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95章 蒼崎橙子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美是一種魔術,這是之前沈飛和二世交流的時候,他說的話語,不少魔術師認為通過觀看觀看美的事物,可以讓自身變美,無論是魔術師還是普通人,對于美好的事物都是向往的,就好像一見鐘情,絕對是只出現在帥哥和美女之間,肯定沒有人對容貌丑陋的人一見鐘情。

  當然了美肯定不只是限于人類了,環境,物品,人同樣是普遍喜歡美的,就像人都喜歡住環境優美的地方,不會有人主動想要去住進下水道一樣。

  還有古董,藝術品等等,人們追逐的這些東西,其實也是源自一種對美的追求,因此在時鐘塔就涌現出了一批追逐美的魔術師。

  按照二世的說法就是美好像是一種共鳴咒術,通過鑒賞美,使本人的靈魂與靈性受到凈化的感覺,這正是我們感受到的美的真面目。

  伊澤路瑪家族就是走在這一路上的佼佼者,其家族每一代都會制造出黃金公主和白銀公主,來公開演示,他們對美的追逐。

  不過歷代以來,這一次的展示堪稱是最完美的,因為就算是一邊的蒼崎橙子也有些震驚的看著雙子公主。

  在月世界,美同樣是一種強大的術式,就像剛才,雙子公主亮相的時候,大廳的一行人的失態,就可以知道了,剛才如果有人出手的話,在場的人當中沒有多少人能夠有還手的機會。

  魔術師出手,是需要運轉魔術回路的,而剛才這些魔術師全部因為雙子公主呆住了,自然就談不上運轉魔術回路了。

  “所以才會有美神嗎。”

  通過二世對這方面的講解,讓沈飛對于美,以及為什么會有美神,有了一定的了解。

  雙子公主在亮相之后,很快就退出了,所謂距離產生美,雙子公主自然是不會參加之后的宴會的活動了。

稍后替換  威爾斯說著就走到了妖精之門前,和站在邊上的女妖精說了幾句之后,轉頭對著二世揮了揮手,隨后就和女妖精聯袂走入了妖精之門,在兩人進入之后,妖精之門立即就消失了,至此一場危機就消弭于無形了。

  如果讓妖精之門繼續存在的話,接下來恐怕就是爆發時鐘塔和妖精國度的戰爭了。

  “威爾斯。”

  看著消失的威爾斯,二世不由的深深的嘆了口氣,對方是二世在時鐘塔少數欣賞的人物,結果誰曾想到,在威爾斯從小的時候,其父親就想著獻祭他呢。

  不得不說對于魔術師來說,其三觀正常人真的很難理解,為了傳承,魔術師會不惜一切代價,但是如果有追求根源的機會,那怕是血親也可以獻祭。

  這不是二世遇到的第一個這么做的魔術師,之前的那個天體科的事件也是一樣,對方是準備讓自己死后獲得永生,來追求根源的,結果他的儀式根本不完整,她的女兒雖然看出來了,但是卻沒有提醒。

  不得不說二世這么些年交出來的弟子,確實非常的出色。

  “接下來就是法政科的事情了。”

  雖然事情解決了,不過后續的善后還是有不少問題的,尤其是這一家繼承人全滅了,后續遺產的問題,肯定非常的熱鬧。

  “你怎么也來了。”

  豪華汽車上,二世看著跟上來的獅子劫界離,不由的有些奇怪,魔術使一般很少會和君主打交道的。

  “你之前答應的報銷的事情。”獅子劫界離直接說出了原因,之前他可是消耗了不少子彈和手雷的。

  “我知道了,回去之后,你列出一份文件吧,對了,不要太過分了。”

  作為君主,二世這點權利還是有的,畢竟這次怎么也解決了一個大麻煩。

  “放心,不會寫太多的。”

  獅子劫界離笑著說道,言下之意,肯定會多寫一些,畢竟這可是難得的時鐘塔報銷的機會,自然要把自己的消耗翻個幾倍說一下了,如果不是這樣,獅子劫界離才不會和二世一起回去呢。

  “妖精國度,世界里側,世界外側。”

  沈飛在上車之后,都沒有說話,表面上在閉目養神,實際上是在考慮之前妖精國度的事情,之前如果他出手的話,是可以摧毀妖精之門的,不過在看到魔術師的父慈子孝之后,他才不想管這方面的事情呢。

  不過妖精國度,讓他想到了世界里側,月世界的眾神并沒有消失,而是去了世界里側,也就是說那是一個眾神遍地的地方,而且還是一個神靈實力不怎么受限制的地方。

  “記得這個世界還有覺者,他最后好像離開了。”

  “你沒有朋友吧。”

  “親愛的哥哥,你這是想要和我互相傷害嗎?”

  二世的書房,在二世開口之后,萊妮絲的笑容很快就僵住了,不過下一刻二世的笑容也僵住了,這句話對于兩人來說,就是互相傷害,這兩人在時鐘塔都是屬于沒有朋友的。

  “好了,這件事,你不應該找我,伱應該直接和格蕾去說。”二世在短暫的沉默之后,心情終于平復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你那可愛的弟子,我就借走了。”

  萊妮絲這次來找格蕾是為了參加即將舉行的伊澤路瑪家族舉辦的黃金,白銀兩位公主的亮相宴會。

  本來萊妮絲是不準備找格蕾的,她直接找上了沈飛,像這種宴會,很難說會發生什么事情,所以萊妮絲需要一個實力強大的保鏢,如果沒有沈飛的話,自然就是格蕾了,但是現在不是沈飛出現了嗎。

  不過隨后沈飛建議她把格蕾帶上,這是為了讓格蕾多接觸一下人。

  “真是沒有想到,現在這個時代還有這個啊。”

  坐在四輪馬車里,通過窗戶看著外面的風景,沈飛有些感慨的搖了搖頭,他怎么也沒有想到,來接他們參加宴會的車子,竟然是這個,不愧是古老的貴族啊,他這邊不習慣,但是在英格蘭,這就是貴族的做派。

  “原來是魔術啊,真不愧是創造科啊。”

  下了馬車,在迎接的人走上前之后,馬車和車夫就開始縮小,片刻之后變成了一個玩具人偶和玩具馬車,這個結果,倒是讓沈飛產生了興趣,不過萊妮絲那邊神情沒有絲毫變化,顯然這個變化,在她的預料之中。

  說起來一行四人當中,就她和貴族打過交道,沈飛,遠坂凜,格蕾都沒有怎么和貴族打交道的經驗。

  那怕沈飛現在是身兼大秦帝國的國師還有大唐帝國的皇帝也是一樣,到了他那個地步,是沒有必要在意貴族怎么想的。

  就像普通人穿一身破舊的衣服,會被人當成乞丐,億萬富翁如果這么穿就是格調,簡樸等等,其實完全都是扯淡。

  來人是拜隆,伊澤路瑪的家主,萊妮絲在那邊和其交談,畢竟萊妮絲也是君主一系的人,禮節不能少。

  “你們才來啊。”

  四人剛進入伊澤路瑪的陽之塔的一樓大廳的時候,露維婭那邊立即就走了過來,作為艾德費爾特家族的下一任繼承人,她自然也是在邀請的行列當中的。

  “聽說今天有冠位會過來,是真的嗎?”露維婭隨即向著萊妮絲開口問道。

  “不錯,不過是那位冠位就不得而知了。”

  作為君主一系的人,萊妮絲的消息自然要比露維婭靈通的多,不過那怕是她,也只是知道有冠位的人會出現,但是那一位,她就不知道,時鐘塔這么多年下來,有著冠位魔術師稱號的人雖然不多,但是也有好幾位。

  “果然是這樣啊,我們去那邊。”

  本來熱鬧的大廳,突然傳出一陣喧鬧之聲,是有魔術師在吵起來了,萊妮絲對于這種情況太熟悉了,時鐘塔每次大型的聚會,這是必不可少的節目,尤其是三大派系的人聚集在一起的時候。

  萊妮絲可不想被卷入其中,自然是以躲避為主了,不過吵鬧并沒有持續多久,有人出面,解決了糾紛。

  之后在伊澤路瑪的主人拜隆的宣布下,黃金公主和白銀公主兩人從二樓的一個陽臺走了出來,隨著這兩人的出現,整個大廳一瞬間便的鴉雀無聲。

  這一刻無論是男女,都被黃金公主和白銀公主的容貌給吸引了,宴會大廳中不時的響起酒杯破碎的聲音,那是有人手中的酒杯掉落到地面上去了,不過此時沒有任何人被這聲音吸引。

  威爾斯說著就走到了妖精之門前,和站在邊上的女妖精說了幾句之后,轉頭對著二世揮了揮手,隨后就和女妖精聯袂走入了妖精之門,在兩人進入之后,妖精之門立即就消失了,至此一場危機就消弭于無形了。

  如果讓妖精之門繼續存在的話,接下來恐怕就是爆發時鐘塔和妖精國度的戰爭了。

  “威爾斯。”

  看著消失的威爾斯,二世不由的深深的嘆了口氣,對方是二世在時鐘塔少數欣賞的人物,結果誰曾想到,在威爾斯從小的時候,其父親就想著獻祭他呢。

  不得不說對于魔術師來說,其三觀正常人真的很難理解,為了傳承,魔術師會不惜一切代價,但是如果有追求根源的機會,那怕是血親也可以獻祭。

  這不是二世遇到的第一個這么做的魔術師,之前的那個天體科的事件也是一樣,對方是準備讓自己死后獲得永生,來追求根源的,結果他的儀式根本不完整,她的女兒雖然看出來了,但是卻沒有提醒。

  不得不說二世這么些年交出來的弟子,確實非常的出色。

  “接下來就是法政科的事情了。”

  雖然事情解決了,不過后續的善后還是有不少問題的,尤其是這一家繼承人全滅了,后續遺產的問題,肯定非常的熱鬧。

  “你怎么也來了。”

  豪華汽車上,二世看著跟上來的獅子劫界離,不由的有些奇怪,魔術使一般很少會和君主打交道的。

  “你之前答應的報銷的事情。”獅子劫界離直接說出了原因,之前他可是消耗了不少子彈和手雷的。

  “我知道了,回去之后,你列出一份文件吧,對了,不要太過分了。”

  作為君主,二世這點權利還是有的,畢竟這次怎么也解決了一個大麻煩。

  “放心,不會寫太多的。”

  獅子劫界離笑著說道,言下之意,肯定會多寫一些,畢竟這可是難得的時鐘塔報銷的機會,自然要把自己的消耗翻個幾倍說一下了,如果不是這樣,獅子劫界離才不會和二世一起回去呢。

  “妖精國度,世界里側,世界外側。”

  沈飛在上車之后,都沒有說話,表面上在閉目養神,實際上是在考慮之前妖精國度的事情,之前如果他出手的話,是可以摧毀妖精之門的,不過在看到魔術師的父慈子孝之后,他才不想管這方面的事情呢。

  不過妖精國度,讓他想到了世界里側,月世界的眾神并沒有消失,而是去了世界里側,也就是說那是一個眾神遍地的地方,而且還是一個神靈實力不怎么受限制的地方。

  “記得這個世界還有覺者,他最后好像離開了。”

  “你沒有朋友吧。”

  “親愛的哥哥,你這是想要和我互相傷害嗎?”

  二世的書房,在二世開口之后,萊妮絲的笑容很快就僵住了,不過下一刻二世的笑容也僵住了,這句話對于兩人來說,就是互相傷害,這兩人在時鐘塔都是屬于沒有朋友的。

  “好了,這件事,你不應該找我,你應該直接和格蕾去說。”二世在短暫的沉默之后,心情終于平復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你那可愛的弟子,我就借走了。”

  萊妮絲這次來找格蕾是為了參加即將舉行的伊澤路瑪家族舉辦的黃金,白銀兩位公主的亮相宴會。

  本來萊妮絲是不準備找格蕾的,她直接找上了沈飛,像這種宴會,很難說會發生什么事情,所以萊妮絲需要一個實力強大的保鏢,如果沒有沈飛的話,自然就是格蕾了,但是現在不是沈飛出現了嗎。

  不過隨后沈飛建議她把格蕾帶上,這是為了讓格蕾多接觸一下人。

  “真是沒有想到,現在這個時代還有這個啊。”

  坐在四輪馬車里,通過窗戶看著外面的風景,沈飛有些感慨的搖了搖頭,他怎么也沒有想到,來接他們參加宴會的車子,竟然是這個,不愧是古老的貴族啊,他這邊不習慣,但是在英格蘭,這就是貴族的做派。

  “原來是魔術啊,真不愧是創造科啊。”

下了馬車,在迎接的人走上前之后,馬車和車夫就開始縮小,片刻之后變成了一個玩具人偶和玩具馬車,這個結果,倒是讓沈飛產生了興趣,不過萊妮絲那邊神情沒有絲毫變化,顯然這個變化,在她的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