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33章 空之境界 (下)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兩儀小姐,兩儀小姐,冷靜,冷靜。”

  沉睡了兩年的兩儀式有所反應,立即驚動了院方,在一眾醫生的努力之下,兩儀式終于恢復了清醒,不過卻因為眼睛好像出了什么問題,在大喊大叫,最后逼得醫生不得不使用鎮定劑,才讓兩儀式冷靜下來。

  隨著兩儀式蘇醒,他們這來看望兩儀式的人,立即被趕出了病房,然后醫院方面立即聯系了兩儀式的家人,兩儀家在觀布子市可是大人物,醫院自然要重點對待了。

  “走吧,這里看來暫時用不上我了。”

兩儀式蘇醒,讓沈飛只能放棄他本來的想法,先離開再說了,就算想要見兩儀式,現在的情況也不合適,起碼也需要等她的精神恢復穩定再說。新  黑桐鮮花這邊對于兩儀式的蘇醒,神情既有高興,同時也有不爽,兩儀式的蘇醒對于黑桐干也是好事,不過對于她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多了一個情敵。

  “所謂魔術,就是。”

  接下來的幾天,沈飛除了是去醫院看兩儀式恢復的怎么樣,以及等某個紅發的冠位魔術師之外,順便教導了一下淺上藤乃一些魔術方面的知識。

  作為四大退魔家族的后代,那怕現在四大家族都已經落沒了,淺上藤乃身上的魔術回路也并不少,只不過因為之前從來沒有學習過魔術,魔術回路并沒有激活,不過在其魔眼覺醒之后,魔術回路就自動激活了。

  對于四大退魔家族,沈飛其實很好奇的是,那就是他們好像并不怎么接觸魔術界,根本沒有人去時鐘塔學習,或許這就是四大退魔家族在現代落沒的原因。

  “荒耶醫生,荒耶宗蓮,沒想到他之前竟然在醫院當兩儀式的主治醫師,還是當了兩年,還真是有耐心啊,之前沒有注意,不然完全可以提前干掉他。”

  連續幾天去醫院,沈飛從護士的閑聊當中知道了一些事情,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荒耶宗蓮,一直隱藏在醫院內,這位可以說算是空之境界里面的boss,絕大部分事情都是他搞出來的,就連蒼崎橙子都輸給他一次,甚至就連淺上藤乃身上的發生的事情,說不定都有他的影子。

  對于魔術師來說,花費是十幾年來布局達成目的,是很正常的事情,比如說二世之前面對的對手哈特雷斯,他為了達成他的目的,可是布局了幾十年。

  雖然這只是沈飛的猜測,不過卻是非常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兩年前兩儀式的車禍,還有殺人鬼事件,可都是他在暗中做的,還有現在又重新冒出來的殺人鬼,這位大概推測出兩儀式會什么時候醒,所以才提前離開了。

  “這么快就開始動手了,難道是因為蒼崎橙子出現了。”

  醫院這邊,蒼崎橙子很快就以生活顧問,語言治療師出現在兩儀式的身邊,不過在她出現的第二天,醫院這邊就就有惡靈襲擊了兩儀式,雖然蒼崎橙子這邊早有準備,并且使用了盧恩符文,不過荒耶宗蓮那邊明顯準備的跟充分一些,蒼崎橙子的攻擊效果并不大,最后還是兩儀式發動了直死之魔眼,才干掉了那個被惡靈附身的活尸。

  只要是活的東西,就算是神我也殺給你看,這就是直死之魔眼。

  在兩儀式和蒼崎橙子和活尸戰斗的時候,一邊的大樓上,有個黑色的身影正靜靜的看著下方發生在醫院廣場上的戰斗,因為蒼崎橙子使用了類似驅除閑人的術式,那怕他們的戰斗十分的激烈,也沒有被其他人發現。

  “直死之魔眼,連通根源的眼睛,如果魔術協會知道,恐怕是第一時間想要把她封印指定吧,我說的對嗎,荒耶宗蓮先生。”

  這觀戰的并不是一個人,除了荒耶宗蓮之外,沈飛也是其中之一,嚴格的說,他是在特意的找荒耶宗蓮。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荒耶宗蓮的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不過在轉身看到沈飛之后,眉頭立即舒緩下來了。

  “你是魔術協會的人?”荒耶宗蓮上下打量了一番沈飛之后,隨后沉聲問道。

  “直死之魔眼,按照時鐘塔對它的研究,是究極的未來視,同時也是究極的過去視,對于那些一心前往根源的人來說,這簡直是天賜的機緣,呵呵,殊不知這樣的機緣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得到的。”

  沈飛沒有直接回答荒耶宗蓮的問題,而是走到大樓的邊緣,看著下面和用匕首捅自己的兩儀式。

  荒耶宗蓮想要的是兩儀式的身體,然后借助她的直死之魔眼,抵達根源,不得不說想法很好,但也只是想法而已。

  根源可不是好抵達的,沒有得到兩大抑制力的允許是不可能到達根源的,兩大抑制力可不是擺設,而且說句不好聽的,就算這樣抵達了根源,最終的結果也只會被根源給同化,所以那怕根源十分的強大,沈飛也從來沒有覬覦過。

  至于說直死之魔眼是究極的未來視和究極的過去視,這是時鐘塔的一個猜測,畢竟在時鐘塔的理念當中,這種眼睛,想到社會是不可能存在的。

  所謂究極未來視就是指看到了終結并將其帶到現在,究極過去視看到了起始并將其浮現到現在,不得不說,這推測的非常有道理,然后就產生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直死之魔眼只偶在月世界才能發揮最大的作用,一旦離開了這個月世界,不說徹底失去能力,最少也會大大降低威力。

  而且嚴格的說起來,直死之魔眼,其實并不能完全算魔眼,魔眼一般來說是依靠眼睛發揮其能力的,但是直死之魔眼,兩儀式那怕變成了瞎子,也依舊可以發動其效果。

  還有淺上藤乃的歪曲之魔眼也是一樣,在原劇情里面,淺上藤乃和兩儀式一戰之后,后面變的雙目失明,但是并沒有失去魔眼的力量,這和一般的魔眼情況完全不同,一般的魔眼,失去了眼睛是會失去能力的。

  “你是說我就算得到了直死之魔眼,也到達不了根源。”

  “這個我還真不清楚,不過很可惜,你沒有機會驗證了。”

  得到直死之魔眼,或者奪取了兩儀式的身體,能不能進入根源,沈飛確實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他是來干掉荒耶宗蓮的。

  “不俱,金剛,蛇蝎。”

  沒等沈飛這邊先出手,荒耶宗蓮這邊就搶先開始出手了,出手就是他最拿手的結界術,荒耶宗蓮在魔術上的天賦并不怎么樣,但是其在結界上的天賦卻是異常的厲害。

  通過多年研究的六道結界,在魔術師里面他的戰力是屬于頂級的,那怕是蒼崎橙子也必須嚴陣以待的對手。

  不過很可惜,他的強大是只限于魔術師這個群體,而沈飛的實力根本不是魔術師可以比擬的,更不要說對方一開始甚至沒有直接把六道結界全部拿出來。

  “room,屠宰場。”

  隨著沈飛的輕聲的低吟,他的右手中出現一把長劍,劍光閃爍間,荒耶宗蓮的身體被分解了數十塊,三道結界瞬間消散。

  “羽渡塵。”

  制住了荒耶宗蓮之后,沈飛立即以羽渡塵控制了他,隨后就從其腦海里知道了徹底干掉了他的辦法。

  荒耶宗蓮和蒼崎橙子一樣,在外面行走的身體都是傀儡,就算被干掉,也可以隨時復活,這是非常麻煩的能力。

  “原來是這樣,和橙子的差別實在是太大了,不過說起來,不知道直死之魔眼能不能徹底殺死橙子。”

  在知道了徹底干掉荒耶宗蓮的辦法,沈飛的腦海里面突然冒出這么一個念頭,以理論而言,直死之魔眼應該是可以干掉蒼崎橙子的,那就是把蒼崎橙子這個概念整個消除,這樣無論橙子多厲害,都不可能復活了。

  當然只限于理論上,這個理論是需要建立在兩儀式擁有強大的實力上,比如說沈飛如果擁有直死之魔眼,就完全可以做到這一點,甚至更進一步殺死星球說不定也可以做到。

  “是通過移動腦髓復活啊,這和橙子比差太遠了,就不怕敵人把你的身體徹底摧毀嗎,說起來這個能力好像和某個腦花有些像啊。”

  蒼崎橙子的人偶復活術是完美的,那怕是徹底把她人偶是很徹底摧毀也是一樣,但是荒耶宗蓮不行,他這邊想要復活,必須保證腦袋完好無損才行。

  雖然在方面,荒耶宗蓮不如蒼崎橙子,不過他本身擁有的起源和六道結界,彌補了這方面的不足,除非是遇到了像沈飛這樣直接實力徹底碾壓的對手,不如他想要逃走,還真沒有人可以留下他。

  靜止,這是荒耶宗蓮的起源,在通過他研究的六道結界,也就是說某種程度上來說,荒耶宗蓮可以不老不死,在結界內,讓自己的時間靜止,這樣就不會成長了,自然也就不會因為壽命的問題而死亡了。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非常強大的起源,因為這個起源,他好像成為了封印指定的對象。

  “四個封印指定對象,魔術協會是一個都沒有搞定,衛宮矩賢那邊如果不是切嗣出手的話,說不定現在也活著呢。”

  蒼崎橙子,荒耶宗蓮,衛宮矩賢和玄霧皋月,這是沈飛知道的四個封印指定的對象,結果無論那個世界,魔術協會都沒有完成過目的。

  “已經兩百多歲了,竟然和橙子是同學,這位還是愛學習啊。”

  本來沈飛還以為荒耶宗蓮的年齡和橙子差不多,結果才發現,這位已經兩百多歲了,也就是說他在一百九十多歲的時候,和橙子是時鐘塔的同學。

  “有這能力,繼續研究結界不好嗎,說不定有一天會把結界升華成為固有結界呢,為什么要和根源對上啊。”

  以荒耶宗蓮在結界上的天賦,在加上他的起源,假以時日,擁有固有結界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結果因為他想要救世,就走上了對抗根源的道路。

  因為自身的經歷,荒耶宗蓮認為人類是丑陋的,于是就想要終結丑陋受苦的人類,這完全就是滅世了,和蟲爺一樣,這位也是理想崩潰的人。

  相比這兩人,衛宮切嗣反而要正常的多。

  “阿魯巴,小川公寓已經完成了,這根本就是恐怖分子的行為,談何救世啊。”

  小川公寓,這是荒耶宗蓮的一個實驗計劃,從小川公寓的建立到完工,都是荒耶宗蓮在幕后策劃,最終倒霉的住進那個公寓的人,如今全部被殺了,并且因為荒耶宗蓮把那里設計成為每日會重復的輪回異界。

  “舍利子,圣僧涅槃的產物,能夠干擾生死的界限,不會是那位覺者留下的吧,這位為了對付直死之魔眼,還真是下了不少功夫啊。”

  荒耶宗蓮對抗兩儀式最大的底細,就是他經過多年尋找才找到的舍利子,在月世界里面,舍利子有那么大的力量,沈飛第一個考慮的自然就是那個可能已經離開了月世界宇宙的覺者了。

  “接下來觀布子市恐怕要麻煩了,連環殺人魔的案件還沒有破,又出現了一個整棟公寓的人被殺事件,這些事情還是交給蒼崎橙子吧。”

  帶有這樣的想法,沈飛把荒耶宗蓮的身體重新組合,然后直接干掉了他,最后把其尸體扔到了那邊已經戰斗結束的蒼崎橙子和兩儀式的面前。

  “荒耶宗蓮,你是誰?”看著扔到自己面前的荒耶宗蓮的尸體,還有緊隨其后出現的沈飛,蒼崎橙子深深吸了手中的煙,神情變的凝重起來。

  “換個地方談吧,這里可不是什么說話的地方。”

  “好。”

  隨后蒼崎橙子解除了驅人術式,就帶著沈飛來到了她的魔術工房,珈藍之堂,對此沈飛也沒有在意,一般魔術師是不會隨意進入其他魔術師的工房內,不過他不在此列。

  “事情是這樣的。”在橙子的工房內,沈飛隨即把荒耶宗蓮的事情大概說了一遍,包括兩儀式兩年的車禍情況,還有小川公寓,以及巫條霧繪,還有阿魯巴的事情。

  “這家伙,還是走上這條路了啊,不過你還沒有說,你是什么人?”

  “簡單的說,我是一個四處旅行的魔法使,這次無意間來到這個平行世界。”沈飛并沒有隱瞞自己的身份,沒有這個必要。

  “魔法使,平行世界,這可真是了不得。”蒼崎橙子對于沈飛的魔法使的身份并沒有太過于驚訝,畢竟她的妹妹也是一個魔法使。

  “我的事情,之后再談吧,那個荒耶宗蓮搞出來的事情,接下來就麻煩你收尾了,對了,有魔眼殺嗎,我這邊需要一個。”沈飛說著就把淺上藤乃的情況說了出來。

  “歪曲之魔眼,沒想到在直死之魔眼之后,又出現了這么一個厲害的魔眼,你可真會給我找麻煩啊。”

  說話間蒼崎橙子拿出一副眼鏡遞給沈飛,然后從一邊的房間里拿出一個箱子,就準備出門了。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