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461章 槍與戰爭 (完)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這就是萬噸美少女嗎,好像高揚斯卡婭的靈基也很重,比起她還要重啊。”u奧爾加瑪麗的話語,讓沈飛不由的想起了一邊的兔女郎高揚斯卡婭,這可是體內擁有固有結界的存在。

  當然了這種重,是要看情況的,有些重只是概念上的,并不一定會表現出來,比如說幽蘭戴爾,她體內可是有一個世界泡啊。

  “好了,到了,前面就是第二冥界線,刃和風的山谷,埋骨堆白線伊斯塔赫基,欸。“在特佩烏的帶領下,一行人來到了第二冥界線,在看到前方的景象的時候,特佩烏立即忍不住驚叫起來,因為面前的景象和他記憶中的完全不同。

  “果然如此啊。”沈飛輕輕搖了搖頭,在第一冥界線不是特佩烏曾經經歷的試煉之后,對于第二冥界線,他就有了類似的想法,不只是他,立香那邊也是一樣,畢竟有前車之鑒,此時會出現在眾人面前的不是一座高山,而是一片劍山山脈,

  “風速每秒十米,最大瞬間風速每秒二十米,不僅前進困難,還需要小心飛來物。”瑪修隨即測定了前方劍山的風速。

  “還有氣溫也很嚴苛,這樣的寒風,那怕是從者動作也會變遲鈍的。”拉斯普京接著說道。

  “哎呀,這可是不符合使徒身份的軟弱發言啊,難道管家生活,讓你身心都變遲鈍了,這樣的寒風,只要當做山風就沒有任何問題。”高揚斯卡婭笑著說道。

  “這換衣服的速度夠快的,這種衣服,她早就知道這邊的情況嗎。”看著高揚斯卡婭一身厚厚的羽絨服外套,沈飛有些無語了,你穿這么厚,自然不怕這所謂的寒風了。

  “來一份nff的特別服務吧。”看著高揚斯卡婭一身厚厚的羽絨服外套,立香立即開口說道。

  “非常抱歉,我這邊只有一件,雖然有件某人送我的毛皮外套,不過因為看著太惡心了,就扔到倉庫去了,不在我身邊。”高揚斯卡婭笑著說道,至于那間某人送她的毛皮外套,自然是胖所長送的了。

  “嗯,這個時候如果有辣椒水還有能夠把大家的身體綁在一起的東西就好了。”特佩烏在一邊一臉遺憾的說道。

  “特佩烏先生,你說的辣椒是那個調位品的辣椒嗎?”瑪修立即開口想要確認特佩烏說的辣椒,和她理解的辣椒是同一樣物品。

  “不是,我說的是用在奇琴伊察周邊采摘的的蜂蜜和操混合的東西,也被叫做蜂蜜蘭,有發熱作用,會被用在太陽停止的寒冷期,很抱歉,由于我平時不會用到這種藥,所以并沒有貨準備。”特佩烏搖頭否認了瑪修的說法,同時開口道歉。

  “特佩烏先生,這與你無關,是我們的問題,瑪修。”立香立即表示這特佩烏不用開口道歉,隨即看向瑪修,瑪修那邊立即知道了她的意思,從盾牌里面取出一個包裹遞給了她,然后立香開始打開包裹,檢查里面的東西。

  “立香,你翻行禮做什么,沒有準備的東西怎么可能找到。”u奧爾加瑪麗一臉疑惑的看著立香的動作。

  “好像有。”立香隨即從包裹里面拿出了數瓶藥水,還有一段由藤蔓編制的繩子。

  “這是蜂蜜蘭,還有藤蔓編制的繩子,居然有事先準備,真是了不起,連用于割傷止血的藥草也準備了,那么失禮了,我先來一瓶,瑪修,立香也請用。”特佩烏說著就從立香的手中拿走一瓶蜂蜜蘭。

  “確實有種類似蜂蜜的口感,非常甜,而且美味。”瑪修喝下蜂蜜蘭之后,表示味道不錯,隨后拉斯普京從立香的手中拿走最后一瓶。

  “雖然我也很有興趣,不過我有外套,就不需要了。”高揚斯卡婭立即開口說道。

  “我也不需要,不過這種東西是誰替立香準備的啊,不熟悉這邊的情況,是不可能準備那么妥當的。”因為一共只有四瓶,在拉斯普京拿走最后一份之后,就沒有了,沈飛雖然對這個蜂蜜蘭很有興趣,不過現在總不能和立香搶吧,這點寒風他是可以無視的,不過他心里非常好奇立香是怎么有這種東西的,之前她完全沒有說過。

  事實上這些東西是在奇琴伊察的時候,戴比特給藤丸立香的,當時立香因為忙著足球比賽,還有不知道戴比特的意圖,就把包裹了瑪修,讓她收起來。

  “看起來效果不錯,回去可以收集一下相關的藥材,來試試。”

  “喂,藤丸立香。”就在立香準備喝下最后一瓶的時候,那邊u奧爾加瑪麗終于忍不住開口了,從瑪修說蜂蜜蘭很甜并且美味之后,她就一臉期待的看著立香,結果立香好像沒有看到一樣,直接自己準備喝下去,這才讓u奧爾加瑪麗不得不開口。

  “啊,抱歉,只有四份,我分你一半。”聽到u奧爾加瑪麗的話語,以及看著她盯著自己手中的瓶子,立香這才反應過來。

  “啊,既然資源有限,那就不用了,我一點都不冷,而且也不會覺得寂寞,總有一天會把伱送到西伯利亞去,然后心懷感激的看著我開拓的英姿。”

  u奧爾加瑪麗立即拒絕了立香要喝一半的說法,對于她來說,自然不是因為懼怕寒冷要喝蜂蜜蘭,只是因為瑪修和立香都喝了,她才想要嘗嘗的,她如果真的想要喝的話,完全可以問拉斯普京要。

  “u奧爾加瑪麗走在最前面為什么擋風,真是太好了,雖然是在這種情況下,不過我能提個問題嗎,在泛人類史也存在這樣的冥界嗎?”

  本來就算有藥和繩子,一行人想要攀登刃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過在u奧爾加瑪麗一馬當先的走在最前方后,事情就簡單多了,她擋住了絕大部分的風。

  “有的,恐怕這里應該是泛人類史的米克特蘭的第三層伊茲特佩特爾,伊茲特佩特爾是一條布滿了銳利黑曜石的山路,死者會在此一邊被黑曜石割裂,一邊前進,據說山上呼嘯的風會剝去死者的衣服,武器,隨身物品,有時候甚至連肉身都不會放過,剝去生前所有的裝飾,只剩下骨骼。”瑪修立即開口說著她知道的泛人類史的米克特蘭的情況。

  “只剩下骨骼的話,豈不是沒有辦法到達下一層了。”特佩烏一臉驚訝的說道。

  “不,接受冥界試煉的乃是死者,他們那怕只剩下骨骼,也是會動的,只有承受的住這般痛苦的靈魂,才有資格被拯救。”拉斯普京突然開口說道,同時也說了一下其他神話傳說的地獄的情況,總而言之就是,基本上所有的神話傳說,地獄,冥界都是受苦的地方。

  “地獄,居然說那里和我的庭院有親和性,愚蠢,就算是小聰明,也是愚蠢,不救死者,而是懲罰死者,這才是地獄,哈哈哈哈哈。”

  就在這時,上方突然傳來熟悉的狂笑之聲,隨后一個熟悉的身影從天而降,出現在眾人的面前,正是蝙蝠神卡瑪佐茲。

  “歡迎光臨,猴子們,挑戰冥界之行的人啊。讓我來引導,讓我來欣賞,在沒有變化的米克特蘭里,出現了嶄新的苦悶之痕。”卡瑪佐茲一如既往的囂張。

  “廢話就免了,這家伙是敵人吧,那還是盡快解決掉吧,這家伙看來是那種和他對話,就會讓我頭疼的家伙。”

  高揚斯卡婭這邊突然對卡瑪佐茲冒出強烈的敵意,隨著魔力的波動,其手中出現了一把黑色的狙擊槍,她這邊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動手了。

  “那個武器,那個味道,我記起你的臉了,你是那個潛入我的米克特蘭,把隱匿者帶去外面的女人,不僅如此,還是向歐塞羅特提供武器的惡魔兔子,你和特斯卡特利波卡關系一定十分的親密吧,那家伙就是一個沉迷近代武器的奇怪的神,哦哦,簡直就是馬林切,對阿茲特克下毒,孕育了新的國家的惡女,”卡瑪佐茲看起來對高揚斯卡婭有著非常深的印象,一下子就把高揚斯卡的老底給掀了。

  “果然如此啊。”在瑪修,立香,哈貝喵,還有u奧爾加瑪麗都震驚于高揚斯卡婭的行為的時候,沈飛則是了然的點了點頭,雖然高揚斯卡婭是來幫迦勒底的,但是這并不妨礙她賣給敵人武器。

  “哈哈,被戳穿了嗎,確實為歐塞羅特提供槍械的是我,但是那僅限一個月的試用期,明明只是如此啊,然而那個金發長毛是怎么回事啊,我大致明白了,接下來自己制造,他這么說著,掠取了我的技術,我還從來沒有對商業對手如此憤怒過。

  高揚斯卡婭點頭承認了她的所做作為,不過隨后其就開始抱怨起來了,事實上她一開始只是想要用那些槍械來打開市場的,結果沒想到,對方在接受了她的武器之后,隨即就開始自己制造,根本沒有向她購買的意思,這對于高揚斯卡婭來說完全就是一筆虧本的買賣,她自然非常憤怒了。

  “你太小看特斯卡特利波卡了,那家伙什么都做得出來,把他叫做戰神,完全就是泛人類史的錯,不過在米蘭特克還是我更強,真是不幸,滑稽,沒有太陽的特斯卡特利波卡。”

  正常情況下,在這種時代,想要批量制造現代化武器是非常困難的,不過誰讓高揚斯卡婭交易的對象是神的,而且還是對現代化武器感興趣的神,一番操作,立即就把高揚斯卡婭的技術復刻了。

  “好了,廢話太多了,接下來該品位殺戮了,召喚英靈吧,迦勒底的神官,我想要見識一下你的本事,之后,喝下你的血的我,將會繼承泛人類史的歷史,哈哈哈哈,太妙了,這簡直就是天運,就是新生,以迦勒底的罪人的鮮血為引,米克特蘭將會復蘇,來吧,交出你那嬌艷的首級吧。”

  卡瑪佐茲說著就開始動手了,不過意外的是他并沒有親自出手,而是召喚了數量不菲的骷髏還有惡靈,隨后其自己飛到高空中去了。

  “瑪修。”立香在叫了瑪修一聲之后,立即開始了臨時召喚,這邊冥界的特殊,讓立香可以隨便召喚從者。

  在立香這邊召喚了兩個近戰的從者之后,沈飛和高揚斯卡婭也開始動手了,兩人使用槍械在后方支援,很快就把卡瑪佐茲召喚的骷髏和惡靈一掃而空,u奧爾加瑪麗這邊根本不需要她出手。

  “嗯,正經的召喚術,意外的還挺難,我還準備將其實現的更具有我的風格呢,來了嗎,我準許你的謁見,接下來就交給冥界守衛者吧,嗯,應該說只能交給她了,那可是連我都覺得棘手的地獄鳥,斷絕靈魂之線的火焰女帝,來吧,紅閻魔,給這些家伙帶來新的試煉。”

  卡瑪佐茲說著其身影瞬間沖向高空,然后消失不見,與此同時,地面周圍的刃山開始劇烈震動起來,然后前方的三座刃山,開始分別向著兩邊,和地下移動,轉瞬間,迦勒底一行人面前出現了一座平臺。

  “紅閻魔,這次對手是她嗎,三劃令咒,也就是說卡瑪佐茲很有可能把迦勒底召喚的三個從者都控制了,不過這家伙很奇怪啊,只是讓冥界守護者動手,自己卻不動手,還有就是米克特蘭,他到底是屬于那一方的啊。”沈飛對于卡瑪佐茲的立場十分的好奇,從他剛才的話語可以知道,他和特斯卡特利波卡好像不是一伙的。

  “上方,有東西飛過來了,那家伙是什么,我感覺脊背發涼。”一項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的u奧爾加瑪麗,在感知到了紅閻魔之后,神情看起來有些嚴肅。

  “八熱大地獄,十王代理,朱瑞鳥,紅閻魔是也。”在u奧爾加瑪麗話語剛落,上空立即就落下一個熟人,正是閻魔亭紅閻魔,不過面前的這個紅閻魔身高要比閻魔亭的那位更高,同時身上的衣服也主要以黑色為主。

  這位是閻魔亭那位的成長版本,已經不再是閻魔亭的老板了,而是成為了地獄的閻魔代理。

  “我不會聽你們辯解,只需要把舌頭伸出來,墜入吾之地獄,為一罪。反抗有翼之神,為二罪,除此之外,你們應該還有其他的罪行,就在這八熱地獄中終結吧。”紅閻魔神情十分的平靜,看起來好像并不認識迦勒底一行人。

  “那個,是紅閻魔小姐吧,閻魔亭的老板娘,剪舌麻雀紅閻魔小姐?”瑪修試探著和其打著招呼。

  “是我的讀者嗎,不過我不會手下留情,判官萬不可存在私情,不過我會特別為你們準備一天一回的早餐的,聽說迦勒底是異聞帶的破壞者,你們走到這一步想必踐踏了不少生命吧。

  我雖然不會說這是邪魔外道,但是罪孽的重量是由自己內心產生的,吾劍的劍鋒是根據你們的良心而變動,換言之就是善良的人會體面的倒下,邪惡的人會凄慘的死去。生者或者死者并無差別,吾之處置,死者也照殺不誤,來吧,堂堂正正的上法庭吧。”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