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414章 暗殺計劃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這么晚來找我。”看了看現在的時間,大概是凌晨近兩點,沈飛心里不由的好奇起來,卡多克為什么在這個時間點來找他,而且看他的模樣,在小心的避開著其他人,雖然只是粗略一看,沈飛也從卡多克的身上看到了什么減輕腳步聲,靜音等相關的魔術。

  “立香,還有瑪修,有意思。”卡多克那邊沒有走多遠,直接在一個墻角停下了,墻角邊可以看到立香還有瑪修的虛擬影像已經在等著了。

  “好了,瑪修,準備好了嗎?”在沈飛來到墻角之后,卡多克立即在周圍使用了結界魔術,還有靜音魔術。

  “是,按照你的要求,現在在迦勒底值勤的只有我一個人,其他人已經全部在休息了,現在可以說你為什么要這么做了吧。”瑪修的聲音很輕,看起來是為了避免驚動其他人。

  “以防萬一,在蘇醒之后,我被允許查看迦勒底經歷的所有特異點和所有異聞帶的記錄,然后關于迦勒底之人,他的真正身份。”

  “那個人絕對不會是羅曼醫生,羅曼醫生沒有那樣的力量,而且羅曼醫生一直都待在迦勒底。”瑪修立即開口否決道。

  要說瑪修在迦勒底和誰的關系最好,在藤丸立香來到迦勒底之前,毫無疑問就是羅曼醫生了,是羅曼醫生一直在照顧她,瑪修喜歡看書,也是因為羅曼醫生為了讓瑪修知道外面的世界,特意給她的。

  所以雖然迦勒底之人的容貌和羅曼醫生一樣,但是考慮到羅曼醫生一貫的性格,迦勒底眾人沒有人認為對方就是羅曼醫生,在不知道其真正身份的人的眼里,羅曼就是一個愛吃草莓蛋糕,愛看網絡偶像的普通醫生。

  “我知道了,現在暫時擱置這個問題,不過在討論真正的問題之前,你們確定他是可信的。”卡多克說話的時候,目光緊盯著沈飛,他本來只是想要找立香和瑪修商談某事的,不過因為立香的堅持,這才把沈飛叫了過來。

  “放心,沒有人比她更可信了。”立香立即開口答道,瑪修那邊贊同的點了點頭。

  “那好吧,你們還記得迦勒底之人說的那句話嗎,你們當中有不可信之人,還有之后再大西洋異聞帶的弓兵留言中提及的違和感。”既然瑪修和立香都說絕對沒有問題了,卡多克也就不在追究了,隨后說起了他今天把幾人叫過來的目的。

  “當然記得,怎么了?”立香立即點頭說道。

  “既然記得,也被忠告保密了,為什么還隨便把記錄報告上去,哎,說起來,這確實像你們的作風,不如我也不會知道了。”卡多克本來還在質疑,不過下一刻自己就給了自己答案。

  當初在大西洋異聞帶,被弓兵警告之后,正常情況下,這種秘密肯定會因此在心里,不過瑪修和立香,還是在時候的異聞帶報告當中,提及了一下。

  “好了,這個先不說了,既然伱們都記得這件事,那么你們有思考過那是指誰嗎?”

  面對卡多克的疑問,瑪修和立香同時沉默起來,以她們兩人的性格,自然是不愿意相信,朝夕相處的迦勒底一行人當中,有間諜,臥底。

  “嗯,正如在報告里面描述的一樣,這個問題。”瑪修說著隨即停頓了片刻,然后繼續說道:“這個問題,我確實思考過,不過我覺得那太過于脫離現實了。”

  瑪修和立香的性格雖然單純,但是并不是天然呆,傻子那種類型,既然得到了警告,自然也思考過,不過迦勒底就那么點人,無論是懷疑誰是間諜,臥底,兩人的心里都難以接受,最終的想法是,大概是那個弓兵弄錯了。

  “這可不像你這個推理迷會干的事情,你這是放棄思考了嗎?”

  “咦,看來卡多克很了解瑪修嗎。”卡多克這句話讓沈飛不由的看了他一眼,從這句話可以知道,這位在迦勒底的時候肯定注意過瑪修,不然不會知道這件事。

  “不,恰恰相反,我自認為,已經盡可能的符合邏輯的思考過了,可是即使如此,我還是覺得那番話不太可能。”

  “那說說你的看法吧。”卡多克不置可否的說道。

  “好的,所謂不能相信的人,也就是說迦勒底的工作人員有叛逃的這番話,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更重要的是沒有動機,在推理小說里面,這叫做whydunit。”瑪修立即開口說道。

  所謂whydunit就是犯罪動機,字面上的翻譯就是為什么要這么做,這也是二世常說的一句話。

  “我以前聽人說過,魔術師能夠引發所有的超常現象,因此追究如何做到沒有任何意義,然而,唯獨為何要這么做,whydunit,無一例外均有意義。”卡多克立即點頭說道。

  “這個應該讓二世來,說起來,如果他對上福爾摩斯肯定相當有趣啊。”卡多克的話語,讓沈飛再次想到了二世,這同樣是他解決事件的名言。

  對于魔術師來說,什么密室,不在場證明,現場遺留的痕跡等等這些東西想要做手腳實在太簡單了。

  “是的,根據這層邏輯來看,首先能夠排出目前在迦勒底的工作人員,地球已經白紙化了,我找不出有什么協助此時的必要性,假如說只是表面上如此,那我們應該在很久之前就會遭遇挫折了,既沒有協助白紙化的理由,也沒有幫助我們抵御白紙化的理由。“瑪修繼續說道。

  “說的對,犯罪已經成立,幫助想要顛覆犯罪的組織沒有意義。”卡多克點頭同意了瑪修的說法,就像福爾摩斯把人理燒卻比喻成殺害全人類的犯罪一樣,人理凍結也是如此。

  “而且這點也同樣適用于從者,包括我在內,尼莫船長,達芬奇親,還有福爾摩斯先生,地球陷入白紙化的狀態會讓我們不好辦,剩下的只有希翁小姐,卡多克先生,以及前輩,也就是御主。

  卡多克先生,在此之前,你并不在迦勒底,所以不在場證明是成立的,前輩就更不可能了,如果是前輩的話,說的的極端一點,只要前輩放棄的話,這起案件就可以畫上句號了。

  至于希翁小姐,站在阿特拉斯院的立場上,她或許有別的考量,由此催生出背叛的動機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之前異星之神對彷徨海發動擬似黑洞的時候,她只要不通知我們,迦勒底就會全軍覆沒。”

  “看來她還真的仔細思考過啊。”瑪修的一番分析,讓沈飛十分的意外,這可不是憑感情,認為迦勒底里面沒有叛逃的,而是真的認真思考過的,從她的分析就可以知道,十分的合理,當然這是指正常的情況下。

  “這么看起來,最后最有可能是就是我了吧,他們可能預測到了我會回到迦勒底。”卡多克開口說道。

  “是的,不過這樣一來,如果卡多克先生你是犯人的話,現在你和我們討論這件事,就顯得太奇怪了。”瑪修立即開口說道。

  今天晚上的會談,是之前卡多克悄悄給了瑪修暗示,瑪修這才避開了迦勒底的其他所有人,來了這一場會面。

  “說得對,事先聲明,我可沒有背叛,不對,一度背叛了泛人類史的我,說這番話有些奇怪吧,不過我可沒有膽量在被戴上項圈,隨時都有可能被殺的情況下還敢背叛。”卡多克解釋了一下自己的情況。

  “我不認為卡多克先生會因為這個不敢背叛,但是我相信你的說法是正確的。”瑪修不認為卡多克是多么貪生怕死的人。

  “在繼續下去之前,我還是要確認一下,你們確定他真的沒有絲毫問題。”卡多克說著目標再次放在了沈飛的身上。

  “當然,就算我或者前輩會背叛,沈飛先生也不會背叛的。”瑪修斬釘截鐵的說道,來自其他世界的沈飛,怎么可能背叛這個世界。

  “卡多克先生,對于迦勒底之人說的話語,你的心里應該是有數的吧。”就在這時立香突然開口了。

  “前輩?”瑪修一臉驚訝的看著立香。

  “與其說是心里有數,不如說是由一個疑問,如果瑪修詳細檢索數據庫之后,應該能夠找到這個疑問的明確答案,那我的懷疑就是一個笑話,但是如果沒有找到的話,這就是一個合理的疑問。”卡多克緩緩開口說道。

  “保險起見,數據庫的檢索系統已經啟動了,卡多克先生,你的疑問是?”瑪修的神情變的嚴肅起來。

  “是關于從者的,首先是達芬奇,她是由迦勒底召喚,并且一直在迦勒底服務,也就是說召喚的主人是迦勒底,且從人理燒卻之前就一直是迦勒底的協助者。

  尼莫船長是由希翁艾爾特納姆召喚的,記錄中應該有相關的發言,雖然說混雜著神靈和幻靈,但是尼莫船長的召喚也是正規的。

  藤丸立香契約的從者瑪修基列萊特,這自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了,那么福爾摩斯呢,那家伙是何時,何地,被誰召喚出來的?”卡多克最后說出了他心中的那個疑問。

  “福爾摩斯先生,怎么可能?”卡多克的疑問,讓瑪修和立香同時沉默起來,之前瑪修的分析排出了福爾摩斯,不過現在瑪修沒有辦法回答卡多克的疑問,因為通過迦勒底的檢索系統,發現并沒有準確的答案。

  “從者之所以需要御主,并不只是為了提供魔力,御主還有另外一個更重要的職責,那就是通過契約,把從者錨定在現實世界,所以之所以需要無法插手從者之間戰斗的御主,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此,與之相比,使用魔術進行相關的支援輔助,就沒有那么重要了,那么福爾摩斯當初的御主是誰?”卡多克繼續說道。

  “可是也會有不少落單從者啊。”立香立即開口反駁道。

  “說得對,根據記錄的資料,在以往的特異點中,也有不屬于迦勒底,也不屬于敵方陣營的從者,不過那是土地利用了創造了特異點的圣杯的力量,試圖修復特異點而召喚出來的從者,換言之就是土地是憑依對象,所以沒有從者也可以自由活動。

  當然同時也有不依賴圣杯被召喚的從者,比如說在俄羅斯異聞帶的貝奧武夫,那么福爾摩斯是那一種?”卡多克繼續問道。

  “應該是和貝奧武夫一樣吧,因為最初遇到他的時候,是在阿特拉斯院,嗯。”瑪修立即開口說起福爾摩斯的情況,不過說道一半,她突然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福爾摩斯應該在第四特異點的倫敦的魔術協會內出現過,這是他親口說的。”立香立即開口說道。

  “是的,抱歉,看來我是有些緊張了,他確實親口說過,在倫敦留下了訊息的人是他自己。”瑪修說著神情有些低落起來,隨著卡多克的追問,她已經意識到了福爾摩斯的可疑,只不過出于信任他的理由,想要替他開解。

  “考慮到土地的緣分,如果他在倫敦被召喚出來,這并沒有什么好奇怪的,但是他后來又出現在第六特異點,還有新宿的亞種特異點,這里面的原因是什么?”卡多克向瑪修問道。

  “嗯,對此,福爾摩斯先生表示是他強行延長了現界的時間,并且進行了強制的靈子轉移。”瑪修立即開口答道,這些都是記錄在迦勒底的系統內的資料。

  “像宮本武藏那樣嗎?”卡多克再次問道。

  “希翁還真是信任他啊,竟然連這個都知道,是因為她知道了什么了嗎,而且竟然可以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懷疑福爾摩斯,果然不愧是A組的成員啊。”

  卡多克的表現,讓沈飛十分驚訝,他這邊懷疑福爾摩斯,是因為一路走來,共同經歷了不少事情,這才覺得可疑的,但是卡多克這邊可是僅憑記錄的資料,就懷疑到了福爾摩斯身上,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沒看到瑪修之前已經排出了福爾摩斯了嗎。

  “不,不一樣,福爾摩斯先生無法像武藏小姐一樣反復的轉移,福爾摩斯先生表示是以弱化靈基為代價,進行的靈子轉移,最多只能夠進行兩次,兩次靈子轉移之后,其陷入了極度虛弱的狀態,新宿之后,在和前輩締結了正式的從者契約之后,這才解除了靈基的弱化,不過已經再也不能單獨的進行靈子轉移了。”瑪修把系統內記錄的資料說了出來。

  “道理上倒是說的通,不過總感覺有些奇怪的地方,不行啊,想不明白。”卡多克說著閉上眼睛開始沉思起來。

  “道理上是說得通,但是不依靠迦勒底的系統,只憑借從者自己的力量,進行靈子轉移,可不是那么簡單就能夠做到的事情,他只是偵探,不是什么神域級別的魔術天才。”

  對于福爾摩斯能夠靠自己就靈子轉移,沈飛一開始就覺得很不可思議,不過當時他沒有想那么多,只是覺得福爾摩斯很厲害,但是隨著一路的經歷,直到大西洋異聞帶那邊,他立即發現其中不對勁的地方了。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