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32章 空之境界 (中)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沒想到剛來這個世界,就遇到這種事情。”

  從金色的秘法之門走出來的沈飛,看著面前的情景,不由的輕輕嘆了口氣,此時在他面前正發生一件罪惡之事,一群年齡不大,但是一看就知道是混混的少年,正準備對一位紫發美少女施暴。

  現在他所在的地方,是一棟廢棄的建筑里面,一看就知道是人煙稀少的地方,不得不說這里確實是非常適合做壞事的地方。

  “什么大小姐,不過如此,讓我先來。”

  這群混混目光都放在面前的紫發美少女面前,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一邊開啟的金色傳送門,從里面走出來的沈飛,就更沒有注意到了,其中那個應該是為首的混混,興沖沖的開始解著皮帶。

  “遇到我,算你們倒霉,room,屠宰場。”

  對于這種欺負女人的行為,是沈飛最看不慣的,他沒有遇到也就算了,既然他遇到了,他會讓這些人連后悔的機會都沒有。

  思緒轉動間,沈飛左手一揮,下一刻倒在地上的紫發美少女就出現在他的身邊,被其左手攙扶著,同時其右手出現了一把沙漠之鷹。

  砰砰砰。

  在這些混混因為面前的美少女突然消失震驚的時候,沈飛扣動了扳機,連續數聲槍響,下一刻,現場的六名混混,全部因為右腿被打斷,倒在地上,痛苦的大聲叫著,其中一人更是直接痛的暈了過去。

  “都給我閉嘴。”陰冷的殺氣一瞬間充滿了整個空間,讓因為劇痛大喊的五人,直接閉上了嘴巴。

  “別給我裝死。”沈飛隨即屈指一彈,把暈倒的那人直接喚醒。

  “啊。”這人一醒過來,就抱著自己的右腿大聲的叫著,不過在一聲槍響之下,其立即緊緊閉上的嘴巴。

  “沒有中了藥物的痕跡,不過她這身體。”

  在六人因為沈飛手中的手槍,緊緊閉上嘴巴,不敢亂動的時候,沈飛這邊也檢查過身邊紫發美少女的身體,他本來以為之前她一動不動,是中了迷藥之類的,結果檢查完才發現,并沒有相關藥物的痕跡。

  不過誰讓沒有這些藥物的痕跡,倒是讓他檢查出其他的問題。

  “人渣們,和這個世界說再見吧。”

  “饒命。”

  聽到沈飛這么說的六個混混,立即就一臉痛哭流涕的開口求饒,不過很可惜,沈飛并不為所動,面無表情的的扣動了扳機。

  在直接干掉了這六人之后,沈飛隨即抱著紫發美少女準備離開這里,在其剛身影消失之后,赤紅的火焰隨即吞噬了這座廢棄的建筑。

  “觀布子市,還真是熟悉的地方啊。”

  帶著紫發美少女離開的沈飛,很快就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什么地方了,一個他十分熟悉的地方,雖然他從來沒有來過這里就是了。

  那就是觀布子市,兩儀式所在城市,或者準確的說應該是四大退魔家族所在的城市,因為蒼崎橙子,他對這個地方還是稍微了解了一下。

  “如果你不準備做什么的話,我要走了。”

  來到大街上,紫發美少女終于開口了,沒有任何神采的瞳孔,看起來就好像人偶一樣,剛才發生的事情,無論是她即將被侵犯,還是沈飛干掉那幾個混混的事情,她好像一點都不在意。

  “不管怎么說,我畢竟是救了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的名字。”看著少女那與一般人截然不同的反應,沈飛撓了撓頭,隨即開口問道。

  “謝謝。”

  少女的話語依舊沒有感情,那怕是感謝沈飛的話語,不過最后她還是對沈飛說出了她的名字,淺上藤乃。

  “淺上藤乃,原來是你啊,雖然看起來不是擁有大圣杯的世界,不過救了她,也算不錯。”

  淺上藤乃,沈飛自然知道是誰,四大退魔家族的后裔,歪曲魔眼的擁有者,同時也是月世界少數悲慘的角色之一。

  “早知道是他,就不應該讓幾個混混死的那么痛快。”

  “等一下,你是不是沒有痛覺,我可以治好你。”

  本來準備轉身離開的淺上藤乃,隨即停下了腳步,轉身看著沈飛,此時的她的眼神終于有了情緒,不在像剛才那樣空洞了。

  無痛癥,這種病例,雖然極少,不過在漫威世界,沈飛也接觸過,這種病看起來沒有多大的危害,但是實際上卻極為的危險,基本上有這種病的人,都很少能夠活的長久的。

  因為沒有痛覺,就不知道該如何避開危險,甚至就連身體發出極為危險的感覺,也不知道。

  “找個地方吧。”

  聽到沈飛這么說,淺上藤乃沒有說什么,輕輕點了點頭,就帶著沈飛來到了她住的地方,對于她這沒有好像沒有什么防備的行為,沈飛有些無語,不過既然來了,自然不可能就此離開了。

  “你是不是曾經長期服用過什么藥物。”

  在淺上藤乃的家,沈飛在治療之前,開口詢問著淺上藤乃一些關于一些藥物方面的東西,她的無痛癥,不是天生的,而是用藥物造成的。

  “父親嗎,原來如此。”

  在聽完淺上藤乃的話之后,沈飛輕輕點了點頭,通過她的話語,讓他知道了一些情況,他這邊雖然知道淺上藤乃,不過也只是知道她而已,她的家庭背景,只是一個大概,要說觀布子市,他最熟悉的自然是某個冠位魔術師,還有兩儀式,以及某個號稱谷歌的人。

  “現在開始治療,放心,很快就會好的。”

  說著沈飛就以羽渡塵讓淺上藤乃讓其睡著,之后以黑淵白花治療好了她身體的問題,嚴格的說起來,淺上藤乃身體的問題并不嚴重,不過好像有人故意讓她變的這么嚴重。

  “接下來該是確認這個世界的情況了。”

  在治療好淺上藤乃之后,趁著她睡著的時候,沈飛立即開始調查這個世界的情況,然后立即召喚出一個影分身,讓其去冬木市看一看。

  “她的那個繼父明顯有問題,既然遇到了,只能一起解決了,不過既然來到這里,又是這個年代,去看看兩儀式吧。”

  不把源頭解決,淺上藤乃的事情不算是徹底解決,她那個繼父完全可以繼續對淺上藤乃下藥。

  “已經暈迷兩年了,也就是說快要醒了啊。”

  兩儀式在觀布子市很有勢力,那么想要找到他們的府邸自然非常的簡單,只是稍微一打聽,沈飛就大概明白現在的兩儀式的情況了,兩年前意外遭遇車禍,昏迷至今,在醫院內,每周都有個帥哥堅持去看她。

  “沒有圣杯戰爭嗎,間桐家雖然存在,不過卻沒有用間桐臟硯,或者準確的說,間桐臟硯已經死了好幾年了,小櫻被過繼到露維婭的家族,看來這里應該是空之境界了啊,對我來。”

  月世界那么多平行世界,雖然有圣杯戰爭的不少,同樣沒有圣杯戰爭的世界也不少,一個微小的改變,就足以讓兩個平行世界有著很大的不同。

  比如說這個世界,御三家就沒有打造出大圣杯系統,自然也就沒有什么圣杯戰爭了,也正因為如此,讓沈飛心里有些失望。

  這個世界對他來說,最值得的事情,大概就是救了淺上藤乃,至于蒼崎橙子在這里,他還真是沒有什么特別的想法,五戰的世界,也有蒼崎橙子。

  “不過既然來了,就找這個蒼崎橙子吧,那個蒼崎橙子實在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啊。”

  五戰的蒼崎橙子,本來沈飛想要找她談談她的魔術的問題,結果這位很快就從時鐘塔消失了,以她冠位的身份,她這一消失,那怕是萊妮絲也不知道在那里,只能等她自己冒出來。

  “啊。”

  就在沈飛想著空之境界的一些事情的時候,突然聽到淺上藤乃的驚慌的叫喊聲,然后就聽到一聲巨響,臥室的墻壁碎了一個大洞,通過那洞口,可以看到里面的淺上藤乃紅色詭異的瞳孔。

  “這是魔眼。”

  很快沈飛就弄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淺上藤乃醒來,感覺身體十分的輕松,不過隨后就感覺不對勁,然后墻壁就被破壞了。

  “你的魔眼覺醒了,看來你需要請假休息一段時間了,如果是在學校,你的魔眼突然發動,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不用我多說了吧。”

  歪曲之魔眼,會把人扭成麻花的,這是月世界少數非常強大的魔眼,一座鋼鐵大橋,都可以輕易的破壞。

  “我知道了,謝謝,謝謝。”

  身體變的輕松,并且能夠感受到疼痛,讓淺上藤乃非常的高興,要知道她的身體已經折磨了她十幾年了,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是如此。

  “不用客氣,誰讓我遇到了呢。”

  “魔眼,這東西,我還真不熟,看來還是需要去找蒼崎橙子啊。”

  那怕沈飛現在可以制造人工魔眼,不過那只是出于個人的興趣,以及手術果實的能力,真要說起來,他對魔眼的了解很少,怎么開發,控制,并不是很了解。

  而在這方面蒼崎橙子是專家,她一直戴著的眼鏡就是魔眼殺,現在淺上藤乃就需要這個東西來幫忙抑制下她的魔眼。

  “我去幫你請假吧,最近一段時間,你還是不要出門的好。”

  在看到淺上藤乃經常因為魔眼失控,破壞物品,沈飛就覺得她暫時還是不要家的好,至于請假,他代勞了。

  “禮園女學院,沒想到在這個時代,還有這樣的純粹的女校啊。”

  觀布子市的禮園女學院,是一所貴族貴族女子學校,里面的學生基本上都是非富則貴,黑桐干也的妹妹黑桐鮮花就在這里上學,淺上藤乃也是這里的學生,并且兩人還是關系很好的朋友。

  “你是淺上學姐的什么人?”一頭黑色長發的黑桐鮮花,在看到沈飛之后,非常的驚訝,繞著他周圍走了兩圈。

  禮園女學院因為本身制度的關系,沈飛想要進入,必須有一個熟人帶路。

  “算是私人醫生吧。”

  沈飛想了想,給出了這個答案,以淺上藤乃的身份,擁有私人醫生太正常了,淺上一族的大小姐嗎。

  “淺上學姐沒事吧。”黑桐鮮花立即一臉關系的問道。

  “沒什么大問題,只不過需要靜養一段時間。”

  在黑桐鮮花的帶領下,請假很快就搞定了,畢竟是淺上一族的大小姐,就和兩儀式一樣,一般的規矩可約束不了她們。

  “等一下,你是醫生,醫術應該很厲害了,我想問一個問題,一個因為車禍昏迷了兩年的人還會醒過來嗎。”

  在沈飛這邊剛離開禮園女學院,黑桐鮮花那邊就追了出來。

  “這個要看情況,還有病人的意志力,在不清楚具體的情況下變,我也不好判斷。”

  雖然黑桐鮮花沒有說那個病人是誰,不過沈飛還是第一時間就猜出來的,能夠讓黑桐鮮花關心的,只有一個兩儀式。

  而且嚴格的說起來,她應該不是關心兩儀式,而是關心她的哥哥黑桐干也,她喜歡黑桐干也,雖然說起來有些古怪,但是這是事實。

  “我有個朋友,已經昏迷了兩年,不知道能否麻煩你幫忙看下。”黑桐鮮花在猶豫了片刻之后,隨后說道。

  “兩儀式可是你的情敵,不是朋友。”心中這么想著,沈飛嘴里開口說道:“如果你相信我的話,我倒是可以去看一下。”

  雖然不知道黑桐鮮花為什么那么相信自己,不過既然是去看兩儀式,他這邊自然不介意了。

  “那我明天去接你,我會打電話和淺上學姐聯系的。”聽到沈飛答應之后,黑桐鮮花非常高興的離開了。

  “真是殘忍啊。”

  在沈飛這邊和淺上藤乃暫時住在一起的時候,那邊六個混混的尸體,也被警察發現了,看著現場火燒的痕跡,為首的警察,深深嘆了口氣。

  “我看是他們可能是無意間得罪不該得罪的人,或者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這種情況一般人可做不到。”另一個警察在檢查了現場之后,開口說道。

  “讓法醫盡快給出結論,沒想到在變態殺人狂之后,又冒出這么一個冷血殺手。”

  “就是她。”第二天,黑桐鮮花雖然準時來接沈飛來到了醫院,去了兩儀式的病房,大概因為這是黑桐鮮花的私人行為,所以沈飛表面上以朋友的身份來探望的。

  “直死之魔眼,連接根源的眼睛,可惜兩儀式好像提升差了點,不過就憑這眼睛,有誰打得過她。”

  月世界有兩個人擁有直死之魔眼,一個是兩儀式的,一個是遠野志貴,不過兩儀式這邊要比遠野志貴的高級,那是連概念都可以殺死的。

  也就是說理論上來說,兩儀式是可以一刀解決人類惡的,當然只是理論上,真打起來就是兩回事了,你直死之魔眼在牛逼,打不中人也沒用。

  “怎么回事,有反應了,你做了什么?”在沈飛看著掛在一邊的兩儀式的病例的時候,突然一邊的儀器有了反應,這個結果把黑桐鮮花嚇了一跳。

  “我什么都沒有做。”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