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67章 地獄界曼荼羅 (中)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第二天中午過后,沈飛一行人就來到了源氏府邸,因為昨天晚上的戰斗的關系,所以會議被延遲到午后。

  “源氏的家臣還真是數量不少啊。”沈飛等一行人隨著坂田金時來到左邊的一排座位坐下,本來作為源氏內部的會議,外人是沒有資格參與的,不過他們畢竟是情報的提供者,同時還參與昨天晚上的戰斗,所以可以作為特例列席。

  會議的一開始是一個老邁的家臣回顧源氏的功績,金時顯然對這種嚴肅的氣氛十分的不習慣,一邊的武藏也是,兩人于是在低聲的竊竊私語,之后被老家臣給訓斥了,讓源賴光也不得不開口訓斥了一下金時,讓他先安靜。

  “咳咳,關于藤丸立香閣下所說天覽圣杯戰爭儀式乃是異境邪魔外道的陰謀,現在還剩下四騎術者,第一騎美狄亞Lily閣下,第二騎童謠閣下,第三騎巴貝奇閣下,第四騎藤丸立香閣下,上述事項可有與事實不符的嗎?”老家臣在把天覽圣杯戰爭的情況大概說了一下之后,就開始確認現在剩下的四騎從者的情況。

  “那個我并不是術者。”立香立即開口反駁道。

  “哈哈,這個是我搞錯了,不過看起來不只是我一個人搞錯了啊,不過正如藤丸立香所說,她并非異境異域的術者,而是來自比明天的明天更往后的將來的異域來客,其他也是如此。”坂田金時隨即站起來開口說道。

  “你這話并無足以讓人取信的證據,這名叫藤丸立香的人,確實并非異境異域的術者,但是此人所說的話是否屬實還有待商榷。”渡邊綱此時也站了起來。

  “綱大哥。”

  “到此為止,到此為止,關于藤丸立香閣下的說辭是真是假,決定著并非我等家臣,而是由我等源氏的棟梁決定,賴光大人。”

  老家臣立即阻止了坂田金時和渡邊綱的爭論,隨后在對源賴光行禮之后,就回到了他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所謂的源氏會議可不是什么民主,讓這些家臣商量做出決定的會議,而是來聆聽源賴光的決定的會議,座位源氏的首領,源賴光擁有一言而決的權利。

  “若是平時,確實可以由我個人進行裁決,但是此時不禁和道長閣下有關,同時還牽扯到了皇宮,這是攸關整個國家的大事。

  根據幾位客人的說法,天覽圣杯戰爭乃是邪惡的陰謀,倘若此話屬實,事態非同小可,受道長閣下所托,保護都城與天下平安乃是我等源氏的職責,決不可對此事置若罔聞,那怕佯裝毫不知情,一旦邪惡陰謀真的得逞,便會成為我等源氏世世代代的恥辱,到時候就連領地恐怕也會遭到波及。

  只不過目前對此并無確鑿的證據,藤丸立香閣下是吾友,彼方的童話故事的恩人,我個人很想相信你的話語,不過沒有能夠取信的證據,請你理解,藤丸立香閣下。”

  源賴光雖然本身不想繼續天覽圣杯戰爭,因為那樣會傷到童謠,不過作為源氏的首領,她不能因為這個原因就做出判決,源氏會議她是可以一言而決,不過那只是理論上而已,她的決定首先需要服眾才行。

  不要說源賴光了,那怕沈飛這個大唐皇帝,在大唐做決定的時候,也不可能肆意妄為,除非他想要當一個暴君,天覽圣杯戰爭儀式畢竟關系平安京千年的謀劃。

  “我確實沒有明確的證據。”立香立即開口說道,這是事實,不可能造假。

  “但是這里面確實存在邪惡的嫌疑啊,按道理說不是應該先停止儀式,等安培晴明大人回來確定之后再說嗎。”坂田金時站了起來,說出了他的想法。

  “這樣說也有道理,綱,你對此有什么看法?”源賴光點了點頭,目光看向了渡邊綱那邊。

  “參與這次死斗無疑是來自左大臣閣下的命令,因此在沒有左大臣閣下明確的新命令的情況下,天覽圣杯戰爭就該繼續進行下去,這是我的看法。”

  “挺聰明的話,知道拿左大臣來壓源賴光。”

  聽到渡邊綱的話之后,沈飛輕輕點了點頭,他這邊如果不說出左大臣的話,這次源氏會議毫無疑問就是金時的勝利了,金時這邊的提議只是暫停,等安培晴明回來,而不是徹底停止,在現在這種情況下,這個建議無疑是非常的合理的,家臣都不會有什么意見。

  但是如果加上左大臣就不一樣了,藤原道長在這個時代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源氏也只是他的手下而已。

  “很好,你的發言也有一定的道理。”源賴光輕輕點了點頭,然后閉上眼睛,沉默了好一會,隨后才睜開眼睛。

  “我等源氏乃是武人,是最強武者的集團,在兩種意見不知道該如何決定的時候,我想不需要我多說,你們也清楚該如何做了吧,當以刀刃貫徹自己的理念。”

  “果然是這樣啊。”

  源賴光的話語,沈飛這邊早有預料,之前他特別了解了一下源氏會議的情況,那就是勝者為王,雙方憑實力說話,這個規則對源賴光也適用,當然僅限源氏會議上,會議之后,必須嚴格遵守會議的決議。

  “來一決雌雄吧,綱大哥。”坂田金時立即大聲的叫道,對于這個情況,他自然也早有所料,畢竟渡邊綱可不是僅憑話語就可以說服的對象。

  “好。”渡邊綱自然不會拒絕了。

  “金時,綱,你們二人可有異議。”源賴光這邊在做最后的確認。

  “并無異議。”金時和渡邊綱異口同聲的說道。

  “那么準備前往演武場。”

  “沒有這個必要,caster。”

  “是,綱大人。”

  在源賴光準備帶著一行人去演武場的時候,渡邊綱拒絕了,把美狄亞Lily叫了出來,美狄亞Lily隨即在詠唱和之前帕拉塞爾蘇斯類似的話語,這是準備開啟天覽死戰舞臺的固有結界。

  “大哥,放心,這次我一定會贏的。”坂田金時和立香兩人隨即走到了渡邊綱和美狄亞Lily的對面,他這邊依舊把立香當做從者。

  這次瑪修和段藏倒是沒有怎么擔心,渡邊綱不是酒吞童子她們,是不會對立香這個非從者的人動手的,其實就算立香不出去也沒有關系,這次的戰斗是金時和渡邊綱兩人之間的,以渡邊綱的高傲,是不會讓美狄亞Lily使用魔術幫他強化的,她那邊也就是開個固有結界而已。

  “這次金時應該會贏吧,渡邊綱那家伙可是有些動搖了。”

  之前渡邊綱的實力無疑是要勝過金時的,不過這個時候的他已經沒有之前那么堅決的繼續天覽圣杯戰爭了,畢竟他不是傻子,立香這邊那怕拿不出證據,也足夠讓他對這次圣杯戰爭的起疑心了,只不過大概是不甘心這么直接放棄,所以需要一個臺階來下,就和藤原道長那個左大臣一樣。

  轟隆。

  半個小時之后,隨著一聲巨響,金色的雷霆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隨后一行人就看到了金時,立香,渡邊綱和美狄亞Lily四人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四人當中立香和美狄亞兩人毫發無損,連衣服都是干干凈凈的。

  金時和渡邊綱兩人,則是衣衫破爛,身體上多處泛著紅色的血跡,顯然一番激戰,兩人都受傷不輕,尤其是渡邊綱,此刻連頭發都倒豎而起,顯然是被金時的雷電被電的。

  “是我輸了。”渡邊綱在沉默了一會之后,立即收起手中的髭切認輸了。

  “綱大人,我來給你治療。”

  美狄亞Lily立即開始對他使用治療魔法,情況就和沈飛之前的猜測一樣,動手的只有金時和渡邊綱,美狄亞Lily和立香兩人只是在觀戰,本來以渡邊綱的實力來說是不應該輸給金時的,不過或許是因為心態動搖,他正面接下了金時蘊含強大雷電的一擊,而不是閃避,本身他的力量就不如金時,在加上雷電的力量,不輸才怪。

  “勝負已分,兩人已經決出雌雄,雖然源氏會議總是激烈到不砍下頭顱不罷休,不過這次由我來裁決吧,勝者,主馬佑坂田金時。”源賴光隨即上前宣布比賽的結果。

  源氏會議這邊的挑戰,可沒有點到為止一說,一般來說,都是以砍下一方的頭顱作為結局,畢竟雙方理念不同的斗爭,不是過家家。

  “大哥,成功啦。”聽到源賴光的宣布之后,金時立即興奮的叫了起來,這樣一來,天覽圣杯戰爭就會暫停了。

  “那么蘆屋道滿,接下來你會怎么做呢,親自出手抹殺這些英靈嗎?”沈飛這一刻有些好奇蘆屋道滿那邊的反應了,他顯然不可能真的等安培晴明回來。

  “接下來我會親自進入皇宮向道長閣下稟明源氏一族的決議。”源賴光隨即解散了源氏會議,并且讓人準備牛車,準備進入皇宮,把源氏會議的決定匯報上去。

  很快源賴光就從皇宮里面出來,并且帶來了左大臣閣下的命令,暫停天覽圣杯戰爭儀式。

  “不要高興的太早,limbo肯定不會甘心失敗的,為了讓圣杯戰爭繼續下去,他很有可能會偷襲術者,接下來都需要小心行事。”看著瑪修,立香,金時等人高興的想要慶祝,沈飛立即開口說道。

  “這一次我一定會保護好童謠的,綱,最近你就不要出去了。”有了上一次童謠傷在茨木童子的經歷,源賴光是絕對不會讓童謠再一次出事的。

  “巴貝奇那邊就由我們來保護,為了報答香子小姐的恩情。”金時笑著說道。

  “看來只能先這樣了。”沈飛這邊本來想要說什么的,不過看到在場人的神情之后,也就不開口了,按照他的想法自然是把幾個從者聚集在一起,limbo的實力,他這邊可是交手過好幾次的,不但實力高強,其隱匿身形的手段同樣高超,之前在奧林波斯的時候,可是普羅米修斯赫淮斯托斯都沒有發現其行蹤的。

  不過這種事情說出來,不是明擺著不相信源氏武者和這邊陰陽師的實力嗎,自然是保持沉默的好,隨后一行人就告辭,準備回紫式部的府邸了。

  “我回去把情況和達芬奇,福爾摩斯他們說一下,問一下他們是什么想法。”回到紫式部的宅邸,在簡單的商量一下接下來的的情況之后,沈飛就打開傳送門回到了迦勒底,蘆屋道滿可以阻礙他們和迦勒底的通訊,但是阻礙不了沈飛回迦勒底。

  “情況就是這樣,圣杯戰爭已經暫停了,這邊有三騎在。”新迦勒底的管制室內,沈飛把平安京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福爾摩斯,達芬奇,還有希翁等人。

  “limbo這邊恐怕很快就會有進一步的行動,他不是坐以待斃的人。”福爾摩斯在沉思了片刻之后,開口說道。

  “會有什么樣的行動?”沈飛立即問道。

  “我只是一個偵探,在現階段莪可沒有辦法推測出他的下一步行動是什么?”作為偵探,需要有足夠的線索才能破案,現在他們雖然知道是蘆屋道滿搞出來的特異點,但是對方為什么這么做完全沒有頭緒。

  “不過我隊友坂田金時的從者倒是有些猜測。”福爾摩斯繼續說道。

  “哦,是怎么回事?”沈飛立即好奇的問道。

  “他既然成為了圣杯戰爭的御主,就不可能沒有從者,之所以沒有出現在其身邊,恐怕是因為這個從者另有打算,甚至隔絕了令咒的聯系。”福爾摩斯立即開啟了其偵探的模式。

  “所以?”沈飛客串了一下華生的工作。

  “limbo,也就是蘆屋道滿,他本身也是從者,金時的從者很大可能就是他,當然還有另一個可能,不過這個幾率更小。”福爾摩斯說出了他的推測,事實上他還有另一個推測,不過因為這個完全是猜想,所以他沒有說出來。

  “這樣啊,以蘆屋道滿的實力,確實可以隔絕令咒的聯系,不過這可就有意思了。”

  坂田金時的從者竟然有可能是蘆屋道滿這個幕后黑手,讓沈飛十分的意外,不過也不得不承認,福爾摩斯猜測很有可能是對的。

  事實上在一開始知道金時有令咒沒有從者的時候,沈飛這邊給過他一個建議的,那就是使用令咒把從者召喚過來,結果自然是失敗了,從者沒有出現,令咒也沒有消失。

  “最有意思的其實是安培晴明的消失,我敢肯定,他肯定有著相關的安排,這才會消失不見,如果可能的話,真想見他一面啊。”

  作為平安時代最強大的陰陽師,那怕是面對limbo,也不可能什么都沒有做,就被其趕出了平安京。

  嗡嗡嗡。

  就在這時急促,刺耳的警報聲,在新迦勒底響起,警報聲的出現,讓胖所長,奧爾加瑪麗等人都急忙出現在管制室了。

  “這是,竟然變成了異聞帶。”希翁隨即把警報聲響起了原因說了出來,原來是特異點平安京變成了異聞帶平安京,空想樹在平安京出現了。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