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427章 若安 (中)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有是有,不過我是不會隨便用的,這樣會導致命運混亂的。”卡多克的提醒,齊格飛那邊還沒有做出什么反應,莫里蒂亞那邊倒是先開口了。

  “命運。”聽到莫里蒂亞口中提到的詞語之后,沈飛忍不住在心里低聲嘀咕著。

  “命運?”卡多克這邊直接說了出來。

  “命運和計算是一回事,雖然拉普拉斯妖因為量子學遭到了否定,但是命運依舊可以通過計算來決定。”莫里蒂亞開口說道。

  “這概念還真是陳腐啊。”卡多克反駁道。

  “魔術師的世界豈不是更加的陳腐。”莫里蒂亞不甘示弱。

  “被你這么一說,我也無從反駁,所以你是想要說現在的發展,都在你的計算之內嗎。”卡多克沉聲說道。

  “當然了。”莫里蒂亞一臉自信的點頭道。

  “我也嘗試過,在手掌心玩弄力量的快感,所以,我要給你一個忠告,這無異于破滅。”掌控力量的快感,卡多克可是嘗試過的,在第一異聞帶的時候,結果自然是他敗了。

  “多謝你的忠告。”面對卡多克的忠告,莫里蒂亞一臉自信的聳了聳肩膀,隨即就轉身離開了,莫里蒂亞來這里只是為了確認張角隱藏的存在,既然確認完畢,自然不會留下了。

  “命運的力量嗎,還真是有可能,不過這樣就麻煩了,要不要讓斯卡哈過來呢,她應該有手段破除命運的力量吧。”

  看著遠去的莫里蒂亞的背影,沈飛不由的沉思起來,通過莫里蒂亞之前說的命運,還有他說的拉普拉斯妖的情況,讓他大概有些明白莫里蒂亞身體內混合的神明靈基是誰了,命運之神。

  所謂拉普拉斯妖其實就是決定論,也就是說所有的命運都是注定的,所以只要人類能夠獲得充足的數據,再匹配強大的計算和分析的能力,就有機會推測出宇宙的起源與未來的結果。

  不過事到如今,這個理論差不多已經被推翻了,不說什么不可逆的過程,逆熵,熱力學第二定律這下成果的出現,只是量子力學的出現,已經足以否定它了。

  當然了,就算否定了拉普拉斯妖,不代表其就沒有一點作用了,比如說現在迦勒底里面的使用的電腦就叫做拉普拉斯妖,

  就像天體魔術,本來是以天動說為基礎的,結果天動說被推翻,但就算這樣,天體魔術依舊可以使用,并且威力沒有多少減弱,現代的魔術威力弱,是因為神秘消失,魔力低的原因,如果神秘足夠,魔力足夠的話,看看基爾什塔利亞的天體魔術的威力就可以知道了。

  這種情況,讓沈飛忍不住想去找斯卡哈了,這位弒殺了大量的神靈的影之國的女王,或許有辦法。

  “先看看他的目的再說,不行在找斯卡哈,而且命運之神,是那個神話的命運之神呢,而且說起來很有意思,東方可是從來沒有什么命運之神的。”

  命運之神,不少神話都有,其中最著名的自然就是北歐神話或者希臘神話的命運三女神了,對于命運之神,沈飛其實是非常好奇的,理論來說,命運之神應該是最強的,那么其應該是神王才對,但是很可惜,無論是北歐神話,還是希臘神話,命運三女神只能說算是實力一般的神,不要說主神了,就算是在一般神里面,其排名也不高,而且命運女神也是可以殺死的,這樣就顯得非常奇怪了。

  既然是命運女神,難道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如果是這樣的話,算什么命運女神,但是如果知道的話,為什么能夠被殺死呢,如果這也是命運的話,那命運之神就是一個笑話,充其量算是一個占卜之神。

  “說起來命運之神和拉普拉斯妖有些像啊,所以就算有矛盾的地方,也依舊可以使用力量,說起來,東方神話傳說里好像有個人,不對,應該是神,差不多可以算是命運之神啊,月老。”

  準確的說應該是月亮的紅繩,和西方的命運之神的絲線很像。

  “月老的紅繩,算了,想太多腦袋疼,現在最重要的是莫里蒂亞身上的命運的力量是真的就可以了。”沈飛隨即決定不在考慮命運之神的情況,太復雜了,能夠把人給繞暈。

  “好了,我們也該走了,土遁之術。”在莫里蒂亞走后,沈飛和卡多克又在地下探索了一會,什么都沒有發現之后,沈飛立即使用土遁之術,讓三人離開了堡壘的地下區域。

  “齊格飛,既然你在復仇界域,應該知道復仇界域的首領是誰吧?”來到外面之后,卡多克看著齊格飛,一臉嚴肅的說道。

  “當然。”齊格飛的神情看起來十分的平靜。

  “克里姆希爾德應該是伱的妻子吧,按照傳說應該是這樣。”卡多克繼續說道。

  “嗯,應該是我熟悉的妻子,克里姆希爾德吧。”齊格飛點頭道。

  “那么,我想問的是,你能夠和和她交戰嗎。”卡多克追問道。

  “能,我是英雄,也是從者,那怕對手是我的妻子,這把劍也不會變鈍,我發誓會全力戰斗。”齊格飛一臉嚴肅的說道。

  “一本正經,真是一本正經過頭了。”看著齊格飛從頭到尾情緒都沒有什么變化,卡多克這邊反而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了,只能低聲嘀咕著。

  “嗯,在第一特異點百年戰爭的奧爾良的時候,齊格飛也是一本正經。”瑪修立即開口說道。

  “是這樣嗎,那我這次就試著幽默感全開了吧。”盡管嘴里是這么說,但是齊格飛的神情依舊沒有多大的變化。

  “通過這短暫的交流,讓我明白,你在這方面的天賦缺乏的令人心疼。”

  “畢竟是有求必應的英雄。”對于人們的請求不會拒絕,這就是齊格飛,所以最后他的死亡,才導致了克里姆希爾德的復仇,從這方面來說,讓齊格飛來對付克里姆希爾德,雖然十分的合適,但卻有些太過于殘忍了。

  時間回到稍早之前,錫爾米烏姆城堡要塞內。

  “傳令,復權界域君士坦丁十一世,從者軍,總數八千,由前軍三千,中軍三千,以及后軍兩千組成,于前軍確認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在沈飛,弗拉德三世,福爾摩斯等人大廳內商量接下來的行動的時候,阿斯托爾福飛快的跑了進來。

  因為阿斯托爾福的的個人能力,這一次是其擔任斥候的工作,畢竟從目前來看,整個特異點,能夠自由在天空飛的從者,只有他一個。

  “什么,皇帝竟然打頭陣。”一身黃金色鎧甲的堂吉訶德十分的驚訝,拋下了卡爾大帝的工作之后,堂吉訶德當騎士是如魚得水,為了顯示器禁衛軍的氣派,于是他一身長年不變的鎧甲,被涂成了金色。

  “恐怕是想要和我們的卡爾大帝陣前對峙一下。”福爾摩斯立即開口說道,只要能夠確認卡爾大帝的是假的,這場戰爭復權界域就贏定了。

  “接下來要怎么辦?”雖然沈飛裝扮的卡爾大帝很像,但是畢竟不是真的卡爾大帝,沒有必要的話,自然最好不要和君士坦丁十一世見面了。

  “放心,我已經有辦法了,阿斯托爾福你的寶具的那個角笛,可以當做正常的角笛嗎?”福爾摩斯隨即看向阿斯托爾福。

  “當然可以啦。”阿斯托爾福立即點頭說道。

  “那就拿來一用,然后讓魔術師使用聲音增幅的魔術,畢竟不同于那位皇帝,我們這方的皇帝是不好正式上前線的。”

  “我乃復權界域的皇帝,名為君士坦丁,王道界域的皇帝卡爾大帝啊,請允許我拜謁你的尊容,還是說你有什么難言之隱無法露面呢。”很快要塞外面就傳來了君士坦丁十一世的聲音,同樣是經過聲音魔術的增幅,整個要塞都可以聽到。

  “卡爾大帝的名氣真有那么大嗎,同為皇帝,竟然用拜謁這個詞。”待在要塞內的沈飛,聽到君士坦丁十一世的話語之后,感覺十分的奇怪,這種情況,在天朝這邊是很難發生的,比如說始皇帝很偉大,但是如果其他的皇帝有機會和其見面,就算自認為不如始皇帝,也不會把自己放在始皇帝之下的,這是皇帝的尊嚴問題。

  當然了,這是指那些雄才大略的皇帝,一些廢物皇帝肯定不在此列的。

  “肅靜,肅靜,卡爾大帝要發言了。”在一陣角笛的聲音響過之后,要塞中響起了羅蘭的聲音。

  “卡爾大帝,容我再次請求,請允許我拜謁你的尊容。”君士坦丁十一世繼續喊道。

  “余拒絕,余乃一個世界的父親,同時也是惋惜汝之存在的父親,吾兒,吾女,為什么要反叛我。”

  “他們有這種關系嗎。”把福爾摩斯的話語復述了一遍之后,沈飛不由的好奇的看向了福爾摩斯,為了不引起君士坦丁十一世的懷疑,沈飛這邊的話語,是由福爾摩斯傳達的。

  “不敢露面,是因為膽怯嗎?”君士坦丁十一世繼續說道。

  “膽怯的應該是汝,汝希望看到的余之身姿,好讓自己安心,若能高聲謾罵,蔑視余位冒牌貨,汝才能安心戰斗,但那是僅限于余位冒牌貨的時候,此時進犯是以余位冒牌貨為前提而發動的,想必汝也已經向自己的士兵如此宣揚了吧,汝難道就沒有懷疑過,一起都是余之策略嗎,只要有余確為本尊的證據,汝之大軍大概會立即土崩瓦解,余乃卡爾大帝,歐洲之父也,君士坦丁,汝打算全部憑借自身直覺行事嗎?”

  “那么就讓我們戰場相見吧。”在一陣沉默之后,君士坦丁十一世立即離開了,雙方彼此互相都有顧忌,都沒有辦法拋開一切來賭一下。

  這個賭自然就是賭卡爾大帝是真是假,就像剛才沈飛復述福爾摩斯的話語一樣,如果是真的卡爾大帝的話,他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站出來,然后就差不多可以接受復權界域的軍隊了,但是問題是他不是啊。

  同樣君士坦丁十一世也不敢保證現在的卡爾大帝一定是假的,畢竟萬一一直隱匿不出是卡爾大帝的定下的策略呢,畢竟作為一個王者,做出這樣的策略,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么傾巢而出,而且還是以卡爾大帝是冒牌貨,但是卻沒有任何證據為出兵的理由,實在是不像這位君士坦丁的風格啊。”在君士坦丁十一世離開之后,沈飛隨即把心中的疑惑說了出來。

  作為末代皇帝,數千對十萬,能夠守上幾個月的皇帝,這么直接賭上自己的一切,實在是有些不合理。

  “或許是那邊發生了什么變故吧,他恐怕會在晚上發起攻擊,主要攻擊的應該是北門,東西兩門為輔。”弗拉德三世指著地圖,說出了接下來的安排,幸虧對方沒有現在就攻擊,倒是給了王道界域的魔術師們一些休息的時間。

  為了增加要塞的防御,還有制造各種道具,王道界域的魔術師,這一次可是累壞了,徐福那邊更是差一點爆發了,她一個人就制造了大量的符咒,本來沈飛是可以幫忙的,不過誰讓他現在是假冒的卡爾大帝呢,肯定不能穿著卡爾大帝的服裝,去制造什么符咒。

  “北門這邊在唱空城計,西門那邊有一個偽石兵八陣,正是越來越有三國的味道了。”

  隨著夜晚降臨,戰爭隨即打響,果然如同福爾摩斯的預料的一樣,因為北門外面什么都沒有布置,一覽無余的平原,所以君士坦丁十一世并沒有對那里發動攻擊。

  當然,這并不是說北門的方向沒有守衛,事實上王道界域的絕大部分軍隊都集中在那里,只不過都在隱藏著,之所以那邊看起來沒有任何布置,是為了爭取時間,多讓這邊的魔術師休息一下,空城計,越是聰明的人,越容易上當,如果君士坦丁十一世一開始就不管不問的攻擊北門,王道界域反而是麻煩了。

  王道界域無論是軍隊數量,英靈數量,都不如復權界域,硬碰硬,敗的一定是王道界域,所以這邊使用了很多計策。

  比如說南門那邊,這邊就理由了魔術師,制造了很多山丘,洼地之類的地形,在加上距離有些遠,君士坦丁十一世很大可能不會派遣士兵來一個四面圍城,畢竟其軍隊數量雖然比王道界域多,但也就是八千,多了三千,四面圍城,固然讓城內的王道界域需要分兵,但是他這邊的軍隊同樣如此。

  “我之前還說,弄一個偽石兵八陣呢,沒想到徐福這就搞出來了。”

  因為一開始的戰爭只是試探,所以沈飛的注意力重點放在了西門那里,徐福的偽石兵八陣,他正好見識一下。

  偽石兵八陣,自然沒有正牌的石兵八陣那么強大的效果,不過去作用同樣非凡,主要是把敵軍切割,好讓己方能夠以多欺少,靠著石兵八陣,西門這邊是穩如泰山。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