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520章 卡蓮 (下)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男武藏看到這一幕,恐怕會氣的吐血吧。”

  女武藏的話語,讓沈飛不由的想起了如果男武藏現在還活著會是什么反應,自己的弟子,使用自己死敵的劍術,打敗了自己,這對于一個劍術高手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就算是男武藏心里在豁達,也是一樣。

  說句不客氣的話,就算是沈飛遇到這種事情,心里也肯定不爽,女武藏能夠這么豁達,很大原因是因為這個宮本伊織不是她真正的弟子,換成是她本來世界的弟子,恐怕也會不怎么舒服。

  “佐佐木小次郎竟然愿意把這招交給他,還真是有意思啊。”

  同樣沈飛這邊也好奇佐佐木小次郎是出于什么心態把自己的絕招交給宮本伊織的,他不可能不知道宮本伊織的身份。

  “看來我該離開了啊。”受傷的女武藏,看著自己身上泛起的光芒,立即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漂流又開始了。

  “有機會再見。”沈飛笑著對即將離開的女武藏點了點頭,這句話可不是純粹的客套,雖然他對在經歷一次異聞帶沒有什么興趣,不過考慮到那邊也有一個迦勒底,于是他給了女武藏一個信物,讓她再次遇到藤丸立香之后,隱秘的交給他,將來有機會,或許可以讓兩個迦勒底男女藤丸立香見面呢。

  經歷過下總國的女武藏,毫無疑問那邊的人理燒卻已經結束了,接下來就是異聞帶了。

  “師父。”女武藏的離開,讓宮本伊織看起來十分的傷感,雖然是女武藏,但是他確實把她當成師父。

  “接下來該我們了。”在狂戰士女武藏離開之后,女武藏還有少年武尊同時走了出來,在彼此行禮之后,雙方隨即戰在一起,宮本伊織那邊立即從師父離開的傷感中走了出來,專心的看著兩人的戰斗,這種級別的戰斗,對于宮本伊織來說,就是奇跡。

  這邊的女武藏和少年武尊的戰斗,和之前宮本伊織和狂戰士女武藏的戰斗純粹劍術的戰斗,有著極大的不同,雙方的破壞力就完全不是一個級別,隨著少年武尊用出了他的水劍,一行人立即不約而同的向著后方退去,以免被戰斗波及。

  少年武尊的劍術并不是純粹的劍術,而是帶有水元素的,控制水發出各式各樣的斬擊,或者旋渦限制敵人,宮本伊織也是第一次見到完整的見識了少年武尊的實力,之前無論是和他比試,或者和敵人戰斗,少年武尊其實都沒有完整的使用他的劍術。

  原因很簡單,現實可不是游戲,游戲里面,沒有友傷,宮本伊織可以和少年武尊一起戰斗,但是現實,少年武尊使用這樣的劍術,再一起戰斗的話,自然也會是攻擊目標,比如說水旋渦,少年武尊可沒有讓水旋渦只束縛敵人,不束縛自己的控制力,現實的戰斗想要沒有友傷,看的是招式的控制力。

  “水系的劍術還有這種效果啊。”

  少年武尊的展示出來的水系招式,讓沈飛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這種招式,他也是可以使用的,還有他的寶具,他也可以模仿。

  “絕技八岐怒濤。”

  “伊舍那,大天象。”

  在一番激烈的劍術碰撞之后,兩人不約而同的停下了不斷移動的腳步,開始使用絕招了,寶具碰撞,在女武藏以劍術斬了少年武尊的八條大水蛇之后,戰斗結束,畢竟只是比試,不是生死相搏,自然就沒有必要拼命了。

  真要繼續打下去,勝負真不好說,武藏是十分的強大不錯,但是少年武尊也不是弱者,而且他可不只是一種寶具,還有另一種寶具沒有使用呢。

  “今天就到此為止是吧,你們回去處理一下各自的事情吧,該告別的告別。”在兩人戰斗結束之后,一行人各自散開,各回各家。

  宮本伊織和少年武尊第一時間離開,這是少年武尊的要求,伊織不明白他為什么那么急,不過沈飛大概可以猜到一點,他要和自己的妻子弟橘比賣命告別。

  其實沈飛倒是考慮過讓少年武尊留下,他可以做到這些事情,這位saber性格不錯,雖然他這邊對霓虹這邊是有想法,不過真要動手起碼要數十年之后,不說他那個時候在不在,就算他在,他也有把握讓其站在自己這一邊,說句不客氣的話,他統治下的百姓,最起碼衣食無憂,這對于少年武尊來說已經足夠了。

  對于民眾來說,這已經足夠了,就像現在的和之國那邊,他可以肯定現在的和之國,光月御田就算復活,也會求他繼續統治下去,如果黑炭大蛇可以做到這一點,光月御田也會是一樣的選擇,這位恐怕巴不得這樣,讓他可以繼續宅大海上航行呢。

  同樣對于這邊的青廷也是一樣,如果換成秦漢,唐明,只要不是王朝末期,他才額謎語興趣去多事,甚至還會送上一些技術幫助其發展,說不定會送一個地球儀以及平行世界的相關歷史書,讓他們長長見識。

  就像秦時明月那邊一樣,當然如果當時是嬴政已經死了之后,就是另一種情況了,他對劉季沒有意見,但是毫無疑問,他上位絕對比劉季強。

  不過最后沈飛還是放棄了讓少年武尊留下來的想法,這主要是因為他的妻子是附身小笠原香耶身上的,而這位宮本伊織的義妹是喜歡宮本伊織的,不出意外的話,等她長大,肯定會和宮本伊織在一起的,如果到時候弟橘比賣命還附身在其身上,有些不太好。

  在有能力的情況下,沈飛是不介意成人之美的,當然這是他不知道宮本伊織會有癲佬的一面,不然肯定不會有這樣的想法。

  “多羅蒂亞小姐,不知道可否談談。”在宮本伊織和少年武尊離開之后,鄭成功那邊叫住了準備離開的多羅蒂亞。

  “好。”多羅蒂亞有些意外鄭成功為什么會找她,不過還是同意了。

  “想要和她做交易嗎。”沈飛大概能夠猜到鄭成功找多羅蒂亞是為了什么事情,是為了做生意,多羅蒂亞從時鐘塔那邊跑過來,自然不是沒有原因的,她的家族在這邊有生意,現在正是大航海時期,也只有青廷還有霓虹這邊閉關自守,沒有想著在這上面獲取利益。

  不過很可惜閉關自守并不能阻擋外來者的出現,所以這邊有著不少外國人,多羅蒂亞的家族只是其中之一,在堅船利炮的威懾下,這邊也只能開設港口。

  不得不說,某些人的腦子可以,已經見識到了堅船利炮的威力,就連宮本伊織都知道大炮的力量,但是某些人卻置若罔聞,不想著發展自己,依舊閉關鎖國。

  那些人傻嗎,當然不,能夠成為一國首領,貴族的人,沒有人是傻子,能夠在殘酷的政治斗爭中活下來的人,自然不會是傻子,之所以置若罔聞,自然是有原因的了,為了他們的利益。

  對于那些身居高位的人來說,最怕的不是外來者,而是自己人造反,閉關鎖國的最大原因就是這個,怕底層的人和外來者勾結造反,雖然也有其他種種原因,但是這個是最根本的原因。

  “我先送你回去。”

  在其他人都離開之后,沈飛直接把女武藏送回了五戰世界,在現在另一個女武藏已經離開,而且已經觀看了宮本伊織和女武藏的戰斗,還有和少年武尊進行了比試,這里對武藏已經沒有什么吸引力了。

  對于她來說,自然是現代的霓虹更有吸引力了,別的不說,食物的種類就不是這個時代可以比擬的。

  “之后我會在這邊開一個商會。”

  隨后沈飛和高尾太夫回到涼亭內,沈飛開始敘說對高尾太夫,還有她這邊那些人的安排,既然他答應了女武藏,自然會把事情做到,畢竟這事對他來說,并不算什么,而且也算是提前布局了。

  他這邊既然已經出手了,這邊肯定是要拿下的,區別只是時間的早晚而已,而且到時候甚至根本不需要爆發大規模的戰爭,最多也就是消滅一下頑固分子,不會波及到底下的百姓。

  “謝謝。”

  得到沈飛的保證,高尾太夫這邊終于松了一口氣,之后她的那些姐妹也就不會在是游女了,同樣其收養的那些孤兒,也不會繼續走這條路了,這位太夫,是一個十分善良的人,收養了不少因為戰亂影響造成的孤兒。

  “不必客氣。”對于善良的人,沈飛一項是十分尊重的。

  “沒想到你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不是親眼看到,實在是很難讓人相信啊,我真應該讓西杜麗看一下。”

  在從吉原花街離開的時候,沈飛隨即來到了淺草,來到了少當家開的巴比倫貳屋前,這巴比倫貳屋,讓沈飛不由的想起了某個阿斯加德,隨后少當家的舉動更是讓他十分的驚訝,他竟然在給孩子們發糖人,其中有一個糖人正是西杜麗,還有他自己的糖人,那怕是糖人他也是金光閃閃的。

  “是你這家伙啊,來拜謁本王嗎。”看到他之后,少當家立即把圍著他的孩子們趕走了。

  “你知道我?”

  “這天下的事情沒有本王不知道的。”

  “全知全能之星嗎,那你知道我的目的了。”

  沈飛本來有些意外少當家竟然知道他,不過隨后就想起了這位擁有的能力了,全知全能之星,金閃閃要是認真起來,絕對是月世界頂尖的英靈之一,只不過大多數的場合,他都不會認真,不會開全知全能之星,結果翻車了。

  對衛宮士郎是這樣,還有某個世界的圣本戰爭,因為他的大意,把鑰匙給丟了,結果讓伊什塔爾找到機會陰了他一次,這絕對是他最郁悶的事情,畢竟伊什塔爾是他最不待見的。

  “當然,不過本王不需要。”

  “不需要,不想見見西杜麗。”

  “當然,不過如果她想要拜謁本王的話,那就沒有辦法了。”

  “我知道了,再見。”

  在確定了少當家的想法之后,沈飛立即就離開了,他來找他有兩個目的,一是少當家愿不愿意留下來,第二個就是西杜麗的事情,不過既然他說不用了,沈飛自然也就沒有必要多事了,他肯定自己有辦法留下來的。

  “喀耳刻嗎,還是算了,這位可是真正的魔女,有機會再說吧。”

  從少當家那邊離開之后,沈飛想起了喀耳刻,最后還是放棄了去見她的想法,和美狄亞那邊因為伊阿宋才墮落的不同,這位可是真正的魔女,天生的魔女,而且還是希臘神話的,那邊的神明,魔女是什么情況,沈飛可是很清楚的,在這位帶在身邊就是一個麻煩,而且他也不想每一次吃飯,喝水的時候都要檢查一下,里面有沒有被人下藥。

  原著里面宮本伊織在見到她之后,就其下藥,變成了一只豬仔,雖然是一個很可愛的豬仔,但是沈飛不想嘗試,他是不知道這件事,但是神話傳說里面,可是有這個傳說的。

  “是你這家伙,我要離開這里,西杜麗,你想留下就留下吧,如果受不了的話,再回來。”

  在沈飛把幼吉爾和西杜麗帶來之后,幼吉爾看到了另一個自己,雖然看起來是賢王模式的自己,也不想和他待在一個世界內,對于她來說,無論是中二閃還有事賢王閃,他都看不慣。

  “王,你保重,我很快就會回去的。”

  西杜麗在猶豫了一會之后,還是暫時決定留在少當家這邊,于是巴比倫貳屋多了一個看板娘,遺憾的是這個店鋪從開業到現在,沒有做成一件生意,少當家倒是送出不少糖人。

  但問題是巴比倫貳屋是一個布店,不是糖人店,店鋪沒有開張的原因很簡單,少當家賣的全部都是精品絲綢,貴族十分喜愛的那種,但問題是他的店鋪在淺草,這里根本沒有什么貴族人過來,自然賣不出去了。

  “西杜麗,準備一下,我們搬家,去那邊看看,說起來我還沒有去過呢。”

  在沈飛和幼吉爾離開之后,少當家立即讓西杜麗幫忙收拾東西,其目光則是看向了東方。

  “好了,一切都結束了。”第二天,沈飛在把盈月之儀的魔力容器里面的魔力轉移走了之后,干脆利落的一劍斬碎了它,隨著容器的破碎,盈月之儀正式結束,少年武尊笑著和宮本伊織告別,在回去見了自己的妻子之后,少年武尊和宮本伊織也打了一場。

  當然只是切磋,畢竟現在的宮本伊織還不是癲佬,少年武尊是不會殺他的。

  “結束了嗎,這么回去有些無聊啊。”某位正在制造藥粥的魔女,在感知到儀式消失了之后,猶豫了片刻,隨后決定留下來,本來已經放棄金色的光芒的身體再次凝實。

  “多羅蒂亞,給我一個面子,放過她如何?”

  本來準備離開這邊,前往海對岸那邊開始正式行動的沈飛,意外的發現多羅蒂亞那邊的行動,他們抓住了由井正雪準備帶走。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