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12章 第五次圣杯戰爭 (中)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你這家伙為什么在這里。”

  就如同幼閃閃不想見到成年的自己,也就是中二閃一樣,成年的金閃閃其實也不想見到他,嚴格的說起來,成年的金閃閃不只是不想見到幼閃閃,就連賢王閃也不想見到。

  “我也不想過來啊,只是被人硬拉過來,我說,你要不回英靈殿吧。”

  幼閃閃看著成年的自己,對方的狀態,他一眼就明白了,對于自己成年竟然變成這個模樣,讓他心里十分的無奈。

  “你這是什么意思,要和為敵嗎?不要以為你是我,我就不敢動手。”成年金閃閃一臉不爽的看著幼年的自己,其神情好像是一言不合就要動手了。

  “這算不算我殺我自己啊。”一邊的沈飛看著兩位金閃閃,心里突然冒出這么一個想法。

  “我殺怕你丟臉,要知道你就是我,你丟臉,就是我丟臉啊。”

  幼閃閃很清楚沈飛這邊的實力,有著阿瓦隆的他,在月世界這邊,金閃閃根本不可能打贏,更不要說他這邊還有兩位從者,自己主動回歸英靈殿,起碼比被人打回英靈殿面子要好看一些。

  “你在說什么廢話,就憑他們,一個白癡女神,還有一個大狗,還有,你身上的氣息有些熟悉啊。”成年的金閃閃目光從伊什塔爾和庫丘林兩人身上掃過,最后停留在呆著兜帽的亞瑟王身上。

  此時的亞瑟王頭上帶著兜帽,身上披著披風,那怕金閃閃曾經見過她,也沒有辦法認出來。

  “你說誰是白癡。”

  金閃閃的話,讓伊什塔爾忍不住就要動手了,就算是賢王閃,伊什塔爾都和他不合,更不要說這個時期的金閃閃了。

  “除了你還能是誰?”金閃閃直接挑明道。

  “去死。”

  伊什塔爾立即忍不住了,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攏,一記陰炁彈就忍不住向著金閃閃射去,同樣是陰炁彈,在她手中的威力和遠坂凜手中,完全是兩回事,畢竟那怕是降格,她也是神靈啊。

  “果然還是老樣子,小氣,暴躁。”金閃閃偏頭避開了伊什塔爾的攻擊,繼續說道。

  “我今天一定要把你送回英靈殿,好讓那家伙好好看看。”

  在斗嘴方面,伊什塔爾遠不是金閃閃的對手,所以她決定動手,依舊是陰炁彈,不過這一次不是一發,而是數十發齊出。

  如此多的陰炁彈,金閃閃自然沒有辦法輕易的避開,不得不向著另一邊的房頂跳去,雖然跳到地下也可以避開,不過對于金閃閃這個路燈王來說,他不會允許有人站的位置比他高。

  “既然開打了,那就動手吧,saber你也動手吧,先砍死金閃閃那家伙。”

  本來沈飛還想在說些什么,不過既然伊什塔爾動手了,那就直接動手吧,把金閃閃直先送走,是他們一早制定好的計劃。

  “嗯。”

  saber輕輕點了點頭,把身上兜帽和披風甩開,下一刻其身影就出現在金閃閃的面前,無形的劍向著其胸膛斬去。

  “是你,saber。”

  倉促之間從自己身后的空間拔出一把金色的長劍擋住了saber攻擊的金閃閃,看到亞瑟王的面孔之后,第一時間就認出了她。

  saber本來是指圣杯戰爭七位職介的劍士,不過因為阿爾托莉雅的人氣,一般來說,直接說saber都是指她,其他的劍術職介,需要直接稱呼名字,有句話是這么說的,十萬月廚,百萬王廚。

  “你還沒有放棄你那可笑的愿望嗎。”

  被saber一劍震飛,金閃閃突然大聲笑了起來,兩人可以算得上是熟人了,上次圣杯戰爭的老對手了,一般來說從者是不會有關于其他圣杯戰爭的記憶的,不過saber這邊不一樣,畢竟她并沒有真正的死亡,雖然說起來很奇怪,但是這是事實。

  作為王,金閃閃是極度不認可阿爾托莉雅的王道的,在他看來,作為王竟然連自己的信念都不能堅持下去,算什么王。

  “英雄王,你現在的行為算是王嗎?”遲疑了片刻之后,saber再次沖向了金閃閃。

  “我本來就是王,我的所作所為就是王。”

  王來允許,王來承認,王來背負整個世界,這就是英雄王的理念,正是靠著這理念,那怕是被黑泥侵蝕,他依舊能夠保持自我,那怕是罪惡,王也可以背負,從這方面來說,金閃閃不愧為英雄王。

  當當當。

  說話間,saber和金閃閃雙方的長劍碰撞了十數次,每一次碰撞都讓金閃閃身不由己的后退一步,最后直接被saber逼的不得不跳向地面。

  “你這家伙。”

  憤怒的金閃閃想要反擊,一邊的伊什塔爾的攻擊又來了,這次不再是陰炁彈而是寶石魔術了,能夠把金閃閃送回英靈殿,可是讓她干勁十足,這樣一來,她就可以在某人的面前吹噓這個了。

  “綺禮,不要想著逃走。”

  在這邊三人打起來之后,院落里的言峰綺禮找了個機會就向著一邊沖去,現在金閃閃被拖住,對他來說可是極端的不利,這邊可是還有兩個從者呢。

  不過在他剛有所行動的時候,一直盯著他的遠坂凜出手了,出手就是二顆寶石,寶石魔術爆炸的威力,讓言峰綺禮不得不借助強化手腕來擋住。

  不過下一刻又是兩顆寶石向著言峰綺禮疾射而去,為了替父母報仇,這次她可是帶了大量的寶石。

  “凜,你的實力進步很快嗎。”

  再次避開遠坂凜的寶石魔術,言峰綺禮看向凜的目光變的凝重起來,對于凜,之前言峰綺禮完全沒有放在眼里,雙方的實力有著不小的差距,不過那是指之前的凜,現在的她,經過在時鐘塔的學習,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更不用說沈飛這邊還提供了達芬奇制造的龍血藥劑給她,讓她的身體素質得到了不小的提升。

  砰砰砰。

  察覺到凜的實力的進步,言峰綺禮開始認真起來,數把黑鍵出現在他雙手中,在凜使用寶石魔術的時候,立即投擲出手中的黑鍵,同時身體快速的向著遠坂凜沖去。

  遠戰,凜的寶石魔術對他的威脅極大,繼續下去的話,恐怕倒下的就是他了。

  沖到遠坂凜身邊的言峰綺禮立即打出一記八極拳,不過就在此時,遠坂凜同樣以八極拳應對,雙方拳頭相撞發出一聲悶響,出乎言峰綺禮意料的是,這次碰撞,弱勢的是他,而不是遠坂凜。

  服用過龍血藥劑的遠坂凜,這一刻在身體素質上已經超越了言峰綺禮。

  占據優勢的遠坂凜,乘勝追擊,用言峰綺禮教導她的八極拳,一拳打中了其心臟,讓其身體飛出近十米之遠,直接倒在地上,看起來好像已經重傷不起了。

  轟轟。

  看著倒地的言峰綺禮,遠坂凜沒有靠近,而是向著地面投擲兩枚藍色的寶石,兩聲巨響之后,地面被炸出一個大坑,不過言峰綺禮并不在里面。

  “想要引我上當,你真的以為我會那么容易上當。”看著避開了自己攻擊的言峰綺禮,遠坂凜冷冷的說道。

  “這可真是讓人想不到,時鐘塔那么厲害嗎。”

  遠坂凜的謹慎讓言峰綺禮,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換成之前的凜,是絕對會上前查看一番,而不是果斷的使用寶石魔術攻擊一個重傷員。

  “這個你就沒有必要知道了。”

  遠坂凜說著雙手泛起魔術回路,人立即沖向了言峰綺禮,時鐘塔自然沒有這么厲害,不過沈飛這邊要比時鐘塔厲害多了,言峰綺禮的心臟有問題就是他告訴遠坂凜的。

  那可是連暗匿者的寶具都可以躲過的心臟。

  “這是怎么回事,我的對手是你嗎?”

  在言峰綺禮準備逃走的時候,庫丘林本來是準備出手阻攔的,不過在看到坐在一邊好像看戲的幼閃閃之后,就放棄了動手的想法,雖然幼閃閃是少年的模樣,但是他同樣是一個英靈,庫丘林不得不小心。

  事情變化太快,讓庫丘林完全搞不懂發生了什么事情,不過有一件事他是知道的,那就是圣杯戰爭的英靈都是敵人。

  “不要那么緊張,我們對你們是沒有惡意的,如果有惡意,剛才讓他直接得手,對我們來說反而更有利。”

  事實上不只是庫丘林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巴澤特這邊也是一樣,她完全不懂為什么本來只是監督的教會人員為什么要偷襲她。

  巴澤特是魔術協會的執行者,實力是強大,但為人卻是相當的單純,參考一下伊莉雅世界的她,就差不多可以知道她是什么人了,雖然平行世界那怕同意而人,性格不一定相同,比如說伊莉雅世界的伊莉雅和這邊的伊莉雅就完全不同。

  不過這位巴澤特根據萊妮絲的調查結果,兩者確實十分的類似。

  “事情是這樣的,這次圣杯戰爭出現了問題。“

  沈飛說著就簡單的把這次圣杯戰爭的情況說了出來,當然了,對巴澤特,他這邊自然不會和盤托出,而是加工了一番,他救巴澤特是因為庫丘林那邊的關系,之后雙方應該不會有太多的交集,自然不會向對待遠坂凜一樣,把真相都說出來。

  “我之所以救你,是因為我和庫丘林有一些關系,如果看著你這么死去,有些不太好。”

  “喂,我可不認識你。”庫丘林立即插口道。

  “是另一個你。”沈飛看著巴澤特,繼續說道:“圣杯已經沒有辦法許愿了,作為救你的代價,把他讓給我,你出局了。”

  這個他自然就是指庫丘林了。

  “你說什么,不要以為你救了我的御主,莪就不會對你動手。”

  沈飛的要求,巴澤特這邊還沒有開口,庫丘林就搶先開口了,同時手中的紅色長槍指著他。

  “好。”巴澤特那邊的聲音突然響起,讓庫丘林的動作不由的一僵。

  “其實我的愿望只是想要在圣杯戰爭上見一下你而已,說起來我的愿望已經完成了。”巴澤特非常崇拜庫丘林,這是她愿意參加圣杯戰爭的主要原因,圣杯能不能許愿她一點都不在意。

  在加上言峰綺禮的偷襲,讓她非常的失望,對于接下來的圣杯戰爭自然就沒有興趣了,巴澤特本來對言峰綺禮的感覺是非常不錯的,兩人之前算是屬于好朋友的那種,雖然一個是屬于魔術協會,一個是屬于教會,雙方也聯手完成不少任務,當然都是私下的,畢竟教會和魔術協會是敵對的。

  魔術的世界是有著不少危險的,邪惡的魔術師,暴走的改造生物,人造人之類的,這些都是需要人處理的,教會的代行者和魔術協會的執行者,做的就是這樣的任務。

  正是因為如此巴澤特才會毫無防備的來見言峰綺禮,但凡她有警惕的想法,言峰綺禮想要偷襲她都是不可能的。

  論實力巴澤特是在言峰綺禮之上的,那怕是對上從者,她也是有著殺手锏的,那就是其家族傳承的寶具,逆光劍。

  這是一種能夠破除對方寶具的寶具,在月世界有的平行世界的圣杯戰爭里面,巴澤特可是憑借這個干掉了亞瑟王阿爾托莉雅的。

  逆光劍是和穿刺死棘之槍一樣的因果類型的寶具,具有絕對的后發先至的效果,從這個效果來看,可以算得上是時間類的因果類寶具了,用這個,理論上來說,金閃閃也是可以被干掉的。

  伊莉雅的世界,巴澤特就是靠著這個一個人打贏了伊莉雅,美游,還有小黑三人。

  雖然說逆光劍的使用條件是對方使用王牌,不過這個王牌到底該怎么算,就不好說了,理論上來說,寶具自然是王牌了。

  但是在某個世界巴澤特有一次和衛宮士郎猜拳,也使用了逆光劍,如此一來王牌的判定標準就不明了。

  “我不同意,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資格做我的御主的。”

  英靈都是有著自己驕傲的,那些把英靈當做使魔的大都沒有什么好結果,相性不好,在圣杯戰爭里面,就是找死,當然這是指正常的圣杯戰爭,像這次的五戰不算。

  正常的圣杯戰爭都是誰卑鄙誰會占據大優勢,比如說四戰,最后決戰的衛宮切嗣還是言峰綺禮都是屬于不擇手段的類型。

  “不要這么說嗎?”沈飛說著就把巴澤特弄暈過去了。

  “你想要做什么?”看到沈飛的動作,庫丘林的長槍立即舉了起來。

  “放心,我如果要對她不利,之前就不會救她了,只不過有些事情,不適合她知道,比如說我救她的真正原因是在另一個圣杯戰爭里面,于都了魔術師階位的你,他教了我這個。”沈飛說著在空中畫出了數個原初盧恩符文。

  庫丘林實力不弱,只是運氣不好,不過正好可以拉過去給迦勒底當打手,然后讓他見一下自己的師父,某個雙槍老太婆,想必到時候他的表情會非常的精彩,當然這事情肯定是不能泄露的,不弱某位說不定要提前自殺回英靈殿了。

  “咦,有客人來了啊。”

  就在沈飛要繼續說什么的時候,突然發現有人在靠近這里,圣堂教會的所在地在冬木市是非常偏僻的,一般情況下,是不會有什么外人過來的,這個時候過來,無疑應該是圣杯戰爭的相關人員。

  “這不是二世和格蕾嗎,來了,也不通知我一聲,是在擔心什么嗎。”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