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366章 星造圣劍 (完)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你說什么?”在場的人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面前的梅林,不,應該是芙芙,一行人怎么也沒有想到,梅林最后給的答案竟然是這個,不得不說,這實在太過于可笑了,整個世界的毀滅,是因為妖精的偷懶翹班。

  “沒想到竟然是這個結果,妖精果然死不足惜啊,不過沒想到妖精竟然是所謂的星球的原料,難怪星造圣劍會是妖精鍛造的。”

  亞瑟王手中的誓約勝利之劍,傳說是妖精賦予的,之前沈飛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過現在他明白了,這其中就包括星造圣劍,一直以來他都十分好奇所謂的星造圣劍是怎么鍛造出來的,星球親自鍛造,不太可能,不過他現在終于明白了,也明白伍德沃斯這個散熱大公的真正情況了,星球的排熱器官。

  如果把星球比喻成為人的話,散熱大公就算人體的散熱器官,也正是因為妖精是星球的資源,所以妖精鍛造的,就等于星球鍛造的。

  不過一般來說,星造兵裝和神造兵裝,一般人是不會區分那么清楚的,就像瑪修,她對圣劍的稱呼一直都是神造兵裝,而不是星造兵裝。

  “這是事實,負責在星之內海鍛造啞鈴們,也就是那六妖精覺得休息一下也沒有關系,于是他們就一起跑出去玩了,后來,在察覺到世界的情況不太對勁,他們就來到了地面,然后看到了自己的行為導致的結果,但是已經成為定居的事情是無法改變的,他們也不愿意承受世界毀滅是自己的過錯。

  于是為了監督他們,由于巫女協助去到樂園避難的唯一的神,科爾努諾斯被派了出來,為了讓他們償還罪孽,結果是那位科爾努諾斯遭到了殺害,身為最后人類的巫女也被殺死了,于是他們就再也不能回到星之內海了。

  無罪者方可通過,可以去樂園的妖精僅限無罪者,身為那六妖精的后代,不列顛的妖精,也是無法進入星之內海,只能在那罪之島飽受折磨來恕罪。”梅林說道這里,深深嘆了口氣。

  “活該,不過事情已經成為定居無法改變,那么如果使用摩根的水鏡,回到一萬四千年前,回到游星尖兵降臨前,監督六妖精把圣劍鍛造出來會如何呢?”

  沈飛心里低聲咒罵了一句那些妖精活該,不過隨后又想到,能不能用水鏡魔術彌補這一切,不過這些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沒有說出來,因為如果想要用水鏡這樣改變過去,其中牽扯的因果太大了,畢竟那樣一來,世界就不會毀滅了。

  他對于水鏡的想法,也只不過是想要利用其能力,改變一些悲劇而已,從來沒有想過直接改變世界。

  “就因為翹了一次班?”立香此時的神情異常的復雜,因為這個結果,讓她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是啊,一切的開端都是因為圣劍沒有被鍛造出來,正是為了糾正這個錯誤,才會從星之內海將選中的妖精送到地表。

  第一位是薇薇安,然后第二位就是你,卡斯特,你們的使命是讓六大氏族承認他們的過錯,并繼承鍛造淑圣劍的神秘。

  敲響巡禮之鐘代表著氏族長承認罪行,而敲響全部六口鐘的妖精就會成為圣劍本身,成為了摩根的薇薇安拒絕了這一使命,因為如果鍛造出圣劍,這個異聞帶前提的就會不復存在。

  卡斯特,在敲響奧克尼的鐘聲時,你應該也知道了這一事實,但你卻沒有停止腳步,而是選擇打倒了摩根,和藤丸立香一起來到了這里。

  想必你一定有著很多迷惘和苦惱,還沒有解決吧,有些說不定可能永遠也無法解決,即是如此,我依然相信現在在這里的伱,迄今為止的戰斗,與存在方式。

  好了,雖然很漫長,但即將抵達終點了,前面等著的,是質問你們資格的,最后的龍之信念,無罪之人方可通過,這個問題并不是指與生俱來的原罪,也不是以往犯下的罪孽,而是指今后要做什么,指你們的心欲前往何處,生命能夠作為生命體存在的理論,生存,繁榮的的原理,希望之地只會對其可靠度和強度的人敞開大門。”梅林說著就繼續向前飄去。

  “真惡心。”就在這時,沈飛突然開口了,冷冽的話語,讓在場的人目光都不約而同的聚集在他身上。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沈飛沒有理會眾人的目光,而是深深呼出一口氣,同時在心里默念著道德經的開篇,他需要冷靜一下,不然恐怕會忍不住直接暴走,通過剛才梅林的一番話語,已經讓他明白所謂的樂園妖精的使命到底是什么了,不過正因為如此,才讓他更加的憤怒。

  “我有一個問題,為什么那六個偷懶的妖精犯的錯誤,需要阿爾托莉雅用生命來彌補。”沈飛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前方的芙芙。

  此時他終于明白為什么摩根還有卡斯特都對樂園妖精的使命避而不談了,因為那需要用她們的生命或者應該說是軀體來鍛造圣劍,妖精是星球資源,樂園妖精自然也是一樣,嚴格的說起來,始祖六妖精,一開始也是樂園妖精。

  雖然說起來很奇怪,畢竟世界已經被游星尖兵毀滅了,現在鍛造圣劍是不是有些太晚了,不過這方面,沈飛倒是能夠猜到原因,那就是摩根把這個異聞帶變成了特異點,融入了泛人類史當中,那么沒有圣劍的這個概念,可能也融入進去了,在月世界,星造圣劍是必須之物,因為那是用來保護星球,對抗那些能夠威脅到星期的危險的。

  月世界能夠威脅到星球的存在可不少,什么uo,外神之類的都是威脅,比如說現在的異星神,她就是星球的威脅,是需要圣劍對抗的存在。

  至于現在鍛造圣劍是不是太晚,月世界這邊玩的是概念,就像未來的英靈也可以出現在現在一樣,只要圣劍鍛造完成,自然就可以出現在過去了。

  對于沈飛來說,圣劍鍛造的必要性他自然是知道的,但是讓他不忿的是憑什么那個六個妖精犯的錯誤,要卡斯特來彌補,至于那所謂的妖精認識到了自己的罪行,在他看來不過只是一個笑話而已,如果他們真的認罪了,科爾努諾斯也就不會發動詛咒了。

  只要看卡斯特在敲響那六口巡禮之鐘后的那些妖精的反應就可以知道,所謂的敲響六口巡禮之鐘,妖精認罪,不過只是自欺欺人而已,大概就是一個儀式而已,嗯,必要的儀式。

  “這是什么意思?”瑪修和立香一臉的疑惑和不解,她們并沒有領悟梅林之前話語中的意思。

  “很簡單,就是說阿爾托莉雅需要身體是鍛造圣劍的材料,就和那些妖精死后的尸骸,會擴張不列顛島嶼一樣。”村正隨即把真相說了出來,他自然也聽懂了梅林的話語。

  “阿爾托莉雅小姐,這,梅林。”瑪修和立香,目光從卡斯特的身上,轉向了梅林,仿佛想要從起口中聽到這不是真的話語。

  “是啊,如你們所想,確立圣劍的概念,是阿爾托莉雅的消失。”梅林的聲音非常的平淡。

  “這也太荒唐了吧。”立香忍不住叫了起來。

  “樂園的妖精的使命是鍛造圣劍,只有這么做,不列顛異聞帶才會失去其起點,而人類史則會穩定下來,失去了空想樹的不列顛異聞帶會和其他異聞帶一樣,慢慢的走向消失,并且更重要的是,圣劍的誕生關系到守護人類史。

  如果這個不列顛異聞帶和泛人類史類史相融合,就會讓泛人類史變成沒有圣劍的世界,那樣一來,打倒異星之神的道路也就被封死了,不過異星之神也無法阻止崩落,所以算是兩敗俱傷吧,不,是算平分秋色,還是同歸于盡呢,說明到此為止,你們還要有什么問題嗎?”

  說起星球和異星神,梅林用了三個成語,好像星球崩壞,和其沒有絲毫關系一樣。

  “干,這是道德綁架。”梅林的話語,讓沈飛無語了,事關整個泛人類史的存亡,以卡斯特的性格,怎么也不會逃避,這讓他之前的做的準備都白費了,如果卡斯特本身不愿意的話,他還要村正自然會保護她,但是如果她自己愿意,那就沒有辦法了。

  這是真的事關一個星球的人類的生存和毀滅,不是簡單的紙上談兵的選擇,所以那怕沈飛心里十分的不爽,也只能沉默以對。

  “出發了吧,啊,不過都到最后了,讓我坦白一下吧,人類,妖精,不列顛,還有使命,我都不喜歡,戰斗很可怕,互相憎恨很難受,普通的生活才幸福。但把這些話說出來會讓大家失望,所以我只能盡力表現的像預言之子。

  和大家的旅途也總是在走鋼絲,想著這次雖然碰巧努力了,但我下次一定會中途放棄吧,而那樣我能走到這一步,最吃驚的還是現在的我自己。

  鍛造圣劍意味著消除妖精國,雖然人類和妖精都喜歡不起來,但是妖精們根本的愿望我還是看清了的,妖精們的內心無一不在痛苦著,希望能得到救贖。我不覺得那是對罪人們理所當然的懲罰,也不認為那是他們自作自受。

  因為大家都一樣啊,表面上的謊話,真正的謊話,只要活著就會說謊呀,而且謊言背后的心聲,無論是誰,都在渴求救贖,說真的,能少來這種事嗎,不過回首一下自己的人生,原來也沒那么不堪,我一直以來總覺得自己不可能救得了世界,畢竟我,根本不喜歡世界的命運,那怎么能背負得起來呢。”

  卡斯特嘴里雖然這么說,不過腳步卻已經向著前方走去,踏入了最后的考驗之中。

  “無罪之人方可通行,這算是是浪子回頭金不換,不過我可不認為那些妖精會浪子回頭。”在卡斯特和芙芙都繼續前進之后,沈飛,村正,瑪修和立香也踏入了其中。

  “這里是星之內海,是泛人類史的亞瑟王死去之后,動身前往的阿瓦隆。”片刻之后,一行人來到了一處美輪美奐的世界,綠意盎然,花團錦簇,春光明媚,風景如畫。

  “歡迎來到,青春之地,諸多生命追求的夢之答案。歡迎來到時辰已至的樂園阿瓦隆,圍繞星辰之誕生展開的旅途,到此結束。”

  梅林突然出現在他們一行人的身邊,這次是真的梅林,不是什么幻影了,至于芙芙,已經消失不見了。

  “無論什么樣的末日在地表呼嘯肆虐,樂園都不會受到影響,也不會受到干涉的另一個世界,這里只有希望存在于此,這是一座引導這顆星球以及你們走向皆大歡喜,而編織著一切可能性的工房。”

  “哼。”梅林的話語人,讓沈飛不由的冷哼一聲,不得不說阿瓦隆確實是一個好地方,不過很可惜,現在一行人因為卡斯特的問題,沒有一個人有心思欣賞著周圍的美景。

  “不過這里只不過是阿瓦隆的遺跡,映入不列顛異聞帶的投影而已,既沒有我所在的幽閉塔,魔力也十分的稀薄,更沒有妖精們聚集的湖,有的只是選定之地,這個本該由六位妖精鍛造圣劍的鍛造場而已。

  我的使命就是帶你們去那里,對面山丘上的那一座祭壇,就是目的地,雖然距離上算是近在咫尺,不過途中還有好幾道關卡,你們就當做最終測試就行了,樂園妖精起迄今為止言行舉止,經歷,都會作為障礙具現化出來。”

  “迄今為止的言行舉止,化作障礙具現出來,這是什么意思?”立香立即開口問道。

  “是對她迄今為止的人生相簿的確認和清算,從嚴酷的嚴酷的冬天開始,到歡樂溫暖的春天閉幕的一段旅程,按照以往的經驗來看,第一道障礙會是最棘手和最痛苦的,立香你們的任務就是幫助樂園妖精排出障礙,繼續前進,沒什么,很簡單,畢竟是從痛苦的事情逐漸接近快樂的事情,所以會越來越輕松。”梅林說起來眾人接下來的任務。

  “奇怪,梅林從出現到現在好像都沒有叫過阿爾托莉雅的本名啊。”在梅林介紹的事,沈飛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

  隨后在一行人踏上前往山丘的道路的時候,卡斯特突然憑空消失不見了。

  “前輩,阿爾托莉雅小姐消失了,這難道是關卡?”

  “是的,這是第一個關卡,她現在正在面對自己的記憶,你們在這期間,必須要和那個戰斗,并戰勝它。”在梅林說話的時候,一行人的前方突然出現數道扭曲的黑影,然后這些黑影化成了各式各樣的怪物,有摩耳斯,有雙足飛龍,妖精士兵,人類士兵等等。

  “這些都是什么啊?”瑪修大叫道。

  “小心,這是她的冬之記憶,具現化之后的產物,只要不打倒它們,她就無法從記憶中出來。”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