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991章 雙子公主 (中)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二世現在已經是時鐘塔的君主了,自然不可能像十年前一樣,偷了肯尼斯的老師的圣遺物,就跑到冬木市,然后直接參加圣杯戰爭了。

  雖然在沈飛看來,這樣其實完全可以參加圣杯戰爭,而不需要花費什么大價錢購買什么資格,看看第四次圣杯戰爭,直到最后因為湊不齊七個魔術師,不得不從普通人中間選拔,結果選中了陽光少年龍之介。

  當然了這種方法,因為是純粹靠概率,不被選中也很正常,說起來二世十年前那么魯莽的跑到冬木市能夠被選為御主,運氣算是不錯的了。

  “格蕾,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二世在知道了兩個名額都有主了之后,很快就吃完了三明治,在交代了一下格蕾之后,就離開了。

稍后替換抱歉  “這點錢卻是不夠,看來需要找某些人談談了。”

  看著拍賣會的錢財到賬,沈飛在思考了一番之后,立即召喚出一個影分身,讓他去月世界的東方大國,找人談一下生意。”

  對于魔術師來說,花錢的地方有很多,比如說時鐘塔的那些專利魔術,都是需要錢的,遠坂凜在遠坂時臣死了之后,還能繼續玩寶石魔術,除了遠坂家在冬木市的產業之外,還有就是遠坂時臣在時鐘塔的專利。

  不過現在因為已經過去十年了,那些專利已經慢慢過時了,已經賣不出什么錢財了,雖然在時鐘塔能夠買到的魔術,很少有獨家的,獨家的沒有人會把其拿出來,不過對于沈飛來說已經足夠了,他需要的就是這些不獨家的魔術。

  另外就是除了這些魔術需要錢買之外,后面的魔眼列車,也是需要錢財的,他可是想要買不少魔眼的。

  “來吧,遠坂。”

  “哼,我會怕你。”

  面對露維婭的挑釁,遠坂凜雙腿微彎,魔術刻印發動,在一聲巨響之下,猶如暴風一般猛沖向前方的露維婭,其雙腳所站立的地面,因為她的舉動,直接碎裂的猶如蜘蛛網一般,要知道這并不是普通的地面,而是經過魔術加固過的。

  露維婭那邊雖然展開了警戒,但是完全沒有想到,遠坂凜的第一次攻擊會那么猛烈,只能以雙手架住遠坂凜的第一次攻擊,隨后就被遠坂凜找到破綻,對著露維婭就是一套八極拳,最后一擊更是把露維婭打的身體高飛,直接撞到了天花板。

  “這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看著從空中墮落地面的露維婭,遠坂凜不由笑了起來,難得有機會揍那個讓她非常討厭的人一頓,她自然非常的高興了。

  “果然是沒有什么經驗啊,這是提前碰上了啊。”看到在那自得的遠坂凜,沈飛輕輕搖了搖頭,她固然剛才占據了先機,但是露維婭可沒有完全戰斗力。

  “抓到你了。”

  果然就在遠坂凜高興的時候,露維婭突然出現在身后直接抱住了她,來一個后抱摔,還不是一次,而是連續了三次,地面直接出現了三個人形的坑洞。

  “干的漂亮。”

  “加油。”

  周圍觀戰的學生們,看到這一幕都興奮的揮著手,尤其是那些男學生,這可是美女摔跤,可不常見。

  “你這家伙還不賴嗎。”

  脫困的遠坂凜有些驚訝的看著露維婭,遠坂凜這次吃虧,和之前露維婭被她打一套八極拳一樣,都是先入為主。

  遠坂凜是沒有想到露維婭這么個大小姐,玩寶石魔術的竟然有這么厲害的摔跤手段,畢竟這不符合大小姐的風范。

  露維婭也是一樣,畢竟遠坂凜也算是一個大小姐,大小姐學什么八極拳啊。

  “你也不錯。”

  說話間兩人再次交手,這一次雙方都沒有輕視對方,八極拳對摔跤術,頓時周圍的環境遭殃了,地面,石柱,在兩人的交手下不斷的被破壞著。

  “哎。”

  一邊的二世看著這一幕,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口氣既有感慨兩人的天賦,也是為了自己又多了兩個麻煩的學生而感慨。

  遠坂凜和露維婭,本來不算是問題學生,但是在兩人見面之后,就不一樣了,露維婭是在拍賣會之后,就火速的轉到了二世的現代魔術科,之后兩人針鋒相對,這才有了這次實踐課上的決斗。

  作為魔術師,自然不是理論課了,事實上實踐課更多。

  “疼疼疼,那個暴力女,那里來的那么大的力量啊。”

  “痛痛痛,那個肌肉女,下手真狠。”

  決斗結束之后,遠坂凜和露維婭就各自回去了,在人前,兩人都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但是在回去之后,但是在回到自己的家里之后,兩人同時開始叫痛,那怕有魔術強化身體,并沒有身受重傷,但是疼痛卻是真的。

  “好了,不要叫了,我給你治療一下。”沈飛說著就使用盧恩符文開始給遠坂凜治療,魔術師是有治療的魔術的,不過在這方面盧恩符文,尤其是原初盧恩效果要更好一些。

  “伱們也在這里,真是巧啊。”

  距離現代魔術科最近的一個咖啡店內,在沈飛和遠坂凜過去吃飯的時候,正好看到萊妮絲,露維婭,還有二世和格蕾也在,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剛回來不久。

  在剝離城事件回來之后,二世這邊并沒有停止他的偵探工作,萊妮絲那邊時不時給他找一些事情做,比如說這一次,是什么天體科瑪麗父親突然被殺,他去調查的。

  本來天體科的事情應該是由天體科的君主來管的,也就是奧爾加瑪麗的父親馬里斯比利來管的,不過好像他最近很忙,不在時鐘塔,還有就是瑪麗不想驚動主家,于是二世就去調查了,前后時間并不長,也就一天的時間。

  “是啊,說起來最近時鐘塔還真是不太平啊,歐內斯特法戈才死沒有多久,卡爾多隆又被暗殺了。”萊妮絲說話的語氣雖然好像是在可惜這兩人,不過那臉上的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在看熱鬧。

  “你是說動物課的卡爾多隆。”

  二世一邊在吃著三明治,一邊有些意外的開口問道,他走之前,這位好像還活著。

  “是啊,大概是動物課內部的爭權奪利,所以哥哥,你又有事情做了。”萊妮絲說著笑著看著一臉疲憊的二世。

  “我才剛回來。”

  二世的語氣聽起來有些郁悶,雖然有同事被暗殺,讓他覺得有些可惜,不過這在事情在時鐘塔內部實在太正常了。

  “洛克貝爾費邦卿之后會找你的,對了,差點忘了告訴你了,最后一個參加圣杯戰爭的名額已經確定了,是封印指定局的執行者,親愛的哥哥,你想要參加的話,要加快速度了。”

  萊妮絲這話一出,二世立即就沒有胃口了,想要再次見到征服王,是二世這十年來努力的動力,這次圣杯戰爭就是他的機會,不過那怕他是君主,也沒有辦法直接把參加圣杯戰爭的名額拿來用,除非他掏錢。

  沈飛這邊參加圣杯戰爭,自然不是靠這種手段,他這邊可是有達芬奇的,在七位御主不齊的情況下,成為其中之一是非常簡單的,那怕是七個御主都滿了,也可以進行違規召喚。

  “這點錢卻是不夠,看來需要找某些人談談了。”

  看著拍賣會的錢財到賬,沈飛在思考了一番之后,立即召喚出一個影分身,讓他去月世界的東方大國,找人談一下生意。”

  對于魔術師來說,花錢的地方有很多,比如說時鐘塔的那些專利魔術,都是需要錢的,遠坂凜在遠坂時臣死了之后,還能繼續玩寶石魔術,除了遠坂家在冬木市的產業之外,還有就是遠坂時臣在時鐘塔的專利。

  不過現在因為已經過去十年了,那些專利已經慢慢過時了,已經賣不出什么錢財了,雖然在時鐘塔能夠買到的魔術,很少有獨家的,獨家的沒有人會把其拿出來,不過對于沈飛來說已經足夠了,他需要的就是這些不獨家的魔術。

  另外就是除了這些魔術需要錢買之外,后面的魔眼列車,也是需要錢財的,他可是想要買不少魔眼的。

  “來吧,遠坂。”

  “哼,我會怕你。”

  面對露維婭的挑釁,遠坂凜雙腿微彎,魔術刻印發動,在一聲巨響之下,猶如暴風一般猛沖向前方的露維婭,其雙腳所站立的地面,因為她的舉動,直接碎裂的猶如蜘蛛網一般,要知道這并不是普通的地面,而是經過魔術加固過的。

  露維婭那邊雖然展開了警戒,但是完全沒有想到,遠坂凜的第一次攻擊會那么猛烈,只能以雙手架住遠坂凜的第一次攻擊,隨后就被遠坂凜找到破綻,對著露維婭就是一套八極拳,最后一擊更是把露維婭打的身體高飛,直接撞到了天花板。

  “這下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看著從空中墮落地面的露維婭,遠坂凜不由笑了起來,難得有機會揍那個讓她非常討厭的人一頓,她自然非常的高興了。

  “果然是沒有什么經驗啊,這是提前碰上了啊。”看到在那自得的遠坂凜,沈飛輕輕搖了搖頭,她固然剛才占據了先機,但是露維婭可沒有完全戰斗力。

  “抓到你了。”

  果然就在遠坂凜高興的時候,露維婭突然出現在身后直接抱住了她,來一個后抱摔,還不是一次,而是連續了三次,地面直接出現了三個人形的坑洞。

  “干的漂亮。”

  “加油。”

  周圍觀戰的學生們,看到這一幕都興奮的揮著手,尤其是那些男學生,這可是美女摔跤,可不常見。

  “你這家伙還不賴嗎。”

  脫困的遠坂凜有些驚訝的看著露維婭,遠坂凜這次吃虧,和之前露維婭被她打一套八極拳一樣,都是先入為主。

  遠坂凜是沒有想到露維婭這么個大小姐,玩寶石魔術的竟然有這么厲害的摔跤手段,畢竟這不符合大小姐的風范。

  露維婭也是一樣,畢竟遠坂凜也算是一個大小姐,大小姐學什么八極拳啊。

  “你也不錯。”

  說話間兩人再次交手,這一次雙方都沒有輕視對方,八極拳對摔跤術,頓時周圍的環境遭殃了,地面,石柱,在兩人的交手下不斷的被破壞著。

  “哎。”

  一邊的二世看著這一幕,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口氣既有感慨兩人的天賦,也是為了自己又多了兩個麻煩的學生而感慨。

  遠坂凜和露維婭,本來不算是問題學生,但是在兩人見面之后,就不一樣了,露維婭是在拍賣會之后,就火速的轉到了二世的現代魔術科,之后兩人針鋒相對,這才有了這次實踐課上的決斗。

  作為魔術師,自然不是理論課了,事實上實踐課更多。

  “疼疼疼,那個暴力女,那里來的那么大的力量啊。”

  “痛痛痛,那個肌肉女,下手真狠。”

  決斗結束之后,遠坂凜和露維婭就各自回去了,在人前,兩人都是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但是在回去之后,但是在回到自己的家里之后,兩人同時開始叫痛,那怕有魔術強化身體,并沒有身受重傷,但是疼痛卻是真的。

  “好了,不要叫了,我給你治療一下。”沈飛說著就使用盧恩符文開始給遠坂凜治療,魔術師是有治療的魔術的,不過在這方面盧恩符文,尤其是原初盧恩效果要更好一些。

  “你們也在這里,真是巧啊。”

  距離現代魔術科最近的一個咖啡店內,在沈飛和遠坂凜過去吃飯的時候,正好看到萊妮絲,露維婭,還有二世和格蕾也在,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剛回來不久。

  在剝離城事件回來之后,二世這邊并沒有停止他的偵探工作,萊妮絲那邊時不時給他找一些事情做,比如說這一次,是什么天體科瑪麗父親突然被殺,他去調查的。

  本來天體科的事情應該是由天體科的君主來管的,也就是奧爾加瑪麗的父親馬里斯比利來管的,不過好像他最近很忙,不在時鐘塔,還有就是瑪麗不想驚動主家,于是二世就去調查了,前后時間并不長,也就一天的時間。

  “是啊,說起來最近時鐘塔還真是不太平啊,歐內斯特法戈才死沒有多久,卡爾多隆又被暗殺了。”萊妮絲說話的語氣雖然好像是在可惜這兩人,不過那臉上的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在看熱鬧。

  “你是說動物課的卡爾多隆。”

  二世一邊在吃著三明治,一邊有些意外的開口問道,他走之前,這位好像還活著。

  “是啊,大概是動物課內部的爭權奪利,所以哥哥,你又有事情做了。”萊妮絲說著笑著看著一臉疲憊的二世。

  “我才剛回來。”

二世的語氣

夢想島中文    美漫之手術果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