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26章 固有時制御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問我,區區雜修竟然敢開口問我,享受著能夠拜見我的榮耀,卻敢不認識我,這種愚昧之人不配活下去。”

  本來征服王只是問金閃閃的姓名,不過好像不認識他是多么打的罪過一樣,站在路燈上的金閃閃說話間,其身后空氣波動,十數把形狀不一的武器,從他身后的金色魔法陣里緩緩伸出。

  “開玩笑的吧,這難道全部都是寶具。”

  這一幕把韋伯嚇了一大跳,因為沈飛這邊的介入,直接干掉了間桐臟硯和間桐家,讓遠坂時臣這邊準備用來進行演戲的節目推遲了,所謂的節目自然就是金閃閃干掉闖入遠坂時臣家的暗匿者了。

  遠坂時臣本來是準備明天在演戲的,結果今天晚上肯尼斯就讓迪盧木多開始挑釁了。

  “不是吧。”

  金閃閃展露的力量,讓征服王也不由的皺起了眉頭,黑亞瑟王這邊第一時間就回到了愛麗絲菲爾的身邊,以免對方突然攻擊自己的御主。

  “我說你們也太孤陋寡聞了吧,連大名鼎鼎的路燈王也不認識。”

  就在金閃閃視線掃視著下面的迪盧木多,征服王,還有黑亞瑟王這三方,好像是在考慮先對誰動手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在空氣中響起,隨著聲音落下,兩道身影從一邊的集裝箱后面走了出來。

  來人正是沈飛和遠坂凜,不過現在的沈飛身上帶著用來偽裝的魔術禮裝,身上散發著從者的氣息,遠坂凜自然是御主了。

  “路燈王,哈哈哈,還真是挺符合的。”

  聽到沈飛的話語,征服王這邊看了下金閃閃腳下的路燈,突然放聲大笑起來,有圣杯灌輸的記憶,路燈是什么,他還是知道的。

  “雜修,找死。”

  沈飛的話語,征服王的嘲笑,讓金閃閃一下子就爆發了,其身后的王之財寶,第一時間發射出去,不過他的目標卻不是沈飛或者征服王,而是現場的所有人,迪盧木多和黑亞瑟王還有愛麗絲菲爾也在其覆蓋當中。

  當當當。

  一行人各施手段,擊飛了攻擊過來的寶具,被打飛的寶具,分散在港口的各處,不過下一刻這些寶具就消散了,被回收到王之財寶里面去了。

  “大膽,時臣,你是想要找死嗎?”

  就在金閃閃因為這一次攻擊無效,想要再次發動攻擊的時候,其突然臉色一變,大聲的呵斥起來。

  “王,請息怒,現在不是和他們戰斗的時候。”

  位于遠坂府邸的遠坂時臣此時是一臉的無奈,召喚出傳說的英雄王,這自然是值得高興的事情,但是這位王行事過于肆無忌憚,就頗為讓人頭疼了,一次性攻擊在場的三方英靈,這是非常不智的行為,萬一對方因為這件事聯手,他這邊可就麻煩了。

  金閃閃的實力固然強大,單對單,可以說這次圣杯戰爭沒有任何英靈是他的對手,但是萬一對方聯手,有人拖住金閃閃,在讓其他人出手對付他這個御主,他就完蛋了,遠坂時臣雖然自負,但還沒有自負到可以對抗英靈的地步。

  “哼。”

  金閃閃冷哼一聲,面色突然冷靜下來,深深看了一眼沈飛之后,身影就消失了,這是令咒轉移的效果,看來遠坂時臣那邊很清楚金閃閃不會善罷甘休的性格,直接使用了一枚令咒把金閃閃召回了。

  “這么果斷的嗎,可惜果斷的不是地方,這根本就是往死里得罪金閃閃啊。”

  金閃閃的消失,讓沈飛有些意外,他跳出來,是本來想要今天晚上就結束圣杯戰爭的,沒想到遠坂時臣那邊完全不給他這個機會。

  也就是他來到這里,不然這個遠坂時臣肯定也是被金閃閃坑死的結果。

  “遠坂時臣,我知道你還在看著,明天晚上,我會在愛因茲貝倫家的城堡里面等著各位,商量這次圣杯戰爭的情況。”

  不過既然金閃閃離開了,沈飛只能暫時息了今天結束圣杯戰爭的想法,在話落之聲,沈飛立即對著港口射出了數道魔彈,擊毀了監視著這里的使魔,同時也把暗匿者給驚走了。

  “不知道閣下可愿意加入我的麾下。”在金閃閃離開之后,征服王開始招攬沈飛了,也就是金閃閃出來的時候太過于囂張,不然說不讀征服王連他都想要招攬一番。

  “招攬我,你恐怕沒有這個資格,我雖然不是王,不過卻是皇帝,東方帝國的皇帝。”雖然不是這個世界的就是了,當然這句話,沈飛并沒有說出來。

  “東方帝國的皇帝嗎,沒想到還能見到如此人物啊,既然閣下已經定好時間了,那就明天見了。”征服王說著就準備帶著韋伯駕駛著戰車離開。

  “征服王閣下,等一下,這邊有人想要見你,這邊交給你們了。”

  沈飛說著就對身后說了一句,然后徑直走向愛麗絲菲爾和黑亞瑟王那邊,愛麗絲菲爾看到沈飛走過去,顯得有些緊張,她戴在耳朵上的耳麥,從剛才開始就沒有傳來切嗣的任何聲音,就讓她感覺不對勁了,現在看到沈飛過來,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幾步,同時低聲呼叫著切嗣。

  看著在呼叫切嗣的愛麗絲菲爾,黑亞瑟王立即擋在其面前,面對著沈飛。

  “又見面了,阿爾托莉雅。”沈飛笑著對黑亞瑟王揮了揮手。

  “你是誰,我們見過嗎?”黑亞瑟王一臉驚訝的看著沈飛。

  “這可真是太讓人傷心了,我們可是剛見過不久啊。”

  “你把切嗣怎么了?”

  就在沈飛想要調戲一下黑亞瑟王的時候,愛麗絲菲爾這邊突然開口打斷了他的話語,切嗣那邊聯系不上,立即讓他明白,應該是沈飛這邊出的手。

  “沒怎么,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和你們商量一下,順便借一下你們的城堡。”沈飛說著一揮手,就以手術果實帶著遠坂凜,黑亞瑟王,還有愛麗絲菲爾,舞彌等人帶到了衛宮切嗣那邊。

  “放心,他沒事,只不過考慮到他搞事的能力,先讓他暈過去了而已,走先去你們的城堡,有什么事情在那里談。”

  “肯尼斯老師,出來吧。”

  在沈飛帶著黑亞瑟王等人離開的時候,二世帶著亞歷山大三世,還有萊妮絲,格蕾等人走了出來。

  “你們來自平行世界,第五次圣杯戰爭的世界,你以為我會相信嗎?”

  愛因茲貝倫的城堡大廳內,在來到在這里之后,沈飛隨即把切嗣和舞彌弄醒,不過考慮到切嗣的性格,并沒有放開的他的束縛,倒是舞彌這邊完全自由了,然后他就把他的來歷大概說了一遍。

  愛麗絲菲爾和切嗣兩人自然是不相信了,這倒也正常,只要是正常人都會質疑這個的。

  “我自然是有證據的了,不過首先是。”沈飛說著就讓遠坂凜用令咒把亞瑟王召喚過來,迦勒底的令咒和圣杯戰爭的令咒是不同的,兩者雖然上限都是三劃,不過迦勒底這邊消耗的令咒,只要擁有足夠的魔力,在給予一定的時間,是可以恢復的,圣杯戰爭的令咒是完全不能恢復的。

  “另一個saber。”看著被召喚過來的亞瑟王,愛麗絲菲爾驚叫道。

  “準確的說這位才是正統的亞瑟王。”

  黑亞瑟王冷哼一聲,并沒有對此說什么,作為英靈,她自然知道自己的情況,雖然她是反轉的,不過除了動手的時候冷酷一些之外,其他的時候,她和正統的亞瑟王并沒有多少區別。

  要說唯一的區別,大概就是兩人雖然都是大胃王,但是喜歡的東西差別很大。

  “你的愿望達成了嗎?”

  “我已經放棄了。”

  “這可真是難得啊。”

  “這并不能算是證據。”

  雖然在圣杯戰爭當中另外出現一個saber十分的古怪,不過這并不能證明沈飛一行人來自平行世界,還是第五次圣杯戰爭的平行世界。

  “我知道,讓她過來,只是讓她和自己見一下面而已,事實上想要證明我的話很簡單,大圣杯就在那里,你們可以自己去確認一下,看看它是不是被污染了。

  還有就是我也可以帶你們去平行世界去親自確認,你們可以親自問那個世界的伊莉雅,還有你的養子衛宮士郎,不過我需要一樣東西。”

  “你想要什么?”

  “你們召喚亞瑟王的圣遺物是什么?”

  “石中劍的斷裂的碎片,如果你想要的話,可以給你。”

  “竟然不是阿瓦隆,還以為可以在收獲一個阿瓦隆呢,看來是想多了。”雖然石中劍的碎片,也是極品的圣遺物,不過沈飛并不需要。

  “我需要你的魔術刻印固有時制御。”

  衛宮切嗣的魔術刻印,是關于時間操控的魔術,這可是非常稀有的,尤其是對沈飛來說,其價值完全可以與阿瓦隆相當,甚至會超過他。

  關于時間方面的力量,沈飛一直有在修煉,畢竟時間可以話說是最強的力量之一了,然而問題就是進度太慢了,那怕他有時間寶石也是一樣。

  現在衛宮切嗣的魔術刻印對他來說正好合適。

  “不可能。”衛宮切嗣還沒有開口,愛麗絲菲爾就斬釘截鐵的開口拒絕了,那怕她想要去看看未來的伊莉雅是什么情況,但是事情牽涉到了衛宮切嗣,她可以放棄。

  對于一個魔術師來說,魔術刻印是至關重要的,其他的東西可以舍棄,但是魔術刻印不行。

  “不要那么急著拒絕,我換個說法,我借用這個魔術刻印三年如何,之后我保證會歸還,你們應該知道以莪的實力,沒有必要欺騙你們,本來我就算動手搶走魔術刻印,你們也沒有辦法抵抗的。”

  對于沈飛來說,固有時制御最讓他感興趣的是其魔術效果,相反魔術刻印反而不算什么,給他三年時間,他有絕對的把握,就算不依靠這個魔術刻印,也可以使用。

  對于固有時制御,在時鐘塔的時候,他就研究過,這并不是月世界內屬于絕對不可能再現的魔法,只是高等魔術而已,屬于固有結界的一種。

  只不過這個固有結界的作用的地方,不是異空間,而是肉體,將結界的規模縮小到體內,干涉的時間調整在數秒內,借此將世界的調整對固有結界的干涉降到最低程度,這就是固有時制御。

  其固然十分的稀有,不過并不算多么的尊貴,只看時鐘塔沒有對衛宮切嗣發布封印指定的命令就可以知道了,如果真的是獨一無人,魔術協會早把衛宮切嗣抓去當標本了。

  “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不過我有一個問題,你既然能夠穿越平行世界,可曾遇到可以正常許愿的圣杯。”

  衛宮切嗣從剛才一直在沉默,現在終于開口了,從其開口說的話語,可以知道他剛才應該是是在思考沈飛的話語。

  “我雖然沒有遇到過,不過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有可以正常許愿的圣杯,不過很可惜的是你的愿望是不會達成的。”

  如果真的能夠讓世界和平的辦法,兩大抑制力恐怕早就行動了,那里還會輪到衛宮切嗣,當然了就算這樣,沈飛還是很敬佩他的,那怕他不會成為這樣的人,但是不妨礙他敬佩這樣的人。

  固然衛宮切嗣也有不少問題,但是如果連心懷讓世界和平愿望,并且一直為此而努力的的人也不值得敬佩,那么世界上也就不會有多少值得敬佩的人了。

  “想要用圣杯達成世界和平的愿望,唯一的辦法大概就是殺光人類,這樣世界就和平了。”

  無論是被污染的圣杯,還是正常的圣杯,恐怕都會用這個方法達成世界和平,就像奧創一樣,他本來是被創造出來守護世界的,結果呢,發現人類是造成動蕩最大的原因。

  “怎么會這樣?”

  聽到圣杯不能達成自己的愿望,衛宮切嗣的眼神一下子就失去了光芒,這可是他長久以來的理想,為此一路犧牲了太多的人了。

  “走吧,我帶你們去親眼看看十年后的世界吧。”

  沈飛并沒有對衛宮切嗣說起更深方面的事情,因為沒有必要,說句不好聽的話,知道的越多只會讓他更絕望。M.

  “伊莉雅怎么完全沒有長大。”十年后的伊莉雅按理說應該十八歲了,結果和八歲的她幾乎沒有什么區別。

  “這是煉金術改造的弊端,她的生命問題雖然解決了,但是身高的問題嗎,只能看以后有沒有辦法了。”

  沈飛沒有說的是,或許可以借助圣杯許愿來改變這個情況,就好像韋伯的愿望,好像就是長高一些,說起來到了二世的事情,韋伯的這個愿望其實算是達成了。

  “現在你們不適合見面,等到那邊的圣杯戰爭解決了,你們有的是時間,就算你們在這邊定居也沒有關系,現在還是先解決那邊圣杯戰爭的問題吧。”

  沈飛雖然帶著衛宮切嗣和愛麗絲菲爾來到了五戰的世界,不過并沒有讓兩人出現在他們的面前,現在有些不合適,等到事情結束了,也就隨便了。

  大不了后面直接變成衛宮家的飯在加上魔法少女伊莉雅的世界就是了。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