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54章 李書文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斯卡哈不是英靈,這位可是一直活在影之國的,一旦人理修復完成,她就可以通過魔境之門直接出現在現世,她是少數那兩位抑制力沒有多少辦法的人物。

  月世界的兩大抑制力雖然厲害,不過也有她們沒有辦法的人物,斯卡哈就是其中之一,沈飛把其帶走,或許這兩位還求之不得呢。

  “喂,迦爾納,最近你看起來很閑啊。”在一行人準備進攻狂王的首都的時候,沈飛首先來到了愛迪生的白色宮殿,找到了迦爾納。

  “你們是來投靠我的嗎?”愛迪生開口說道。

  “不是,我是有事來找迦爾納,知道嗎,阿周那在狂王那邊,我們這邊已經做好準備,徹底修復這個特異點了,如果你想要和他一決勝負的話,最好是早點過來,晚了的話,可能就來不及了。

  把自己想要說的話說完之后,沈飛就直接離開了,以迦爾納和阿周那的淵源,在知道他在對面,是絕對不會置之不理的。

  “看來他們早有準備啊,也對,畢竟庫丘林和斯卡哈都暴露了。”

  看著前方數量最少數萬的凱爾特的士兵,還有天空飛著是近千頭雙足飛龍,沈飛一行人立即停住了腳步,雖然這些人里面沒有從者,但是如此多的數量,就算他們一行人能夠把這些敵人解決,消耗無疑也是巨大的,接下來在面對狂王他們,無疑就要吃虧了。

  “你準備怎么解決這些敵人。”隨著羅曼的話語,一行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沈飛身上,對于這種情況,之前一行人在商談作戰方案的時候,也考慮過,其中最好的辦法自然就是和愛迪生聯手,利用他的機械兵拖住這些敵人,然后讓他們這些從者實行斬首作戰,不過被沈飛給否決了。

  “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么叫做現代化的作戰。”

  沈飛說著就獨自向前,來到了敵方的陣營前面,右手彈出,瞬間,在其身后出現了一排排各式模樣的機甲,火箭彈,導彈等等,如此一幕,已經見識過的人倒是無所謂,但是羅曼等沒有見識過的人,都不約而同的愣住了。

  不只是他們這些人,狂王庫丘林那邊,還有關注這里的愛迪生一行人。

  “這怎么可能,這是人類可以發展到的地步嗎。”愛迪生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作為科學家,眼前的一幕,對他來說,實在是太刺激了。

  “開火。”

  隨著沈飛一聲清脆的響指之聲,其身后具現出來的現代化武器,開始發威了,天空一瞬間就被各式各樣的導彈覆蓋了。

  伴隨著連綿不斷的爆炸之聲,天空中的近千頭雙足飛龍第一時間覆滅,緊隨其后的就是地面上的那數萬凱爾特士兵,盡管這些士兵十分的強悍,就連愛迪生的機械士兵,面對他們都處于下風。

  不過很可惜,沈飛這邊的武器威力,完全不是愛迪生的士兵可以比擬的,在無數的導彈轟炸之下,不到一炷香的時間,數萬凱爾特精銳士兵全軍覆沒。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就連征服王的全員英靈的軍隊都不是對手,區區被圣杯制造出來的凱爾特士兵,更加不可能是對手了。

  “這樣的攻擊,恐怕就算是英靈也不是對手吧。”親眼目睹了這一殲滅戰的羅曼,不由的深深的嘆了口氣。

  “英靈又不是傻子,會站在那里不動,任由現代化武器轟炸。”對于羅馬的話語,沈飛心中輕輕搖了搖頭,隨后消除了這些現代化武器。

  現代化武器固然強大,但是如果英靈知道其特性,完全可以揚長避短,以英靈的速度,避開轟炸的中心,實在太簡單了。

  “現在可以動手了。”

  看到前方攔路的敵人全軍覆沒,沈飛隨即轉頭對著身后的眾人開口好說道,不過就在這時,一道藍色的光芒,劃破天際,瞬間出現在沈飛的身前,直指他的額頭,直到這時,才能看清其模樣,這是一根箭矢。

  就在沈飛準備出手的時候,斯卡哈突然出現在其身邊,一槍挑飛了箭矢,被挑飛的箭矢,落在一邊,發出劇烈的爆炸聲,地面應聲留下了一個直徑數米的大坑。

  “阿周那嗎,總算出現了一個純正的弓階了。”

  雖然沒有看到射箭的人是誰,不過如此速度和威力,不用問就可以猜到是阿周那射的,弓階的從者,沈飛見到不少,這還是第一個把弓箭當成本命武器的,其他弓階,可都是十分的奇葩的。

  衛宮擅長的是具現干將莫邪近戰,金閃閃根本不玩弓箭,只是扔寶具,這次在這個特異點遇到的兩個弓兵,比利小子是玩槍的,羅賓漢雖然是使用弓箭,但是依靠他的另一件寶具無貌之王,這位更擅長陷阱。

  “他果然來了。”一道金色的光芒突然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一頭白色短發,手持金色長槍的迦爾納,在看到阿周那的弓箭之后,終于忍不住出現了。

  與此同時,對面的阿周那也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兩人的視線瞬間只剩下彼此。

  “麻煩你們到一邊打可以嗎。”

  聽到沈飛的話語之后,迦爾納輕輕點了點頭,然后就向著右方飛去,阿周那立即緊隨其后,片刻之后,遠處就傳來了距離的爆炸聲,金色的光芒,和藍色的光芒是不是在天空中閃現。

  這兩位可都是神話當中大英雄級別的人物,兩人的戰斗完全可以比擬神話之戰,這兩人任何一個都是有實力消滅剛才沈飛面對的那些敵人的,甚至兩人戰斗的余波,就足以解決他們。

  “狂王來吧。”

  在迦爾納和阿周那打起來之后,庫丘林隨即站了出來,向狂王的自己發出了挑戰,狂王那邊也隨即走了出來,正如庫丘林要解決狂王的自己一樣,狂王那邊也要解決庫丘林這個自己。

  “走,我們的目標是梅芙。”

  在兩個庫丘林對上的時候,瑪修等人立即向著梅芙所在的位置沖去,然后又對上了熟人,芬恩,迪爾姆德,還有貝奧武夫,弗格斯等人又被重新召喚出來,除了他們這些從者之外,還有眾多的影從者以及一個高達十米左右的巨大石巨人,守護者。

  “誓約勝利之劍。”

  “無敗紫靫草。”

  “祈禱之弓。”

  “虹霓劍。”

  “已然遙遠的理想之城。”

  雙方這次沒有什么廢話,也沒有什么前奏,全部第一時間開啟了寶具,一時間各種寶具的光芒交錯在一起,在瑪修的盾牌的保護下,這些重新被召喚出來的從者,再一次被送回了英靈殿。

  “穿透羅剎之不滅。”

  在消滅了那些從者,連帶著影從者之后,羅摩這邊找到了機會,直接發動了寶具,擊中了梅芙。

  羅摩的寶具非常的奇特,雖然他用的劍,但是其本質是弓箭射出去的箭矢,這是其打倒了魔王羅波那的具現,不清楚的人,很容易被其寶具擊中。

  “梅芙女王,很抱歉,這是戰爭。”

  雖然羅摩的舉動有著偷襲的嫌疑,不符合其英雄的身份,不過英雄也是要看場合的,戰爭中從來沒有什么偷襲的說法,那怕是騎士王也認可這個理念,生前騎士王也不是沒有偷襲過敵人。

  “我當然知道這是戰爭,所以無論用什么手段都是可以的,多謝你,終于讓我完成了儀式。”被羅摩的寶具擊中,即將消失的梅芙女王,不但沒有絲毫的憤怒,不甘,反而露出了計謀得逞的笑容。

  就在這時,狂王庫丘林一擊擊退了庫丘林,然后一個瞬身出現在了梅芙的身邊,讓其顫抖的身體靠在自己的身上。

  “愉快的女王游戲終于要結束了,這場旅行我非常的開心,就讓你們見識一下我最后的底牌吧,當初打敗了庫丘林的二十八戰士。”

  聽到梅芙女王這么說,羅摩等人不由的心中一驚,隨后小心戒備起來,然而周圍什么都沒有發生。

  “怎么可能,這也是能夠做到的事情嗎,是利用了圣杯嗎。”在羅摩等人不明白發生什么事情的時候,羅曼驚叫的聲音從瑪修那里傳了出來。

  “是魔神柱,二十八個魔神柱,出現在北方愛迪生的統治區域,為什么會在那里,不好,這次的人理修復,是以他們統治的面具來算的,不能讓他們擊潰愛迪生的軍隊,占領那里,不然這里的人理就徹底崩潰了。”羅曼本來疑惑的聲音,最后變成了尖叫之聲。

  “這里交給你們了,我去解決他們。”聽到羅曼如此焦急的聲音,沈飛隨即打開傳送門,向著愛迪生所在的區域趕去,斯卡哈這邊緊跟著也過來了。

  “這還真是壯觀啊,只能速戰速決了,天火出鞘,劫滅。”

  看著占據了方圓數千米的二十八個魔神柱,沈飛隨即具現出,天火圣裁,以最大的力量,發出了堪比太陽光輝的一擊。

  熾熱無比的火焰光芒,直接在地面上留下一個方圓數千米的大坑,坑洞了是不斷流動的巖漿,二十八個魔神柱,在這一擊之下,徹底的灰飛煙滅,畢竟不是正牌的魔神柱,實力自然是有所減弱的。

  “果然不愧是天火自裁啊,沒有凱文的體質,那怕以我的實力,全力一擊之下,反噬也不輕啊。”

  看著焦黑的雙手,沈飛輕輕搖了搖頭,片刻之后,其焦黑的雙手,立即恢復如初,這是死之律者核心靜謐寶石的力量。

  “這就是你的全力一擊嗎,確實是有可能殺死我。”斯卡哈看著面前的大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好了,該回去了。”

  沈飛沒有接斯卡哈的話,隨即打開傳送門,回到了東部的首都。

  “穿刺死棘之槍。”

  “噬碎死牙之獸。”

  沈飛和斯卡哈剛跨過傳送門,就聽到了兩個庫丘林的怒吼之聲,兩人同時發動了寶具,都是具有因果逆轉,對敵人發動致命一擊的寶具,結果并不是兩人同歸于盡,而是兩人的寶具彼此抵消了。

  不過寶具的效果雖然抵消了,但是兩人的攻擊并沒有抵消,槍階庫丘林的魔槍貫穿了狂王的胸口,而狂王的爪子也擊穿了槍階庫丘林的身軀。

  “把死棘之槍當成鎧甲,外骨骼,真不愧是狂王啊。”

  死棘之槍,就是斯卡哈和庫丘林使用的魔槍迦耶伯格,一般的情況下,想要操控一根就是千難萬難了,比如說庫丘林就是使用一根長槍,但是狂王這邊不一樣,他是操控了復數的死棘之槍,其寶具更是把這個給概念化了,于是長槍變了外骨骼和爪子。

  “看來是我輸了,接下來只能交給你們了。”

  不同于擁有圣杯還有能夠隨意使用盧恩符文的狂王,槍階的庫丘林是沒有使用盧恩魔術的能力的,在這種情況下,他自然不會是狂王狀態的自己的對手了,不過能夠給這樣的自己心臟捅上一槍,他已經非常的高興了。

  “狂王,現在的你沒有絲毫的勝算,交出圣杯吧。”雖然庫丘林失敗了,回歸了英靈殿,不過他們這邊可是還有著眾多的英靈,無論是羅摩還是亞瑟王,都是足以和狂王庫丘林戰斗的。

  “想要圣杯,自己來拿吧,梅芙她不惜一切也要得到我的心,我只能以不斷的殺戮來回應她。”

  狂王庫丘林這樣的狀態,是梅芙用圣杯造成的,雖然梅芙十分的扭曲,不過也不得不承認,她對庫丘林是真愛,上一個這么扭曲的人是吉爾德雷,他用圣杯造就了黑貞。

  這么說著的庫丘林其形態改變了,死棘之槍的外骨骼,更加的顯露了。

  “庫丘林,難得的機會,我有一招,不知道你能不能接下來。”

  就在羅摩這邊準備圍攻庫丘林的時候,沈飛突然站了出來,手中提著一把巨大的斧劍,無名斧劍,赫拉克勒斯的武器。ζ°ωWW.XXDDQ.Сò♂

  “這是,哈哈哈,有意思,來吧。”感受著沈飛身上泛出的氣息,在看著他手中熟悉的武器,狂王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小心了,射殺百頭。”

  沈飛這邊緩緩的舉起了手中的斧劍,用出了赫拉克勒斯的寶具,雖然這個是寶具,其實嚴格的說起來是也算是一種武技的流派,是一瞬間發出九連擊的攻擊招式。

  當當當。

  面對沈飛的射殺百頭,狂王庫丘林,以雙手的爪子直接擋住了五擊,只有四擊擊中了他,并且也因為他身上的死棘之槍鎧甲,只是重創了他,并沒有直接干掉他。

  “小心,他要召喚魔神柱了。”

  “吾乃軍魔哈帕斯,吾乃給予爭斗之人,渴望和平自然,是不被需要的。”

  羅曼這邊剛開口提醒,庫丘林的身體立即膨脹起來,變成了魔神柱,這個魔神柱的氣息和之前的那二十八個完全不同,是正牌的魔神柱。

  “找到你了,斯卡哈。”

  就在一行人面對魔神柱準備出手的時候,突然一個陌生的聲音從一邊傳來,然后就看到一個拿著一柄黑色長槍,有著一頭紅色的短發的青年走了過來。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系的生滅,也不過是剎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注定的傷感,千百年后你我在哪里?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盡頭到底有什么?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別,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淀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舍。

  落日余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后。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沖云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只覺得一股驚天意志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只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穩定著位面。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于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圣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圣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涌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沖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沖入了劫云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云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云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那仿佛充斥著整個位面怒火。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別,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淀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舍。

  落日余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大神救援貓.CS的美漫之手術果實最快更新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