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434章 萊辛巴赫瀑布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奇怪,這個出場,而且還是克里姆希爾德的直屬從者。”被召喚出來的從者,還有布拉達曼特的話語,讓沈飛感覺有些奇怪,剛才那些英靈憑空出現的情況,和令咒強制召喚有些像。

  砰砰砰砰。

就在被張角召喚出來的那從者準備出手的時候,突然從一邊傳來連續不斷的槍聲,下一刻張角召喚出來的那些從者全部化成金色的光芒消散了,順著槍聲的方向,一行人看到張角左后面有一個帶著斗笠的女性從者,正是她開槍干掉了那些從者  “背叛了嗎,破戒僧。”被自己扔從背后偷襲,讓張角看起來非常的憤怒。

  “那當然了,怎么可能錯過如此良機,畢竟從一開始,我就是要讓著特異點消滅的那方,縱使身染泥濘,鮮血和惡行,都渴求這一瞬間,我要讓這一切都付諸東流,大賢良師。”說話間,這名女性從者的動作卻并沒有停,舉起手中的長槍,對著張角連開數槍。

  “嘁,你以為這點距離就可以逃出老夫的手掌嗎,急急如律令。”子彈自然不可能傷到張角了,不如之前那個女性從者第一時間攻擊的就不是其他從者,而是張角了,其身體周圍的魔力障壁,根本不是子彈可以突破的,不過女性從者的攻擊,顯然激怒了張角,其右手隨即出現一張符咒,在其詠唱之后,符咒立即化成一道金色的光芒向著那個女從者激射而去。

  金色的符咒化成紅色的魔力擊中了那個女從者的胸口,其立即吐血倒下,這個結果讓沈飛十分的驚訝,因為太奇怪了,那個女從者完全沒有躲的跡象,不只是他意外,發動攻擊的張角也是如此,他本來還以為會遇到陷阱,或者詛咒反彈術式等手段了。

  “就是現在。”在張角因為擊中那個女從者的時候,福爾摩斯這邊突然大聲叫道,同時向著張角發射了三顆西瓜大小的火球,沈飛這邊則是釋放了三張五雷符。

  “炫目的閃光魔盾。”得到福爾摩斯提醒的布拉達曼特力開啟了他的寶具。

  “原來是這邊嗎。”張角此時立即反應過來了,那個女從者是以自己的死,來吸引他的注意力,不過此時已經晚了,布拉達曼特的寶具釋放出來了,奪目的白色光芒,在張角的視線中爆發開來。

  “障眼法嗎,這種程度。”因為視線被白色的光芒覆蓋,張角隨即給自身加上了數個防御符咒,不過下一刻,其立即感覺到胸口一痛,其胸口被刺穿了。

  “抱歉了,張角閣下。”沈飛說著就拔出了貫穿了張角的誓約黃金之劍,借助布拉達曼特寶具的力量,沈飛一個瞬步出現在張角的身后,結果了他。

  “可惡,原來如此,不甘啊。”在喊出最后一句話之后,張角的身體再次化成黃沙隨風消散了。

  “又是這種情況,難道還是分身不成。”張角消散的情況,讓沈飛不由的皺起了眉頭,這種情況,怎么看都不像是回歸英靈殿。

  “諸位辛苦了,不過有人知道那位狙擊手是什么人嗎?”看到張角消散,眾人不由松了一口氣,因為隨著他的消散,一邊的黃巾傀儡兵也消失了,在那些黃巾傀儡兵消失之后,沈飛也立即收回魁召,福爾摩斯那邊的目光則是看向遠處那個女性從者倒下的方向。

  “不知道,不過我們這邊沒有那么厲害的狙擊手。”布拉達曼特立即開口說道,她說的自然是復權界域了。

  “根據張角之前的說法,應該是一個一直潛伏在復仇界域尋找機會的落單泛人類史從者,真是厲害的狙擊啊。”

  福爾摩斯很清楚剛才那個女從者,不是王道界域安排在復仇界域的間諜,因為他已經從桑丘那里知道所有潛伏在復仇界域的成員了。

  不過這也正常,畢竟王道界域這邊在命名上,也是反對泛人類史的從者一方,那么召喚過來的泛人類史的一方,在不清楚真相的情況下,自然不會魯莽的跑到王道界域了。

  而且不同的泛人類史從者,其行事作風也是不同的,比如說剛才的被稱為破戒僧的女從者,為了取得張角和女王的信任,可是擊殺了不少泛人類史從者的,原著里面救了立香的莎樂美就是被其射殺的。

  雖然她的狙擊威力和源為朝差很多,但是在隱秘上,是源為朝比不了的。

  “你們先休息一會,我先去王城那邊看一下他們那邊怎么樣了。”因為心里有些擔心,還有好奇立香,齊格飛那邊的情況,沈飛在簡單的和福爾摩斯交代了一下之后,就準備先去王城看看,不過就在這時,突如其來的巨響,讓他的目光立即轉向王城的方向,隨即就看到一道藍色的光芒劃破長空,擊散了天空重點赤色云彩。

  “齊格飛的寶具。”沈飛立即認出那藍色的光芒是什么了。

  “一起去吧。”王城那邊的戰斗,讓福爾摩斯,和若安,布拉達曼特三人有些擔心,于是四人一起向著王城趕去。

  “清姬,你在這里?”四人一路進入王城,沒有任何讓來攔截他們,然后在走廊里面,看到了清姬,布拉達曼特立即戒備起來。

  “不用擔心,我想現在的她是站在我們這邊的。”福爾摩斯在掃視了一下走廊的情況之后,立即開口說道,此時走廊周圍有著大量火焰焚燒的痕跡,雖然沒有尸體,但是血跡卻不少,一看就知道這個走廊里面發生過大戰。

  “哼,不要胡說八道,我可沒有站在你們那一邊,我只不過是無意中閑逛到這里而已。”清姬說著就直接轉身離開了。

  “這性格,傲嬌嗎。”既然清姬不是敵人,四人自然也就沒有在意她要去那里,現在最重要的立香和齊格飛那邊。

  “看來是打贏了啊,不過卡多克的這是怎么回事,皇女。”

  在四人來到王宮大殿的時候,這邊的戰斗好像已經結束了,立香捧著兩個圣杯和查理曼站在一起,齊格飛和克里姆希爾德兩人則是站在周圍大坑的大殿中間默默對視著,至于卡多克,他一個人站在大殿的邊緣,看樣子是深怕被戰斗波及,畢竟他可沒有召喚臨時從者的權限,不過沈飛卻意外的在卡多克身上感受了皇女的魔力,這讓他不由的多看了卡多克幾眼。

  四人隨即來到立香和查理曼的身邊,就在布拉達曼特剛想開口說話的時候,查理曼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立香則是把手中的兩個圣杯給了沈飛。

  “哎,到頭來還是不行啊,兵力過萬的從者軍隊,兩個圣杯,還有巴爾蒙克魔劍,以及最為重要的對復仇的憎恨,卻還是敵不過你。”

  此時的克里姆希爾德身上的傷勢并不重,顯然齊格飛手下留情了,不過這倒也正常,畢竟是他的妻子,自然不會下狠手了。

  “沒有這種事情,你很強大,而且我本應更加相信伱的強大和弱小才對。”齊格飛在沉默了好一會之后,才開口。

  “你的意思是?”克里姆希爾德一臉疑惑的看著齊格飛。

  “我曾相信你是一個無論經歷什么挫折,都能夠重新振作起來的人,相信只要擁有這份強大,你肯定可以度過更為美好的人生,以及,我本相信你對愛情,那無比高貴的品質才對。”應該是第一次這么對自己的妻子說出這種話語,所以齊格飛說話的時候,眼神有些飄逸。

  “你過去分明覺得無關緊要,事到如今還說什么啊,笨蛋。”克里姆希爾德此時看向齊格飛,看起來已經沒有仇恨的想法了。

  “是啊,我也覺得自己是一個笨蛋,而且,還很痛苦。”

  “痛苦?”

  “應該沒有比反省自己的愚蠢,更加令人痛苦的事情了,我錯了,而且現在,又將再次犯錯。”

  齊格飛說著在克里姆希爾德一臉疑惑下,左手伸進自己的胸口,從體內拿出了圣杯,然后走到沈飛的面前,把圣杯遞給了他,隨后轉身走到克里姆希爾德,和其并肩而立。

  “御主,不,藤丸立香,克里姆希爾德的魔劍已經不能再被揮舞了,由圣杯提供的魔力,也在剛才的戰斗中消散了,我懷著對她的殺意走到這一步,現在的狀況正如我們的約定,希望你能夠原諒我。”

  “我明白,謝謝你迄今為止的幫助。”

  “應該是由我來感謝你才對,感謝你答應實現我愚蠢的愿望,那么。”齊格飛說著突然伸出左手,抱住了身邊的克里姆希爾德。

  “啊,那個,這個,你這是想要做什么?”齊格飛的動作,讓克里姆希爾德難得的的害羞的臉紅了,不過她并沒有就此推開齊格飛就是了。

“你讓這個特異點成立的野心,夢想,也罷,怎么稱呼都可以,已經破滅了,圣杯也被收回了,這樣一來,我就可以堂堂正正的為你而戰了。”齊格飛說著就放開了克里姆希爾德,然后以左手拿走了她右手的魔劍巴爾蒙克  巴爾蒙克,就是齊格飛手中的圣劍,不過這把圣劍會依據使用者來改變屬性,更多的時候巴爾蒙克是被稱為魔劍的,現在克里姆希爾德手中的劍,就是魔劍巴爾蒙克,現在的齊格飛算是一手圣劍,一手魔劍了。

  “哈?”

  齊格飛的話語和行為,讓一邊的卡多克,布拉達曼特,還有迦勒底的胖所長等人不約而同的張大了嘴,不怪他們如此震驚,畢竟這可是齊格飛啊,那個傳說為了和平可以獻上生命的英雄,現在竟然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又豈能不令人震驚。

  “什么?”和卡多克等人的震驚相比,克里姆希爾德才是最為驚訝的那個,畢竟要論對齊格飛的了解,在場的眾人都是比不過他的。

  “抱歉,嚇到你了,但是這是之前決定好的事情。”這一刻齊格飛的眼神浮現出從來未有過的堅定,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為自己的選擇而戰。

  “為什么,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嗎?不行,這種事情不可以,我不承認。”此刻的克里姆希爾德那里還有半點之前女王的風范,不管什么樣的仇恨,在齊格飛這樣的話語下,也蕩然無存。

  “克里姆希爾德,雖然我誤會了你,但你同樣也誤會了我,為心愛之人戰斗,其實并不是什么不自然的事情。”這一刻齊格飛的笑容是前所未有的溫柔。

  “不要太得意忘形,齊格飛,我還能戰斗,但是,多了你這個戰力之后,我就能夠更為強大的戰斗了。”克里姆希爾德說著從齊格飛的手中拿回了自己的魔劍,其臉上露出了難得的微笑。

  “嗯,說的沒錯,你果然是永不言棄的人。”齊格飛笑著點頭說道。

  “我的魅力只有永不言棄嗎?”

  “當然還有很多,不過我還沒有自信到敢在別人的面前炫耀愛妻的美好,簡單的說,我忌諱其他男人,不想向他們炫耀。”

  “哎?難不成你還以為我會被其他人搶走嗎?”克里姆希爾德顯然沒有想到齊格飛抱有這樣的想法。

  “當然。”

  “繼一時語塞之后,現在怎么開始夫婦打情罵俏起來了。”卡多克的聲音突然在大殿內響起,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他身上了。

  “不是夫婦,不對,是夫妻。”克里姆希爾德立即開口反駁道。

  “所以到底是夫婦還是夫妻啊,還有就是交流很重要啊,你們如果早些有這番對話,那里會有那么多事情。”在一邊吃狗糧的沈飛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沈飛這話,讓齊格飛和克里姆希爾德隨即開始對視起來。

  “卡多克,你在生氣嗎?”立香突然對卡多克開口說道。

  “沒有,反正我也沒有資格對別人的背叛說三道四,而且實現從者的愿望,不是御主的職責嗎。”因為自身的原因,卡多克自然沒有立場來指責其他人的背叛了,甚至在這一刻,他反而有些敬佩立香了,如果他當初有立香的決斷,皇女那邊的事情說不定簡單多了。

  “藤丸立香閣下,時間差不多了,可以開始了。”在彼此解除誤會之后,齊格飛和克里姆希爾德立即手拉著準備進行最后一場戰斗。

  “查理曼閣下,要不要先把這個借你用一下。”看著齊格飛和克里姆希爾德一臉坦然的表情,沈飛隨即拿著一個圣杯來到了查理曼的面前,齊格飛和克里姆希爾德兩人的狀況,讓沈飛完全沒有出手的想法,那么只能拜托查理曼這位大帝了。

  “好。”查理曼在楞了片刻之后,立即點了點頭,隨后沈飛就把圣杯埋入了其體內,說起來原著里面立香明明有三個圣杯,而查理曼缺少魔力,卻沒有想過給他用。

  “展示王勇,遍歷巡世的十二輝劍。”

  “幻想大劍天魔失墜。”

  最終戰斗十分的簡單,查理曼和齊格飛的寶具對轟,有著圣杯的查理曼,齊格飛自然不是對手,其和自己的妻子一起被送回了英靈殿。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