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413章 卡爾游擊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這說法也太難聽了吧,我只是把其當做正常的馬來對待而已。”堂吉訶德立即開口反駁桑丘的話語。

  “風車。”桑丘隨即開口說道,這個詞一出,堂吉訶德立即啞口無言。

  “風車,原來如此。”沈飛在稍微思索了一下立即就明白了,堂吉訶德曾經騎著戰馬,沖向風車,這是風車當做了巨人,這樣的行為會造成什么后果可想而知,如果馬只是馬,也就是算了,就算受傷也沒有辦法抗議,但是現在不同了,桑丘的靈基有馬的存在,那自然就可以抗議了。

  “我明白了,根據堂吉訶德原著的內容,堂吉訶德先生曾經把風車當成了巨人,英雄的騎著愛馬,駑馬難得沖了上去。”瑪修這邊也反應過來了,并且直接把情況說了出來。

  “畢竟是騎著馬,我自然會受到波及了。”桑丘點頭道。

  “但是那個時候看起來確實很像巨人啊。”堂吉訶德想要辯解一下當時的情況。

  “這是常有的事情,常有的事,我在失去理智的時候,也會把阿斯托爾福看成是貞潔的淑女的。”羅蘭贊同的點了點頭。

  “哈,我現在也是貞潔的淑女好吧。”阿斯托爾福立即開口反駁著羅蘭的話語。

  “在駿鷹上流著口水打瞌睡,你倒是說你那里像淑女了。”羅蘭一臉無奈的搖了搖頭。

  “嘿呀。”阿斯托爾福突然上前一腳踢向羅蘭的小腿,讓羅蘭忍不住悶哼一聲。

  “在駿鷹上睡著,你就不怕從上面掉下來嗎。”沈飛心里默默的嘀咕著。

  “這是在演小品嗎?”立香突然開口問道。

  “不錯,就是小品。”阿斯托爾福立即點頭道。

  “你倒是否認一下啊。”卡多克此時感覺腦袋更疼了。

  “嗯,綜上所述,這個故事給我們的教訓是,鉆牛角尖的人,真的非人令人頭疼。”桑丘的話語,讓剛才的話題告一段落。

  “好了,現在該談論一下現狀了,為何自稱是卡爾大帝,還有這兩位是貨真價實的卡爾大帝麾下的十二勇士,他們為何會聽命于你。”福爾摩斯在輕咳了兩聲,把眾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之后,立即向堂吉訶德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那就從頭說起吧,我們被召喚到這個特異點之后,立即得知了有大量的從者在圖謀反叛泛人類史,也很快理解了他們的反叛之心,并不是因為什么反英雄而淪為邪惡,也不是英雄沾染了所謂的惡之泥濘,他們是懷著令人覺得堂堂正正的態度在反叛。

  當然了,也有屬于泛人類史一方的從者被召喚,然而因為人數的差距,泛人類史一方的從者損失慘重,更糟的是,甚至有泛人類史一方的從者沾染了他們的思想,從而站在了反叛者一方,在這種情況下,想要修正特異點根本無從談起,因此我們決定先招募同伴。”

  桑丘開口把他們之前一行從者的經歷大概說了一下,他們并不是所謂的反叛的從者,而是泛人類史召喚的修正這個特異點的從者。

  “修正這個特異點,說起來之前好像沒有注意到,特異點未必需要御主出現吧,只是從者應該也可以修正吧,這樣說起來的話守護者衛宮士郎,其實都是在忙碌修正特異點,這才大肆殺戮。”

  桑丘的話語,讓沈飛的心中一動,突然發現,并不是所有的特異點都需要御主的,別的不說,守護者的存在,好像就是為了應對這個的。

  “這么說起來的話,王莽那家伙應該算是特異點了吧,所以他才會遭遇了到隕石的襲擊,然后輸了,如果他成功的話,或許又是一個異聞帶。”

  因為這邊出現了不少天朝的從者,沈飛一下子就想到了王莽,從其經歷來看,這位好像還真是穿越者,通過之前摩根在不列顛異聞帶的漂流的情況,讓沈飛大概知道了月世界這邊不缺少穿越者。

  只不過王莽的運氣太差了,如果是在其他的世界,或許他真的會成功,但是這可是月世界啊,有抑制力的。

  “幸好反叛的從者們也并非鐵板一塊,會因為思想的差異而分裂,之后我們成功勸誘了阿斯托爾福和羅蘭,然后以卡爾大帝的名義打出第三界域的旗號,經歷了一番努力之后,終于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制衡著不讓復仇界域或者復權界域實力過于強大。”

  桑丘繼續的話語,解除了沈飛之前的疑惑,就是為什么在那個廢棄的城鎮里面王道界域沒有趁機把復權界域和復仇界域的人全部干掉,這是為了保持三方實力的平衡,對于王道界域來說,三大界域任何一方強大都不行,這其中也包括了其本身的王道界域。

  只有三足鼎立,才能夠把局勢拖延下去,只要消滅任何一方,接下來的兩強,肯定會大決戰,然后任何一方勝利,都是泛人類史的失敗。

  “現在局勢已經維持不下去了嗎?”福爾摩斯隨即開口問道。

  “維持不下去了?”通過影像在一邊全程旁聽的胖所長,忍不住開口問道。

  “是的,我們勢力最大的弱點,就在于卡爾大帝并不是真的卡爾大帝,目前是僅靠卡爾大帝還有阿斯托爾福和羅蘭兩位十二勇士為招牌,才勉強支撐的,嗯,應該說之前都是這樣支撐的,但是根據我的預測,未來幾天如果再不行的的話,部下恐怕就會產生懷疑和憂慮了,之前的借口已經不能在用了。”

  這邊的堂吉訶德能夠冒出卡爾大帝這么久都沒有被拆穿,主要功勞自然是阿斯托爾福和羅蘭這兩位十二勇士了,其他人能夠認錯卡爾大帝,這兩位總不可能認錯吧。

  但是這只不過是權宜之計而已,時間久了,麾下的人自然就會懷疑卡爾大帝了,這與容貌無關,而是行事作風,如果是真正的卡爾大帝,怎么可能一直采取守勢,按兵不動,聽聽福爾摩斯對卡爾大帝的評價,如果是他的話,無論是克里姆希爾德還是君士坦丁十一世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其早該一統這個特異點了。

  一開始卡爾大帝沒有行動,可以用是因為召喚的時候出了點問題,有阿斯托爾福和羅蘭這兩個十二勇士背鍋,自然不會有人懷疑,但是時間久了,就不行了。

  “這邊的從者都還是堅信自己正在反叛泛人類史吧。”福爾摩斯開口說道。

  “是的,其中安排潛入復仇界域的從者,都是人理這邊的,其他大部分從者都認為我們是人理的反叛者,我們也是用這種形式來糊弄他們。”

  王道界域的建立基礎,就是忽悠,可以想象如果這種情況被發現之后,會出現什么結果。

  “那么在你們看來,他們怎么樣?泛人類的從者成為敵人這件事本身,有沒有什么地方不自然,他們也有自己的思想,夢想,根據迦勒底的記錄,在第七特異點的時候,牛若丸因為污染成為了敵人,但是這次的特異點卻并不符合這個情況。”福爾摩斯在沉吟了片刻之后,問出了這個問題。

  這個特異點的從者非常的奇怪,從表面上來看,其一切正常,并沒有受到什么控制,污染,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全部反叛了,這實在是太奇怪了,畢竟從者的理性和知性都正常。

  “事實上我也覺得十分的不可思議,于是旁敲側擊了好幾次,他們并不是以什么道理來接受這些的,應該說是本能的想要反叛泛人類史,就好像人餓了要吃飯一樣,是類似不得不反叛的狀態,也正因為如此會產生一些個體差異,復仇界域和復權界域會優先解決那些本能反叛較弱的人。”桑丘在這里待那么久,自然也不是一點情報都沒有獲得。

  “雖然說個體有差異,但是被召喚的從者的精神均會受到御主人格帶來的影響,御主邪惡則為邪惡的怪物,御主善良則為善良的使魔,當然了,既然身為英靈,那這些充其量都是極為細小的差異,所以說,反叛若是扎根于本能之物。”卡多克突然插口說道。

  “也就是說是極為邪惡的人物成為了御主嗎,比如說那個詹姆斯莫里亞蒂。”胖所長打斷了卡多克的話語,說出了他的想法。

  “伱覺得呢,經營顧問。”胖所長隨即看向了福爾摩斯。

  “可能性,無法評論。”在沉默了良久之后,福爾摩斯終于開口了,事情牽涉到了莫里亞蒂,那怕是他這位名偵探也覺得棘手。

  “召喚從者有這個說法嗎。”卡多克關于從者和御主的解釋,讓那個沈飛大感意外,他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種事情。

  “抱歉,關于那個莫里亞蒂,我實在無法掌握他的概要,雖然說我并不認為他就是御主。”說道這里福爾摩斯再次沉默了,福爾摩斯自然不知道,莫里亞蒂之所以出現在其面前,是為了故布疑陣,成為他的障壁。

  正常的情況下,福爾摩斯如果和莫里亞蒂對陣,誰勝誰負還真不好說,要看兩人掌握的情報,這一次毫無疑問,莫里亞蒂掌握的情報遠遠超過福爾摩斯。

  “難得你說話也有不干脆的時候。”卡多克說道。

  “不過雖然模糊,但結論本身是存在的,在這個特異點御主是沒有意義的。”福爾摩斯說出了他的結論。

  “你的意思是,通過找出殺死御主來修正這個特異點是不可能的?”桑丘立即開口問道,從者難以對付,那就對付御主,這是桑丘他們曾經討論過的一個手段,遺憾的是因為沒有辦法找出御主才沒有辦法實施。

  “可以這么說。”福爾摩斯點頭道。

  “這下可頭疼了,本來還以為你能夠做到呢。”借助福爾摩斯的力量,找到御主,然后干掉他,這同樣是桑丘他們的想法。

  “現在看來只能想辦法先打敗復仇界域,還有復權界域,然后奪取維持特異點的圣杯,來讓這個特異點崩潰,這個方法如何?”福爾摩斯給出了另外一個辦法。

  “當然可行,不過你有考慮過戰力的差距嗎。”桑丘立即開口問道。

  “當然考慮過,即便如此,我們還是能夠取勝。”福爾摩斯一臉自信的說道。

  “老爺?”桑丘立即看向了一邊的堂吉訶德。

  “那么夏洛克福爾摩斯閣下,一切就拜托你了,請拯救泛人類史吧。”堂吉訶德一臉嚴肅的說道。

  “當然,請交給我吧。”福爾摩斯點頭道。

  “那么接下來,首先我們需要組建一個游擊隊來開始行動,這樣也可以給他們一下交代了,暫時爭取一些時間。”福爾摩斯隨后說出了他的計劃,這邊的從者之所以會懷疑卡爾大帝,主要是卡爾大帝一直沒有行動,只要其采取行動,情況自然就不同了,那怕是不大的行動,也可以解釋為,這是先頭部隊。

  “我這邊可以派遣幾位從者陪同,這邊還是有一些泛人類史的從者的。”王道界域能夠堅持那么久,自然不只是面前幾位,還是有其他同伴的。

  隨后在商量了一下關于游擊隊的目的之后,迦勒底一行人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現在沒問題嗎,那不是卡爾大帝,而是堂吉訶德。”在布下了隔音結界之后,迦勒底一行人開始就之前獲得的情報開始商談起來,胖所長第一個提出了質疑,也不怪他這么說,畢竟堂吉訶德是什么情況,在場的人都知道。

  “要說有沒有問題,肯定有問題,我剛才就發現從頭到尾發言的都是桑丘。”卡多克把他的發型說了出來,卡多克對于現在自己的定位很清楚,探查,發現情報,真正需要做出決定的是立香。

  如果是純粹的桑丘,卡多克肯定不會擔心,但是現在的桑丘可是混合了好幾個靈基的。

  “還有,不能確定他們是真正的泛人類史的從者,也有可能是偽裝的,如果他們是真正的泛人類史從者的話,不可能有密涅瓦。”沈飛說出了他的想法。

  “有這個可能,不過現在我們也沒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了,復仇界域和復權界域現在皆是獨立的國家,完全自立,更重要的是他們對泛人類史表明了敵意,不管他們有什么想法,起碼現在我們可以借助他們的力量,獲取一些情報,尤其是莫里亞蒂的情報。”福爾摩斯說道。

  “看來現在只能這樣了。”最終達芬奇,胖所長,同意先借助王道界域的力量,獲得情報。

  “對了,我結合三大界域的情報,做出了一個表格,等下傳給你們。”穆尼爾說著把一張表格傳到了屏幕上。

  “接下來還是各自行動吧,今天是最后的清閑了,明天開始要忙碌起來了。”

  “卡多克。”深夜,感覺到有人進入房間的沈飛,隨即睜開了眼睛,然后意外的看到了卡多克。

  “小聲一點,有事找你。”卡多克說著就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