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62章 思想鍵紋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我的愿望是希望自己寫的故事能夠有著最好的結局。”

  在一行人回到紫式部的府邸之后,雖然此時已經是深夜了,不過眾人還是沒有休息,而是再次聚集起來,紫式部隨即說起了她的愿望,紫式部之所以會成為這次圣杯戰爭的御主,是因為她一直為源氏物語的結局在煩惱,簡單的說,就是她卡文了。

  因為卡文的原因,紫式部日夜都在想著源氏物語的事情,然后某一天晚上,她感覺到了左手的疼痛,令咒和巴貝奇先后出現了,之后就是紫式部拒絕參加戰斗,然后巴貝奇一直以靈體化的狀態守護在紫式部的身邊,直到靈體化被限制,巴貝奇這才不得不躲在之前的洞穴里面。

  “是指源氏物語嗎?”立香立即開口問道。

  “是的。”紫式部點頭道。

  “只要保持現狀繼續寫到最后不就可以了嗎,這是你撰寫的故事,那你只要寫到最后就行了,怎么會需要什么圣杯呢。”一邊的坂田金時開口說道。

  “我想不明白,編織措辭,綴連成文,編織故事,這種行為猶如漫步在夏日卻未帶飲水,有時候會出現難以續織的情況,猶如旅客的雙腿會愈發的沉重,持筆的雙手也會莫可奈何的日趨沉重起來,這種情況并非一兩次,我已不知道多少次快被這重壓壓垮了,這次也是一樣,我快要一蹶不振了,我應該為我寫的故事,為光之君配上怎么樣的結局呢。”

  紫式部說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顫抖,此時的她依舊處于卡文的狀態,源氏物語是一本宏偉巨作,越到結局,對于紫式部來說,壓力越重,畢竟一個不好結局,可是會影響整本書的質量的。

  對于這種事情,沈飛也是懂的,畢竟他也看過不少前期很好,但是后面因為結尾太爛,然后罵聲不斷的作品。

  “我可以保證香子小姐會寫出最好的結局的,我在這里就是明證。”立香開口安慰著紫式部,在場眾人當中,只有她有資格這么說,雖然在武藏和加藤段藏的時代,源氏物語就已經流行了,不過很可惜的是這兩人都不是看書的人。

  本來立香就算把源氏物語的結局告訴紫式部也是無所謂的,畢竟這里是特異點,就算告訴他們未來的事情,等到特異點的修復,他們也不會記得,不過出于對紫式部的尊敬,自然是不說的好。

  紫式部這邊聽到了立香的安慰,神情好了很多,畢竟她已經知道了迦勒底一行人來自未來,是讀過她的源氏物語的人,當然了,紫式部從來沒有想過從立香這邊知道源氏物語未來的結局是什么。

  就像坂田金時這邊,也只是詢問了現代的霓虹是否和平之類的,從來沒有問自己的結局是什么。

  “已經很晚了,該休息了,明天還有事情要做呢。”

  紫式部明天還要去宮中工作,迦勒底這邊一行人也要去見源賴光,一行人隨后就去休息了,至于巴貝奇那邊,則是待在被他布置了隱形術式的后院,只要紫式部下令仆人不要靠近,就不會暴露出去,當然這僅僅是針對普通人。

  “事關重大,這個時候可不是退縮的時候啊。”

  第二天早上大約十點左右,一行人這才來到了源氏府邸所在的街道,之所以會這么晚,除了是因為昨天晚上休息的有些晚,讓立香多睡一會之外,還有就是坂田金時這邊有些近鄉情怯了,離家出走的他,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因為他的猶豫耽誤了不少時間。

  在原著里面,金時這邊見源賴光是處于情勢所逼,因為有敵人攻擊了源氏,他不得不回去,但是現在因為沈飛的關系,時間提前了不少,源氏那邊還沒有遭受到攻擊,他自然就開始猶豫了。

  “那就是安培晴明的家嗎,沒想到竟然距離源氏這么近啊。”

  通過坂田金時的介紹,讓沈飛知道位于源氏府邸斜對面的一棟巨大的宅院是安培晴明的家,這讓沈飛不由的好奇起來,因為這個時代的陰陽師和武者的關系可不是很好,結果兩家的老大卻是鄰居。

  陰陽師和武者的地方差距,是他們關系不好最大的原因,就拿在街道上訓練的那些所謂檢非違使,全部都是武者,沒有一個是陰陽師,也就是說和鬼的戰斗中,武者一直是站在第一線的,陰陽師這邊只有陰陽寮的命令才會出動。

  盡管金時十分的不愿意,一行人還是進入了源氏府邸,門口的守衛,自然不會阻攔坂田金時進入了。

  “是小金時啊,你回來了,你要結束離家出走了嗎,真是太好了,快進去看望一下母親吧。”

  一行人剛從大門來到庭院,突然前方一個在院落里面玩耍的小女孩,快步的跑了過來,來到金時的面前,從其神情可以知道,她看到金時十分的高興。

  “母親,是指源賴光嗎,生前母性就那么大的嗎。”對于源賴光,當然指的英靈源賴光,沈飛記住了她的兩個特制,胸前十分的宏偉,還有就是母性非常的重,把御主當孩子照顧。

  對于坂田金時來說,這次離家出走,之所以不敢回來見源賴光,母親,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好漂亮的小女孩。”武藏立即對小女孩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容,畢竟小女孩此時雖然幼小,但已經可以看出是一個美人胚子了。

  面對漂亮的小女孩打招呼,金時這邊卻遲疑起來,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因為他完全不認識面前的小女孩。

  “呵呵呵,賴光一定非常想要見你,我去告訴賴光。”小女孩說著就轉身向著前方的宏偉的大廳跑去,其步伐雖然小,但是速度卻不慢。

  “我從來沒有在這里見過她,她會是術者嗎?”在小女孩遠離之后,金時低聲的開口說道。

  “沒有感覺到英靈的氣息。”瑪修立即開口答道。

  “這樣啊,那可能是某位大臣的孩子吧。”既然不是術者,金時只能猜測小女孩是那位大臣的孩子了,畢竟能夠在源氏府邸隨意行動的人可不多。

  “這里戒備十分的森嚴,看起來像是在備戰一樣,而且并非為了進攻,而是在防守。”

  一行人進入空無一人的大廳之后,段藏立即低聲的把她觀察到的情況說了出來,從一行人進入府邸之后,可以看到不少全副武裝的武者在巡邏,就連大廳的門口也配備了四名全副武裝的武者。

  本來作為源氏府邸有武者全副武裝巡邏很正常,不過空氣的氣氛,讓久經戰陣的段藏明白,這不是正常的巡視,而是已經在警戒了。

  “守備比我離開的時候,森嚴了很多。”坂田金時聽到段藏的話之后,立即點頭說道,不同于段藏這邊是自己觀察得到的結果,金時作為居住在府邸里的人,更有發言權,如此警戒,金時第一個想到的自然就是天覽圣杯戰爭了。

  “你還不習慣我的這座府邸嗎。”

  很快一個熟悉的高挑身影從內宅走了出來,來人就是源賴光了,其走入大廳之后,目光直接放在了金時身上,至于其他人好像沒有看到一樣。

  “賴光小姐,沒有,沒有。”本來十分有男子漢氣概的金時,在見到源賴光之后,氣勢立即就消失了,就連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金時,首先歡迎你回來,我很高興能夠再次見到你,你平安無事就好,關于你未經允許就連日外宿一事,我不會立即追究你的責任。。”源賴光的雖然在對金時的回來表示歡迎,不過其神情還有周圍那冷冽的氣氛,卻是一點歡迎的意思都沒有。

  “又是手甲啊,看不到是否有令咒啊,武者還真是方便隱藏令咒啊。”

  沈飛看著同樣戴著手甲的源賴光,不由的嘆了口氣,這邊的武者因為和鬼物戰斗的關系,手甲是最常用的裝備,而想要一個武者脫下手甲,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因為在這里那是是視為挑戰的意思。

  “還是趕緊追究吧,賴光小姐,我這次回來是.....。”

  “金時。”

  “是。”

  本來想要開口解釋一下自己回來的原因的,結果源賴光一個高音,讓金時急忙開口應道,從其身體繃直的反應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很怕源賴光。

  “那邊的一男四女是什么人呢?”源賴光冰冷的目光掃過沈飛一行人,這個時候的源賴光,完全看不出其身上具備的母性。

  “回答我,他們是什么人,如果你繼續沉默不語,那么媽媽會當場自行處理。”

  “賴光小姐,不,母親大人。”坂田金時突然大聲的開口叫道。

  “什么?怎么,怎么突然久違的叫我母親大人,還是在五位陌生人面前。”本來神情冷淡的源賴光,因為坂田金時的母親大人,冷淡的神情立即消失,臉上出現了害羞的神情,這一刻的源賴光看起來和剛才判若兩人。

  “這五位是我的新朋友,母親大人。”

  “哎呀,哎呀,你說的是真的嗎,不愧是我的金時,真是長大成人了啊,這么說來,跟離家出走之前相比,你好像又魁梧了一圈啊,看看你的手臂,這是何等粗壯的源氏之臂啊,看來得這么做才行啊,嗯嗯呢,再為你舉辦一次元服之禮吧。”

  源賴光突然笑顏逐開打量著金時,并且時不時點著頭,看起來十分滿意的樣子,這一刻剛才大廳冰冷的氣氛完全消失了。

  “母親這兩個字,算是對源賴光的特攻嗎。”看著態度完全變了的源賴光,沈飛心里不由的有些無語,現在是這對母子培養感情的時間,所以他們一行人都沒有開口。

  “不不不,沒有的事,我根本沒有任何變化,只是離開幾天而已。”聽到源賴光要給自己再舉辦一次元服之禮,坂田金時急忙搖頭拒絕了,

  對于坂田金時來說,最討厭的就是繁文縟節了,而元服之禮在這方面非常的麻煩,一次已經讓他受不了了,再來一次豈不是要他的命。

  “啊啊,孩子的成長真是快啊,當初那么小巧可愛的金時,已經長得如此高大威猛了,年幼的你,小的和那個孩子沒有什么兩樣,媽媽好感動,很快就輪到你來被媽媽了吧,來啊,從現在開始,鍛煉一下吧,金時,試著背媽媽一下,來啊,來啊。”

  源賴光這邊好像完全沒有聽到坂田金時的話語,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隨后更是想要讓坂田金時來背自己,讓金時只能不斷的后退。

  “對了,金時,那邊的一男四女是什么人?”坂田金時的不斷后退,把沈飛等一行人凸顯出來,源賴光好像此時才第一次發現他們一樣,同時目光也變的冷淡起來,她溫柔的目光只針對她的孩子。

  “我不是說了嗎,母親大人,是朋友,朋友啊,我也不是一天到晚在大街上睡覺,我和這幾位朋友結伴做了不少事情的,當然了,沒有做傷天害理的事情。”金時立即笑著說道。

  “金時,你剛才說是朋友吧。”源賴光的神情變的嚴肅起來。

  “是的。”金時點頭道。

  “可是其中四個是女人啊。”源賴光用一種十分嚴肅的目光打量著瑪修,立香,武藏,段藏四人。

  “莪們只是普通的朋友。”立香立即開口說道,對于如何應付源賴光,立香可是有著比坂田金時更豐富的經驗,畢竟熟能生巧嗎。

  “原來如此,那我就放心了。”聽到立香說是普通朋友,源賴光嚴肅的神情立即消失了。

  “也就是說,啊,呃,哎呀,怎么會這樣,這可是金時第一次帶朋友回家,真是太讓人高興了,這還真是,歡迎各位光臨寒舍,來來來,這邊請。”

  源賴光的神情在一陣變幻莫測之后,立即露出了溫柔的笑容,開始招呼眾人坐下,同時拍手讓人送來了大量的水果和點心。

  “來嘗嘗,這是從博多送來的點心。”源賴光此時看起來非常的高興,那是看到孩子長大,交到了朋友的神情。

  “慢慢來不用著急,請幾位告訴我,作為朋友,金時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是非常可靠的朋友。”立香立即開口說道。

  “哎呀,這樣啊,快中午了,幾位留下來吃午餐吧,敬請期待,我會準備很多美味佳肴的。”

  源賴光說著立即讓金時招呼他們,她自己則是去了內宅,看起來好像是在準備午餐。

  “小金時,你回來了,賴光看起來很高興。”此時之前那個小女孩從內宅里面出現了,然后不久之后源賴光也出現了。

  “金時,來玩游戲吧。”小女孩隨即拿出一個球,要金時陪她玩,考慮到現在的情況不適合談正事,于是一行人就陪著小女孩玩游戲。

  源賴光看到這種情況非常的高興,說小女孩一直一個人玩游戲,沒有人陪她,現在終于有人陪她了,她這邊雖然關心小女孩,不過她畢竟是源賴光,事情比較多,不可能一直陪在其身邊的。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