式神戰斗的類型的從者,近戰是她不擅長應付的對象。

  “玉玉一定是為了這一刻才會被召喚的。”琰女那邊說著拿出了她的樂器,開始彈奏起來,每一次彈奏,都有一道沖擊波攻向葛飾北齋。

  “話說月世界的楊玉環好像身前是一個道士,也算是神秘側的人吧。”沈飛看著琰女的戰斗方式,不由的有些意外,她之前的戰斗方式可是和刑部姬一樣,同時召喚那些炎之精來戰斗的。

  “降臨者對降臨者,這是抑制力的自動應對方式嗎,那梵高呢。”

  看著瑪修,琰女還有是不是會出手偷襲一下的莉莉絲,沈飛不由的沉思起來,雖然鸚鵡螺號的艦橋空間并不算小,但是在現在雙方的戰斗的情況下,他這邊也沒有什么插手的空間了,更重要的是他需要出手擋住他們戰斗濺射到周圍的余波,以免破壞了艦橋。

  “葛飾北齋,有個問題我想要問一下,你剛才說的是可以這么說,也就是說在你的身后還有其他人蠱惑了你,同為降臨者,你真的臣服那些外神了嗎。”琰女這邊突然開口問道。

  “那和我無關,我只是想要畫畫,至于其他的,我是應虛數之海呼喚而來的深邃,深邃,悠遠,悠遠,廢話少數,你們就留在這里陪我吧。”葛飾北齋說著,口中突然念著聽不懂的詞語,從其身上暴漲的魔力可以知道,她要使用寶具了。

  “我一定會阻止你,敕令,以天帝貴妃太真之名下令。”琰女這邊也開始詠唱起來了。

  “住手。”立香看著兩人要使用了寶具,立即大聲的叫了起來,開玩笑,讓兩人在這里使用寶具對轟,艦橋絕對擋不住的,鸚鵡螺號的魔力結界防御可都是對外的。

  “瑪修。”眼看沒有辦法阻止了,立香立即叫著瑪修的名字,瑪修這邊也準備開寶具了。

  “北齋,北齋,我好想你,你終于來了嗎。”

  就在葛飾北齋和琰女兩人的寶具要詠唱完畢的時候,一個突如其來熟悉的聲音,打斷兩人的詠唱,這個聲音來自梵高,此時的梵高是靈基再臨的狀態。

  “你是,呼喚我的人,深邃,深邃。”停下了詠唱的葛飾北齋立即看向了突然出現的梵高,然后口中說出了好像暗號的兩個詞。

  “悠遠,悠遠,梵高呼喚了你,怎么可能,我。”梵高隨即也開口說出了一個詞,然后其臉色立即就變了,看她的模樣好像根本不記得呼喚了葛飾北齋一事,但是她之前和葛飾北齋說話的語氣,聽起來像是看到了熟人一樣。

  “你是梵高,不可能,我研究過他的畫,和我很像,但是那線條和構圖,絕對是男性,不可能是你。”

  作為一個著名的畫家,在成為英靈被召喚之后,自然要研究一下她后世的著名畫家的情況了,其中梵高的畫,她就重點研究過。

  下一刻,話語剛落的葛飾北齋就被一邊的莉莉絲給偷襲放倒了,這位真的是深諳偷襲之道,就憑剛才的那一擊,完全可以成為一個暗匿者了。

  “御主,我的身份,你應該知道吧,告訴我我的名字。”梵高沒有在意葛飾北齋的倒地,而是看向了立香,葛飾北齋剛才的話語,是之前鸚鵡螺號一行人盡力避免的問題,那就是不在梵高的面前說出她的身份問題,不過現在暴露出來了。

  “先冷靜一下,有些事情我們可以慢慢解決。”立香企圖安撫現在的梵高。

  “克呂提厄。”不過就在這時一邊有人開口說出了一個陌生的名字。

  “克呂提厄,克呂提厄,克呂提厄,克呂提厄。”

  本來應該被沈飛靈壓下暈迷的尼莫水兵系列,突然全部爬了起來,此時的他們雙眼空洞,只是在那里一直念著克呂提厄這個名字。

  “給我躺下。”沈飛立即出現在一個水兵的身后,想要再次打暈他,不過遺憾的是,那怕是倒地了,看起來應該失去了意識,對方的嘴里依舊不停的叫著克呂提厄。

  “難道是精神污染,奇怪了。”

  “克呂提厄,克呂提厄嗎,我的記憶里有這個名字,還真是符合這個身份啊,所以我會綻放。”梵高此時顯然也明白克呂提厄這個名字,應該是她現在這具身體的真正的名字,隨后其形象再次發生了變化,靈基又再臨了。

  “克呂提厄,無論是聽多少次,我都沒有辦法擺脫梵高的記憶和自我認知,現在的我只能一個人去死了,御主,琰女,大家,謝謝你們,還有替我向尼莫船長道歉。”

  梵高說著其身影瞬間就消失了,在其消失之后,尼莫水兵系列全部倒了下去,看起來就好像目的達到了一樣。

  “沒想到竟然發生這樣的事情,代理司令,接下來該如何做?”

  在尼莫船長重新恢復了正常之后,立香立即把之前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了他,之前他因為尼莫水兵的暴走,宕機了,經過尼莫教授,尼莫引擎等四個特殊的尼莫系列聯手,才恢復過來。

  “自然是去救梵高了,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立香立即開口說道,雖然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毫無疑問梵高是幕后黑手,是她召喚了葛飾北齋,然后葛飾北齋通過畫,讓鸚鵡螺號遇到之前的一系列事情,不過從梵高的反應來看,她也是被控制的被外神控制的。

  “克呂提厄和梵高,好像幻靈一樣。”

  從梵高的表現來看,她和尼莫船長有些類似,是被人做出來的從者。

  “現在我們先來梳理一下事情的經過。”這邊正在交談著,斯卡蒂女神那邊走了過來,她之前是去審問葛飾北齋了,外神入侵,作為神明之一,她既然知道了,自然不會看著雖然嚴格的說她也是外神就是了,她是屬于異聞帶的神。

  “首先,就是敵人需要梵高的寶具,但是卻沒有辦法控制梵高,所以才利用了克呂提厄的傳說。”

  克呂提厄是誰,傳說她是太陽神阿波羅情人,深愛著阿波羅,因為阿波羅后來移情別戀,她這邊十分的嫉妒,然后陷害了阿波羅的新情人,造成了她的死亡,之后阿波羅就永遠離開了她。

  之后癡情的克呂提厄就化作了一朵花,一朵永遠向著太陽的花,隨著傳說的不斷演變,于是就變成了向日葵,這與梵高畫的向日葵就產生了聯系,為什么梵高頭上會有一朵花,大概也是因為如此。

  “果然不愧是希臘的神話,不過卻沒有怪阿波羅,果然東西方的理念差距很大啊。”

  看著在場的人都認為克呂提厄做錯了,沈飛心里輕輕搖了搖頭,在她看來克呂提厄是有錯,但是阿波羅也不是無辜的,在結合上一個異聞帶關于醫神的傳說,顯然阿波羅不是什么好東西,不過就算是醫神也沒有找阿波羅報仇的想法,只是想著復活自己的母親。

  不過大概是因為他是太陽神,沒有敢說他的不是,這要是在東方的神話里面,醫神拿著某個斧頭劈了太陽神都有可能,當然也有可能是克呂提厄拿著斧頭割了太陽神的腦袋,遠走高飛。

  “這些藝術家的信念果然厲害,雖然他們也容易遇到外神就是了,不過沒想到葛飾北齋那邊竟然是克總啊。”

  隨著斯卡蒂女神的話語,在加上立香在一邊解釋,讓沈飛終于明白葛飾北齋這個降臨者是怎么回事了,她身后的章魚代表了什么,那是克總啊,同時那也是真正的葛飾北齋,現在的美少女葛飾北齋,真身是其女兒阿榮,也就是葛飾應為。

  他們的情況和月神阿爾忒彌斯和俄里翁有些類似,俄里翁是一個小布偶熊的那個俄里翁,月神是其附帶召喚的,這邊阿榮也是附帶召喚的,真正召喚的葛飾北齋是個章魚。

  葛飾北齋作為一個頂尖的藝術家,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和克總連接上了,之后就變成了章魚,然后靠著自己的信念和父女的羈絆,沒有變的瘋狂。

  每一個青史留名的藝術家,其信念都是非常堅定的,哪怕是邪神也沒有那么容易撼動。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