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08章 大流士 (上)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天地開辟乖離劍,是金閃閃的最強寶具,傳說可以切開世界的寶具,不過雖然說是劍,但是其形狀和劍有著非常大的不同,這是一把有著金色的劍柄,但是劍刃卻是由三片紅色的刃組合起來的武器。

  隨著那三片紅色的劍刃不斷的旋轉,恐怖的魔力不斷從劍刃中散發出來,這股魔力之強直接在金閃閃的身體周圍形成颶風,在這股颶風之下,其周圍的空間都在不斷的顫動著。

  “天地乖離,開辟之星。”

  金紅色的光柱從乖離劍向著沈飛噴射而出,其威力之強已經超過了沈飛之前見過的擁有圣杯的黑亞瑟王。

  “遺世獨立理想鄉。”

  金色的劍鞘和金色的長劍突然憑空出現在沈飛的面前,隨著其把金色的長劍插入金色的劍鞘之中,劍鞘的身上立即冒出金色的光芒,在其身前形成一道金色的障壁,這一刻沈飛拿出的劍鞘,并不是投影出來的,而是被其隱藏在身體內的真正的劍鞘。

  對手畢竟是傳說的乖離劍,還是謹慎一些好。

  金紅色的光柱,猶如滔天洪流一樣轟擊著沈飛面前的那金色障壁,其力量之前,一瞬間就讓大空洞周圍的山壁消失殆盡。

  不過就算有如此威力,那看起來薄薄的金色障壁,依舊紋絲未動,這就是阿瓦隆,擁有絕對防御的阿瓦隆,無論是物理攻擊還是魔法攻擊都能夠絕對防御,在月世界可謂是最強的防御寶具,其他的防御根本比不了。

  當然這是指在劍和劍鞘同在的情況下,事實上現在沈飛也并沒有完全解放阿瓦隆的力量,就如同現在的金閃閃也并沒有發揮出乖離劍的真正威力一樣。

  阿瓦隆,在真名解放之下,其劍鞘是可以分解成為細小的部分,在空中進行防御的,

  看著依舊不在轟擊的金紅色光柱,沈飛把手放在了劍鞘上,下一刻,劍鞘上爆發耀眼的光芒,瞬間,轟擊過來的金紅色光柱,倒卷而回,這一幕讓手持乖離劍的金閃閃不由的愣住了片刻,就是這片刻,倒卷而回的金紅色光柱,一瞬間就把其吞沒了。

  阿瓦隆,不只是擁有絕對防御,還擁有攻擊反彈的能力,某個世界的第五次圣杯戰爭,阿爾托莉雅就是以此擊敗了金閃閃。

  “痛痛痛。”

  等到金色的光柱消散,整個大空洞周圍的山壁消失殆盡,抬頭就可以看到滿天繁星,就在這時,一邊傳來呻吟之聲。

  沈飛循聲望去,立即就發現,一個渾身赤裸,有著一頭漂亮的金色短發少年,從一邊的地面爬了出來。

  雖然對方只是一個少年,不過那獨特的造型,還是讓沈飛第一眼就認出對方就是幼閃閃,說起來非常奇怪,八張職階卡里面,只有這位是有意識的,沒有意識,幼閃閃也不會出現。

  “大概因為對方是金閃閃吧。”這種異常的情況,沈飛只能歸結對方是英雄王的關系,誰讓對方是人神混血,還有著王之寶庫這樣堪稱外掛的寶具呢,如果這位英雄王學一下某位慎勇,那根本就不會有其他人什么事了。

  “遺世獨立理想鄉,你這是作弊啊。”

渾身赤裸的幼閃閃,一手捂著腦袋,在那不停的揉著,另一邊則是用一種非常無奈的表情看著沈飛,或者準確的來說,是看著被他拿在手里的阿瓦隆,對于阿瓦隆的能力他自然是知道的了,正因為知道,才說沈飛左臂,擁有這樣的防御能力,根本沒有辦法打啊  “還真是耗費魔力啊,果然沒有辦法一直使用啊。”

  感受著使用阿瓦隆的消耗,沈飛暗暗搖了搖頭,隨后就把劍鞘重新收回體內,然后向著前方走去。

  “我說,你就沒有什么想說的。”看著對方不理會自己,幼閃閃繼續說道,這也就是幼年狀態的他,換成成年他,有人這么對待他,恐怕早就罵起來,或者動手了。

  “你想要我說什么。”沈飛撿起地面的弓兵的職階卡,這才轉頭看向幼閃閃。

  “你的目的是這個嗎。”幼閃閃看著沈飛手中的職階卡,立即就明白了他的目的。

  “不錯,不介意我使用一下你的王之寶庫吧。”沈飛收起職階卡,笑著對幼閃閃說道。

  “我要說介意,你會不用嗎。”幼閃閃一臉無奈的說道。

  “不會。”開玩笑,就連阿爾托莉雅的職階卡他都用了,更何況是金閃閃的呢。

  “那你還問我。”

  “這是禮貌的問題,而且如果你同意的話,我豈不是要省事很多。”

  看著幼閃閃,沈飛心里想的則是帶他去打那個成年的他,這想必會非常的有意思,金閃閃不是喜歡愉悅嗎,不知道他看到幼閃閃之后,還會不會愉悅。

  至于王之寶庫,那怕他有了對方的職階卡,幼閃閃一樣可以連通王之寶庫,使用里面的寶具。

  “你這個樣子可不太好,沒有衣服嗎。”感受著外面露維婭和遠坂凜正在向著這邊走過來,沈飛立即對幼閃閃說道。

  “怕什么,我現在可是小孩子。”幼閃閃看起來對于自己的赤身裸體一點都不在意。

  “小孩子嗎。”沈飛說著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照相機,對著幼閃閃就拍了好幾張照片,然后開口說道:“你說我要是把這個拿到烏魯克去賣,能賣多少錢。”

  “現在可沒有烏魯克了。”幼閃閃十分無語的看著沈飛。

  “這個世界沒有,其他的世界就不一定了,我正準備參加的圣杯戰爭,就有成年的你,你說我把這個給他看的話,他會有什么反應。”想起五戰的金閃閃,沈飛突然笑了起來。

  “他會砍死你,不對,你有阿瓦隆,好像砍不死。”幼閃閃說道這里,無奈的嘆了口氣。

  “好了,穿上衣服吧,有人過來了。”沈飛說著就具現了一套兒童衣服,扔給了幼閃閃,在他的感知中,遠坂凜和露維婭兩人快到了,之前他和金閃閃的戰斗,太過于驚人,讓兩人為了安全,不得不后退到了更遠的距離。

  “不用了,我自己有。”說話間,幼閃閃身上就出現了一套現代化的兒童服飾,不得不說這個狀態的幼閃閃,看起來十分的可愛。

  “沈飛,你沒事吧。”

  在幼閃閃穿上衣服之后,沒過多久,遠坂凜和露維婭兩人就趕來了,看著四周的情況,兩人的臉色立即垮了下來,如此大的破壞,想要隱瞞,在現代社會想要隱瞞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沒事,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吉爾伽美什王,他的幼年形態。”

  “兩位大姐姐好。”在遠坂凜和露維婭震驚于幼閃閃的身份的時候,他突然來了一個裝嫩,讓沈飛非常的無語。

  “這里該怎么辦?”

  雖然對于吉爾伽美什的出現十分的好奇,不過遠坂凜這邊更擔心的是大空洞這邊的問題,圓藏山這邊遭受到如此大的破壞,一旦引起人們的關注,這可是違反神秘的隱匿規則的。

  “就說是瓦斯爆炸造成的。”沈飛隨即說出了一個方法,要知道在月世界,瓦斯爆炸可是萬能的理由。

  “你當那些人是白癡嗎,這里那里來的瓦斯啊。”遠坂凜立即怒吼起來,在月世界瓦斯爆炸確實是一個萬能的理由,不過那需要有人配合才行,圣杯戰爭能夠以瓦斯爆炸當做借口,是因為后面有圣堂教會的人在善后,用魔術暗示。

  “看來只能先布置一個結界再說了。”露維婭說出了她的想法。

  “這倒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隨即三人開始動手布置結界,遠坂凜和露維婭雖然都是以寶石魔術為主,但兩人同意也是這個世界二世的弟子,對于結界,也是有些心得的。

  “再加上迷宮,還有驅散仙人會更好一些。”

  大空洞所在的地方是圓藏山,這里風景秀麗,周末的時候會有不少人前來的,只是結界的話,未必有多保險。

  “你們先回去吧,接下來來的事情,你們就不必參與了,放心,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在結界布置完成之后,沈飛就讓遠坂凜和露維婭兩人離開了,接下來他需要前往平行世界解決問題的根源。

  “這就是王之財寶嗎,寶具還真是多啊,可惜很多都不知道真名。”

  在遠坂凜和露維婭離開之后,沈飛并沒有立即想要去衛宮巨俠的世界去救他,而是先連接了金閃閃的職階卡,之后以王律鍵打開了王之寶庫。

  王之寶庫是金閃閃的寶庫,既然是寶庫,肯定是有鎖的,還是魔術鎖,王律鍵就是打開寶庫魔術鎖大門的鑰匙,這點倒是和死神的靈王宮需要王健類似。

  王律鍵是一把非常的大的黃金鑰匙,而且還是一把形狀不斷變化的鑰匙,把其插入虛空,通過解析,就可以打開王之寶庫了。

  在不斷衍生符文網絡中,王之財寶的大門終于被打開了。

  “天地開辟,乖離劍。”

  打開了王之寶庫之后,沈飛第一件事就是把乖離劍拿了出來,然后不斷的解析著其力量,有理之律者的力量的他,想要把這件寶具解析出來。

  “你這家伙是在解析乖離劍,你是異世界的人,沒想到真的存在啊。”

  看著沈飛的動作,幼閃閃不由的好奇的走到他對面,做我最頂尖的英靈,又有著千里眼,幼閃閃自然知道月世界很多秘密,他口中的異世界,自然不是所謂的平行世界,而是有別于月世界的異世界,不是附屬月世界的異界。

  在月世界是有人離開過這片宇宙的,比如說那個覺者。

  在月世界一般人不會知道沈飛的來歷和身份,但是月世界的千里眼組的幾人,就不一樣了,這幾個人甚至還可以通過千里眼來組建一個局域網聊天。

  “不錯,關于恩茲華斯你有什么要說的。”

  沈飛輕輕點了點頭,反問道,相比于他知道是事情,幼閃閃這邊知道的更多,原來的劇情,就是靠著他的幫助,伊莉雅等人才潛入到恩茲華斯的城堡里,救出衛宮巨俠的。

  “對于你來說,知不知道這些都是一樣,讓你來解決這件事,那兩個家伙還真會打如意算盤。”

  對于幼閃閃這句話,沈飛沒有接口,他說的那兩個家伙是誰,他當然知道了,無外乎就是阿賴耶和蓋亞,月世界那么多平行世界,他能夠來到這里,未必沒有那兩人插手的原因。

  不過這對于沈飛來說無所謂,畢竟他這邊得到了好處,那么幫忙處理一些事情,自然是正常的,這算是雙方的默契吧。

  如果換成沈飛有著毀滅月世界,或者到處瞎搞的情況的話,不要說這些好處了,恐怕他到來的那一刻,面對的就是守護者紅a了,而且還是加強版的紅a。

  他這種穿越者,說起來和偷渡者有些像,在你弱小的時候,沒有人在意,在你強大的時候,看你所做作為,如果對這個國家的有利,那怕是偷渡者,也是可以成為這個國家的人的,貢獻更大的話,成為國家的官方人員也是正常的。

  “這個世界的冬木市,還真是冷清啊,這算不算是六月飛雪啊。”

  通過大空洞那里,沈飛隨即就來到了衛宮巨俠的世界,之前幼閃閃雖然沒有說什么恩茲華斯多少情報,不過對于他們的計劃,倒是大概說了一遍。

  在月世界想要穿越平行世界唯有第二法才能做到,恩茲華斯這邊能夠定位到伊莉雅的世界,說起來還是多虧了當初衛宮巨俠的許愿,以及兩個世界都發生過圣杯戰爭,又都是在冬木市,雙方好像是鏡像的關系。

  在加上用七張職階卡來擾亂冬木市的靈脈,在通過第八張職階卡來定位,可以說如果沈飛這邊不過來,要不了幾天,恩茲華斯就會派人去伊莉雅的世界抓美游了。

  原著的劇情就是如此,不過現在換成沈飛,他提前過來了,還把原著當中伊莉雅等人忘了拿走的弓階的金閃閃卡片拿走了。

  “畢竟這個世界要滅亡了。”幼閃閃自然也跟了過來,用手接著從空中掉落的雪花,神發出一聲輕聲的嘆息,雖然他是人神混血,但是立場卻始終是站在人類這一方的,一個世界的人類毀滅,他的心情自然也是很復雜的。

  “世界沒有那么容易滅亡,同樣人類也沒有那么容易滅亡,這么想當然的認為人類會滅亡,不過只是傲慢而已。”

  身為人類,沈飛倒是對人類很有信心,月世界那么多災難,那怕是到最后的鋼之大地,傳說的行星末日,人類不是依舊生存下來了。

  “你倒是對人類很有信心啊。”幼閃閃有些意外的看著沈飛。

  “當然,有句話叫做,生命總會找出自己的出路。”

  說話間,兩人就來到了冬木市最大的那個坑洞邊緣,這是曾經黑霧襲擊冬木市的時候造成的傷害,而恩茲華斯家族的魔術工房就隱藏在大坑中間。

  三月,初春。

  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仿佛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云層。

  云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回蕩。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里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體、碎肉,仿佛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鬧。

  只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面,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里,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污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瞇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只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后,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于將它的頭,完全沒入野狗的腹腔內。

大神救援貓的美漫之手術果實最快更新  第1008章大流士(上)免費閱讀.s(bqg789)m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