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420章 全面戰爭 (下)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這次的暗殺計劃,我希望參加,我在密探和戰斗方面有一定的經驗,而且有些事情我需要調查一下,最主要的是要提防莫里蒂亞。”

  既然已經決定要暗殺張角了,那么下一步就是暗殺的人選了,毫無疑問,沈飛自然是要參加的,畢竟他還需要從張角的手中拿到太平要術,而且他出手,才能確保最后的結果。

  立香這次就不用參加了,原著里面她是想要替莎樂美報仇,還有當時的戰力不足,需要她的臨時召喚參加戰斗,這次有沈飛參加,戰力自然足夠了。

  同樣的理由,卡多克和福爾摩斯也是不用參加這次行動的,不過福爾摩斯突然提出加入,雖然有些令人意外,不過在場的人并沒有人反對,沈飛這邊考慮到莫里亞蒂的情況,自然也點頭同意了。

  同時參與行動的還有徐福這個精通道術的魔術師,以及一個泛人類史的暗匿者,徐福是來對付張角的奇門遁甲的,暗匿者自然是負責潛入,收集情報等等了。

  羅蘭和阿斯托爾福那邊其實也很想參加這次行動的,不過很可惜的是這兩人都不是擅長潛入的人選,這次行動主要是以潛入為主,不如迪爾姆德這個戰力也不可能不用。

  當然了,計劃是制定好了,但是想要行動是需要時間和時機的,首先要等弗蘭德三世這邊把軍隊訓練的有模有樣才行,畢竟這邊要用一場戰爭來當誘餌,同時也是檢驗一下軍隊訓練之后的戰斗力。

  還有自然是要等張角落單的時候了,畢竟總不能沖到復仇界域的據點去刺殺張角吧,這樣根本不是刺殺,而是強殺了。

  “各位好,職介是暗匿者,真名是秘密,曾經在某個教團負責暗殺任務,此番任務,定不辱使命。”很快準備一起行動的暗匿者就被桑丘給叫過來了,然后把暗殺計劃詳細的告訴了他。

  “教團,那個面具,哈桑的教團成員嗎,還以為會遇到熟人呢。”能夠稱為教團的暗殺者,大概只有鼎鼎有名的哈桑教團了,沈飛本來以為來的暗匿者說不定他認識,畢竟他這邊接觸了不少山中老人,但是很可惜的是來的這位沒有獲得山中老人的稱號。

  “兩位多多指教,首先那個,要不要去喝酒,聽說現代有一種名叫以酒會友的溝通方式,雖然我喝不了酒就是了。”暗匿者隨即向著沈飛和福爾摩斯打招呼,不過他的一番話語,讓沈飛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不能喝酒來以酒會友,這不是前后矛盾嗎,所以他只能微笑應對。

  “這個問題之后再說吧,首先我們先內部確定一下彼此的實力吧。”福爾摩斯立即開口說道,確認彼此的實力,后面才好配合。

  “我去準備一下訓練場。”桑丘說著就離開了。

  “暗殺啊,那天火圣裁就不好用了。”既然是暗殺,天火圣裁這種聲音很大的武器就不好用了,隨即他就把含光劍拿了出來,參與暗殺張角的一共有四個人,魔術師,暗匿者,偵探,那么他只能當個劍士了。

  “含光,孔周三劍嗎,沒想到真的存在啊。”瑪修那邊很快通過迦勒底的系統,搜索到了含光劍的來歷。

  “開始吧。”戰斗很簡單,由沈飛對暗匿者,福爾摩斯在一邊使用魔術輔助,當然不是輔助沈飛,而是輔助暗匿者。

  “彎刀嗎,說起來哈桑教團一開始好像和無胄盟有些類似啊。”暗匿者使用的武器,不是匕首知道的短兵器,而是中長類型的彎刀,其手中的彎刀,讓沈飛想到了一些哈桑教團的傳說,其一開始是為了反抗壓迫而存在的,反抗那些貴族騎士的,和明日方舟里面的卡西米爾的無胄盟性質差不多。

  當然了,只是一開始建立的性質差不多,后期兩者就完全不同了,無胄盟變質了,但是哈桑教團好像沒有變質,這邊沒有變質的原因大概是因為有王哈這個冠位英靈的存在吧。

  戰斗很快就結束了,那怕對方借助煙霧彈之類的手段,想要依靠氣息遮斷躲藏起來,但是面對沈飛也是沒用的。

  不過比試也證明了暗匿者的實力,確實可以勝任這次的任務,雖然他的實力和沈飛相差甚遠,但是在暗匿者當中,算是實力不錯的了,而且對于暗匿者來說,關鍵是寶具,暗匿者的寶具講究的是一擊必殺,畢竟只是一場比試,自然不會使用寶具了。

  暗匿者本身的實力可能很弱,但是成為英靈之后,升華后的寶具,卻是有可能非常強大的,比如說科黛的寶具,那可是一擊就干掉了經過納米機器強化過的奧德修斯的,那怕對方不是山中老人,也未必沒有強大的寶具,要知道哈桑教團里面可是有一個天才的存在,雖然不是山中老人,但是本身卻可以通過學習,可以使用所有山中老人的寶具。

  可以說如果不是當時的長老們太過于害怕她的天賦,把她淘汰的話,第十九代哈桑,絕對是一個令人震驚的存在,不得不說這實在太可惜了,生前這位一直在苦練各種絕跡,完全沒有出過手,以至于不為人知,結果稱為英靈之后,因為傳說度不夠的關系,雖然可以使用所有哈桑的寶具,但是威力卻削弱了很多。

  “關于張角,首先要說的是比起他的寶具或者術式,其自身具備的智慧,才是最棘手的,據說其曾經得到仙人的傳授,所以要飽含敬意和畏懼地去刺殺他。”在比試結束之后,徐福那邊正好趕路過來,于是一行人來到福爾摩斯的房間,開始確認行動方針。

  “哦,原來如此,所以才叫我來嗎。”徐福點頭說道。

  “想要對付張角,仙術和暗匿者的專家是必不可少的,已經得到了秘書官的許可了。”福爾摩斯輕聲說道。

  “可是我又不能親自上陣,而且我不怎么機敏,動作又比常人稍微。”

  “蠢笨。”

  “沒錯,沒錯,蠢笨,我可以走了吧。”

  徐福看起來根本不想參加這次暗殺任務,就算被人說成是蠢笨,也沒有絲毫的在意,

  “好了,不要在鬧別扭了。”立香立即開口說道,雖然這次她不會去執行暗殺任務,不過關于行動計劃,她還是要參與的。

  “哈哈哈,首先我們來確認張角的行為模式,還有就算討論一下行動的時間和地點。”福爾摩斯沒有理會徐福的鬧別扭,隨后把張角的情報大概說了一遍,作為復仇界域的二號人物,張角自然得到了潛伏在復仇界域的間諜的重點關注,其每天的行動日程,都有匯報。

  “所以想要確保萬無一失的暗殺他,只能在其經常去的堡壘要塞中。”

  作為復仇界域的二號人物,張角是非常忙碌的,并不是一直都在復仇界域的據點,其經常去一座堡壘,那是和復權界域對峙的前線。

  一般來說,暗殺行動完全可以在張角前進的路途當中進行,不過考慮到那個時候張角身邊大量的守衛,而且一旦刺殺失敗,驚動了他,基本上不會有第二次機會,于是決定在張角到達堡壘之后再刺殺,在堡壘里面,張角總不可能身邊一直帶著護衛。

  “問題是如何潛入堡壘中,那里的守衛如何?”暗匿者立即開口問道。

  “毫無疑問戒備森嚴,但是也不是完全無懈可擊,徐福閣下,如果換成是你,如何防守那座堡壘。”福爾摩斯說著目光就看向了一邊的徐福。

  “知道堡壘的外觀和地點嗎?”徐福立即開口問道。

  “這就是。”福爾摩斯隨即把桌子上的資料遞給了徐福。

  “果然是快硬骨頭啊。”看著面前的堡壘的圖片,徐福的臉色一下子就變的十分的嚴肅。

  “能夠看出來的嗎?”立香不由的好奇的問道,資料她自然也看過,但也就是一個堡壘的外觀圖片而已,完全看不出守備的情況。

  “西洋的魔術我是不太清楚,不過東方的術式我還是能夠看懂的,這座堡壘是參照了奇門遁甲之術建造的。”徐福解釋了一下堡壘的情況。

  “奇門遁甲?”立香立即一臉疑惑的看著徐福,對于西方的魔術,通過這段時間她掌握了不少,但是東方的奇門遁甲嗎,她還是第一次聽說,不過這也怪不得她,奇門遁甲之術,那怕是在東方,也是只有少數人才能夠掌握的。

  “嗯,簡單的說就是依靠占星術和術數來決定諸多事物的方位,包括人,軍隊,城池,還有導向優勢的步法,導向失敗的方位等等。”徐福簡單了說明了一下什么是奇門遁甲之術看,,不過遺憾的是此時的立香已經有些暈了,那怕徐福已經說的很簡單了,但是她依舊沒有聽懂,不只是她,另一邊的瑪修也是一樣。

  “記得,這是三國時代諸葛孔明使用的術式吧。”福爾摩斯開口說道。

  “石兵八陣嗎,我知道,總之,這座阿查果克堡壘,已經被張角用道術嚴防死守住了,想要從外面進入非常的困難。”

  “反過來的話,古今東西,堅固的堡壘總是外剛內柔,只要能夠突破道術的防守,我們的計劃或許就可以輕易達成了。”福爾摩斯突然如此說道。

  “也就是說現在一切都要靠徐福小姐了。”立香立即開口說道。

  “哎,我嗎?”徐福一臉驚訝的說道。

  “當然。”在場的眾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好吧,我做就是了,說起來,相比那家伙,還是我更古老啊,咱可是始皇帝時代久經鍛煉的術士,雖然說有一段時間跑去做別的事業了,道術的記憶有些模糊了,不過總會有辦法的。”徐福好像這才想起來,她的時代可比張角的時代要久遠。

  “具體該怎么辦,需要去具體偵查一下堡壘,然后用道術應對嗎?”福爾摩斯立即開口問道。

  “嗯,現階段也能夠采取的應對措施嗎,比方說有些符咒是在道術中使用的,但是同時也有打消其效果的符咒,趁現在制造一大堆這種符咒吧,然后嗎,還要讓你們了解一下市面上是奇門遁甲才行。”

  很快徐福就決定好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了,雖然她也會跟隨過去,但是福爾摩斯等人也不能對奇門遁甲一點都不了解,還要就是需要制造一批針對的符咒才行,于是沈飛就被抓住當做苦力了,和她一起制造相應的符咒。

  “不過現在還差一樣重要的東西。”想要制造符咒,自然是需要相應的物品了,徐福可沒有通天箓,不過這個重要的東西,倒也沒有那么麻煩,是魔獸的血液,王道界域這邊可是有不少的,不夠在讓從者去獵殺魔獸就可以了。

  “果然風后奇門是打破常識的奇技,下一步倒是可以把學習提上日程了。”

  沈飛在幫助徐福制造符咒的時候,同時也和其交流了一番奇門遁甲,讓他有些明白八奇技為什么不叫八神技,因為代表的是奇跡,突破常識,神技也就是威力更大而已,奇門遁甲之術,雖然厲害,但是有一點是沒有辦法改變的,那就是方位,方位的順序是固定的。

  用徐福的話來說,就是把奇門遁甲之術比作手槍,無論在厲害的槍手,都需要經歷三個步驟,裝上子彈,打開保險,扣下扳機,其中高手和低手的區別就是速度,但是風后奇門不同,風后奇門就相當于直接扣下扳機。

  風后奇門,沈飛很早就到手了,不過一直沒有怎么修煉,沒辦法對于奇門遁甲之術,他可沒有王也的天賦,勉強去修煉的話,進度就不必說了,當然了他也沒有準備放棄,只是準備后面再修煉。

  也就是說等他實力更強了,能夠高屋建瓴的時候再來修煉,什么是高屋建瓴,就好比,一個在小學或者初中的時候,成績一塌糊涂,題目絕大部分不會做,但是只要他上了大學,在回頭看這些題目的時候,自然就沒有小時候那種感覺了。

  而且嚴格的說起來,風后奇門雖然是我即吉兇,我即方位,但是事實上還是有一定的規律的,隨意變換方位,不代表方位不存在,就看你能不能抓住那個機會了,就好比四代火影對帶土的神威的時候,能不能抓住其實體化的一瞬間。

  “原來如此,如此說來,豈不是可以復制一下諸葛孔明的石兵八陣了。”

  通過和徐福的交流,讓沈飛突然想到一個可能,那就是把諸葛孔明的寶具手搓出來,石柱他可以制造,同時可以附加術式,只要定好方位,那就是一個簡易版的石兵八陣。

  此時的沈飛并不清楚,這個簡易版的石兵八陣,徐福那邊已經弄出來了,當然了,她弄出來的石兵八陣,是需要提前準備的,而不是從天而降的八個石柱那樣的石兵八陣,更像演義里面提及的用來困人的石兵八陣。

  寶具是傳說的升華,真正的三國時代,諸葛孔明也沒有辦法從天而降來使用石兵八陣。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